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傑·克勞利 | 在地中海,見證大國之間新的權力遊戲

2018-07-31 07:10:43

撰文/羅傑·克勞利

翻譯/陸大鵬

過去二十年里,高度關注中東政治的土耳其學者塞爾哈特·居文奇(Serhat Guvenc)博士經常從他位於伊斯坦堡的公寓陽台觀察過往航船。

他的照相機配有高性能遠攝鏡頭,從陽台可以俯瞰下方的博斯普魯斯海峽,所以他能觀察和記錄在連通黑海與地中海的狹窄海峽航行的船隻。他和一群朋友一道研究這些照片,並將其發表在網上。

海峽內的船隻無處藏身,通過這條狹窄而擁擠的水道時必須減速行駛。博斯普魯斯海峽是世界上最重要也最繁忙的水道之一,每年有6萬艘船從海峽穿過擁有1700萬人口的伊斯坦堡。有些船隻運載危險品:石油、放射性材料和軍火

居文奇等人最近清楚地發現,有大量俄羅斯軍艦從距離他們只有250米的地方來回穿梭。居文奇說,過去很少看到俄羅斯軍艦,現在幾乎天天能看到俄羅斯的飛彈巡洋艦、登入艦、驅逐艦、潛艇,偶爾還有航空母艦

博斯普魯斯海峽內的俄羅斯軍艦

全世界的軍事分析員都會研究居文奇博士和他的朋友貼出的照片。他們見證了該地區新的權力遊戲,或者也許是歷史上曾經的地緣政治鬥爭的重演。

博斯普魯斯海峽分隔歐亞兩大洲,數千年來一直是輸送人員、軍隊、思想、資源和疾病的管道。如一位16世紀作家所說,它是“開啟和封閉兩個世界、兩片大海的鑰匙”。

在夏季,從伊斯坦堡碼頭的咖啡露台眺望,博斯普魯斯海峽如同美麗的湖泊,但它既複雜也險象環生。該海峽長31公里,相當窄,寬度不一。它在高聳的群山之間蜿蜒,船隻需要小心翼翼地連續多次轉彎,並且海峽內的水流極其複雜。猛烈的北風、大雨、濃霧,在全球變暖之前的冬季還有冰山,都是海峽內的危險因素。這裡的海洋水文條件在全世界都數得上罕見。表層是從黑海和多瑙河等大河來的強勁水流,注入地中海。但到了一定的深度,有大量海水構成相反的海流,向北注入黑海。從水量上來說,這條暗流相當於全世界第六大河。

從高空俯瞰博斯普魯斯海峽和伊斯坦堡

這條狹窄水道是歷史上許多鬥爭與事件的軸心

可能早在公元前9世紀,希臘人就乘坐原始的船隻奮力北上,在黑海周邊建立殖民地,並在那裡生息繁衍了三千年。

波斯帝王兩次完成了用船隻在海峽上架橋的工程學奇蹟,讓軍隊藉此入侵歐洲。中世紀威尼斯人和熱那亞人運用這條海峽進口從中國來的商品。

馬可·波羅從這裡返回歐洲。黑死病搭乘從黑海返回的商船進入歐洲,消滅了歐洲的三分之一人口。

海峽的控制權一直至關重要。1452年,奧斯曼帝國蘇丹“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在它的岸邊建造了一座城堡,為攻打君士坦丁堡做準備。他把這座城堡稱為“歐洲城堡”。那裡配備了火炮,可以阻擋未經許可便試圖通過的船隻。這讓奧斯曼人得以封鎖海峽,阻止其他國家的船隻進入,從而把黑海變成他們的內湖,長達數百年。

“歐洲城堡”屹立至今,儘管已經被博斯普魯斯海峽上的兩座大橋奪去了風頭。

博斯普魯斯海峽之濱的奧斯曼時代“歐洲城堡”

對俄羅斯來說,博斯普魯斯海峽在商業和戰略上都很重要。18世紀,俄羅斯帝國向南擴張,吞併了黑海之濱的克里米亞半島,並開始對地中海虎視眈眈。但博斯普魯斯海峽阻擋他們。俄國戰艦在土耳其沿海與奧斯曼帝國海軍交戰,但它們必須從聖彼得堡啟航,繞過整個歐洲才能抵達土耳其。俄國曾試圖在地中海獲取一個永久海軍基地,但失敗了。不過在一段時間裡,俄國在地中海的外交與戰爭中贏得了顯著地位,並且從那以後就對地中海興致勃勃。

通往地中海,意味著通往全世界。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抵達地中海並在那裡建立溫水海軍基地,是歷史上俄國爭奪全球霸權的宏圖的一部分。

1770年土耳其沿海的切什梅海戰,俄羅斯海軍殲滅了奧斯曼艦隊

20世紀奧斯曼帝國滅亡後,國際條約保障了博斯普魯斯海峽的通行自由。俄國的大量石油和其他出口產品每年都通過伊斯坦堡。蘇俄內戰期間,俄國以克里米亞半島的塞瓦斯托波爾為基地建立了強大的黑海艦隊,並經常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定期去地中海巡邏。

但柏林圍牆倒塌之後,黑海艦隊被解散,克里米亞半島連同海軍基地都成為烏克蘭的一部分。這個時期,克里米亞半島的在岩石上開鑿而出的秘密潛艇基地成為旅遊景點,對外開放,我去看過。它就像詹姆斯·邦德電影裡的東西。

2014年,烏克蘭動亂之後,俄羅斯吞併了克里米亞半島,它又屬於俄羅斯了。普京總統重建了強大的黑海艦隊,復甦了18世紀俄國稱霸地中海的帝國主義夢想。所以才有源源不斷的俄羅斯海軍艦船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

克里米亞半島的俄羅斯潛艇基地

這些通過伊斯坦堡心臟地帶的艦船引起了土耳其的擔憂。

居文奇等觀察者拍到一艘俄羅斯船隻通過博斯普魯斯海峽時有水手揮舞火箭發射器,這引發了外交爭端。

引發外交爭端的照片

敘利亞內戰中,土耳其和俄羅斯支持不同的陣營。俄羅斯海軍在伊斯坦堡附近故意炫耀武力,土耳其政府認為這是刻意挑釁。與此同時,大家擔心,通過海峽的船隻如果攜帶了軍用物資、爆炸物或甚至核材料,若發生嚴重事故,後果不堪構想。

在博斯普魯斯海峽航行本身就是危險的事情,雖然聘請當地領航員是值得推薦的選擇,但外國船隻沒有義務聘請領航員。土耳其人還記得,1979年,一艘羅馬尼亞油船和一艘希臘船隻在海峽相撞,熊熊大火吞沒了海峽,一個月才熄滅。

1979年的碰撞事故

今年4月,一艘馬爾他船隻撞上岸邊房屋

普京總統重啟了18世紀俄國的帝國主義雄圖霸業,旨在成為地中海的重要力量,最重要的是在地中海獲得永久性的海軍基地。敘利亞內戰讓他有了機會。他控制了克里米亞半島,又重建了黑海艦隊。讓俄羅斯在溫水海域取得重要地位的機遇回來了。

俄羅斯支持阿薩德總統,從他那裡獲得了幾乎永久性的塔爾圖斯港(位於敘利亞沿海)使用權。俄羅斯人可以在隨後四十九年里在塔爾圖斯維持11艘戰艦,包括核動力艦船。俄羅斯還在歐盟國家的地中海港口尋求加油設施。

一艘俄羅斯航空母艦停泊在塔爾圖斯

地中海成了俄羅斯與美國之間新冷戰的戰場。美國在地中海也維持著相當強大的海軍力量。近期兩國的對峙越來越緊張,唐納德·特朗普總統轟炸了敘利亞的空軍基地,以懲罰阿薩德使用化學武器。美俄兩國的海軍都擁有可以發射遠程飛彈的艦船。與此同時,俄羅斯還在地中海周邊其他國家擴張自己的影響力。俄羅斯海軍顯然打算在地中海待下去,地中海可能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裡成為潛在的敏感軍事區。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