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屬於你我的前世今生

2019-02-13 06:19:55

穿越,屬於你我的前世今生

文、圖 星輝斑斕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這是我去橫店得來最深刻的一句名言,他們演盡人世滄桑。舞台上,流光溢彩,秀影笙歌,璀璨炫目,征服觀眾無數,四方人流,帶著演員夢匯集於此,這裡成了夢想聚集的地方,擁有著迷離的夢幻色彩。

有那么些人,可以在風景如畫的花前月下為你編織最美的諾言,給予你最甜蜜的快樂。也有那么些人可以一個華麗的轉身,留下無盡的回味與纏綿在其中。
其實這世間萬物皆有定數,有繁華自有頹敗,有相聚自有別離,但我是一個固執的人,總想從前人行走過的蛛絲馬跡中搜尋一些記憶、梳理一些情節,找回屬於你我的傳奇故事。

​一、穿越秦漢

緣分長河裡,眾生起舞,你我穿越到戰火紛飛的秦漢,秦國那么強大,消滅了六國,統一了天下,建造了長城,你問:“秦朝有了長城,為何擋不住匈奴的入侵?”“漢朝那么強大,沒有建長城,為何沒有匈奴入侵?”你說:“秦朝因為建造了長城,建阿房宮,建秦陵地宮,鑄兵馬俑,大興土木,民不聊生,於是有了外敵入侵。漢朝皇帝忙於修養生息,治理朝政,操練軍隊,提出聯姻策略,所以匈奴臣服於大漢。”誰是誰非?歷史功過,自有人評說。

那一世,你是皇帝,我是你擄掠來充實後宮的戰利品,封為美人。

鹹陽城內,後宮之中,樓閣相連,氣勢恢弘。雕樑畫棟,繡闥雕甍。飛檐廊腰,聳翠流丹。鼎鐺玉石,金塊珠礫。長橋臥波,復道行空。歌台舞殿,四海昇平。

深宮之中,我迎著初生的朝陽,宮女們幫我穿戴好黑色的衣冠,太監們忙於內外灑掃,錦衣玉食卻不是我想要,看著室外的花草飛鳥和不遠處的高牆,滿眼奼紫嫣紅開遍,卻沒有情愛的纏綿悱惻;妃嬪媵嬙,卻沒有一人是我知音,我深愛的人遠在天邊,彈起心愛的古琴,思念我的故鄉,我的親人。

你是帝王,移駕我的寢宮,讓我陪你用餐侍寢,我本該欣喜若狂,卻不想強顏歡笑,你憤然離去,我任悲傷蔓延,一入宮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你忙於建造,一個個富麗堂皇的宮殿,一個個深不可測的地宮,一條條盤鏇臥龍的長城,留我在深宮之深嘆息。

那一世,你用權勢和地位贏得我的人,卻沒有得到愛,期待來生有緣,待續。

二、走過唐宋

宋朝農村,你曾經是一個將軍,帶領過部隊輾轉南北,立下過赫赫戰功,讓北方少數民族聞風喪膽。大宋的江山在你鐵騎的保護下固若金湯,顯得更加壯麗妖嬈。但是你卻流落鄉村,隱居山野。

我是一名村姑,進過私塾,識了些字,讀了點書。那日,你衣冠整齊,長袍束腰,站在樹下庇蔭,你不像種地人,倒像仗劍走天涯的儒雅書生。

我在家門前的老柳樹下,由於樹齡較長,枝幹粗壯,要幾個人合圍才能抱得過來;樹根從岸上伸到水中,根須鎖住了岸邊的泥土碎石;河水清澈,從身邊流過,我常在這棵柳樹下洗菜。

雖距離你稍遠,卻見你在對樹嘆息,我隨口來了句,“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佳人不在。”你驚愕,我怯怯的剛要稱呼你,你不許我出聲,讓我喊你官人,是啊,戰場上的策馬揚鞭已經遠去成歷史,現在你只是一介平民。

後來你經常來這裡,還跟我講了你的征戰歷史。那棵老柳樹便成了我們約會的地點和見證。

有一次,我洗完衣服,看四處沒人,就坐在樹根上脫下布鞋清洗白皙細嫩的腳,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老柳樹的樹根交錯繁雜,像編起來的辮子,任憑河水從我的腳下流過,河裡的小魚啄食著我的腳丫,清風吹過,樹葉發出清爽的沙沙聲,蟬兒在枝葉里鳴叫。時候不早了,該回去了,忽然腳下一滑,身子順勢倒向河中,情急之下抓住一根柳條,就在柳條剛要折斷的時候,你縱身躍入水中,遊了過來,把我從水裡撈起,衣服貼在身上,逃不過你稅利的眸,你幫我送回家,家裡人也很感激你,送你財物,你也沒要,只說下次小心。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將軍取出紫青雙劍,氣貫長虹,寒光逼人,你衣袂鏇轉,劍走如飛,只見影動,不露鋒芒。“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突然電光一閃,白森森的長劍直指我眉間,問:“誰?”
​ 我本在暗處窺視,不料踩上石子,立刻施禮回答:“請恕小女冒昧,擾了將軍興致,請將軍教我學劍。”你說:“快快請起。”隨即送我青霜劍,我沒接住,咣當擲地,脆聲如玉,我學著將軍的樣,揮舞起來,那夜月色流光,清純皎潔,你說練劍可以防身。

你還教我游泳,說會游泳再也不用擔心掉水裡餵魚。

後來,你用重金向我父母提親,可惜遲了,我已被父母許配一家公子,公子隨他父親來過我家作客,偶爾見過,沒想到動了心,這位公子在家養尊處優,有權有勢。我的父母不敢得罪,就答應了下來。

在你的執意要求下,父母允我再見你一面,我已嫁作他人婦,最後一次為你撫劍起舞,並傾其所有。我離開,你也憤然離去。

從此,婆家再沒放我回去,強行作我夫君的那人任憑我反抗,也不聞不顧,他只要我的身,哪管我的心裡是否愛他,每一個晚上,我想的都是你,雖享盡榮華富貴,終抑鬱而死,死時才32歲,留下一男孩,我的夫君也很傷心,據說再也沒娶。

多年以後,你回到村口,看到一少年,如你一般英俊,像當年的你一樣舞劍,那少年與你見面作揖,笑問客從何處來?

那一世,你贏得了愛情,卻沒有得到你要的人,期待來生有緣,待續。

三、穿越明清

大明王朝,宦官當道,酷吏橫行,清官難做,民怨沸騰,我8歲被家人送到雜技班學藝,成為秦淮八艷之後的第九艷,由於不出名,所以歷史沒有記載,雖琴棋書畫,樣樣皆通,但只學得皮毛。

我在那舞台中央,隨著音樂抖動腰肢手臂,膚白如雪,嫩滑絲柔,目如葡萄,唇如紅櫻,上身兩個混圓,綴滿金玉,水袖輕揚;下身百皺裙擺,宛然一朵荷花。在你的周圍飄來盪去,一個閃身飛上枝頭,一個撲騰海底撈月,從你身邊划過,完成一個騰空360度翻轉的優美弧度。

你看得入迷,我為了生存,為了家人,只做你眼中的舞女,做觀眾眼裡的舞娘,請不要許諾你能給我一個完整的家,我不祈求你的幸福,也不貪圖你的榮華富貴,我只為生存。

雖然青春會遠去,容顏會衰老,我只要平安確信,靠歌舞營生。

人生如戲,只靠演技,演盡一生繁華;落幕,你已不在。

那一世,我們本該有的情愛,被生活所逼,各自離散。期待來生有緣,待續。

前世我們無緣相親相愛,今生不能隨你走遍天涯、看盡人間百態,唯有在這盛夏酷暑,親自拍攝取景,著力構思一場相逢的緣,感激您的相依與共,感謝您的珍愛憐惜!無以回報,來日再續塵緣,償還你的前世情,今生債。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