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無解的宇宙終極秘密!每一個都讓科學家無比絕望!

2019-02-18 23:43:32

對於渺小的人類來說,浩瀚的宇宙中存在許多未解之謎,著名天文學家,前英國皇家學會主席馬丁·里斯勳爵認為,由於大腦天生的局限,人類或許永遠無法破解這些謎團。正如游魚不會注意到水的存在,人也同樣無法參透構成宇宙空間的微觀結構。

從理論上來說,另一個四維宇宙有可能近在咫尺,但我們卻渾然不知。好比在一張白紙爬來爬去的螞蟻,始終無法察覺相距1毫米之外還有另一張白紙的存在。

詭異的量子力學

量子力學的機率和隨機性讓愛因斯坦頭疼不已。你能想像兩個相隔幾光年的粒子,如果其中一個粒子的狀態發生變化,另一個粒子瞬間也會相應改變,兩者之間猶如存在心電感應;以波的形式同時通過兩條狹縫的光子發現有人觀察,竟然化作粒子重新從其中一條縫隙通過,仿佛時光可以倒流一樣!

有因未必有果,結果可以決定原因;意識決定物質,宇宙因意識而存在——人類所有堅不可摧的理性認知都在量子力學的迷霧中土崩瓦解。自從它面世以來,科學家已經提出幾十種解釋。從正統的哥本哈根解釋到另類的多世界假說,一個比一個荒誕,一個比一個更像科幻小說,但都無法讓人徹底信服。

失蹤的引力子

站在地球上的人為什麼掉不下去?龐大的星系如何井然有序地運行?在統治宇宙的四大基本作用力中,電磁力、強核力和弱核力都是通過基本粒子發揮作用,那么虛無縹緲的引力是否也經由“引力子”施展魔力呢?

雖然雷射干涉引力波天文台已經捕捉到遙遠宇宙傳來的引力波“漣漪”,但引力子卻始終不見蹤影。提出過“戴森球”理論的著名物理學家弗里曼·戴森認為,單個引力子在現有理論框架內也許根本檢測不到。和溫度、壓力類似,引力常量可能和組成它的基本粒子沒有任何關係。

如此說來,現代物理學的兩大支柱——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之間就存在難以逾越的鴻溝,而能夠解釋宇宙本質的大一統理論也將永遠隱藏在黑暗之中。

無法突破的普朗克尺度

普朗克尺度(1.616229×10^-35米和5.39116×10^-44秒)是人類能夠精確測量的最小尺度。如果有人想獲得普朗克尺度以下的數值,他就會發現在如此小的空間內,光子動量之高足以產生一個微型黑洞,使任何有意義的測量都無法實現。

一切經典物理學理論在普朗克尺度之下都失去效力,在這裡變幻莫測的量子效應開始掌管一切。模擬奇點大爆炸的大型強子對撞機試圖追溯宇宙誕生的歷史,但在普朗克尺度面前猶如撞到一堵“嘆息之牆”。科學家普遍認為,普朗克尺度並非時空的最小單位,只是量子王國和引力王國的分界線而已。跨越這條界線之後,我們也許會遇到更多讓人瞠目結舌的奇觀。

無解的宇宙誕生之謎

在一切時間和空間的盡頭,一個極端緻密的奇點如何以比光還要快的速度膨脹,最終形成宇宙萬物?它是前一個宇宙塌縮而成的嗎?我們所在的宇宙是否處於膨脹-塌縮-再膨脹-再塌縮的無限循環之中?

如果所謂的奇點大爆炸並不存在,那么所有能量和物質是否被束縛於未知空間結構之中,因某種原因而突然膨脹?

或者奇點和未知空間結構不止一個,無數個宇宙如大海的泡沫一樣泛起、破碎,每個泡沫之間或許會碰撞,但絕不會重疊。也就是說,所有多重宇宙都是封閉的,我們永遠無法獲知其它宇宙的任何信息。

謎中之謎——意識的本質

物理學家波爾曾經說過,世界由人的意識決定。前文提到的雙縫干涉試驗中,觀察者的存在的確影響了光子路徑。換句話說,沒人觀察的時候,薛丁格的貓處於一種“既死又活”的奇怪狀態,它的命運在打開箱子的一剎那才能確定下來。如果粒子的狀態取決於我們是否在觀察,那么巨觀世界是否也如此呢?美國物理學家約翰·惠勒的“觀察者假說”認為,宇宙大爆炸和138億年的歷史原本不存在,是古往今來無數觀察者的參與造就了它!

牛津大學物理學家羅傑·彭羅斯進一步提出,觀察者效應意味著人的意識能夠在量子層面和物質互相作用,而大腦產生認知是腦神經元微管量子振動的結果。瀕臨死亡的人隨著心臟停止跳動,血液不再流動,腦神經微管失去量子狀態,儲存在其中的量子信息也隨之釋放出來。

馬克斯普朗克物理研究所的漢斯·彼得杜爾博士的解釋更為驚悚:我們所理解的現實世界僅僅局限在物質層面,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無限寬廣的量子宇宙,現實宇宙處於它的包裹之中,靠吸收其中的養分才得以存在。人死之後釋放的量子信息正是回歸到這個量子場之中,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所有的智慧生命都是不朽的存在。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