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畫--宙斯的百變生活

2019-03-11 10:23:19

[原文地址]

分類: 歷史傳奇 | 修改 | 刪除 | 轉自 .wym. | 被2人轉藏 | 2008-12-30 21:47:09

人工解決電腦問題,7x24小時專業線上服務

在希臘神話中,“眾神之王”宙斯風流成性,為了追逐喜愛的女人,這位大神“變幻莫測”,簡直像個“百變星君”,他一會兒變只天鵝、一會兒變只老牛,甚至不惜變成女兒“月神”黛安娜的模樣去和看中的女人親熱。總之別管是人是神,只要被他看上,絕對沒跑!
在宙斯的風流生活中還產生了許多有“創造性”的東西,比如孔雀羽毛為什麼有隻“眼睛”?“雙子星座”、“大小熊星座”是怎么來的?“歐洲”為什麼又叫“歐羅巴”?
宙斯的風流韻事一向能激發藝術家們的創作欲望,每段故事都有一大批著名畫家描繪過,下面咱們就選幾幅有代表性的來看看。
一、“天鵝”版宙斯
宙斯號稱“眾神之王”、“眾神之父”,這可絕對不是“榮譽稱號”,這位大神兒女遍天下,除了阿波羅、黛安娜、雅典娜等等“名神”,宙斯還跟乾隆皇帝一樣,一出宮就鬧緋聞,“遺珠無數”,時不時的民間就會蹦出個認親的“還珠格格”。
宙斯的兒女們基本上是胎生的高級哺乳動物,不過有一次估計宙斯火侯沒把握準,變形變得有點兒過,有兩個孩子居然倒退到卵生!
話說斯巴達國王廷達瑞俄斯被兄弟希波科翁驅逐出國,在外長期流離後,他到了希臘中部的埃托利亞,埃托利亞的國王特斯提奧斯慧眼識英雄,不但收留了廷達瑞俄斯,並且把女兒——全希臘有名的美人兒麗達嫁給了他。希波科翁和他的兒子們後來被赫拉克勒斯全部給殺死了,廷達瑞俄斯終於可以帶著美麗的妻子回國了,重新執掌斯巴達的王權。
麗達婚後所住的地方十分幽雅恬靜,是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小島,只有一些女伴在島上陪著她。不知道什麼時侯麗達被宙斯給看到了,這位大神對麗達一見鍾情,有一天他變成了一隻漂漂亮亮的天鵝來到她身邊,麗達看到這隻雪白的天鵝特喜歡,摟在懷裡愛撫個不停,她哪兒知道這可不是個“好鳥”!
麗達與天鵝
柯列喬
布面油彩
152 x 191厘米
現藏柏林國家美術館
麗達就這么糊裡糊塗的被只鵝給占了便宜,一番雲雨之後宙斯心滿意足的拍拍翅膀“走神”了,麗達還是繼續當她的斯巴達王后,繼續和廷達瑞俄斯國王同床共枕,於是奇特的事情發生了,宙斯和廷達瑞俄斯的小蝌蚪竟然於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同時生長發育!
無論在體力還是權力上,宙斯顯然都占盡了優勢,結果他當時變天鵝的副作用出現了,沒多久麗達居然生下了兩隻蛋!在溫度濕度都合適的情況下,這兩隻蛋最終孵出了兩對龍鳳胎,而這四個生日在同一天的孩子卻是同母異父,“宙斯蛋” 孵出了海倫和波呂丟刻斯,“廷達瑞俄斯蛋” 孵出了克呂泰涅斯特拉和卡斯托耳。
下面這幅《麗達與天鵝》畫的就是“蛋人”出殼的那一瞬間,我們看到的是達•芬奇同名作品的臨摹本,原畫已經不存。這幅畫中麗達的笑容有點兒“蒙娜麗莎”的意思,我們上面看到的柯列喬的同名作品顯然受到了達•芬奇的影響,不過我感覺柯列喬筆下麗達的微笑比達•芬奇畫的更有魅力!
麗達與天鵝
達•芬奇
木板油彩
112 x 86厘米
現藏佛羅倫斯烏菲齊美術館
麗達與天鵝的故事歷來為文學家、藝術家們所鍾愛,愛爾蘭詩人葉芝(1865-1939)就曾經寫過一篇著名的詩歌《麗達與天鵝》,我們來看看飛白的譯本:
突然襲擊:在踉蹌的少女身上,
一雙巨翅還在亂撲,一雙黑蹼
撫弄她的大腿,鵝喙銜著她的頸項,
他的胸脯緊壓她無計脫身的胸脯。
手指啊,被驚呆了,哪還有能力
從鬆開的腿間推開那白羽的榮耀?
身體呀,翻倒在雪白的燈心草里,
感到的唯有其中那奇異的心跳!
腰股內一陣顫慄.竟從中生出
斷垣殘壁、城樓上的濃煙烈焰
和阿伽門農之死。
當她被占有之時
當她如此被天空的野蠻熱血制服
直到那冷漠的喙把她放開之前,
她是否獲取了他的威力,他的知識?
按照葉芝神秘主義象徵論的解釋,歷史每2000年一個循環,而每次循環的開始都是一位姑娘和一隻飛鳥的結合,公元前的2000年是宙斯化作天鵝與麗達結合,生下的蛋孵出了海倫與克呂泰涅斯特拉兩個女孩子,每一個都是超級紅顏大禍水,後來引發了一系列重大事件。海倫引起了特洛伊十年大戰,而克呂泰涅斯特拉則與姦夫一起,謀殺了希臘盟軍統帥阿迦門農。
2000年後的姑娘與飛鳥的結合則是由瑪麗與白鴿(聖靈懷孕說)所引起的,這回更不得了,耶酥誕生了。
原子麗達
達利
1949年
布面油彩
61 x 45厘米
現藏菲格拉斯達利戲劇美術館
在所有的相關題材的名畫中,最唯美的“麗達與天鵝”當數英國畫家萊頓筆下的形象。萊頓在藝術上追求的就是那種視覺上的愉悅,他似乎是用土耳其帝國的宮女為模特來詮釋“麗達”。
萊頓出生於一個醫生家庭,他的祖父是俄國沙皇的宮廷醫師,萊頓出生前五年,他的全家就搬到了歐洲,萊頓在布魯塞爾、巴黎、法蘭克福等地都接受繪畫訓練,古典藝術給了他很大影響。1852年萊頓搬到了羅馬居住,1855年他又回到英國,他的作品Cimabue's Madonna展出並被維多利亞女王購買,這是他事業的一大轉折點。1878年,萊頓當選為(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院長,1896年受封為男爵,他是英國唯一獲此殊榮的畫家。萊頓於同年去世,詩人史文朋(Algernon Swinburne)為他寫下這樣的輓歌: “A light has passed that never shall pass away A sun has set whose rays are unequalled in might。”
宙斯的這一風流史無形中為人們提供了一個最具“優良基因論”的例子,他的女兒海倫美艷絕倫,當時的第一美女,後來為了爭奪她還引發了一場長達十年之久的特洛伊大戰。海倫到底能美到什麼程度?那年月沒照片沒錄影帶咱們沒法看到,只能從當年人們的反映中去想像。根據荷馬史詩的描述,特洛伊戰爭進行到第十年時,特洛伊的元老院開會,白髮蒼蒼的元老們都覺得為一個女人打十年仗不值得,然而就在這時海倫出現在了他們面前。當時的情況是一看到海倫,在場的所有人全部目瞪口呆,元老們立即改口說,這仗一定要打下去,就算再打十年也值得!
宙斯的兒子,和海倫從一個蛋里出生的波呂丟刻斯不但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拳王,還因為繼承了宙斯的血統而永生不死。
相比之下,廷達瑞俄斯的兒女就差點兒,女兒克呂泰涅斯遠沒有海倫漂亮,兒子卡斯托耳的馴馬駕車技術雖然舉世無雙,但壽命卻和普通人一樣。
雖然“來源”不同,波呂丟刻斯和卡斯托耳卻是絕對的兄弟情深、情同手足,他們兩個人形影不離,就像現在的音樂組合一樣,除了各自的名字,這二位也有個合稱,叫作“狄俄斯庫里”,意思是一胎所生。
波呂丟刻斯和卡斯托耳共同參加了許多重大行動,比如阿耳戈船遠征尋找金羊毛等等。這兄弟兩個好得跟一個人一樣,就連討老婆都想一樣,當他們聽說邁錫尼王留希波斯家中有一對美麗的孿生姐妹,哥倆兒一商量決定搶回來一人一個做老婆。當兄弟二人如疾風暴雨般衝進留希波斯家時,那姐妹倆正睡得香甜,在美夢中就被抱起,拉上了馬背,魯本斯有一幅極為著名的作品描繪的就是這驚心動魄的一刻。
搶奪留希波斯的女兒們
魯本斯
1616-1618年
布面油彩
222 x 209厘米
現藏慕尼黑老繪畫館
關於波呂丟刻斯和卡斯托耳搶奪留希波斯的女兒還有段故事,據說這對雙胞胎姐妹本來是波呂丟刻斯和卡斯托耳的兩個堂兄弟伊達斯(Idas)和林叩斯的未婚妻。伊達斯和林叩斯是墨塞尼亞國王阿法柔斯的兒子,伊達斯是力大無窮的勇士,而林叩斯則擁有極其銳利的

返回頂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