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大海

2019-02-19 12:59:41

徐淑紅

1

玉帶灘,一邊是江, 一邊是海,著名的博鰲亞州論壇會場就在這旁邊。等船,上船,下船,換上拖鞋,脫下拖鞋,赤腳踩在沙灘上,潮濕綿軟。跟著人拍照,背朝著來時的方向,我只知道那是一片水,開闊,風景不錯。接著往前走去,很多的人影,很多的笑聲,眼前豁然開朗,心裡竟有點緊張,我意識到自己終於看到了大海:無邊無際,浪花飛濺!海浪聲聲,笑聲陣陣,也著隨著加入到與浪花追逐打鬧的隊伍中去,浪花像個調皮的孩子,我看到他白色的身影趕緊跑過去,他卻立刻跑得老遠,我往後退了兩步,他卻一下子又沖了過來,在我猝不及防中濺起高高的水花——這海灘邊的遊客,不論年齡多大,此時都在這頑皮的浪花面前變成了天真的孩子。往江海交匯處走去,真的如導遊所說,一邊是風平浪靜,一邊卻是波濤洶湧。左邊就是我們剛剛乘船經過的一片水,是江河(萬泉河),平靜如鏡,右邊則是海,遠遠望去,只見一個個白色的浪頭猶如千軍萬馬聽到號角,吼叫著向著岸邊發起一次又一次猛烈的衝鋒。我向海的深處眺望,無邊無際,這是一個多么平常的詞語,這樣的情景在畫面中也曾無數次地看過,但真正置身其中,我還是感覺到了一種震撼,它來得不強烈也不迅猛,而是一點點地,緩緩地進入到我心裡,我感到心裡有某種東西正在被打破,或者被消融,我才發現自己一直以為樂觀開闊的內心裡其實也有壁壘有堅冰。

天涯海角。到達時已近天黑,我們統一乘快艇去看了天涯、海角和日月石。船開得慢些後,我才敢抬起頭舉目四望,海面在我眼前的任何一個方向都在朝著沒有盡頭的前方延伸著。在視野的盡頭,我看到天空也低下了頭,和海平面相接,在這樣的一個盡頭,忽然看到了一艘大船,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中顯得那樣孤單,我忽然感到一種恐慌,如果我在那條船上,我的周圍是不是只有海水?我渴望尋到一點別的什麼,船開始往回駛,我看到了岸,我感到了慶幸,還好有岸。

大小洞天。海與山的完美結合。有山有水本就是人間美景,何況這山是中國最南端的山,樹木蒼翠,花草艷麗,四季如春,水則是地球上最壯闊浩瀚的水域——大海,碧波萬傾,風情萬種,在這裡你可以真正領略到“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意境。山腳下的海邊有礁石遍布,形態各異,相映成趣,有一尊印象最為深刻,似一人臥于山海之間,據說是鑒真法師東渡日本遇到風浪漂流至此,在此沐浴休憩。

亞龍灣沙灘。有“東方夏威夷”之稱,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則是這沙灘的沙子,潔白、細小、柔軟得就像麵粉一樣,我們紛紛脫下鞋子,赤腳踩在上面,不過走了一段路腳就覺得有些累,看來再柔軟的沙子也有某種力量在裡面。這兒海面開闊,海水清澈,海天一色,藍得有些耀眼。

分界洲嵐。一個小島。在車上導遊就說了,要帶我們到這小島上去感受一番孤島的滋味。這裡遊客較少,游泳的也嫌水涼,有的穿了泳衣挎著泳圈拍了照就打道回府了。我對此地卻情有獨鍾,獨自一人撐著傘(陽光太強烈)在沙灘上走了很久。在一處礁石下面的沙堆里撿了很多好看的白色小石子,還有一些零碎的海螺殼——想起在天涯海角買的那袋海螺,精美得讓人懷疑是仿製的,看到這些碎片我才明白,海螺原本就是這么美麗精緻的,因為她的創造者是浩瀚神奇的大海。來到一處尖尖的沙灘,岸邊一地的沙,幾間不起眼的簡易房舍,人影稀少,海面和岸邊都很空曠,很喜歡。前面有一座小山,好奇地拾級而上,心裡生出環繞小島走一圈的企圖,但被導遊電話召回。急匆匆穿過山腳下的那塊沙地時,感覺很費勁,眼巴巴望著前面木板和水泥的路面,簡直有點像在沙漠中盼望綠州。

夜海。有一晚住在臨海的酒店,約了一位同行者去海邊走了走。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眼前的大海藏身於無邊的夜色中,只有不遠處小島上亮起的點點燈火。但是,你聽,海浪拍打海岸的濤聲此時顯得格外清晰,一陣又一陣,衝上來,退下去,又衝上來,永無停息,就像我們的內心,即使在寂靜的夜晚也常常難以平靜。

2

車子轉過一個彎,立刻傳來一片驚呼聲:“海!大海!……”我和女兒趕緊轉過頭去,只見眼前出現了一片不大的平靜水域,幾隻大小船舶,第一次看見大海的女兒在驚喜的瞬間過去後露出失望和不滿的神情:“這就是海?”和大海是舊識但已久違的我平靜之餘也有一點點失望:眼前的這片水域太平常了,如果不是那艘大船,看起來就根本不像是海。但很快我意識到,我們這是在去餐館的路上,很普通的一家餐館,但它就在海邊,也許,海在這裡,就是如此平常。

海上觀光。我們站在船頭的甲板上,船身在海面上飛起落下,浪花飛濺,一陣陣飛上我們的身體,我的心也隨之起起落落,有些緊張,女兒卻開始變得興奮:“爽!太爽了!”船駛出港口後,視線變得開闊,我讓女兒朝遠處眺望:無邊無際,這就是大海!天空陰沉,海風夾帶著雨絲,有些涼意,我下到空蕩蕩的船艙里,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立即感覺一陣暈眩,壓制住衝到喉嚨口的嘔吐感,抬眼朝舷窗外望去,此時的海不再在我的腳下,就在身旁,離我如此近,我仿佛也身陷其中,一片汪洋,海浪起伏不斷,甚至有洶湧之勢,我好像在和它一同起伏洶湧,想起諾亞方舟,想起《汪洋中的一條船》,想起人生之海,身外的社會身外的世界——生活之海的波浪又何曾停止過起伏?我再次看到了那艘白色的軍艦,現在顯得愈有偉岸之姿,放眼朝遠處望去,無邊無際,仍是它不變的本質。

棧橋,據說是青島的象徵,因時間緊,遠望了下,就帶女兒去了一旁的海濱浴場,這裡有沙灘,不大,近岸邊幾塊頗有情趣的礁石,女兒興奮地脫下鞋子踩在了海水中,迎著風,避著浪,爬到一塊有些險峻的礁石上拍了張照。下來時她問我:人家都說海風是腥的,我怎么聞不到呢?天空依然陰暗,涼風陣陣,忽見一年輕女子穿一身黑色緊身泳衣躍入海中,還回身把手高高揚起,一副按捺不住的歡欣興奮模樣。

我們是晚上到蓬萊的,才八九點鐘,街上車輛行人就很寥落,暗而靜,車上人都說“北方人晚上都不出來的吧”。對於蓬萊的海是我此行最期待的,腦中滿是虛空而美妙神奇的想像,加上來之前正好開始讀張煒《芳心似火》。火車上那位威海老太在淄博下車前看到窗外雨水漣漣,說這樣的天氣我們看到海市蜃樓的可能性很大。這安靜的蓬萊之夜讓我的期待變得更加強烈。

走進八仙過海景區大門,抬眼就看到了海,色彩和線條都很柔和。一座橋,上書“八仙橋”三個大字,據說是東坡先生手筆,過了這橋就成仙了,導遊笑著說。可一走上橋我就開始失望了,她指著右邊那邊秀美的大海,告訴我們這裡夏秋之際可看到海市蜃樓,但現在才剛七月。進到裡面更失望,都是些人工景點,八仙過海的塑像讓我想起“仙山隔雲海”那溫暖的主題歌,雖然來的車上導遊就說所謂八仙不過是八個逃犯而已。乘坐快艇,到黃海渤海交匯處感受雙腳踏兩海的新奇,快艇在海浪里顛簸時的刺激讓女兒很興奮。在景區的盡頭,無奈地花幾元錢觀看了海市蜃樓的錄像,想當初火車上威海老太說可以看錄像時我很不以為然的。也許受當時條件所限,錄像畫面很模糊,看完後到上面的觀景台,我一眼認出迎面就是錄像中看到海市蜃樓景象的地方,我凝望著想像著那裡出現一個城市的情景,如果對面真的有一座城市其實也沒有什麼,但就因為那裡沒有,才奇妙如仙境。回去火車上遇到另一撥遊客,她們到這裡比我們早些或者晚些,有雲霧,很有仙境的感覺,而我當時看到的只是燦爛的陽光下,明媚的大海,感覺這裡的海比青島的海細膩豐富,比海南的海溫柔內斂,在這裡蓋座房子,真的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煙臺我們只是路過,導遊特意讓司機到濱海路繞了一程,長長的海岸線讓我再次明白大海在這裡是如此稀鬆平常。

大連的濱海路也很長,很漂亮,回來後續看《芳心似火》,才知在老鐵山海峽陸沉前,遼東半島和膠東半島是一體的。在星海公園的海灘上,我和女兒還撿到了一大片完整的海帶,興奮了好一陣子,但在那把這海帶送上沙灘的海浪中,我們看到了那膩人的赤色的泡沫。想起在海南的東海,黑色的水藻、五顏六色的垃圾,快艇、摩托艇、降落傘還有游泳圈。

3

在煙臺上輪船,開始了我的第一次海上旅程。從檢票口出來,就看到像一幢高樓般矗立在眼前的白色船體,“渤海銀珠”幾個大字映入眼帘,雖有心理準備,仍感視覺衝擊。

早就聽說大輪船上什麼都有,但走進房間一樣的船艙,還是有些驚訝,在空中翱翔的飛機,在陸地奔跑的火車都無法與它相比,看來海洋的承載力和對人類的包容勝過其它一切。上船前想起多年前在西湖一艘遊船上的經歷,那種暈眩嘔吐感讓我現在想起仍然心有餘悸。船開動了,我才明白這實在是杞人憂天,我不知道是這幾層樓高的船身讓我遠離了暈眩,還是這么多年的“磨鍊”讓我的神經變得遲鈍。

登上甲板,眼前一亮,無邊無際的大海一覽無餘地呈現在眼前,我簡直有些難以置信,女兒連說“爽,太爽了!”快到大連時竟說有些打失落。開始朝船後還可看到港口碼頭和城市的高大建築,一段時間後目力所及就都是茫茫大海了。想起在海南乘快艇只往海中去了一會就感覺孤寂無助,眼下的我卻沒有感覺到一絲這樣的感覺。也許因為我所在這艘輪渡本身就是個小世界,樓上樓下,人來人往,甲板上還有大螢幕彩電和DVD,有船員正在那引吭高歌,旁邊大排檔一般的椅子上坐滿了欣賞歌聲、大海及吃燒烤的旅客——人是群居的動物,只要有人群,就不會孤獨,哪怕周圍是無邊的黑暗和空虛,我們整個人類居住的地球之外不也是浩瀚無邊的宇宙之海嗎?廣褒無際的宇宙中,人類確實太渺小了,但只要我們在一起就能夠抵擋這渺小帶來的孤寂和絕望。又或許,因為有女兒在身邊,讓我走到哪都不覺得自己是單獨一個人。

趴在甲板的欄桿上,望一眼遠處與天相接的海,低頭看到下面船體掀起的白色浪花,很是喜歡,情不自禁拿起手機伸到欄桿外面拍了幾張,有些擔心手機,馬上擔心和想像自己整個人如果從這裡掉下去或者跳下去,立刻就會被這片汪洋大海吞沒——心裡立時升起一種無邊的恐懼和悲哀。我忽然覺得在陸地墜樓甚至在江河中溺水也比這好得多。從18歲開始恐懼死亡起,一直覺得以何種形式死亡及死後怎么樣根本無關緊要,甚至覺得飛機失事去海中打撈屍體也無必要,也一直贊同和羨慕骨灰灑落江海的做法。現在卻覺得葬身海中的悲哀是最大最無邊的,死無葬身之地原來真的如此可怕。在艙室里遇到一位在山東打工的婦女,暑假帶孩子回去看爺爺,目的地是內蒙古包頭市,小男孩六七歲的樣子,一雙烏黑的大眼睛,很可愛,躺在鋪上休息時聽他與母親說話念書,一次竟聽他念出一句“苦海無邊”,當然他也許完全出於無心,但卻讓我心頭猛地一震。

無論朝哪個方向,都是無邊無際的海平面,視線沒有任何阻擋,我們一次次登上甲板,大約就為感受這份沒有任何阻擋的開闊遼遠吧。這一點對於我尤其重要,因為在故鄉習慣了山在視野的盡頭,走進嚮往中的大山時常為近前的山擋住視線而不適,記得多年前第一次看到北方的大平原時就很興奮,坐在火車上目不轉睛地盯著那紅紅的太陽從地平線上消失。

站在甲板上前後左右環視一周,第一次真切地感覺到這世界真的就如同一個圓,頭頂的天空也實在太像一個鍋蓋,嚴實地罩在這一眼望不到邊的海水上。想起那首“天似穹廬,籠蓋四野”的草原民歌,眼前應該是“天蒼蒼,海茫茫,風吹海面閃波光”吧。沒有任何阻擋,也沒有任何其它物什,未免有些單調,不過倒也看不膩,相看兩不厭,唯有這浩渺大海吧,我想。

但還是渴望有一點別的。忽然,我視線中出現了一個飛動的身影,一隻白色的鳥,扑打著翅膀,仿佛從天而降,它越飛越近,幾乎就到我們的頭頂了“海鷗!”我驚喜地喊了一聲,離我們如此近,它竟然一點不怕人?忙跑過去準備拍照,它卻很快扑打著翅膀飛走了。一會兒在船尾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而且不止一隻,趕快跑過去,這裡已聚集了不少人,有幾個旅客在朝它們扔食物,有一隻飛到了甲板上部,一個女孩用力向上朝它扔出食品,它拍打著翅膀閃電般衝過來,就把食物銜在了嘴裡,引來陣陣歡呼,我看見它身下潔白得沒有一絲雜質的羽毛。

一隻,兩隻,三隻,四隻,海鷗越來越多,可是除了這隻,其它的都一直在甲板後面,在船行駛掀起的浪花水路之上翻飛。有一隻眼看就要飛到甲板上又退了回去,看來還是有些怕人。風很大,下去套了件長衫再次登上甲板。天!竟然有幾十隻海鷗了,而且都在甲板上空,不停地拍打著翅膀,與人群嬉戲,我忙下到艙室把女兒叫了上來,拍了幾張照,把女兒手裡的墨魚絲用力往上投向其中一隻,可惜投得太低,它衝過來魚絲已經落下。

我再次走到最上面的大甲板上,朝下凝望著這人鷗相嬉的場面,茫茫大海,這群潔白可愛的天使精靈給旅客們增添了多少快樂!茫茫大海,海鷗可也會感到孤寂?每次看到人類的輪船它們是否也會感覺到一些欣喜?

忽然,右前方出現了一個小島,若隱若現,虛無飄渺,真如仙境一般,很小,估計無人煙,但足以讓我們感到興奮,陸地對於大海中航行的人是那么親切。生命起源於海洋,但最後還是來到了陸地上。很快就看到了港口和城市建築,我們也再次到達了陸地,但下船時我感到了一絲不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