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透支,長大無力

2019-02-27 00:08:55

童年透支,長大無力

人物:父親,母親,兒子(8歲),女兒(6歲半)

劇情:一家四口人出去探寶,一路上,他們歷經千辛萬苦,終於離那個埋藏寶藏的山洞越來越近……

一、童話故事

父親走在最前面,他已經與後面的三口人有了一定距離,但他仍不回頭,他知道後面的親人丟不了,因為直覺告訴他:他的兒子會負起責任。於是,他拚命地走,儘管後面的母親和女兒在呼喚他。

兒子安慰著母女二人,攙扶著她們步履艱難地向前走,母親的體力快耗光了,快要走不動了,於是她坐在路邊對兩個孩子說:“你們走吧,媽媽不行了,爸爸不要我們了,你們去吧,找到寶藏後,回來再找媽媽!”

兩個孩子嚇得大哭起來:“媽媽,不,要死,我們死在一塊兒……”

哥哥抹著眼淚,責任感告訴他:他無權悲傷、軟弱,因為兩個女人都指望他,這個唯一的男人。於是,他跪下來求媽媽,媽媽看到他,和女兒,硬撐著身體站起來,兩個孩子成了她的心理及體力支柱。

等他們三口人走進山洞時,父親已經坐在那裡等了很久,看到妻子和孩子,他抱怨兒子為什麼不走得快一點兒,是的,他非常憤怒,說他們拖了後腿,甚至要上前打兒子。

兒子挨了父親幾個巴掌,被母親擋住,她們夫妻爭吵起來。那時,兒子很感謝母親,在他看來,保護母親和妹妹是唯一正確的選擇。

雖然體力透支,但他們還是舉著火把步入山洞深處,他們都知道,離寶藏越來越近了。突然,面前出現了一座小山,那些金光閃閃的珠寶就在山上。可是,他們沒有繩索,而且體力不支,但走了這么遠,就是為了這些珠寶。

父親說,他是一家之主,是個男人,應該第一個上去,他有了,全家就有了。於是,三口人成了他的梯子,他第一個上去,同時,小女兒也被他拖著,被母親和哥哥舉著,送了上去。

下面剩下的只有母親和兒子,父親和女兒都伸出手來拉他們,兒子讓母親踩著自己的肩膀上去,母親雖然心疼兒子,可上面的寶藏的確太具有誘惑力,加上丈夫和女兒已經在上面,只要他們都能上去,回頭來拉兒子也就省事了,因此,她也上去了。

可當他們把手伸向下面的兒子時,兒子已經癱倒在地上,是的,他累得再也站不起來,一路上攙扶著母親,背著妹妹追趕父親;在下面將一家人一個個地送上去……,是的,他沒勁兒了,一點點都沒有了,他無力地躺在地上,看著上面的三個親人,用僅有的一點氣力,笑了,那是一種成就感和責任感,為了父母和妹妹,他覺得一切都是值得做的!

按照規定,誰最先拿到那些珠寶,誰就是那些珠寶的主人,於是,爸爸、媽媽和妹妹拚命地索取著一切,他們甚至忘了山下還有那個奄奄一息的男孩子。可是,他們畢竟還有良心,拿到珠寶後,他們還是下了山……

慢慢地,兒子的體力恢復了一些,可是,他囊中羞澀,口袋空空,默默地跟在他們後面,因為父親仍在抱怨和羞辱他,說他笨,說他沒出息,連女人都能上去的山坡,他卻上不來。

同時,他也感覺自己很失敗,很自卑,所以,當親人們把珠寶分給他一些時,他覺得自己不配擁有。

後來他們回到家,他們發了,可按照規定,那些財產不歸兒子所有,他只能寄生在父母用珠寶換取的房子裡,但一切,都不屬於他。

於是,周圍繼續傳來譏笑和嘲諷的聲音,說他沒出息,說他很笨,面這些聲音的始作俑者,就是父親。雖然他也提供兒子財產,卻總是在提供時帶著無奈、羞辱、憤怒和失望的情緒。

久而久之,連兒子自己都忘記了為什麼大家會如此,是的,因為大家都只看結果,誰會去理會過程?你再透支,與我何乾?達到目的就是勝利,所謂成王敗寇。

然而,這個男孩子總感覺自己無法融入人群中,同時,他的心也寒透了,因為自己的犧牲換來的卻是這種結果,因此,他決定再也不對任何人付出,也不再相信任何人。

二、回到現實

有一個男孩子剛上國小,就患有血壓低和肺炎,中醫說,那是因為他的心氣透支所致。

父母不理解中醫的話外音,只是單純地用藥治療。可這個男孩子仍然拼著不足60斤的小身體,去幫媽媽推那重重的煤車,去拉那些疼貯大白菜,去換煤氣罐……因為他的爸爸正在努力地掙功名,媽媽不甘落後,也要抽取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攻關那些科研項目;妹妹也必須踏踏實實地學習,那么,這個家只能靠他,一個剛上國小的男生!

十年過去了,爸爸成了勞模,當了領導,並與中央領導合影。母親也成了先進工作者,科室主任。妹妹也考取了名牌大學,而只有他,這個男生,不僅名落孫山,而且一蹶不振!

而父親,和那些同齡都看不起他,父親一見到他就嘆氣,然後就是羞辱和失望。連男生自己都覺得自己真的很沒用,然而,他們都忘了,早在8歲,在體重還不足60斤的時候,他的血壓就上不去了,肺功能也透支了,所以,他一生的疾病就叫力不從心!

沒有人理解他,也不可憐和同情他,所有人都看結果,那個所謂的良心,只是在天上,地面上,連家人都看不起他,都不顧他的付出,和一個兒子對家人的全部誠意,是的,他感到極端孤獨和失落,於是,他將自己封閉起來,不再相信任何人,也不再付出感情。

雖然他的努力換來了其它三口人的珠寶,而且他也能時不時地沾一點兒那些珠寶的光,可那畢竟不是他親手得來的,所以,他甚至也認為自己沒有能力得到它們。

有人罵他是吃軟飯的,有人罵他一事無成,也有人罵他窩囊,更多的人瞧不起他,甚至在暗地裡取笑他,他們說,“這就是那個令他父親非常失望的人。”

三、轉惡為善

我們身邊,這種人不占少數,可能我們自己也正是這種人,這種沒出息的人,然而,哪個孩子就天生如此嗎?他們真的生下來就注定一事無成嗎?

其實,那些所謂的“都是為了你好”,都是催眠,我們就是在這種催眠下長大,所以我們不相信愛,更沒有力量去愛,我們不安,又因此而刁難配偶和孩子,要求配偶為自己的不安負責,要求孩子用好的成績和學校填補我們內心的空白。可與此同時,我們繼續在家締造著“因功名而捨棄理解”的家庭環境,我們讓周圍的親人有壓迫感,就像當年的父母給予我們的壓力。

因為我們沒有那種純然的童真,所以我們對周圍的一切都不確信,因此習慣以負面判斷,而無視身邊真正的“珠寶”。

我們感到自己不夠尊貴,我們不自重,所以必須用別人的認可來證明,我們不認同配偶的成功,因為我們已經不習慣家人之間相互理解,父母沒教過我們這些,而只逼著我們去為他們付出,還打著愛的名義,而後,他們不顧我們還是一個孩子,卻只要一個好的成績,好的結果。

就連我們做人,也要通過與別人攀比來證明,說話,都要引用別人的語言,因為沒人在意你的心裡話,你已經被否定慣了,你的表達根本靠不住,那么你的一切又怎么可信呢?

我們習慣封閉自己,與任何人之間都築起一道心牆,包括對自己,於是我們只會要求別人,從不剖析自己,誰離我們近,我們就壓迫誰——那正是父母當年對待我們的態度。

多少人一出生就遭遇最大的家庭騙局,被所謂的疼愛忽悠,因此掉進了陷阱,卻仍不惜透支自己的生命來換取父母的愛,可長大後,沒人理解我們的一事無成,就像為情人犧牲後,換來的卻是一無所有。可是那時,我們只是個孩子,被蛇咬過後,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怕井繩,所以,我們不再付出,只要索取。那么,我們當然不會經營家庭,不會教育孩子,更不可能從心底里都感激父母。

因為我們沒錯,我們就是這么活過來的,然而,不要忘了,我們今天的力量已經是過去的幾十倍,我們完全有能力上到山坡,去取得那些珠寶,即使我們錯過了當年的機會,但我們起碼可以愛自己,愛那個當年被羞辱、被打罵的自己,是的,我們自己理解自己,愛自己,這就夠了。

然而我們也要知道,我們的父母,還有其它人,他們也是另一個自己,他們都那樣曾經以各種形式透支過,無奈過,所以他們自然不去看過程,只在乎結果,他們的生命里也沒有真正的體恤和理解,所以,他們不會愛我們,也不會愛自己。

按佛教的說法,如果我們不想再投胎到這種家庭,那么,就在當下對他們好一點兒,無條件接納他們,把前世的債務還清,那么到下次投胎,日子可能就會好過些,但更重要的,是在當下,只要我們學會愛,命運就會改變。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