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雲酒樓的麻圓

2019-02-17 23:10:15

/李小英

懷舊系列

麻圓,也就是油炸的湯圓,只因表面沾滿了芝麻,所以叫麻圓;聽說在海南稱為珍袋,在廣西又叫油堆;也有人叫它”歡喜坨”。麻圓里有包豆沙的,也有不包的,小小一個湯圓給滾燙的油一炸,立刻就膨脹如拳頭般大小,圓溜溜似孩兒腦袋般煞是喜人,叫它“歡喜坨”實在不無道理。我很喜歡吃麻圓,看著圓鼓鼓的,一口咬下去馬上像泄氣的皮球癟了,吃在嘴裡甜甜的、糯糯的、軟軟的,兼有芝麻的香味,真是愛極了這個味道。

老白雲酒樓就在向東橋往西剛上坡的地方就是,現在是中天街,那時叫解放路;我那時是住在讀書台,走下來過馬路就是向東橋,買完早點再返回來走白雲大道去上班。那年月不像現在有這么多開早點鋪的,做生意的人不多,但凡酒樓、飯店裡都有兼做早點的,而且還是國營的。老白雲酒樓的早點有麻圓和豬油餅,麻圓是一角一分錢一個,豬油餅是二角二分錢一個,我每次都是買一個麻圓和一個豬油餅共三角三分錢,吃的愜意而滿足,天天如此,一直吃了大半年都不曾膩味;也有買不到的時候,便會走到車站路的早點攤買兩個炸餃子吃,餃子是那種狀似牛角的,半圓形兩頭向上翹起如牛角而得名,很大,兩個可以吃的很飽,賣二角錢一個。那時,每天五角錢是無論如何吃不完的,一個月十五元錢的早餐錢可以讓我吃得好又吃得飽。

麻圓好吃,做起來頗費工夫。我住的房子前面一家有個張師傅,開客車的,他愛人就是白案師傅,姓牛,我叫她阿姨,炸麻圓的方法也是從她那聽來的。過年時她也會在家裡炸麻圓吃,我免不了厚著臉皮去蹭兩個過來。麻圓是用糯米粉加白糖、豬油和水揉成形後油炸而成;需準備白芝麻、豆沙餡、熱水和澄粉,加澄粉是為了口感更好,吃起來就不會太黏牙且膩人了。麵團揉好後掰成小塊,按扁,包入豆沙,包好再揉圓,將手上沾少許水使其表面增加黏性;滾上芝麻再將其揉實,以便把芝麻揉進麻圓,保證芝麻不掉;油燒至七成熱時放入麻圓,太高容易糊,低了又容易掉芝麻,用小火炸至表面金黃即可。

牛阿姨說, 炸的時候也要注意,麻圓開始膨脹時便用一個大漏勺在上面輕輕按著點,不然麻圓會因為膨脹而蹦出鍋外也是有可能的,而且濺起的熱油也很危險,說著挽起袖子讓我看她胳膊上被燙過的疤痕,她說做白案開油鍋這些是免不了的。還要不停的翻動它,這樣炸出來的麻圓個個胖乎乎,圓溜溜的,而且很勻稱。

現在好多早點鋪都有麻圓賣,我也偶爾會買來吃,每次一看到麻圓,就會自然而然地想起老白雲酒樓的麻圓和豬油餅了,想起牛阿姨一家。老白雲酒樓早已不存在了,已無蹤跡可尋,但麻圓還在;麻圓還是那個麻圓,味道也還是那個味道,但我還是很懷念老白雲酒樓門口的麻圓帶給我的那種舒心愜意的滿足感;那已成為一個烙印,深深地印在了我的人生記憶里,我想,不管過去多少年,我都不會淡忘。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