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的裝與老媽的忍

2019-02-19 13:05:51

作者:馬德

來源:青年文摘(qnwzwx)

url.cn/VkF8XD

我11歲的時候,看見了一件讓我十分吃驚的事--地壟上,父親扛著鐵杴拉著母親的手在走。我心裡咯噔了一下。因為自從跟女同桌在課桌上畫了“三八線”之後,自己就從來沒有越過境,男女之間,還是封建點兒好。

然而,父親竟然拉著母親的手走了半天,天哪,那一刻仿佛是我碰到了女同桌的手,嚇死我了。我當時想,只有搞對象才能拉手,父母是一家人,怎么能“搞對象”呢?

又一年,我家發生了一件大事:母親突然從一個走街串巷收羊羔皮的人手裡買了輛二手腳踏車。當時我家裡很窮,不知母親哪裡來的膽量。父親看到腳踏車後,數落了母親一頓:“貴巴巴的,買這個乾什麼?”是啊,家裡辛辛苦苦攢下的100多塊錢全花在了這上面。

父親出去之後,我朝著母親惡狠狠地說了一句:“活該你!”因為,母親從來不捨得給我買糖吃。她半天沒說話,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像是回答我,又像是自言自語:“你爹喜歡腳踏車,就給他買了吧。”

我從沒見過父親像電影裡演的那樣帶著母親出去兜風。一來,那輛腳踏車的橫樑是水管焊制的,死沉,自己騎都累個半死;二來,父親捨不得。他每天把腳踏車擦得鋥亮,放在堂屋的角落,像供神一樣供了很多年。

關於這輛腳踏車,父親跟母親最多的對話是--父親說:“你學不學?我給你扶著。”母親答道:“我笨,學不會。”過了一段時間,父親再問,母親還是搖頭。那時我覺得父親怎么那么煩人,總是問,但母親從不嫌煩,於是我便覺得母親的忍勁兒真大。

若干年後,當我見有人突然給心愛的人買下很大很大的鑽戒時,一下子明白了母親為什麼執意要給父親買那輛腳踏車。

那些年的秋天,莊稼收割完都滿滿地堆在場院上,一派豐收的氣象。母親坐在谷垛旁邊切谷穗,父親趕著牲口在場院中心碾場。碾著碾著,父親突然停下來喊:“快點,快點!”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母親多神奇,她竟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見她放下手中的活兒走到父親跟前,把父親的衣領子拽開,一點一點地在衣服上找著什麼。父親眯著眼睛,享受極了,好像要睡著了。

我問:“媽,爹衣服上有啥?”

“莜麥芒子。”母親頭也不抬,繼續給父親找。

“能咋了?”我接著問。

“難受,痒痒。”母親答道。

以後,父親一喊“快點,快點”,母親就趕忙跑過去為父親找莜麥芒子。有時候,我甚至覺得父親是裝的--父親眯著眼睛享受的樣子,一副地主老財作威作福的派頭。

母親總是那么容易被騙。我說:“媽,別理他,爹是裝的。”母親不解釋,繼續切她的谷穗;父親呢,專心致志地碾著場。他倆根本不理我。

有時候,母親給父親找完芒子,兩人乾脆什麼也不幹了,坐在一片莊稼秸稈上嘮嗑。有一天,他倆竟然從下午一直聊到了黃昏,夕陽把兩人的剪影拉得好長,那畫面真的好美。

又有一年,村里來了個照相的,照完了全家福,父親要求跟母親單獨照一張。照相的要他倆靠得近一些,父母扭捏了半天,中間還是隔著很遠的距離。

回到家之後,我見他倆在堂屋裡的板凳上練習剛才的動作,顯然近多了。我笑了起來。母親說:“那么多人看著,咋好意思挨得那么近。”父親說:“你媽就是老封建。”說完後,故意重重地往母親身上一靠。

父親那么一靠,我覺得這個世界幸福得讓人眩暈。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