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人類?《人類簡史》作者說未來可能出現人神?高科技帶來的社會問題必須引起我們警惕!

2019-03-09 15:46:41

7月8日下午,“主動進化·造就未來大會”在上海舉行。來自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歷史系教授、《人類簡史》及《未來簡史》的作者尤瓦爾·赫拉利來到現場,同與會者暢聊未來在人工智慧、基因工程快速進化下人類生存的命題。

春秋君和上海各大媒體的記者一起在現場聆聽了這位大牛教授的演講。報告非常精彩,亮點很多,但是聽完整場演講,春秋君心情不太好。

在最新出版的《未來簡史》當中,尤瓦爾預測了一個可怕的場景——“隨著人工智慧加速進化,未來99%的人類將變成無用之人”。

在尤瓦爾看來,未來的科技巨頭可能會積累到足夠龐大的數據以及足夠優秀的算法,乃至能直接入侵人性、重組人類社會甚至控制生命本身。“我們生活的時代已經不是電腦會被入侵的時代,而是人類會被入侵的時代。”尤瓦爾說。

尤瓦爾認為,未來的智人有可能分裂為兩個物種:一部分人可以通過尖端生物技術來改造自己或者子女胚胎,增強器官功能、減少免疫缺陷,從基因上成為更高級的智人物種;而難以負擔這種改造的則會降格為低級智人。“隨著 AI、機器人逐步取代人類的職業,許多人都將會失去經濟價值。更可怕的是,一旦低級智人喪失了軍事、經濟價值,精英階層與政府可能會喪失投資教育、健康、福利的動力,最終導致他們被整個系統拋棄。”尤瓦爾說,“這將是無與倫比的噩耗。”

在今天的演講中,尤瓦爾也警告說,出現這么多的新的技術,就會帶來一種危險,就是會不會我們其中有一些人,被升級成為超人,甚至是人神。但是,其他絕大部分的人,會成為新的一種階級叫做無用階級。這些無用階級的人,他們不具備經濟價值,他們也不具備政治的勢力,因為他們做任何事情,都比不過計算機和人工智慧,比如說像這個計程車司機,卡車司機,會被無人駕駛汽車所取代,還有呢,醫生也會被機器人醫生所取代,甚至,老師說不定將來機器人老師上課,比人類的老師上得還要好。那么這么幾十億人,到時候將何去何從,這絕對是一個非常大的社會文化和政治的問題。

他認為到了21世紀,人類也肯定繼續去開發人工智慧,生物技術和生物工程,因為這個國家不推進,其他國家也會推進的。但是我們使用這些工具的時候,可以用他們來打造各種各樣完全不同的社會,如果說我們當講到這個所謂的無用階級的危險,當人們進行了分裂,有一些是少數的精英這些精英可以享受所有的權利、財富,和由人工智慧和工程所帶來的好處和福祉,但是大部分的這些所謂的無用階級的人,他們已經沒有了經濟價值,他們也沒有政治的權利,真的這個事情發生的話,這個可能是不可避免的。

聽完這段話,春秋君是大汗淋淋,心生悲哀,過去對於尤瓦爾·赫拉利的崇敬之情似乎如流沙般在緩緩地消減。春秋君一直覺得高科技發展是造福人類的,是讓人類過上更加幸福的生活,人工智慧的發展是為了讓人類生活更加便利,生命科學的發展是為了治療疾病,減少人類的痛苦,使得人類壽命延長,生活質量提高。從來沒有想到過,資本和高科技結合的終極結果是產生“人神”,我們中的大多數人將變成垃圾人被社會無情地拋棄,而且居然這樣的結果在尤瓦爾心裡是無法避免的。

社會底層人的命運就這樣被無情地定義了。尤瓦爾·赫拉利內心有沒有知識分子的清高和對普通大眾命運的輕視,春秋君很難評判。但是有個經濟學問題倒是縈繞在腦際,無用階層真的無用么?目前我們中國都在擴大內需,提高生活水平,鼓勵大家消費,吃喝玩樂旅遊皆是經濟,不僅僅是高科技是生產力,第三產業拉動GDP作用很大,最後的效果是經濟水平的整體上升,中國還把技術輸出到非洲,拯救了那些幾個億的無用人群。

不過這讓春秋君不由地想起了當年希特勒對於一堆人無寸鐵的猶太人進行大規模屠殺,因為猶太人是劣等民族,雅利安人是優等民族。這些沒有用的人似乎只有屠殺最省時省力。

雖然上場的華大基因的華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汪建演講說所敘述的高科技讓春秋君的內心又泛起了漣漪,人工子宮技術已經開始成熟,已經誕生了8隻小羊羔,以後也許人類也能批量誕生。。。。

聯想到前不久生命科學領域的一步步突破,基因編輯,基因敲除等技術,甚至有些科學家說,各種基因就如同模組一樣,我們可以像搭建積木一樣的拼接。

結合尤瓦爾·赫拉利的發言,似乎人神時代真的離我們不遠了。在某些科學家的手中,生物技術一步步地經過邏輯推理和實驗印證,正在變成美輪美奐的現實,讓他們狂歡不已,似乎他們掌握的了生命的達摩克斯利劍。

人類的未來場景在春秋君眼前慢慢清晰,所有科學家認為不良的基因都被敲除了,人類生出來的孩子都是優質基因的拼接物。千篇一律的漂亮臉蛋和健康體魄,資本大鱷和技術精英,他們可以通過高科技不斷延長自己的壽命,獲得更多的資源和財富。春秋君突然覺得那個世界是如此的蒼涼和乏味,似乎沒有人值得同情和幫助了,舞台上精英們盡情狂歡,瘋狂地實現自己的科研夢想。人文的關愛慢慢地消逝。。。

我們真的需要這樣的世界么?前不久霍金在一個場合說起,人類也許只有300年的狂歡歲月了,當時覺得他是杞人憂天,但是在科學主義的浪潮中,似乎這並不是一個空穴來風的擔憂。

我們呼喚人文的歸來,我們希望用人文去抵抗那種科學至上的精神,讓我們這些智人後代重新湧起藝術感和人文關愛,不要讓功利主義的滾滾洪流衝破了我們的心靈。

這也正如造就CEO湯唯唯所言,我們所面臨的問題是人工智慧的顛覆,也是基因工程的革命,更為中國的是我們進入了一個需要更精微地區觀察自我,更廣博地去了解世界的境況中。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