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職場踩過的坑,比小豬佩奇多多了

2018-09-03 15:47:29

如果有什麼事可以重來,我希望自己剛開始工作的那兩年,能不那么沙雕。

“我們部門沒有辦公室政治。”

“你有什麼意見儘管提。”

當領導笑眯眯地說出這種話,我竟然信以為真。後來才明白,就是那種笑眯眯的領導,最難纏。

職場有坑,而職場新人踩過的坑,可能比小豬佩奇都多。

今天我們邀請了幾位職場人士分享踩坑的人生經驗,總有一款適合你:

NO.1領導說“你看著辦”,到底是什麼意思

領導帶我去參加一個行業內的博覽會,讓我拿出方案布置我們的展台。我問領導想弄成什麼風格,領導說,你自己看著辦。於是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大刀闊斧地開乾,墊錢買物料,布置展台。

直到有一天,領導問我展台的方案出來沒有。我頓時就傻了,不是說讓我“看著辦”嗎?我把拆得七零八落的半成品拍照給領導,領導看完就不帶我玩了,把項目交給了別人。

—— 傑克船長, 31歲,食品研發

NO.2 同流合污,我對不起胸前的紅領巾

當時我還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小記者,下鄉去拍一個歌功頌德的片子。拍到一半,老攝像讓我去跟對方要勞務費,我三觀都震碎了。在攝像不斷地施壓下,我還是去要了。對方給得也很爽快。拿到錢,我和攝像對半分了。

回去之後,我感到良心不安,偷偷和製片人說了這件事。製片人讓我把錢拿出來當做欄目經費,攝像那部分錢也讓我去要回來,如果他不給就算了,下不為例。我聽了差點昏古七。最後錢沒要回來,我還被攝像部孤立了。

—— 橘子醬,27歲,運營

NO.3 神仙打架,別摻和

一進公司,我就被迫站隊了。

帶我的直屬領導對我非常好,另一位領導各方面不如我家主子,卻獨得老闆的恩寵。兩位主子經常針鋒相對,搶人頭,抓對方部門的人幹活。其他人都是小心翼翼,儘量兩邊不得罪。我的立場是“誓死效忠”自家主子,抓壯丁我永遠第一個拒絕。最後我家主子還是被擠兌走了,畢竟另一位主子是老闆的親戚。我也跟著辭職了。

珍愛工作,遠離站隊——這是我現在最痛的領悟。聽說工作越來越不好找了。

—— 松山研研,25歲,平面設計

NO.4沒眼色還活到現在,簡直是生命的奇蹟

剛工作的時候,我真是一點眼力勁都沒有,得罪了不少人。

有一次錄節目,司機臨時有事,製片人開著自己的車去接的嘉賓。我把製片人認成了司機師傅,並且八戒附體了一樣,左一個“師傅”右一個“師傅”叫個不停。新來的同事也都跟著我叫他“師傅”。製片人臉色非常難看。後來我聽總導演叫他“小白”,我心想一定是我把他叫老了,難怪那么生氣。於是又跟著導演叫“小白”,成功引起了對方的反感。後來才知道,製片人不叫“小白”,他只是姓白。

以我這種智商能在台里活到現在,都是血和淚。

——@紫倍天葵,29歲,電視台

NO.5談戀愛差點斷送了職業生涯

說說我當運動員時的事情吧,那時我剛進省隊,還沒站住腳,就和主教練最喜歡的女隊員好上了,交往太顯眼,被發現了。本來要被開除省隊的,我急中生智,凌晨5點站在教練家門口請求諒解,加上父母的幫助,才終於留了下來。

我的運動生涯差點就悲劇了,好在後期訓練刻苦,算是提高了一下印象分。一進來就犯大忌,現在想想都後背發涼。

—— 小咩咩,23歲,運動員

NO.6 小黃圖發到了公司群,失了的顏面還能挽回嗎

入職前的軍訓期間,我們男生建了一個小微信群,群名是公司名字加“撿肥皂”三個字,每天就發一些搞笑圖片。

有一次,我的沙雕同事把男男“撿肥皂”的表情包發到了公司大群,他開始還沒意識到,又把兩位男同事半裸著上身打鬧的照片也發群里了,還調戲他倆恩愛有加,如膠似漆,每晚……(說不下去了)

我們提醒這位沙雕同事,他嚇得驚慌失措,直接把群里圖片刪除了。注意,他點的是“刪除”不是“撤回”。當他反應過來,撤回的機會也沒有了。這位沙雕同事果然沒讓大家失望,他又在眾目睽睽之下把公司群名改成了“XXX撿肥皂”。他說改一下群備註,如果追究下來,就說自己群備註名改錯了,才釀此大禍。他應該是嚇傻了,忘了微信群沒有修改備註名這一操作。

最後這位同事被約談了,上面說他思想有問題,讓他寫了份檢討,留用察看。我們的肥皂群也被迫解散了,公司禁止大家組建小群。

——@歲月,26歲,職業保密

No.7 你是不是想害我,竟然在辦公室聊朋友圈

某天中午,在食堂遇到兩位老員工,她們邀請我拼桌吃飯。為了套近乎,我問同事A,“昨天你朋友圈發的是不是暹羅貓?”同事S聽到立馬問:“什麼貓?我怎么沒看到?”A像便秘一樣,開始支支吾吾。S竟然掏出手機,當面確認了一遍。空氣瞬間凝固,A強行解釋:“啊,我本來只是給家裡人看的,不知怎么的把她也分到家人組裡了。”估計因為我是新同事,A還沒來得及給我分組。S很生氣:“我朋友圈從來不分組,愛誰誰。”

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碧池,成功離間了兩位好同事。一頓午飯之後,我們成了剛剛才熟悉的陌生人。

——星星 ,28歲,服裝設計

NO.8越級打小報告,我不死誰死

我第一份工作在某網做了兩年美食編輯。我非常討厭我的女上司,終於有一天忍不住了,跑到部門領導那兒告狀。領導表現出很有興趣的樣子,讓我說說具體怎么回事。我就把我對女領導的不滿說了一遍,比如她能力不行,管理不行,休息日經常找員工麻煩,底下員工沒一個喜歡她。領導臉色越來越難看,說完直接讓我出去了。

我當時以為女上司要完蛋了,結果領導反手就轉述給了女上司。女上司約我談話,嘴上說著大家相互理解一下,實際上對我更惡劣了,我最後不得不辭職。

後來看了《關係攻略》才知道犯了職場大忌,越級打小報告,並且沒有從領導的角度考慮問題。

—— 暴雪,30歲,留學中

NO.9當眾嘲笑大領導沒文化,我可能被奇奇怪怪的東西附體了

實習期的公司,工位在會議室外,能聽到會議室里說話。總經理帶著各部門負責人在會議室開會,投影連著他自己的電腦。

期間總經理講“珍珠翡翠白玉湯”的故事講錯了朝代,我真的鬼使神差地在公司內部通訊工具上找到了總經理的名字,給他發了一條可以直接打開的信息:“L總真沒文化……”

當年年底我就果斷離職了,離職的時候總經理問有沒有什麼意見對公司提一下,我說沒有,就灰溜溜地走了。

現在工作到第九個年頭,從不主動打聽事,也不傳別人的事,結果發現自己是知道公司事情最多的人。每次聽人討論的時候我都會淡定地說一句:是嘛,我不知道呢。

—— 馬馬,28歲,市場運營

NO.10 騷操作讓我因禍得“福”

我在第一家公司工作時,一次,我的上司請假了,主任讓我幫他更換出差住的酒店,並把房間情況發給他。房間換好後,我和主任說:“主任,房間訂好啦。”然後把房號、房間照片微信發給了他。沒想到該死的輸入法打成了“主人,房間訂好啦”。

當時主任正在例會中,電腦連著投影儀,彈出的對話框被同事看到了。大家面面相覷,紛紛露出了八卦的眼神。

自那以後,主任開始刻意和我保持距離,sad!不過神奇的是,我感覺某些同事對我恭敬了許多。

—— 米雪兒,25歲,總助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