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藥何以在中國大行其道

2019-02-16 04:39:46

迷幻藥實乃一類精神藥物或曰新型毒品

狹義的迷幻藥指致人昏迷、失憶的藥物,主要有三種

網上和成人用品店售賣的失憶水

就在前天,香港警方抓獲了一名赴港送“貨”——迷幻藥的內地男子,繳獲10瓶迷奸水、1瓶疑似迷奸噴劑的藥物及4瓶可疑藥丸,總值約2400港元。

這些迷幻藥到底為何物呢?大體上不外乎這三種:1、三唑侖(又名海樂神、酣樂欣,俗稱迷藥、蒙汗藥、迷魂藥;固體);2、氟硝西泮(又名氟硝安定,英文名FM2、Rohypnol,俗稱約會強暴藥、誘姦片;固體);3、γ-羥基丁酸(英文名GHB,俗稱G水、失憶水、快活液、fing霸、乖乖水、聽話水;液體)。

這三種藥物都是精神類藥物,三唑侖和γ-羥基丁酸屬於我國第一類精神藥品品種;氟硝西泮屬於第二類精神藥品品種。但這些藥物如果不用於醫療,則被稱為新型毒品或合成毒品(相對於海洛因、鴉片這些天然的、老類型毒品)。

這三類藥物都有催眠、鎮靜的作用。三唑侖能讓人在10分鐘左右快速昏迷,且昏迷時間長,臨床用於強效催眠。氟硝西泮不僅可以催眠,還被用於手術前鎮靜,並且能幹擾人的記憶,讓人忘記服藥後發生的事情,這一功效有利於減少術中知曉的發生(所謂術中知曉,是指被麻醉的病人雖然意識清醒,但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這樣一種狀態常使人感到嚴重的恐懼,可留下精神創傷,因此需要盡力避免)。γ-羥基丁酸的作用和氟硝西泮類似,還可增強性慾。

由於氟硝西泮易溶於酒精,且溶入後無色無味,所以很容易在娛樂場合被使用。又因為可使人失憶,所以一些售賣者乾脆以“強姦後對方都無法舉證”為賣點。γ-羥基丁酸是無色無味的液體,更容易被利用,而且γ-羥基丁酸在人體中只能停留6-12個小時,所以取證很難。…[詳細]

廣義的迷幻藥還指促使人興奮、產生幻覺的藥物

有的成人用品商店裡,把迷幻藥分為迷藥和春藥。迷藥主要就是指上述三種類型。春藥則是指那種興奮藥物,可以讓人放鬆防線、“意亂情迷”,如K粉(氯胺酮)和搖頭丸(苯丙胺類藥物)。這類藥物雖然不能使人昏迷,但是也會使人失去一定的自控力。

迷幻藥肆虐中國,並向外蔓延

利用迷幻藥的強姦、搶劫案件不可勝數

為夫獵艷的孕婦,使用的正是網購的三唑侖。實際上使用三唑侖作惡的案件不勝枚舉,且持續了多年。如2003年,重慶無業人員張某等3人,對少女小青(化名)酒肉招待。小青喝下“可樂”立即昏迷。原來,可樂瓶被張某等人放入三唑侖。小青被麻翻後,張某等人將小青輪姦,並搶走手機等。2010年,青島25歲男子周某將一名女網友騙至黃島一家飯店,趁女網友上洗手間之際將從網上購買的迷藥倒進水杯,隨後將神志不清的女網友帶至附近賓館,對其強姦並拍攝裸照後逃離現場。次日清晨,這名女網友被發現死在賓館內。去年10月,招遠市一名懶漢劉某自稱“日本商人”,誘騙女大學畢業生鄧某見面,並請鄧某喝了杯加三唑侖的飲料,藥效發作後劉某與鄧某發生性關係,後殺害鄧某。警方調查發現,劉某竟然用誘騙加使用三唑侖的手段與大量女子發生性關係,並盜走她們的財物。

使用γ-羥基丁酸等的也不在少數。去年9月,中山市一男子用“陌陌”邀約女網友,見面後用瓶裝GHB混入涼茶將其迷倒強姦。2011年4月,鄂州一男子招嫖,用網購的瓶裝GHB混入飲料將前來的賣淫女迷倒,發生關係後還搶走該女黃金項鍊及手機。…[詳細]

發達的銷售渠道使迷幻藥流向周邊地區和國家

深圳一性用品店老闆向記者扮的“港商”推介迷奸水

據港媒去年報導,近年香港警方雖然加緊掃蕩迷奸水,表面上香港的迷奸水賣家大減,其實迷奸水正源源不絕從大陸速遞到港。內地網站瘋傳銷售迷奸水,直接上淘寶訂貨,一般兩、三日就速遞上門。前天港警的抓捕行動,正是源於港警發現網站上有人兜售迷奸藥,於是假扮買家引送貨男子上鉤。

據媒體報導,中國產迷奸藥在東南亞國家大行其道,寮國幾乎所有城市都能買到。記者與大陸迷奸藥賣家聯繫,對方透露向美國、日本等地都有發貨業務。

另外,中國正成為新型毒品原料流出國。2010年,英國希思羅機場的海關官員沒收了一大批來自中國的白色粉末,標籤上寫的是“葡萄糖”,實際上卻是精神類藥物甲卡西酮;2011年,墨西哥海軍在8個月內繳獲300多噸用於製造古柯鹼、冰毒和搖頭丸等合成毒品的化學原料,其中大部分來自中國;美國不少的新型毒品製造者也稱他們的原材料大部分都是從中國來的,他們可以從商貿網站上輕易地搜尋到供貨信息。…[詳細]

明目張胆的銷售,形同虛設的監管

歷經多次曝光,迷幻藥至今仍在淘寶銷售、在藥店叫賣

媒體時不時的對迷幻藥售賣亂象有曝光,其中不只一次提到淘寶這樣的大網站上就能買到。那么現在情況如何呢?答案是,售賣迷幻藥的網頁仍能找到,如下面的截圖,不僅售賣信息赤裸,而且還有買家附上的使用心得。

淘寶網站截圖

至於那些專門或者不專門售賣迷幻藥的小網站,就多如牛毛了。據說這些網站背後往往對應著實體店——通常是那些售賣成人用品的商店。記者本月5日走訪了烏魯木齊部分保健品店,一家店主在記者遮遮掩掩的諮詢下,乾脆的回答道:“你不是要買春藥的,是要來買‘迷藥’的吧?這有啥不好意思的,早說買‘迷藥’,我就不費那么多口舌給你推銷春藥了。”隨後拿出一瓶三唑侖,囑咐道“無色無味的,放心吧,只要將藥片放進水中立即就會溶化,根本發現不了,到時候用的話最好放到酒中,效果會更好,2至3分鐘,就昏昏沉沉,之後對方便毫無還手之力,1到2個小時根本不會清醒的。”2010年9月也有記者走訪了青島的成人用品店,一位老闆娘推銷道:“藥片稍微便宜一些,但藥片容易被發現,不推薦你購買 。藥水的話比較容易下手,隨便放進飲料或酒中就可以……保證人服用之後在5分鐘內就睡著,進入深度睡眠狀態,任憑別人做什麼都不能反抗,而且醒來之後迷迷糊糊的,也不可能記得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藥效能持續三四個小時。”

更有甚者,在2011年深圳性文化節上,一種名為“迷奸粉”的快速催情藥被放在一家展台最顯眼的位置,商家毫不掩飾地在向人們推銷。…[詳細]

地下作坊和正規生化企業都成為迷奸藥貨源

如此之多的迷奸藥,是從哪裡來的呢?以三唑侖為例可以說明問題。市面上銷售的三唑侖,大概有三種:第一種標註是“香港彼得藥業生產”,實際來自地下作坊,因為根本沒有“香港彼得藥業”這樣一家企業。第二種標註“吉林製藥生產”,實乃2005年從吉林製藥股份有限公司流出。該公司本是有資質的生產三唑侖的企業,但2005年的一次抽查就發現該公司部分銷售人員將150多萬片三唑侖賣給非法渠道。第三種標註“恩華藥業生產”,恩華藥業至今仍是有資質的生產三唑侖的企業,也是中國三唑侖藥物主要供貨商,其產品仍能大量出現在非法銷售渠道上,說明精神類藥物的銷售仍漏洞重重。

事實上,儘管2005年吉林製藥非法售賣三唑侖被當作公安部重點督辦案件進行了查處,但似乎缺乏震懾力。2011年震驚全國的“睡在8千萬現金上的毒販夫妻”,就從天津一家正規化學醫藥公司購得十幾噸甲卡西酮。

也難怪,吉林製藥非法售賣三唑侖被查處後,僅被罰款64萬元,這樣的處罰當然震懾力不足。要知道,強生公司僅僅因為售賣精神類藥物時有虛假宣傳,就被美國地方法院罰款11億美元。…[詳細]

應學習國外嚴打迷幻藥

迷幻藥在哪個國家都有人賣、有人買、有人用,但像中國這樣公然、大肆買賣卻匪夷所思。英國為了防止迷幻藥,在2003年全面禁用γ-羥基丁酸,用作藥物都不行,而美國2000年就取締了γ-羥基丁酸類藥物。英國還規定只要持有這類藥物就將面臨兩年監禁。美國則發起“GHB工程”,大力打擊迷幻藥,2002年9月全面收網,在美國84個城市逮捕了在網際網路上出售GHB的114人,一舉搗毀了美國主要的GHB產銷。

我國香港地區挖掘網路信息,誘捕銷售人員的做法也可以學習。我們只要在百度里隨便搜一下,就有“琳琅滿目”的犯罪線索呢。

總之,不能買把菜刀還要登記,買迷幻藥卻和進趟菜市場一樣;不能禁止敏感詞可以很乾淨,卻禁止不了賣迷幻藥的。…[詳細]

網上藥店賣迷幻藥賣得“光明正大”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