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讀《詩經》,不知詩可以美成這樣

2019-02-28 16:27:38

《鄭風·將仲子》

將仲子兮,無逾我里,無折我樹杞。

豈敢愛之?畏我父母。

仲可懷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逾我牆,無折我樹桑。

豈敢愛之?畏我諸兄。

仲可懷也,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逾我園,無折我樹檀。

豈敢愛之?畏人之多言。

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古典君:一位女子為避口舌之嫌,籲求情人離自己居住的地兒遠些。語言明快,帶有市井之風。先秦時代的男女交往,大約經歷了防範相對寬鬆,到逐漸森嚴的變化過程。《將仲子》所表現的,便正是一位青年女子在這種輿論壓迫下畏懼、矛盾、想愛又不敢愛的心理。

《唐風·綢繆》

綢繆束薪,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見此良人。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綢繆束芻,三星在隅。

今夕何夕,見此邂逅。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綢繆束楚,三星在戶。

今夕何夕,見此粲者。

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古典君:這首詩看法古今比較一致,大多承認所寫內容是關於婚姻的。因詩中用了戲謔的口吻,疑為賀新婚時鬧新房唱的歌。在最美的時刻遇上最美的人,不失為人生一大幸事。

《衛風·木瓜》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

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

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

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古典君:這首是男女互贈定情物的歌詞。古代採集野果的工作一般由婦女擔任,她們在勞動時碰見自己心愛的小伙子,往往隨手投擲果子給他傳遞情意。這首詩中的男子接到情人投擲過來的果子,他深深懂得這不是平常的瓜、桃、李,而是一顆赤誠的少女的心,他高興地接受了她的愛情,馬上解下自己所佩戴的美玉回贈給她,表示永久相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