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首詩詞,道盡人生起落|古典書城

2019-02-23 04:56:11

古典書城

「最受歡迎的古典文化公號 最具人氣的古典文化社群 」

國學經典 | 古典文學 | 詩詞歌賦 | 歷史趣聞 | 風俗禮儀

中國古代的文人大都有著經世致用的思想,所謂“學成文武藝,售與帝王家”,也有的人高尚一點,希望“達則兼濟天下”。所以,當理想有望實現的時候,很多人都會寫詩表達內心的激動情感。不過可惜的是,大多數情況下,清高的文人是難以見容於朝廷的,被貶成為了大多數文人們共同的宿命,甚至有人總結出了一個綿延千年的貶謫派,也因此而名作迭出。古典君為您挑出八首詩詞,讓我們看一看這些作者升職或被貶的種種心態之,也了解一下當時的歷史。

《南陵別兒童入京》

【唐代】李白

白酒新熟山中歸,黃雞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雞酌白酒,兒女嬉笑牽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爭光輝。

遊說萬乘苦不早,著鞭跨馬涉遠道。

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古典君:李白素有遠大的抱負,但直到四十二歲時才得到唐玄宗召他入京的詔書。儘管如此,他也異常興奮,以為實現政治理想的時機到了,於是立刻回到南陵家中,與兒女告別,並寫下了這首激情洋溢的七言古詩,詩中毫不掩飾其喜悅之情。詩人描寫從歸家到離家,有頭有尾,用直陳其事的賦體,兼采比興的手法,由表及里,曲折起伏將感情推至高潮。“仰天大笑”,可以想見其得意的神態;“豈是蓬蒿人”,顯示了無比自負的心理,把詩人躊躇滿志的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

《登科後

【唐代】孟郊

昔日齷齪不足夸,

今朝放蕩思無涯。

春風得意馬蹄疾,

一日看盡長安花。

古典君:詩人多年困頓,一朝登科自然心潮澎湃。這首詩直敘心情,情與景會,意到筆到,將詩人得意的情景,描繪得生動鮮明。所謂“春風”,既是自然界的春風,也是詩人感到的可以大有作為的適宜的政治氣候的象徵。所謂“得意”,既有考中進士以後的洋洋自得,也有得遂平生所願,進而展望前程的躊躇滿志。個別與一般、明快與含蓄,就在這首詩中得到了統一,詩歌所展示的藝術形象,就不僅僅限於考中進士以後得意的孟郊本人,而且也是時來運轉、長驅在理想道路上的具有普遍意義的藝術形象了。

《浪淘沙令·伊呂兩衰翁》

【宋代】王安石

伊呂兩衰翁,歷遍窮通。

一為釣叟一耕傭。

若使當時身不遇,老了英雄。

湯武偶相逢,風虎雲龍。

興王只在笑談中。

直至如今千載後,誰與爭功!

古典君:這首詞作於作者任宰相之時。王安石早立大志,要致君堯舜,但長期不得重用。直到宋神宗即位,他才有了類似“湯武相逢”的機會,可以乾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在詞中,他歌詠伊尹和呂尚“歷遍窮通”的遭際和名垂千載的功業,抒發了春風的得意,希望在政治上大展宏圖的豪邁情懷。它不同於一般古代詩人詞客種籠統空泛的詠史作品,而是一個政治家鑑古論今的真實思想感情的流露。一句“誰與爭功”睥睨歷史,胸懷萬丈。可惜最終自己卻也“老了英雄”,受到歷史殘酷的捉弄,後人無不嘆息。

但或許文人大多清高,不擅長政治鬥爭,所以名垂千古的這些大家少有仕途一帆風順的,而他們的作品中,描寫被貶心緒的也比春風得意的更多,更好。比如下面的幾首:

《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唐代】韓愈

一封朝奏九重天,

夕貶潮州路八千。

欲為聖明除弊事,

肯將衰朽惜殘年。

雲橫秦嶺家何在,

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

好收吾骨瘴江邊。

古典君:元和十四年,韓愈一篇《諫迎佛骨表》觸怒龍顏,由長安被貶嶺南,並責求即日上道。韓愈大半生仕宦蹉跎,本想為朝廷上書除弊卻遭此難,情緒十分低落,滿心委曲、憤慨、悲傷,因此有這首詩傳世。此詩與《諫佛骨表》,一詩一文,可稱雙璧,風格近似杜甫,沉鬱頓挫,悲壯蒼涼,大氣磅礴,卷洪波巨瀾於方寸,產生了撼動人心的力量。尤其頸聯,一回顧,一前瞻,流露出作者英雄失落之悲,表現了詩人對親人、對國都的眷顧與依戀。景闊情悲,蘊涵深廣,語雖悲酸,卻悲中有壯,遂成千古名句。

《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

【唐代】柳宗元

城上高樓接大荒,

海天愁思正茫茫。

驚風亂颭芙蓉水,

密雨斜侵薜荔牆。

嶺樹重遮千里目,

江流曲似九迴腸。

共來百越文身地,

猶自音書滯一鄉。

古典君:元和年間,“二王八司馬”轟動朝野,原本革新圖強的官員各自被貶已達十年,此次上京原以為苦盡甘來,卻又再次被流放天涯。多年的貶謫生活使柳宗元倍感仕途險惡、人生艱難。詩人到達柳州以後,登樓之際,面對滿目異鄉風物,不禁百感交集,寫成了這首詩。這首抒情詩,賦中有比,象中含興,情景交融,淒楚動人。登樓遙望戰友貶所,抒發難於明言的積愫,愁思瀰漫,沉鬱蒼涼。而詩人最終也終老此地,後人讀此詩,更添了悲哀和惆悵。

《齊安郡晚秋》

【唐代】杜牧

柳岸風來影漸疏,

使君家似野人居。

雲容水態還堪賞,

嘯志歌懷亦自如。

雨暗殘燈棋散後,

酒醒孤枕雁來初。

可憐赤壁爭雄渡,

唯有蓑翁坐釣魚。

古典君:蘇軾曾被貶黃州,並在這裡成就了他文學上最輝煌的歲月,而無獨有偶,數百年前也有一位詩人被貶於此並留下不朽的詩篇,這個人正是杜牧。他曾有一首《赤壁》獨闢蹊徑,發前人詠史之所未發,而這首《齊安郡晚秋》也借用了當年赤壁戰場的典故來抒發自己無端被貶的憤懣。當年英雄在赤壁爭雄,如今卻只有蓑翁坐此釣魚,正表達了自己雖有建功立業的雄心,卻壯志難酬的不平之意。官場險惡、仕途坎坷,壯志難酬,所以感慨良多。看似看似游賞山水,吟嘯抒懷,閒適自得,實則內心充滿了孤獨寂寞。

《西江月·頃在黃州》

【宋代】蘇軾

頃在黃州,春夜行蘄水中,過酒家飲,酒醉,乘月至一溪橋上,解鞍,由肱醉臥少休。及覺已曉,亂山攢擁,流水鏘然,疑非塵世也。書此語橋柱上。

照野瀰瀰淺浪,橫空隱隱層霄。

障泥未解玉驄驕,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風月,莫教踏碎瓊瑤。

解鞍欹枕綠楊橋,杜宇一聲春曉。

古典君:蘇軾“烏台詩案”之後被貶黃州,其間自然有惆悵和不平,但對於性格磊落的東坡而言,他更能自我排解,自我安慰。比如這首詞寫他夜飲之後醉臥溪橋之上的生活片斷。酒家夜飲歸來,月色明媚,醉意朦朧,這是讓人淡忘塵世煩憂、全身心溶入大自然的最好時機。蘇軾留戀於水色山光之中,沉浸於一個瑩澈清明、安恬靜穆的大千世界,是他被貶黃州時期複雜內心世界的一個側面,這反過來也是對貶謫的一種抗爭與抗議。鮮明的性格,不屈的人格,奔放的才氣在此被融為了一體,也得到了後人的不盡崇敬。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

【清代】林則徐

力微任重久神疲,

再竭衰庸定不支。

苟利國家生死以,

豈因禍福避趨之。

謫居正是君恩厚,

養拙剛於戍卒宜。

戲與山妻談故事,

試吟斷送老頭皮。

古典君:這首詩寫於林則徐因主張禁菸而受到謫貶伊犁充軍的處分,被迫在西安與家人分別之時。抒發了他的愛國情感以及性情人格,也表達了他願為國獻身,不計個人得失的崇高精神。詩作淳厚雍容、平和大度,頗合大臣之體。但全詩看似乎心平氣和、逆來順受,其實心底卻埋藏著巨痛,細細咀嚼,似有萬丈波瀾。滿腔屈辱與憤怒都被融入詩中,封建社會,尤其是皇權達到極限的滿清,一位大忠臣能說出這樣的牢騷話來,已是達到了極限。認真體味這首七律,當能感覺出它和屈原的《離騷》一脈相通的心聲。

※ 下拉螢幕參與文章評論

編輯整理|古典君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