【覓詩記】劉禹錫: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上)

2019-03-10 03:44:34

劉禹錫考中進士後,第一個職務就是太子校書,具體工作是負責校勘崇文館書籍,這讓他有機會接觸到了大量的典籍。可能正因如此,幾年之後,他成為了杜佑的幕僚,而這杜佑正是杜牧的祖父。杜佑對典籍的收集與整理很是在行,為此還編出了一部名著——《通典》。劉禹錫入杜佑幕時,《通典》已經編完,但還沒有獻給皇帝。而後劉禹錫細讀了這部《通典》,對此大為感嘆。不知是否讓劉禹錫又對《通典》進行了核對,因為其畢竟曾在宮裡做過校書官。

唐貞元十六年,徐泗濠節度使張建封病逝,徐州發生軍亂,杜佑奉命討伐,而劉禹錫則隨軍做書記。當時杜佑的很多文稿及奏表等都是出自劉禹錫之手,但那場戰爭卻以失敗告終,皇帝沒有撤杜佑的職,只是不再讓他兼職徐泗濠節度使。再後來,杜佑回到朝廷,劉禹錫也回到了朝中任職,杜的很多文稿仍然由劉來代筆。而後劉禹錫被提拔為了監察御史。

劉禹錫撰《劉賓客文集》卷首,清光緒三十一年仁和朱氏刻《朱氏賸余叢書》本

劉禹錫做太子校書時,因為喜歡下圍棋,於是就跟王叔文成為了棋友。這位王叔文本是紹興人,出身寒門,可能是因為他下棋的水平不低,因此就成為了太子李誦的侍棋。此人很有政治抱負,他教給了李誦許多明哲保身之道,這讓太子對他十分佩服。太子曾經跟韋執誼說:“學士知王叔文乎?彼偉人也。”太子視這位棋友為偉人,可見其對李誦的影響是何等之大。而劉禹錫也成了王叔文的棋友,劉後來當上監察御史應該跟王有一定的關係。而後,王、劉之間的關係日漸親密,這個過程中,劉又結識了柳宗元,於是這三人“定為死交”。

這樣的親密關係肯定會引起其他官員的猜忌,而後韓愈因直諫而被貶官,韓認為很有可能就是劉、柳二人泄的密,韓在一首詩中稱:“……同官盡才俊,偏善柳與劉。或慮語言泄,傳之落冤讎。二子不宜爾,將疑斷還不?”而劉禹錫確實沒有做過這種事,這讓他覺得很冤枉,後來他在給杜佑寫的一封信中特意解釋了這是一個誤會。

劉禹錫撰《劉賓客文集》卷九末頁,舊抄本

唐貞元二十年九月,太子李誦突然中風,這時又正趕上德宗皇帝病重,《舊唐書·順宗紀》中稱:“(風病)不能言,暨德宗不豫,諸王親戚皆侍醫藥,獨上臥病不能侍。德宗彌留,思見太子,涕咽久之。”李誦中風后不能說話,他的父皇病重,所有的親戚們都在那裡服侍,唯獨李誦無法前往陪伴,這讓父皇在彌留之際一直在思念他,由此可見,皇帝對這位太子頗寄厚望。那個時候,朝中的宦官勢力很強大,但李誦一向不把太監放在眼裡。在這種緊要關頭,一群宦官秘密謀劃,準備以太子中風失語為藉口,另立他人為太子。危機時刻,王叔文與王伾等人聯合了一幫大臣,宣布由皇太子李誦即位。德宗卒後,太子就成為了順宗。

李誦即位後,依靠王叔文、王伾來組閣,而後將杜佑、劉禹錫、柳宗元等人安排在了要害部門。這些人掌權之後,開始清除前朝積弊,發布了一系列新的政策,因此在這個階段,劉禹錫成為了朝中的核心人物之一,他與王叔文、王伾、柳宗元被當時人稱為“二王劉柳”。《雲仙雜記》卷五中有這樣一段話:“順宗時,劉禹錫干預大權,門吏接書尺日數千,禹錫一一報謝。綠珠盆中日用面一斗為糊,以供緘封。”這段話說,當年劉禹錫掌權時,每天投到他門中的各種信件有數千件之多,而劉禹錫卻能一一予以回復,為此每天封信的漿糊就能用一盆。雖然這段記載本是表揚他掌權之後仍然平易近人,但從另一個側面也可看出,那個時段他是何等的受天下人矚目。

《增廣注釋音辨唐柳先生集》劉禹錫序言,元刻本

從政治抱負上說,這些人都想搞出一番作為,但他們的做法觸動了太多人的利益,保守勢力迅速地予以反撲。順宗因為是皇帝,在他中風后無法管理朝政,於是在宦官的圍攻下,順宗被迫同意皇太子監國,而他則被稱為太上皇,之後太子李純即位,成為了唐憲宗。憲宗當上皇帝的第三天,就開始清除朝中的改革派,將王叔文貶到渝州,轉年將其賜死;王伾被貶為開州,不久他就病死在了貶地;而劉禹錫則被貶到了遠州;柳宗元被貶到了永州。他們這些人當年在朝中所搞的革新運動在歷史上被稱為“永貞革新”,這場改革只維持了146天。自此之後,劉禹錫有二十三年的時間輾轉於不同的貶地。

經歷了一系列的磨難之後,劉、柳二人終於有轉機。元和九年底,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皇帝把劉禹錫等人召回。轉年二月,劉、柳等人回到了長安,但沒想到的是,劉因為一首詩又斷送了自己這難得一遇的轉機。劉、柳二人回到長安後一個月,也就是元和十年三月,他二人跟一大幫朋友前往玄都觀去賞花。那個時代,春季賞花是很時尚的一件事,這幫詩人在玄都觀里看到桃花盛開的美景,觸景生情,開始吟詩作賦,劉禹錫在這裡寫出了一首很有名詩作——《元和十年,自朗州承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

劉禹錫撰《河東先生集》舊抄本

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

這首詩的下半句至今仍被人誦嘆不已,然而也正是因為這句話給劉禹錫惹來了大麻煩。

從表現看,劉禹錫這首詩的前兩句是景物描寫,當地的看花人都以此為標榜,就如同到歐洲走馬觀花一番,回來後言必向人稱蒙娜麗莎是何等的美麗,故劉禹錫的這前兩句首也並不特別新奇,然而後兩句卻說玄都觀里的上千棵桃樹都是我離開長安後才栽種的。這句話讀來應是調侃,但有人卻不這么看,尤其是憲宗:因為他是以逼宮的方式登上了皇位,之後又害死了自己的生身之父。這種特殊經歷,使他對永貞黨人有特別的怨恨,此次不知什麼原因,他將這幫可恨之人召回京城,準備予以任命,但沒想到劉禹錫寫了這樣一首詩,這當然讓憲宗十分生氣。

這句詩為什麼讓他如此生氣呢?因為有人跟他說,劉禹錫這是在故意諷刺。因為唐人認為花中以牡丹為最佳,桃花雖然受到人們的普遍喜愛,但是品味卻不高。此種說法可以用劉禹錫的《詠牡丹》為證:

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淨少情。

惟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

劉在這首詩中說,芍藥雖然好看,但格調低;荷花雖然雅淡,但缺乏情致;而詩中的“惟有牡丹真國色”,卻是至今讓人不能忘記的名句。由此可知,劉禹錫認為最好的花是牡丹,而其他的花,包括桃花在內,品味都不高,所以劉禹錫的這後兩句詩——“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可以解讀為:這些品味不高的桃花,都是我被貶離開京城之後才冒出來的。言外之意:雖然看上去一大片,其實都沒什麼品味。

劉禹錫撰《劉賓客文集》卷二十,末頁,舊抄本

劉禹錫的這首詩後果很嚴重,在本月他立即就被貶出了京城,前去任播州刺史,而柳宗元則被貶為柳州刺史。當然,有人會說,他回到京城就被貶,不一定跟這首詩有關,這種說法在歷史上多有記載,我引用《本事詩·事感》上的這一段:“劉尚書自屯田員外左遷郎州司馬,凡十年始征還。方春,作《贈看花諸君子》詩曰:‘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其詩一出,傳於都下。有素嫉其名者,白於執政,又誣其有怨憤。他日見時宰,與坐,慰問甚厚,既辭,即曰:‘近者新詩,未免為累,奈何?’不數日,出為連州刺史。其自敘云:‘貞元二十一年春,余為屯田員外,時此觀未有花。是歲出牧連州,至荊南,又貶朗州司馬。居十年,詔至京師,人人皆言有道士手植仙桃滿觀,盛如紅霞,遂有前篇,以記一時之事。鏇又出牧,於今十四年,始為主客郎中。重遊玄都,蕩然無復一樹,唯兔葵、燕麥動搖於春風耳。因再題二十八字,以俟後游。時太和二年三月也。’詩曰:‘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淨盡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獨來。’”

劉禹錫撰《劉賓客文集》卷二十,卷首,舊抄本

因為劉禹錫的這首詩寫得太好,所以迅速地被京人傳唱,當時恨他的人覺得終於找到了破綻,於是立即錄下這首詩,前往朝中舉報,同時向有關部門歪解此詩,說劉禹錫寫此詩的真實目的是怨恨憲宗當年對他的貶斥。後來劉禹錫見到宰相時,宰相雖然對他予以了安慰,但還是無法替他挽回負面影響。沒過幾天,劉禹錫就被貶出了京城,但在多年之後,他又重回京城,竟然不以玄都觀為忌,再次來到這裡,然他眼前所見,卻一棵桃樹也沒有了。不知在他離開之後,是什麼人把玄都觀里的桃樹全部砍盡了。這讓劉禹錫大為感慨,為此他又作了一首詩。

不知這是詩人的積習難改,還是因為他有著異於常人的性格,當年他就是因為一首詩,而失去了在朝中再次受重用的機會。在外地被貶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又回到了首都,他卻不接受教訓,竟然又寫了一首,這讓那些憎恨他的又抓到了機會,拿他作的這首詩向朝廷再次做了舉報。因為劉禹錫在這第二首中說,玄都觀里的桃花沒有了,但卻開了一片菜花。這菜花當然比被詩人看不上的桃花更不堪,那潛台詞是:他又離開京城這幾年,新上來的這幫人比原來的那幫更差。於是他再次被貶,宋計有功在《唐詩紀事校箋》中記載了這件事:“禹錫,字夢得。附叔文,擢度支員外郎。人不敢斥其名,號二王、劉、柳。憲宗立,禹錫貶連州。未至,斥朗州司馬,作《竹枝詞》。武元衡初不為宗元所喜,自中丞下除右庶子。及是執政,禹錫久落魄,乃作《問大鈞》、《謫九年》等賦,又敘張九齡事為詩,欲感諷權要。久之,召還,宰相欲任南省郎,乃作《玄都觀看花君子》詩。當路不喜,出為播州,易連州,徙夔州。由和州刺史入為主客郎中,復作《游玄都觀》詩,有‘兔葵、燕麥’之語,聞者益薄其行。俄分司東都,裴度薦為集賢學士。度罷,出刺蘇州,徙汝、同二州。會昌朝,檢校禮部尚書,卒。”

看來管不住口是劉禹錫被貶的主要原因,但也有人認為事情的原因不僅是如此,比如《資治通鑑考異》中就有這樣一段話:“《舊·禹錫傳》:‘元和十年,自武陵召還,宰相復欲置之郎署。時禹錫作《游玄都觀詠看花君子詩》,語涉譏刺,執政不悅,復出為播州刺史。’《禹錫集》載其詩曰:‘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後栽。’按:當時叔文之黨,一切除遠州刺史,不止禹錫一人,豈緣此詩!蓋以此得播州惡處耳!”司馬光認為,當時遭貶斥的人都是王叔文的黨羽,所以被貶者是一群人,而不單純是劉禹錫一人,所以劉的被貶應該不僅是因為他作的這首詩。但究竟事情的本相如何,而今也很難還原歷史,只能做各種猜想了。但是從柳宗元的詩中,還是能夠品出劉禹錫的被貶跟寫詩有關。

微信號:zhilanzhaiweili

藏書家韋力的古書之媒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