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所謂的正常,不過是一種病態的平庸

2019-02-22 10:21:34

我們處於人類社會中,我們從小所受的一切教育與環境對我們的影響,在本質上都是為了保證我們能夠更加符合社會組織的要求,保證我們能夠更好的被主流思想「奴役」,使我們更好的成為種群發展的一個合格的「工具」

這本身只是一個客觀事實,我用「奴役」和「工具」這兩個詞並不是為了批判社會的洗腦,我只是在闡述這個事實,不是為了讚揚也不是為了貶低。

社會的洗腦會造成最大的一個矛盾在於:『個體的自由意志』與『種群統一思想』的衝突。

也就是說不同的個體都有著各自不同的思想喜好,但是『種群統一思想』卻將個體的自由意志限制在符合「種群穩定與長期發展」的要求的範圍內。

比如:郭德綱很喜歡在天安門下捅于謙的屁股,于謙也喜歡被他捅,但這在社會的價值觀里是粗鄙的,有傷風化的,因此他們的自由思想就被禁止了。

郭東林和他飼養的一隻野生范冰冰真心相愛,但社會主流的思想中極度排斥人獸戀,所以郭東林和野生范冰凍的自由戀愛就被禁止了。

在幾百年前甚至直到現在因為社會大眾不能接受同性戀,所以有多少對真心相愛的情侶不能在一起?有多少表達自己愛的自由的思想被扼殺?

所以社會的主流思想與個體的自由意志總是會有矛盾的。

這種矛盾的內在表現為,社會的價值觀對於個體價值觀的思想上的影響。如:我們要努力工作,我們要熱愛祖國,性是骯髒的、應該被壓抑的等。

這種矛盾的外在主要表現為,統治階級與被統治階級的矛盾。如:我們應該遵守政府的法律,我們要為社會創造價值,我們要擁有集體榮譽感等。

從社會的角度來講,這種洗腦與對人類個體從小的教育灌輸有利於維持社會的穩定與集體的長久發展。

從個人的角度來看,這種洗腦則是一種徹底的對個體的自我性與存在性的扼殺。

看到這裡我要再強調一遍,我只是在闡述這個事實的存在,而非在評判這個事實的好壞。

你不要因此而對社會的洗腦產生憤怒,或是對這個事實感到恐懼認為我在宣揚反叛的思想妄圖破壞社會的穩定。任何看到這篇文章的人都應該保持客觀與理性認清這個事實的存在,然後你選擇接受或者否定這個事實,那是屬於個體的自由,是你自己的事。

統治者之所以擁有掌控被統治階級的能力最根本的在於他們擁有調配社會資源的權力。這個資源包括生存資源與精神資源。

每個人的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在於,個體生存狀況的安全,與衣食住行等生理需求能被滿足。

統治者擁有軍隊和法律,以此來保護個體的生存安全;統治者擁有社會資源的調配權,我們怎樣才能得到食物,我們怎樣擁有更好的房子,我們付出不同程度的努力能得到怎樣的回報,這些規則都是由統治者或是習俗的傳承來制定。

在基本的生存需求被滿足後,人類還需要精神上的滿足。

我們怎樣獲得他人的認可與尊重,我們要做到哪些事才能獲得成就,我們如何被別人稱讚從而獲得心理滿足感等等。

而這些精神上的滿足一半是來自於統治者制定的規則,一半是來自於幾千年來形成的思維習慣與共同的認知。

比如:岳飛精忠報國會被後人稱讚,馬雲有很多錢會被世人崇拜,老王出身卑微身殘志堅努力二十年獲得世界花式擼管錦標賽的冠軍值得大家學習等等。

有一個社會大眾很少有人反思的問題就是:我們為什麼要工作?

這個問題雖然初看起來挺荒誕的,但你不妨往深處好好想一想,究竟、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類都要『工作』呢?

我們朝九晚五辛辛苦苦每一天奔波勞碌做著許許多多奇怪的事情,然後每個月從其他的人類那裡領到一種可以消費的貨幣,用這貨幣去購買生存所需的物資,或是用來娛樂和享受。

但這是為什麼呢?

你好好想一想,跳出你常規思維的限制,跳出你自身思維的局限,把你自己抽離到地球與物種之外,作為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究竟人類為什麼要工作呢?

我想聰明的你很快就會理解我的意思的,所以現在我們來談談為什麼大眾所謂的正常往往意味著一種病態的平庸。

在大眾眼中所謂正常的標準,無不是依託於能夠保證社會穩定的這個前提之下,所以大眾的所謂正常都是在促使著我們向『成為一個更合格的社會工具』的方向靠攏。

我們要圓滑,沒有稜角,這樣才不會令社會產生更多的衝突;我們要努力工作,不管工作是否是我們喜歡的,這樣才能為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我們要壓抑自己的欲望和真實想法,這樣才能為他人所接受。

這一切看起來好像都有一個宏大的理由:為了人類社會的發展和進步。

但實際上有多少人真正反思過,人類發展的意義何在?人類究竟要往什麼方向發展?怎樣才能保證我們真的是處在『真正的發展』中而不是陷入了看似在發展實則在偏離軌跡的假象之中?

人類何時才能停止對於未來無休止的追逐,而是停下步伐,反思我們的當下呢?

要知道,未來永遠都不會到來,我們真正擁有的只是永恆的當下。我們懷著對未來無比美好的期盼與幻想,卻沒有人跳脫出去看看我們這個時代陷入了怎樣病態的瘋狂之中。

另一方面我們所受到的教育都是一種『中庸』的生存方式,人的第一天性就是躲避災害,所以大多數父母會教育他們的子女選擇『好好讀書將來找一份好的工作』這樣一種在社會的現實條件下最為『穩妥』且『安全』的發展方向,但也正因如此,無數個體的潛力與可能性在它們受到社會化教育的一開始就被扼殺了。

並且在此後許多年裡我們所接觸的都是和我們一樣被壓抑了天性選擇平庸的人,我們處在『集體平庸』的環境中而不自知,甚至因為大眾都習慣了這種病態的『扼殺個體的天性而去適應社會』的生存方式,而把這種生活定義為『正常』的。

如果所有人都在骯髒的沼澤里打滾,也許你一開始會疑惑為什麼大家都在那么髒的地方打滾呢?但是久而久之你就會逐漸習慣,並且默認的接受。甚至會在潛意識裡找到各種藉口來將這種病態逆向合理化,比如打滾可以鍛鍊身體,越是在骯髒的地方生存越是能磨練一個人的品性等等。

一個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一個沒有跳脫出社會洗腦的束縛、一個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的人,那么他所做的一切,無論在世俗的眼中取得了怎樣的成就,獲得了怎樣的成功,那在本質上都只是一種不清醒的努力。

我並不是說一個人追求金錢,追求名譽,追求美女就是錯的,區別就在於,一個人所做的一切是取決於他自己的意志,還是因為他只受到社會洗腦的影響而習慣性的以為自己『應該』追求名聲,『應該』結婚,『應該』工作。

就比如只論結婚這一點,很多人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結婚,最常規的解釋就是,年齡到了,其他人都結婚了,父母在催等等。

很少有人是因為有了一個深愛的對象想和她共度一生,想組建一個美滿的家庭,甚至是你因為自己想通過和一個有錢的富商的女兒結婚而平步青雲,這都是一種主動的清醒的努力和追求。

唯有當我們從集體的夢境中清新過來,當我們跳脫出彼此推推搡搡的前進步伐,我們呈現出真實的自己,我們做的事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時候,那才是我們作為一個擁有自由意志的個體的真正的『生活』。

但大多數人卻都是在隨波逐流,渾渾噩噩的被社會、被他人、被習慣、被欲望等推動著而活著,他們從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誰,沒有意識到他現在的思想里哪些是真正的屬於他自己的,那些是別人強加給他的,那些是社會的洗腦。

所以我們大部分人雖然名為活著,但在本質上只不過是欲望,習慣,激素,社會洗腦,群體價值觀等混合在一起驅動著的一個「工具」罷了。

社會要我們成為一個正常的人,我們要善良,沒有攻擊性,遵守法律,努力工作,為他人著想等等,其實這無論是對於種群還是個體而言都是「有利」的。因為這保證了社會的穩定與個體的安全,降低了戰亂與暴力的發生,維護了個體利益不被他人侵害。

但是我們去衡量任何事情,除了要衡量它的利弊,還要衡量它的「程度」。

大多數人看待問題的思維方式都是十分極端的,他們的概念里只有「全」和「無」。

比如,你的女朋友喜歡上了別的男人,你就會以為就代表她不愛你了。但是實際的情況是,她對另一個男人的愛有八分,對你的愛還是有兩分的。

但我們卻會將這兩分的愛忽略,以為她就是「完全」不愛你了。

這種極端的思想無時無刻不發生在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令我們總是將問題極端化,這樣的確令事情變得簡單了,但這卻是對現實的否定,令我們的雙眼被蒙蔽。

指出這一點是為了讓你理解社會洗腦的「程度」的問題,社會洗腦並非完全是好的,也不是完全是壞的,你首先要學會接受事實的本身,而不是用好或壞、利或害粗暴的把事情一分為二。

在「保證社會穩定」之外的洗腦大多數是對你個人的思想的扼殺,你自己要分清一個界限,哪些社會洗腦是對你個人而言有利的,哪些是有害的,這是一件複雜並且麻煩的工作。

但是一旦你能夠分清這些後,你就會逐漸「清醒」過來。

正因為我們從一開始就被社會和周圍環境洗腦,掩蓋了我們真實的自我的思想,所以很多人才會在生活中迷惘,痛苦,焦慮,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因為我們從來就沒有意識到現在的自己並不是真實的自己,意識到我們總是在不停地被外界和周圍的環境、他人的評價潛移默化的影響著。

我們從來就沒有完完整整的做過真實的自己,我們總是在隨波逐流,我們從不主動地發現自己,所以我們怎么可能不痛苦、不迷惘、不焦慮?

但是一旦你能夠清醒過來,你就能逐漸剝離社會、外界、洗腦、他人等對你的影響,逐漸展現出你的真實的自我,你會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你就不會再被大眾的觀念、別人的價值觀所迷惑,你就不會再被束縛和壓抑。

這個時候你才能夠體會到,你是一個真正的擁有自由意志的「人」

(完)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