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名家筆下的荷花精選

2019-03-16 12:53:13

2017年02月17日08:17來源:人民網-書畫頻道

編者按:荷花是聖潔美麗的象徵,她出污泥而潔白無暇,灑清香而天然獨秀,極玲瓏又純潔謙虛,素有“花中君子”之稱。古往今來,荷花一向都是文人墨客心中不凡的存在,許多著名的畫家也喜歡以其作為繪畫對象,那一朵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輕輕的綻放在各種各樣的紙墨之上,亭亭玉立,惹人喜愛。下面,請您跟隨小編一同走進筆墨荷塘,欣賞古代名家筆下的荷花,看看您最愛哪一朵?

吳炳《出水芙蓉圖》·南宋·絹本設色·紈扇·23.8×25.1cm

此圖繪出水荷花一朵,淡紅色暈染,花下親以綠葉,葉下荷梗三枝。圖中一朵嬌艷盛開的紅蓮,占據了整幅畫面,後面襯以綠葉,鮮活飽滿,綠紅相映,格外顯眼,這種豐滿的構圖如肖像般使我們能直觀地欣賞這嬌嫩柔美的荷花。作者用俯視特寫的手法,描繪出荷花的雍容外貌和出污泥而不染的特質。全圖筆法精工,設色艷麗,不見墨筆勾痕,是南宋院體畫中的精品。畫面無款印,傳為吳炳作。

張中《枯荷鴛鴦圖》·元代·紙本淺設色·96.4×46cm

此畫雖屬設色作品,但以墨為主,鴛鴦略加顏色點染,鮮妍可愛,頗具淡雅之趣。枯荷斷莖,畫有倒影,為古畫中少見。此畫題款由左而右書寫,極為特別。這幅作品的創作方式在繼承傳統的同時又有獨到之處,在細節的處理上頗有新意。鸂鶒的羽毛用乾筆點厾之後,再用淡墨用乾濕不一的筆觸暈染,產生一種蓬鬆的質感。雄鸂鶒的身上罩著一層淡淡的朱紅色,這一鸂鶒特有的體表特徵在墨色交融之中,顯得更加典雅華麗。雄鸂鶒的頭頂羽毛只用一筆寫出,簡潔明快,立體效果明顯。這濃重的一筆與雄鸂鶒臉部大面積的空白在色彩關係上形成強烈對比,使眼睛的位置更加突出,顯得爍爍有神。

王問《荷花圖》·明代·長卷點金箋紙本設色·26×908cm

王問《荷花圖》局部

此圖在9米多長的畫面上,展現了荷花由“小荷才露尖尖角”開始,經歷含苞待放、初展芳顏、盛開如霞、晚荷似火、花葉飄零,到最後的一池枯索、蓮蓬挺立的 生命過程。以縱逸的筆法,淡雅的色彩,寫出荷花清雅高潔的氣質。全卷以寫意的沒骨手法繪花描葉,在色彩、構圖上都有連續的變化,沒有孤立突兀之筆,自有一氣呵成之感。

周之冕《蓮渚文禽圖》·明代·絹本設色·93×47.7cm

此作筆墨自然,設色淡雅,意境清俊朗,幾株荷葉欹正仰俯,荷花或含苞,或盛開,姿態不同。葦草叢立,水草點點,湖水清澈見底。一對鴛鴦正嬉戲水中,毛羽豐美,情趣盎然。一隻翠鳥停於荷桿上,正欲展翅掠出。該圖寫景寫物,形象生動,畫面清秀,兼工帶寫,以沒骨寫葉,以粉白勾花,工筆與寫意和諧統一。

呂紀《殘荷鷹鷺圖》·明·絹本設色·190×105.2cm

此畫描繪地是荷塘殘葉,一隻鷙鷹正搏擊白鷺。鷹從畫面的右上方往左逆轉而下,強勁的雙翅微微收攏,頭頸有力地轉了過來,兩爪已經攥緊向下,兇狠的眼睛緊緊盯著獵物,正箭一般地沖向在殘荷與蘆葦間奔逃的白鷺,仿佛剎那間,白鷺就成為鷙鷹的口中之食。畫面的下方,白鷺在蘆葦與殘荷間倉皇奔逃,其它禽鳥也都恐怖驚避,有一隻野鴨張嘴向上看,頭頸緊縮,一幅恐懼之態。

在景物的具體描繪上,蘆葦桿用中鋒寫之,蘆葉有墨色的濃淡變化,枯潤有致,富有彈性。蘆花用碎筆點成,虛實相間,層次分明。荷葉用濕筆畫出,再用中鋒勾莖,揮寫自然,靈氣四動。白鷺禽雀多用沒骨法,粗放而不失嚴謹。空中鷙鷹的翎毛用碎筆淡墨,隨羽毛的長勢寫出,一絲不苟,有著很強的質感。整個畫面,用筆粗簡,荷葉、蘆葦、水草似一氣畫成,墨色淋漓,接近林良一路粗放簡約的畫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