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高考答題卡被指掉包”:家長們備受煎熬的47天

2019-03-08 08:27:53

8月7日,四名考生家長走進河南省招辦反映情況。 本文圖均為 上游新聞 圖

8月10日,是高考成績公布後的第47天。
47天來,河南4名考生家長經歷著這樣一個過程:自我懷疑、自我肯定、多部門反映、發布實名舉報信、衝上輿論風口、配合調查、相信會給出信服的調查結果。不過,其中一名家長和考生在第45天選擇了退出——答題卡系考生本人所寫。
上游新聞記者了解到,接到家長的反映後,河南省委主要領導作出批示,河南省紀委監委領導擔任調查組負責人,警方等多部門參與調查,調查結果將會於近期向社會公布。

考生蘇小妹的高考分數

破滅的分數,舉報的家長
6月24日下午,在鄭州工作的蘇先生回到了周口。他邀約了三五好友一起吃晚飯。除續友情外,他還想與好友分享快樂:高考成績馬上出來了,在飯局上宣布女兒蘇小妹的成績。此前,蘇小妹估分成績為627分。
對於蘇先生而言,似乎一切都很吉利:女兒准考證號末尾是985,這次上一個“985大學”很穩當;女兒過了北師大的自主招生,估了627分;成績出來後,讓女兒去北京看張傑的演唱會;女兒人生第一關口,終於贏了……
但一條簡訊打亂了所有的計畫。
下午5時43分,看到朋友發來的一條簡訊,蘇先生的心情瞬間跌落至谷底,蘇小妹的高考成績335分。
“朋友看出我的異常,啥都沒問,我都不知道這頓飯是怎么吃完的,怎么回到家的。”
指針轉過了零點,蘇先生撥打了查詢電話,電話那頭的語音說:蘇小妹,語文88分、數學68分、外語84分、綜合95分、聽力15分。屋內開著空調,斗大的汗珠還是從他頭上流了下來。
蘇小妹反覆告訴爸爸,這不可能是她的成績。蘇先生也覺得,就讀於名校鄭州一中,年級排名前300名的女兒,就算一門考砸了,也不至於門門考砸。
6月29日,在朋友的幫助下,蘇小妹看到了在她名下的高考作文片段;又過了幾日,她看到了答題卡的複印件。父女倆堅信:這是別人的答題卡。
直到今日,蘇先生仍然篤信:有人掉包了女兒的答題卡。
蘇先生去北京向相關部門反映,希望徹查此事,“在北京排隊交材料,呆了一個禮拜,沒帶衣服去換。回到鄭州家樓下時,我把衣服脫了,扔到垃圾桶里了,衣服都餿了。我一個管舉報的人,成了舉報人。”

考生余小芳的高考試卷

相同的經歷,相逢的家長
從北京回來,蘇先生主要做了兩件事,嘗試著用各種方法與女兒交流,最後他還是堅信女兒沒撒謊;去河南省招辦反映,要求查看答題卡和試卷,申請筆跡鑑定。
7月中旬的一天,蘇先生在省招辦門前遇到了同樣不相信孩子考差的家長。
6月25日凌晨3時,河南商丘永城,已睡著了的盧女士從床上蹦了起來,她撥打了電話,語音播報著:余小芳,語文97分;數學32分;理綜64分,外語50分,聽力9分。
盧女士小聲嘀咕:女兒怎么回事?考這么點,估分530怎么估的?
“你知道你考了多少分不?”、“考了多少分?”余女士把手機遞給余小芳,余小芳瞬間淚流滿面,邊哭邊說,她不可能考這么少的分數。
天剛亮,盧女士向女兒班主任求證,余小芳平時成績是不是作弊得來的。老師明確答覆:臨近高考前,余小芳成績已穩定在商丘二高50名左右,發揮正常考500多分沒問題。
想著考試時女兒情緒一直很穩定,聽著女兒發揮正常的訴說後,盧女士決定要查看答題卡和試卷,她撥打了市長熱線。這引起了當地的重視,很快她看到了答題卡和試卷。盧女士通過肉眼判斷:答題卡的筆跡與試卷的筆跡不一,四張答題卡上有四個准考證號,答題卡機打條形碼上有多處人工塗改的痕跡。
女兒答題卡被掉包了——有了這個想法,她撥打報警電話。接下來的日子,她多次到省招辦,與蘇先生和洛陽的楊國強相遇。
楊國強告訴上游新聞記者,他也看到了孩子的答題卡複印件,經他多次測試,孩子沒有撒謊,只有答題卡掉包才能解釋異常。
至此,他們有了共同的目標:找出真相。
反映問題的同時,盧女士不想耽誤女兒的學業,她準備讓女兒復讀,可復讀學校一看243分的成績便拒收。盧女士一番哀求後,復讀學校決定給孩子一個機會,讓她當場做一套數學試卷,做到一大半時,老師叫停了繼續答題:高考的200多分不是余小芳真實成績的體現,這孩子能收。

萬字舉報信,引熱點輿論

尋找真相的家長在河南省招辦相遇後,上了同”一條船”。
7月中旬,蘇先生開始在自己的微博上、朋友圈發帖。帖文有三層意思:高考成績關乎著考生的命運,高考試卷和答題卡應該向考生公開;估分成績與查詢成績懸殊太大,“答題卡被掉包”;希望相關部門徹查此事。此後,他接到了河南省多地多名家長的電話,有的在說自己孩子也有類似遭遇;有的說高考試卷和答題卡公開很有必要。
帖文帶來的影響,加之他們不停地反映。7月下旬,河南省紀委監委介入調查。
在得知省紀委監委介入調查後,蘇先生動了實名舉報的心。可有個現實的尷尬:蘇先生和楊先生是在職的檢察官。一番思忖後,他倆決定:實名舉報。
“在多番測試後,我們覺得孩子不可能撒謊,查看答題卡後又發現了解釋不通的現象。我們雖然是檢察官,但更是一名孩子的父親。父親不替自己的孩子說話,一輩子會良心不安。”蘇先生說。
也就是在這期間,信陽考生李聞天的家長表示,願意在舉報信上寫上自己的名字。
7月22日,蘇先生在自己的部落格中發布了一篇萬字舉報信。這篇萬字長文,在網路上慢慢發酵。
8月5日,自媒體波動財經編髮了蘇先生的舉報信。這篇文章很快刷爆朋友圈,閱讀量瞬間10萬+。
從8月5日開始,蘇先生的電話被打爆,“無法正常生活、工作了,現在陌生號碼我都不敢接了。”
全國多家媒體介入採訪時,三名家長接受了媒體採訪,只有楊先生一直在婉拒。
楊先生在微信上告訴上游新聞記者,帖文是真實意圖;孩子已經復讀,不想影響孩子;帖文發出後,各方的壓力是存在的。
家長有壓力,孩子也有壓力。
上游新聞記者多次看到,蘇小妹看著網友的評論,看著看著眼眶會發紅。另一個考生李聞天說,“罵我平常成績都是抄來的,說我第一年考200多分,第二年考200多分也不足為奇。我復讀一年成績在進步,這個可以去學校問。”
不明的真相,被曝的考生
“河南高考答題卡”掉包事件,經上游新聞等媒體報導後,引發社會各界關注。
上游新聞記者發現,網友留言無外乎兩種:此事有蹊蹺,查明真相告知公眾;孩子在撒謊,撒到現在自己都認為是真的了。
網友兩派觀點不分伯仲時,又爆出了兩件對蘇小妹不利的事件。
8月8日,有自稱是蘇小妹的同學發帖說,蘇小妹考語文時就已發揮失常,會與心儀的北師大失之交臂,所以故意考差。
對於這篇文章,蘇先生說,這位“同學”肯定是了解他家情況的人,“他是誰?他敢站出來嗎?他的真實身份會不會與被舉報人有關?他要在網上說,儘管說好了。”
8月9日,網路上曝出蘇小妹的兩篇論文《天文學的基本性質與發展規律》、《計算機網路技術在電子信息工程中的套用分析》涉嫌抄襲、學術欺詐。
對此,蘇先生承認,女兒這兩篇論文和別人高度相似,“論文是能引用的,好象是引用不超過30%,就能通過審查。”
在蘇小妹受到各種質疑的同時,盧女士也受到了官方的格外關心。
8月9日下午,盧女士要去省招辦配合調查。可就在這時,永城市教育局的領導上了她的車,告訴她過來陪著她,吃住費用他們全包。
盧女士告訴教育局的官員,她舉報的目的是為了孩子,配合調查的目的是為了儘快出調查結果。
當晚,盧女士配合河南省紀委監委調查完後,走出省招辦辦公室。永城市領導帶隊在門口候著,他們告訴盧女士,有啥問題和訴求,可以告訴他們,他們會極力配合。就在這時,盧女士丈夫打電話來說,家裡來了很多人做工作。

2018年河南98萬考生中,僅有考生余小芳答題卡條形碼上的機打准考證號被人工塗改過。
退出的考生,堅持的家長
8月8日下午,信陽考生李聞天查看完答題卡後說,這是自己的答題卡,他放棄筆跡鑑定。
李聞天與其他三名學生不同之處在於:三名考生在舉報之前看到了自己的答題卡,李聞天並沒有。他只是覺得平常能考500多分,不可能考200多分。
李聞天的放棄,讓輿論慢慢發生變化:孩子撒謊的可能性更大了。
還在等待筆跡鑑定結果的三名家長說,“孩子是誠實的,是他的就是他的,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李聞天放棄,我們會等待筆跡鑑定結果。我們相信省紀委監委會給出讓公眾信服的調查結果。”
此外,上游新聞從核心信源了解到,“答題卡疑似掉包”事件發生後,河南省委主要領導作出批示,河南省紀委監委主要領導擔任調查組負責人,公安等部門也參與了聯合調查,調查結果將在近期出爐。
上游新聞記者從核心信源獲得的信息顯示,盧女士的女兒余小芳答題卡條形碼上的機打准考證號確實被人工塗改過,這在2018年河南省98萬考生中是第一例。
“本人改的?動機想不通。他人改的?那能改之人肯定知道,改數字沒用,機器讀的是條形碼。動機還是想不通。”調查人員介紹。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