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種種

2019-02-19 16:09:07

宋守文

面子,是臉,又不是臉。說是臉,是常常將"死不要面子",說成"死不要臉";說不是臉,是因為臉是一個人體構成的一部分,是看得見,摸得著,實實在在的器官,也是人類最複雜最敏感也是最難捉摸的部分之一,是喜怒哀樂藉以表露的"視屏",是人的面孔、門臉、表情,乃至道德、情操、作風、品格、善惡的綜合象徵。一個人的魅力、風格、價值、滄桑等往往都寫在臉上,那是一個多變的面孔,它隨人的所思所為而改變其臉色,隨人的經驗、智慧、情商的積累而改變其形態。面子,看不見,摸不著,虛無縹緲的,它總是與人的人格、自尊、威信、榮譽、影響等聯在一起,它渴望的是自我行為得到贊同與認可的心理機制,是身份、地位、財富、名譽等諸多方面的標誌,是人的體面、情面,乃至物質和精神狀態的客觀評價與自我感受的統一,它常常是形式而不是事實,有時又反覆無常,不受法律約束,而僅僅按照世故常情來廢除和更換,它的含義比我們所描繪所領悟的還要多。

俗話說"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層皮",相比之下,臉面之重要不是樹皮所比得了的。中國人要"臉面"講"面子"的美德中外聞名,無可厚非,問題是要什麼面子?

愛面子,人之天性。然而,如果嬌柔造作,目光盯在別人的臉上,按照別人的臉來整治自己的臉,因而常常鬧出"打腫臉充胖子"的事來,也常常使熟人面子升值,生人面子貶值,雖然有點可憐,但對別人無害,此類當屬臉皮薄者所為。如果花里胡哨地打扮自己,只要面子不要底子或里子,那是愛錯了面子。因為,愛面子的前提是實實在在的底子和上乘的里子做基礎,"底子"牢,"里子"好,上下一致,里外統面子自然會好;"底子"薄,"里子"差,面子再裝再報再要再愛也是無濟於事,裝久了反而會露出馬腳來。獲得他人的歡迎、讚揚、尊重、羨慕、信任,而擁有更大的感染力,而成為公眾的朋友,成為進步的驅動力的人,又何愁沒有面子呢?

撈麵子,人之虛偽。如果有功必居,有過必避的撈麵子;如果產值以少報多,效益以實虧虛盈,產品滯銷虧本,職工停工放假,卻在財務報表和總結報告裡吹出個"大大泡泡糖"來,不擇手段撈個虛偽榮譽;如果跑官走官買官,靠拍馬靠出賣人格撈個一官半職;如果把靈魂捻成線去串錢眼,撈得成千上萬,到頭來仍然逃不掉遺臭萬年的角色。

保面子,人之本能。然而,如果以錯就錯,頂著不改,滿足的是虛榮心,敗壞的卻是事業;如果尋找調解糾紛的人,"和事佬"最稱職,他的獨到之處,就是有能力想方設法保全雙方的面子,此類當屬選擇人才時應引起特別注意。

丟面子,人之難堪。面子似乎有一條界限,如果落到界線以下,即丟了面子,也叫丟臉。如缺點被人指出,有失面子;受到不法侵害不敢吭聲,怕丟面子;尿了床不敢曬被子,怕丟人現眼;奢侈得"萬金一擲成瀟灑,不信農家有白條。"是為了要面子,結果卻丟了面子。這裡一丟面子,勤儉奮鬥的人反倒有了面子。得了面子丟了煩惱,會感到榮耀;丟了面子得了煩惱,會感到沮喪。

看面子,"不看僧面看佛面",那是看地位、能耐的大小,而不是看臉蛋的美醜。看了面子,就得撐面子、留面子;事情能否辦,往往是耐於面子、注重面子;不稱職的"和事佬",有時會傷面子;傷了面子,就得挽回面子、討回面子;不惜譁眾取寵,弄虛作假,欺世盜名,只要個人臉上有光,那管他人受苦遭殃,那個行動實在是偷面子。

死要面子,人之不幸。如果面子與生命較量,面子有時比生命還重要。所以,有人視金錢如糞土,視面子值千金;有人寧可皮肉受苦,也不讓面子蒙辱,怪不得古代的高官被殺頭時準許穿官服,那種死法是一種特殊待遇,以利保全面子去見上帝。眼下,個別企業債台高築,資不抵債,回生無望,卻不肯放下"老大"的尊架,硬充好漢,“死要面子活受罪”,就是不肯另謀生路,寧可舉槍自殺,也不肯讓別的企業兼併。與死要面子相對應的是不要面子,二者對立統一,使面子進入極端世界,使面子呈現尷尬狀態。

不要面子,常常與"厚顏無恥"為伴。"厚顏"就是厚臉皮,臉皮一塗厚,血脈就模糊,常常流出膿水來。如有的獻媚,彎腰敬禮,曲膝磕頭,甚至趴下身子去吻主子的腳丫子;有的自吹,"臭蟲皆數俺家好,個個天生雙眼皮";有的厚顏,"有錢掌權就是'享';坑蒙拐騙就是'逗'";有的無恥,"送上金錢推著辦,送上美女馬上辦,無錢無女靠邊站";有的滑頭"腳踩西瓜皮,手端漿糊盆,滑到哪裡抹到哪裡。";有的會算,"報告成績用加法,接受任務用減法,計算報酬用乘法,撿查錯誤用除法。";有的昏頭,要錢不要臉,要權不要臉,要色不要臉,臉皮換得權錢美色,臉皮厚得刀槍不入,臉皮塗得溢出"黃水"。

誰管"不要臉"的?法律管不著,官兒管不著,沒有哪一個部門自願承擔這項責任。有個順口流說:"講理的怕不講理的,不講理怕不要臉的,不要臉怕不要命的。"如此這般管法,這個世界其不亂了。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