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規》全文版-幸福美滿

2019-02-27 17:14:14
婚姻千萬不要上升到柴米油鹽
1

跟老公認識那會,每天晚上都會煲電話粥,一煲就是3--4個小時,從天文奇觀,到八卦歷史,再到人文地理,回歸家長里短,雞毛狗碎,吃喝拉撒,最後再到男歡女愛。那個時候,我媽媽就會在屋子裡喊:你丫的,還不洗碗,一直在外面淫笑什麼,我媽媽就會捲起褲管,向個城管一般滿街追著我,要我扣電話。滿嘴訓斥著:你丫的,就不知道柴米油鹽貴,一煲就是4個小時,一家人的菜錢啊又被你聊完了。

我就會邊跑邊笑:再,再聊一顆白菜的價啊。

然後,我媽媽回來就跟我爸爸說:你瞧那丫啊,聊了快5個小時,就不知道有什麼話不能當面說。電話里還談到她二舅的侄子的侄媳婦。哎吆,真是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你說她要是少扯一個親戚,咱們明天就能買顆大白菜。或者一包雞翅。

然後,我爸爸就拿計算器計算話費,如果她們談戀愛談一年,每天按4個小時算,一分鐘按兩毛五算,天啊,爸爸就會把計算器一拍,多大的家產也禁不住她敗的。兩個人就像監獄長一般,兩個食指一起指向我:以後只需你聊一盤菜的價格。

那要看什麼菜,產自義大利的白色松露,外號“白金剛鑽”,價格是黑松露的10倍。1千克17萬元!我就像犯人一樣嗡嗡著。

想得美,只許聊中國普通百姓的菜價位。外國的,想都別想。

2

跟老公談了將近談了三個月,老公就急不可耐的要住進我家。我媽跟我爸合計:這樣也好,省了電話費。

我媽就收拾出一間大屋子讓我們兩個睡,我就會爬在我媽媽肩膀上阿諛;媽,你真開放也,我們還沒有領結婚證,你就讓我們睡一起了啊。我媽媽說,這不是為了節約電話費嗎,你爸爸算了一筆賬,寧可費人,不費電話費。

靠,明天就去驗DNA,到底是不是親生的。

談了三個月,終於能名正言順,在父母的祝福下睡一起了。值得普天同慶,當天晚上,我就跟老公來了一瓶紅酒,還買了一些蠟燭,放了英文歌《布列瑟農》。然後,我們聊著托爾斯泰,聊到葉芝的《當你老了》。

我就問老公:當我老了,眼眉低垂,燈火昏黃不定,風吹過來,我還摳著腳皮,剔著牙齒菜葉,你還會愛我嗎?

老公說:那時候,你非要摳腳丫嗎,還剔牙嗎?我說當然了,一個男人能接受你,他如果不能接受你頑固的壞習慣,那他就是假惺惺的接受。遲早有一天會在婚姻里爆發;特么,老子早就受不了你看著電視摳腳丫,吃完飯就剔牙,睡起來永遠不看自己的眼屎。

老公說;到時候,我能給你剔牙嗎,老牙上有菜葉,你會看不到的,我能幫你摳腳丫嗎?

這不是明目張胆給人吃春藥嗎,嘿嘿,我喜歡,然後我就趕緊解扣子,解開裙子拉鏈,跳上了床。我說,老公,你別動,一切皆在我的掌控,讓我來。

3

懷孕九個月,我的身子一直不適,就是那種嘔吐不斷,白天晚上都很難受的,那個時候老公在我床邊談什麼狗屁愛情,狗屁文學,狗屁段子,我都笑不起來,面色蒼白,人鬼難辨。

老公就請了假,日夜守護在我床邊,捶腿,捏背,按摩,端茶,偶爾兼職段子手,來一兩段。

晚上,老公的同事就會打電話過來叫老公出去喝酒唱歌,老公說不行,要給媳婦按摩。全程陪護。

同事就爆笑,還不趕緊趁這個機會在外面找一個,老婆懷孕,你能受得了嗎?靠,這個時候說這種話的人,都該被送去妓院被奸死。

我各種難受,老公就各種表演,他還一直兼職小瀋陽的職位,頭戴圍巾,在臥室學小瀋陽的語氣,各種表演。學傻根,學范偉,能學的都學。學各種動物叫。學各種爬行動物。

後來,他們單位要搞小品在市里表演,他第一個被選中。我是伯樂。挖掘了他的才華。他獲獎的時候,在台上說;感謝CCTN,感謝MV.感謝各種V。最主要的是感謝老婆大人。

4

過年回老家,他村里,有一條泥濘的小路特別的難走。他還要拖著行李箱,他還要背著我,走過那條艱難的小路。我兒子就跟在後面獨自走。我說老公,你背著我,我可以再背著兒子嗎。然後我在你背上幫你拖著行李箱。

老公看都不看我兒子說;讓他自己走。

我靠,兒子又不是我二婚跟別人帶過來的,他腳里流著你的血。老公就對兒子說;兒子你拖著行李箱,我背你媽。

村里人就開始用騎驢的故事指點我們;哎吆,你看讓男人背著她。我就說老公,要不然,我背著你吧,你看她們都說你不該背我。老公說要不然讓兒子背著咱兩吧。她們再指點,我就跟兒子抬著你走。

回到村里,老公就帶上我,去找村里年齡差不多大的人一起玩,他們有的在村里開個魚場,有的在城裡創業。總之,就是不甘平庸。然後把媳婦常年扔在家裡不用。我就問老公;他們晚上怎么解決。靠,問這種問題,我還是撩漢高手嗎,蠢。

一個年輕有為的中年男人就會把我跟老公牽在一起的手分開說;裝逼也得有個限度,咱能不在村里秀恩愛嗎?村里人文化低,看不懂。老公就說;你媳婦的手又不讓我牽,我還不能牽著我媳婦的手啊。

5

有一年,老公單位要集體去旅遊,可以免費帶家屬,這么多年,我終於成了免費的家屬。

我興奮了一整夜,靠,全中國豪華游,我這么便宜,我在沙發上蹦跳著;老公,你看你娶了我,多便宜。我真便宜啊。我怎么這么便宜。

第二天,我頭沒有梳,臉沒有洗,就撿便宜去了,老公跟他的同事一起在後面慢悠悠的邊聊邊走,我在前面嘰嘰喳喳的喊著;老公,你快點,好不容易,今天我免費家屬。有什麼私房話,你們不能到車上再說嗎。然後,我就開始小跑。老公就在後面喊;媳婦,你慢點,小心摔了。慢了,你也免費。

當時,他的同事就笑噴,蹲在地上,捂著肚子。問;你媳婦今年幾歲了。你別管我了,你快去拉著她,小心摔了,都不好交代。

上了車,我們第一站是黃山,黃山上有顆夫妻樹,就都在樹底下照相,說可以白頭偕老。然後,我就跟老公在樹底下一直擺了13種姿勢,讓同事給我們照相。她們都擺了幾個姿勢意思意思就算了,就開始往前走。前面有同事就喊到;走了,走了,照完了就走了。

老公就喊到;等等,我跟媳婦還有幾個姿勢沒有搞完。當時去的還有一個大領導,他看著我們又是接吻,又是擺心形,又是背靠背,又是一起翹起屁股。領導搖頭笑笑,年輕人啊。然後一個同事就說;啥年輕人,都求老年人了。

6

有一次,幾個朋友合計開車去一日游,然後他們一致推薦我當司機。老公在一旁默笑,只有他知道我路盲到什麼程度,從家裡開車出去頂多走100米,我就開始問這是哪裡啊。

每年回老家,老公去買票,就要一遍遍告訴我;站在原地別動啊,就對身旁的兒子說到;看住你媽,別讓她亂跑啊。搞得人家像剛從精神院放出來似的。

一路上,我要一直問,這是哪裡,左拐還是右拐。接下來我怎么開啊。我不是交警慌嗎,見到交警,我就把剎車踩成油門,然後手腳抽筋。然後老公就問我,你怎么又手腳抽筋啊。。我說我可能又要長個了。老公說,你現在是不會長了,有可能是要萎縮了,那敢情好,到旅遊景點就不要買門票了。

然後,我就開啊開,抖啊抖,終於到了-----荒郊野外。離旅遊景點相去甚遠。后座幾個老年婦女就會眥睚必報;你不是說你來過嗎,你不是最牛的女司機嗎,你不是萬事通嗎。我就會傻逼的眼神看著老公;怎么辦?老公說;照相擺,難道在這裡對你下手,我怕她們看著都不好意思。

然後,她們幾個老年婦女就在一旁白眼我們,我們就撒歡似得跑向田野。照啊照,親啊親。笑啊笑。

7

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那是几几版本的啊。有人說愛情就是一件浪漫的事,而婚姻,卻是一件莊嚴的事。誰規定進入婚姻就必須露出一副升旗似的莊嚴儀式,你撒個歡,試試會不會被逮捕。沒有不幸的婚姻,只有不幸的夫妻,沒有墳墓的婚姻,只有墳墓般的性格。

有人說婚姻是個籠子,把雙方扣住,要我說,婚姻還是個筏子,帶你去往天南海北。籠子裡的人愁眉苦臉,筏子上的人喜笑顏開。

都說婚姻是杯白開水,可誰也沒有說放點料,就會毒死人啊。都說婚姻就是一本書,第一章是詩歌,滿懷激情;而其餘各章則是平淡的散文。我看葉芝比余秋雨火的很啊。

別總拿柴米油鹽說事,搞得自己跟皇家主廚一般。切。

婚姻就是雙簧,你得懂配合。婚姻就是一個裝逼,一個裝傻。要想男人不外跑,女人別做祥林嫂。要想女人永遠俏,男人就得學傻充愣當傻帽。

在婚姻里做個仙人,在愛情里做個超人。相信我,幸福的點滴就是一粒粒春藥。

好的婚姻是怎樣的?

在感情脆弱的年代裡,依舊有著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發生,他們不為物質羈絆,不為世俗困擾。然而,這些一開始纏綿悱惻,山盟海誓的愛,最終卻不得不死去平淡庸俗的婚姻生活中,死於瑣碎無聊的細節里。

從感情走到婚姻,怎樣才算幸福?什麼才算好的婚姻呢?他們給出這這樣的答案。

好的婚姻前提是有好的感情

感情永遠是最好的陪伴

“只是在物質至上的時代潮流下,想提醒年輕的朋友,男女結合最最重要的是感情,雙方互相理解的程度,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賞吸引、支持和鼓勵,兩情相悅。我以為,夫妻間最重要的是朋友關係,即使不能做知心的朋友,也該是能做得伴侶的朋友或互相尊重的伴侶。門當戶對及其他,並不重要。”——楊絳

好的婚姻是簡單幹淨明朗的
婚姻就像剛洗過的白襯衫

我喜歡的婚姻生活是這樣的:兩個人有各自熱愛的事業,工作結束回家膩歪在沙發上,陪孩子或看電視,一起做飯,一起打掃房間,彼此微笑,晚上抱著睡去,早上彼此吻別去工作,一起旅行,一起看電影,一起逛街,有什麼話首先會對彼此說起。
簡簡單單,乾乾淨淨,如剛洗過的白襯衫。

好的婚姻是彼此輕鬆、自在

好的婚姻讓彼此輕鬆舒服

好的婚姻中的彼此一定是輕鬆、自由的,婚姻不是拯救關係、也不是所屬關係,是人際關係。真正屬於你的東西不用花力氣證明,愛情不養占有欲太強的人,婚姻也不是任何人的避難所。牢牢抓住怕失去的東西,只能說明你不自信。所以,越是想得到的東西,就越得放開手。

好的婚姻是兩顆心的相遇相知

無論貧富,你都深愛的那個人

我想,對一個女人來說,好的婚姻,不應該是鈔票,房子,車子,還有別的附加條件。好的婚姻,應該是你在千萬人中所遇到的那個心有靈犀的人,是眾里尋他千百度之後驀然看見的驚喜,是兩顆心的相遇與相知。是無論富貴還是貧賤你始終喜歡的那個人。

好的婚姻是有話可說,有事可做

好的婚姻:平靜舒適的日常

好的婚姻是:同一口鍋里吃飯,同一張床上睡覺,知道彼此有多少錢。

在家裡的飯桌上,男人再身居高位應酬頻繁,每周也至少得勻出時間陪妻兒老小認認真真吃三頓正餐;女人再嬌生慣養或者事業至上,都得有張羅出一桌家常菜的本事,再不濟,也要有用得住保姆的能耐。

1、兩個人從同一口電飯鍋里盛出熱氣騰騰的米飯,對著桌子上不夠精緻卻好吃的家常菜,身邊坐著個或者長大了或者依然稚嫩的小不點,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無論聊的是薩特波伏娃,還是隔壁老王和他家阿花,還是該買大米了,還是聯合國又開會了,還是過年去你父母家或者去我父母家,他們總是有話說的。

2、能夠在同一張床上同眠,不怕對方見到自己沒刷牙沒洗臉的樣子,不怕對方知道自己早上要在衛生間搗鼓一小時,這得是多么強烈和強大的愛與依賴。

3、將一對夫妻緊密聯繫在一起不可分割的,有時候是愛情,有時候是孩子,有時候是金錢,甚至,我們絕望地發現,那些因為經濟利益而捆綁在一起的夫妻,婚姻倒真流露出“情比金堅”的篤定

(媒體人&作家李筱懿)

好婚姻的標準是什麼

媒體人&作家李筱懿、陶妍妍的女性主義原創自媒體,分享生活微智慧,輸送情感正能量,多位知名作者入駐,成為你的閨蜜和心靈樹洞,獲邀成為網易雲閱讀、今日頭條、新浪時尚、搜狐時尚等知名媒體特約供稿。

本文配圖選自電影《脫軌時代》,台詞非常不錯的一部電影,吳克群的演技有點讓我驚艷。

吃飯的時候,女友K突然問:好婚姻的標準是什麼?
原本,大家已經進入飯後腦供血不足的遲鈍狀態,這個暖場問題立刻讓現場再度活躍起來,答案五花八門:能不能三觀一致,彼此還愛不愛,是否善待雙方父母,對孩子的教育有沒有共識……等等,為了哪一條最重要,不時小小爭論。

低語中,K推推我:“你說,什麼是好婚姻!”

即便經常被問到各類感情問題,其實我依舊很惶恐。一是本來自已也不夠智慧,摔的跤不比別人走的路少;二是生怕說不出振聾發聵語錄體的話,有辱“雞湯專業戶”的盛名,就像這個問題,看著簡單,怎么答呢?

想了半天,我老老實實地說:“要想過得好,至少得在同一口鍋里吃飯,在同一張床上睡覺,知道彼此有多少錢吧?”

K笑了:“你就這要求?”

我也樂了:“對呀,在同一口鍋里吃飯說明有話說,在同一張床上睡覺說明有愛做,知道彼此有多少錢說明有錢花,這樣都不好,還要怎樣?而且,這三條真的容易做到嗎?”

雖然是媒體人,但是在工作時間之外,我不喜歡敷衍聊不來的人,也不太熱絡結交新的朋友。人生成一事則太短,一事不成則太長,雖說人脈關係重要,但是,經歷了很多無效社交之後,我明白,總有些圈子是你擠破腦袋也鑽不進去的,總有些大咖是你姿態低到地上也無法對話的,總有些話題是你絞盡腦汁也接不住的,總有些人是你竭盡全力也鍾愛不起來的。

與其如此,不如和有情人做快樂事,過得真實一點。所以,除了工作需要,我基本上不與沒有共同話題的人吃飯。

吃飯是件開心事,能夠在一口鍋里一個桌上長期吃飯的人,一定不能倒胃口,夫妻更是如此,實際上,絕大多數夫妻,最多的話,都是在飯桌上說的。

兩個人從同一口電飯鍋里盛出熱氣騰騰的米飯,對著桌子上不夠精緻卻好吃的家常菜,身邊坐著個或者長大了或者依然稚嫩的小不點,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無論聊的是薩特波伏娃,還是隔壁老王和他家阿花,還是該買大米了,還是聯合國又開會了,還是過年去你父母家或者去我父母家,他們總是有話說的。

在家裡的飯桌上,男人再身居高位應酬頻繁,每周也至少得勻出時間陪妻兒老小認認真真吃三頓正餐;女人再嬌生慣養或者事業至上,都得有張羅出一桌家常菜的本事,再不濟,也要有用得住保姆的能耐。

家的感覺,就在一蔬一菜,一言一語,一舉一動,一心一意。

長期不在同一口鍋里吃飯的夫妻,會斷了後天的親情。

戀愛的時候,哪怕是單人床,也要擠在一起,擁在一塊。

可是後來,床越來越大,心卻越來越遠。人的身體,再翻雲覆雨不過兩個平方米吧,這么小的面積,能有多少花樣?可是,溫柔鄉里的耳鬢廝磨是無限的,親情愛意中的肌膚之親是無盡的,瑣碎日子上的軟語溫存是無窮的。

或許有很多理由讓人分房睡,他打呼嚕,孩子太小要媽媽陪,他晚歸我睡不著,分開睡眠質量更好,甚至很多人覺得,美劇里分床睡的夫妻多了去了,但是,中國沒有西方的婚姻文化,我們的婚姻信仰還是逃不開一夜夫妻百日恩,床頭吵架吵架床尾和,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這既是一張普通的床,更是滋養感情的溫床。

心理上不再親密的兩個人,做不出親昵的舉動。攬腰牽手、互捏臉蛋、挽著胳膊,勾著脖子,小雞啄米式的輕吻,只會發生在同床共枕的親昵夫妻和伴侶之間,不然,戀愛的時候,怎么不分床睡呢?那時,即便開房,都要往同一張床上蹦達吧?

能夠在同一張床上同眠,不怕對方見到自己沒刷牙沒洗臉的樣子,不怕對方知道自己早上要在衛生間搗鼓一小時,這得是多么強烈和強大的愛與依賴。

金錢和道德是一個人底牌,願意讓你知道TA的底牌,需要足夠的信任。

婚姻里,錢是必需品,愛是奢侈品。沒有愛,心靈枯萎;沒有錢,肉身不在。

作為最早的社會組織,“夫妻”起初便是一個經濟共同體,無論父系氏族還是母系氏族,男女搭配在一塊兒最單純的目的不過是為了既採到果子又打到野獸,過上有葷有素能夠果腹而且營養均衡的日子,然後是繁衍後代,再然後,在猿腦徹底進化成人腦之後談起了感情,男女之間有了愛情的美好和甜蜜,這樣的情愫被文字投射之後,才變得美輪美奐。

將一對夫妻緊密聯繫在一起不可分割的,有時候是愛情,有時候是孩子,有時候是金錢,甚至,我們絕望地發現,那些因為經濟利益而捆綁在一起的夫妻,婚姻倒真流露出“情比金堅”的篤定——感情會改變,孩子會長大,社會關係會變遷,而穩固的婚姻卻是,你有了TA就足夠就無憾,TA是父母是子女是友人是同僚,是男歡女愛也是高級合伙人——這是我的朋友高老師說的。

愛情的屬性難免短暫,若要長久延續,就需要更多的支撐,以及建立在共同目標上的相互依賴,不論這目標是心靈投合、家族繁衍、權力追逐還是財富共贏。

婚前協定並不冷漠,那是一場明著來的婚姻契約;婚後隱匿才可怕,那是一次暗地裡的單方爽約。

我們中的絕大多數,知道對方究竟有多少錢嗎?

同一口鍋里吃飯,同一張床上睡覺,知道彼此有多少錢。

在我有限的經歷和眼界中,這三個標準,全都做到,即便沒有華麗的包裝,婚姻狀況也差不到哪裡。如果一個做不到,夫妻多少有點問題;兩個做不到,可能問題不小;三個都做不到,那根本過不下去。

有人問我,你一個學中文的女生(請允許我像台灣姑娘一樣,叫自己一聲“女生”,哈哈)為什麼不寫點深刻的東西?為什麼不在文章里引個經據個典,說點高深的話?讓大家也知道你其實是念過書的?

我想了一下,對呀,我打小就會背《三字經》、《弟子規》,唐詩宋詞元曲也粗懂一點,二十四史為了顯示有文化逼著自己看過一半吧,西方小說倒是大學書目上列出來的都讀完了,每年至少閱讀80本書,我幹嘛不把文章寫得高大上一點呢?

只是,書看到現在生活過到如今,我越發覺得,成熟的標誌不是會說大道理,而是開始去理解身邊的小事情,去體諒周遭的不得已,去砸吧生活本來的味道。

有多少肺腑之言,還有切膚之痛,其實都是小事情。

就像那些最複雜的問題,真正的答案,往往是最簡單的那一個。

突然收到女友K的微信:你那三個答案,我越想越心慌。

作為一名根正苗紅的“網紅”,嘿嘿,大言不慚一下,很多後來關注我們公號的香蜜可能不知道,我們最初是以“婚姻里”的系列文章吸引了大量訂閱用戶,創造了好幾個百萬級的點擊,包括:《婚姻里,你孤獨嗎》、《婚姻里,男人孤獨嗎》、《婚姻里,你為我點讚了嗎》,還有這篇《好婚姻的標準是什麼》,這些文章的高點擊告訴我,女性對於婚姻話題的關注永遠是熱門。

好婚姻的標準是什麼?

我寫的時候曾經想過很多大道理,可是,大道理抵不過平常歲月里的溫軟細節, 願我們都在大世界裡做個微小的幸福人。
晚安,好夢。
筱懿

李筱懿,女性主義作者、媒體人。
從總經理秘書到管理培訓師,從財經記者到廣告部主任,從專欄寫手到暢銷書作者,從傳統媒體老八路到自媒體新四軍,相信生活永不止一面。著有《美女都是狠角色》、《靈魂有香氣的女子》、《百鍊鋼成繞指柔》,公共號“靈魂有香氣的女子”。

婚姻伴侶的選擇,是人生最重要的招聘

做HR十年,接到過一些高校的邀約,讓我去給即將畢業的學生講講課。我問講什麼,校方答:就講講面試技巧吧。

身為一個面試官,這分明是讓我自揭老底,然後再讓人家拿我的矛戳我的盾啊。我義正言辭地回絕。

後來幾經協商,校方重新定位成“校企交流沙龍”。以“就業交流指導”這種比較輕鬆的形式,說說就業方向,談談擇業觀,提提問題,聊聊困惑。我便輕裝上陣欣然前往。

某次在一所知名高校的國際貿易系,一個戴眼鏡的小伙站起來提問:現在企業都說招聘難,可同學們又都說找工作難。你們企業到底想要什麼樣的人啊?

我反問他:“你有女朋友嗎?”

他一愣,答:“沒有。”

“那你能不能先和我們說說,你想找個什麼樣的女朋友呢?”

他想了想說:人品好,合的來就行啊。

我問:如果一個女孩長的像鳳姐,但人品好,跟你也很合的來,你能接受嗎?

他說:那不行,長的也不能太醜啊。

我又問:如果一個女孩長相不算醜,人品好,但體重150斤,你能接受嗎?

他又說:太胖也不行。也不能太矮。

這時候,班裡的同學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

我鼓動全班男生:“把你們能想到標準和條件都說出來,哪怕她是林志玲、楊冪、鄧紫棋,都沒關係!

大家一下炸了鍋,整個教室成了茶話會,熱熱鬧鬧的列舉,密密麻麻的記錄,最後我歸納總結成幾點:

關於外表:清純、漂亮、不能太胖,身高165CM-170CM左右

關於性格:善良,溫柔,大方,開朗,不小氣,不嘰歪

關於學歷:最好是同等的本科或專科學歷,不要太高或太低。

關於家庭:最好是本地或老鄉,不要太偏遠的地區

關於工作:能在同一城市工作,別離太遠,不在乎薪水高低

………

最後我問那個男孩:如果有一個女孩全滿足了這些條件,是否就一定就是你的真女神呢?

他遲疑著,最後說:還是得看能不能合得來。

於是,我們開始分享“冰山原理“:我們對他人的要求,能明確表述出標準、條件、甚至數據的,大多是”顯性要素“。比如身高、相貌、學歷、收入。但最終決定你選擇的,卻是看不見摸不著很難描述出來的“隱性要求”。比如“合的來”、“投緣”、“來電”、“有感覺”。這些隱性要求的背後,實際上是一系列的“隱性要素”,三觀是否契合,個性是否默契,思維模式是否一致、對自我的認知、內驅力和動機….. 這一部分,是隱藏在冰山底部的巨大而真實的自我。

所以很多時候,企業招聘就像相親,要找那個最適合的人,而不是那個最優秀的人。

這才是我不願意講“面試技巧”的原因。不想用這些所謂的技巧和捷徑誤導別人。不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怕孩子們一知半解拿旁門左道當正途,只會學著投面試官所好,提前到網上搜羅一堆指導性答案倒背如流,這種概念性應答一無是處。因為面試官懂得專業測評,應聘者上網搜尋各種反測評。而專業的面試官,一眼就能識破你的“反測評技術”,讓你的印象分瞬間歸零。這才真是誤人子弟害人不淺。

前段時間一哥們火急火燎地找到我:我表弟今晚去相親,你快給他講講,見面時要怎么表現,要注意什麼!

我說:讓我幫著你表弟裝模作樣欺騙人家姑娘?得手之後再原形畢露坑害人家一輩子?助紂為虐的事我不乾。

其實最後我還是幫他提了點建議,比如,提前惡補餐桌禮儀、不管請姑娘進星級酒店還是街頭擼串,有禮貌的人總是招人待見。比如,收拾好自己的儀容,別頂著雞窩頭一身煙味就去見人,乾淨整潔是最起碼的衛生習慣,也是對人最基本的尊重。

其它的我真想不出能教他什麼。殷勤獻媚讓姑娘感動?花言巧語博美人歡心?人家好哪口我又不知道,支錯了招搞不好適得其反。

我相信愛一個人,終歸是愛他的本真。

1989的春晚宋丹丹演了個的小品叫《懶漢相親》。鞋盒子做成電視,汽球冒充沙發,村長假扮的播音員宋世雄,眼神不好的魏淑芬一句接一句的“俺娘說咧——”辛苦演了一晚上的潘富還是難逃穿幫的命運,還賠上了家裡唯一值錢的暖水瓶。

物質貧瘠的年代,坑蒙拐騙都不足為奇。祖輩還有換親呢,把女兒嫁給人家,換個姑娘給兒子當老婆。再往前說,古代還是比武招親呢,應徵者自相殘殺,最後贏了的扛起媳婦直接入洞房。

單身閨蜜曾被迫參加數次相親後,忿忿地說:我爹媽為什麼不給我指腹為婚?定個娃娃親?賣給人家當童養媳也行啊,省得現在費這個勁!

可是革命先烈拋頭顱灑熱血放了新中國爭取了新時代女性的婚姻自由,不是為了讓我們糾結於選擇,又恨不得回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辦年代裡去。

文明社會的婚前招聘,更加遵從斯洛需求層次理論,從生理需求層面來說,但凡身心健康的人,均可成為配偶。但人在受過教育讀過二兩書後,飽暖不光思淫慾,還思境界、精神和靈魂。於是相親時那些臨時抱佛腳的技倆,狐朋狗友給支的高招,都不過是貌似斑斕的泡沫,一觸就碰。

初次見面問什麼?難道是結構化面試,準備一堆提綱,分為開放性問題和封閉性問題?掌握STAR原則,注意暈輪效應?

在這個市場上,你既是面試官也是應聘者,篩選別人也被別人篩選。男男女女皆致力於將最好最優的一面展示出來。就像賣水果的小攤,把最個頭最大、顏色鮮艷的擺在最上層,俗稱“筐頭”。但過起日子來,這筐要被翻個底朝天,什麼蔫的爛的,磕了碰了的,長了蟲眼發了霉的,都逃不過歲月的法眼。“筐頭”可能只是那些忽悠人的“顯性要素”,“隱性要素”往往被埋沒在看不見的筐底,可能中看不中用,也可能中用不中看。

招聘用工,是企業和個人的一場聯姻。

而對婚姻伴侶的選擇,是人生最重要的一場招聘。

相親當然不是唯一選擇。就像招工不必非要去招聘會。校園、網路、專業介紹所、熟人牽線、同事推薦,甚至僅憑緣份,就能有人能從天而降橫空出世直接跳在你前面,說:我有個戀愛想和你談談。

我的姐妹艷芳,就在去往北京的火車上遇上一位“綠軍裝”,一來二去把自己變成了偉大光榮的軍嫂。另一姐妹阿偉,搞了場網戀,單槍匹馬地從北京奔赴長沙見面,拐著小伙進了京,現在已是她兩個娃的爹。

條條大道,皆能遇見。

企業招聘決定績效產出的,婚姻里決定幸福指數的,不是單一的顯性要素或隱性要素。而是“匹配度”。

我能做的出招聘面試的勝任力模型,卻給不出挑選愛侶的金科玉律。

沒人能在初相見時去做MBTI或九型人格測試,也沒人能在入圍城前給出一套完整的婚前測評體系。

這是一場逐愛的旅程,絕不只是一個招聘的過程。不是僅僅靠計算分值權重,比較條件優劣、權衡價值潛力就能決定。愛里有驚鴻一瞥電光石火,有一見傾心一眼萬年,有“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有“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

時隔多年,我又發現招聘和相親的另一些類似。比如:缺男人。想招個精幹的小伙做管培生,眾里尋他不見。想給單身姐妹介紹個優質男,更是難於上青天。

另外,我還時常擔心做HR工作的單身小妹妹,時間久了成了職業病,談戀愛剛見面就亮出專業題板,話還沒說心裡就排了七出《甄環傳》。煉就一雙火眼金晴,任你性格有多少層面統統一眼看穿,見招拆招,神機妙算,那還能有什麼戀愛可談。

愛情是最美妙的超現實存在。上帝把一個蘋果一切兩半,分別拋向無何他鄉。可真正有緣的人,會像磁鐵一樣相互吸引,跨過天海重重,尋遍萬水千山,風塵僕僕、日夜兼程地趕來與你相見。只要是對的人,就不怕來的晚一點。

每個人都渴望相愛,就像每個企業都渴望成功。可相愛和成功一樣,都沒有捷徑。

唯有清醒自知,勤修內質,在成長中蛻變,在自省中修為,去做更真實更優質的自己,於千萬人之中,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的,遇見那個不是最完美,不是最優秀,卻是和你最契合最匹配的人。

作者:李愛玲,桃花馬上石榴裙,80後媽媽,職場HR。身肩重負的女漢子,石榴裙騎著桃花馬。在夜裡寫字,關於女人,關於情愛,關於婚姻。戳心又暖心,感性且理智,犀利也溫情。

睡出來的相濡以沫,作出來的相忘江湖

文 · 烏圖

很早就有人做出了計算:如果我們平均每天睡八個小時,一生中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床上度過的。一對夫妻若不是在同一個單位上班,大部分相處時間都是睡覺的時候,所以床上的光陰尤為珍貴,“春宵一刻值千金”也有了獨特的內涵。

01

我的奶奶是窮苦家庭出生,認識我爺爺算是門當戶對,那時候結婚還真算得上終生大事,因為大部分人一生就結一次婚。但要說講究,真沒有現在結三五次婚的人講究,沒有標準三居室和高配代步車,最隆重的家具就是一張床。

有錢人家的床雕龍刻鳳,窮人家的婚床也都是畫了漂亮的床楣,漆得光亮,再配上三尺木榻。過去的人真是高明,早就洞察出床的重要性。

都說貧賤夫妻百事哀,可是爺爺和奶奶窮了一輩子,也相守了一輩子,他們生下六個兒女,雖然有時候爭爭吵吵,但很快和好,用他們的話說,就是“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

爺爺在臨終前,也是躺在家裡那張畫了床楣的木床上,病入膏肓了念叨著想吃排骨,可是牙齒沒勁了。奶奶噙著淚聲音發顫:這死老頭子,臨了了還要吃肉。說著一邊用筷子將肉搗爛了餵給爺爺,爺爺還是沒辦法咀嚼。

奶奶乾脆自己嚼吧嚼吧,再吐出來餵給他,姑姑在一旁看了,說:媽,你也不嫌磕磣,還是我再去把肉燉一燉吧。

爺爺在病床上連連擺頭,哪怕渾身沒多少力氣,還是很享受奶奶的這種特殊照顧。這就是相濡以沫的極致吧。如果不是在一起睡了這么多年,奶奶的唾沫星子只怕爺爺都會嫌棄。

能睡到一起不覺得難受的人,就算沒有多深的愛情,至少在床上還是有溫情的,對方有了三分咳嗽,能立馬知曉,對方冷暖有變,也是最快感應到的。一個翻身,一個擁抱,就表達了千言萬語。

有了肌膚的接觸,很多事便不會藏著掖著,可以當著對方的面打嗝放屁,早上起床蓬頭垢面,彼此看見的都是對方最醜的一面,不能適應就早早掰了,睡久了,對方多么邋遢的樣子也成了習慣。

02

我家樓上曾有一對夫妻,結婚十幾年了,因為吵架出了名,小區里幾乎都知道。女的性格潑辣,脾氣上來不分場合,男的是個小幹部,性格倒也十分開朗。人到中年,這么敞開門吵架的的確很少見,住在樓下的我,是看夠了熱鬧。

他倆每次吵架女的最後一句都是:有本事你別回來。男的總會回一句:有本事,我回來你不開門啊。

看起來郎才女貌,吵起架來也是最佳搭檔。但鄰居們都眾說紛紜,很不看好這段婚姻,說這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吵,遲早是要離的。

有一天中午,女的突然跑到我家來敲門,我一開門,見她哭得滿臉是淚的站在門口:“妹子,你能不能給我借點錢,我要帶著孩子回娘家,他個畜生把錢全拿走了一分不留。”

她還沙啞著嗓子,我看著很是同情,趕緊叫她進屋。當時我正在揉面,手裡沾滿了麵粉,她不肯進來,只說了句“你要沒有我就先走了。”

雖說他們吵架是件稀鬆平常的事,但跑我家求助還是頭一次,我趕緊處理了一下廚房,洗了手追著她出去,一眨眼功夫就沒人影了。等我悻悻地回家收拾完,依然沒聽到樓上的動靜,下午卻在院子裡碰到了那兩口子,中午還淚眼婆娑的女人,現在卻親熱地挽著老公的胳膊。

我詫異得望著她,她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朝我伸出剪刀手晃了晃,樂呵呵地說:“我們和好了呀~”

我不禁想起剛搬進這個小區時,他們晚上動靜挺大,半夜是不是有拖鞋“啪嗒啪嗒”的聲音和衛生間的流水聲,有好幾次都忍不住想上樓敲敲門,可是想了想,半夜上個廁所也沒什麼。

因為經常碰面,熟悉了,我便開玩笑提了提:你們晚上睡得挺晚啊。

沒想到女的倒是很大方,貌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哎呀,我們都還年輕唄。

現在樓上的爭吵少了,晚上的動靜卻沒小,但願他們是能白頭偕老的,至少現在他們已經將生活睡成了段子,離相濡以沫大概不遠了吧。

一對夫妻,睡久了,感情自見分曉。

有人會說,有的夫妻在一起睡了幾十年為什麼最後還是分手了。如果是真真睡了幾十年的,一旦分開,心裡也會念念不捨,你看那些二婚的男人在前妻遇到困難時,誰能熟視無睹,大都會鼎力相助。相濡以沫的感情不能不說是睡出來的。

03

一對情侶能從戀愛走進婚姻,再白頭偕老的,最後都成了作家筆下的傳奇。很多情侶或是夫妻鬧分手,因愛生恨的比比皆是,別說是相濡以沫,分開時不相互吐沫就是現世安穩了,所以不能在一起度餘生的人,相忘江湖也是一種境界。

我有一表哥,在網上交了個女朋友,兩人文字傳情,微信傳音,竟然很快找到感覺。姑娘是個美容師,一口吳儂軟語連我聽著都全身酥軟,表哥每天微信掃屏,不知不覺墜入愛河。

隔了幾座城市,熱戀的兩個人還是奔赴千里去見面,沒想到見了面的感覺更好,兩人談理想,談文學,假期基本不夠用。在我表哥眼裡,這個姑娘就是完美的女神,她不僅長得漂亮,聲音好聽,還會彈古箏,表哥就差帶把古琴去與她和鳴了,再演繹一次現代版高山流水遇知音。

表哥連續三年的假期全都奉獻給了愛情,火車上飛機上,估計也都灑滿了相思。姑娘感冒發燒,表哥隔著電腦螢幕陪著,恨不能替對方難受。 姑娘偶爾聯繫不上表哥,一定會將電話打到我這裡,所以我早早就叫上了“嫂子”。

思想共鳴了三年,也該給這段異地戀一個交代,表哥咬咬牙,湊了點錢開了個美容店,讓姑娘辭了工作,到他的城市來當老闆娘。

第一次見準嫂子,還真是個標準的美人兒。他倆卿卿我我也沒把我當外人,只是飯後我湊巧看到了嫂子的牙縫裡有片綠綠的韭菜,表哥描述的畫中女子在這一刻突然有了煙火味,我心裡獨自樂了,也沒去提醒。

看著這么恩愛的小情侶,小姨更是合不攏嘴。因為相隔太遠,姑娘的父母本來是不太情願的,看著表哥人模狗樣,對姑娘還挺上心,也就沒再給壓力,婚禮辦得很隆重,我都不忍心描述得這么完美。

兩人結婚不到半年,問題就出來了,他們將生活的摩擦還是表述得如此詩意。

表哥:你這樣高雅的姑娘怎么能把家裡搞得么亂呢。

嫂子:我以為你會疼我愛我,捨不得我幹這些粗活。

表哥:我的公主啊,你當初見我的時候,那叫一個精緻......

嫂子:你不是說愛的是我的靈魂嗎?

表哥:我的確愛你的靈魂,可是現在你將靈魂丟在了哪裡?

嫂子:我感 覺你不愛我了。

表哥:愛一直都在,我只是不喜歡你了。

嫂子:很懷念過去的時光。

表哥:我也一樣,可是人生不只有過去,還有現在和將來。

表哥私下裡和我談起神仙嫂子,垂頭喪氣,相愛容易相處難。生活習慣不同,還是離近了看透了彼此?不是婚姻得經歷七年之癢嗎,我的好言相勸縱是無用的。

在外人眼裡,他們相敬如賓,從來不爭吵,偶爾看到嫂子不高興,但也只是臉上陰雲密布,我以為他們大概是磨合得差不多了。結果,一年後,表哥說,我們打算離婚了,問緣由,表哥臉色凝重,只說了一句:我們不太合適做夫妻。

嫂子要回到娘家的城市,表哥轉讓了美容店,賣了車,將錢都給了嫂子,嫂子沒有收。四年的感情到最後這樣收場,我最終沒弄清緣由。小姨哭天喊地:他們就是能作啊!

嫂子臨走前來和我辭別,我陪她小酌了幾杯,酒喝到到微醺,她眼裡含著淚光說:其實我挺愛他的,可是我們真的不適合做夫妻。

我也忍不住惋惜,如此愛情,愛到相忘江湖。

那些半路夫妻,大都是在一起睡少了吧,才沒辦法相濡以沫。還有些如表哥這樣不食人間煙火的愛情,相忘於江湖都是作出來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