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千古武聖 蜀國柱石 但為什麼是諸葛亮最讓害怕的人

2019-05-13 05:32:44

《三國演義》中,關羽是一個比較完美的形象,是個忠義勇武的化身。忠義所在,才有了過五關斬六將,千里走單騎,才有了華容道義釋曹操;溫酒斬華雄,斬顏良誅文丑,水淹七軍,更是看到了五虎大將之首的勇武之美。但是,這樣一個人物,最終走了麥城,而大意失荊州的原因,也正是蜀漢軍師諸葛亮最擔心受怕的。可以說,三國演義里,諸葛亮可以不怕曹操,可以不怕司馬懿,但是他怕關雲長。

看完這句話,一定有人罵小編在黑關公,其實非也。小編同樣崇拜演義中的關羽,但是每個人都有弱點,一個把兄弟之情放在首位的人,就會忽略大局,後來的張飛、劉備之死,也是源於此。而作為心懷天下的諸葛亮,卻是最怕這個。

到底怕他什麼?怕他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怕他使自己的《隆中對》毀於一旦。怕他終究會變成一塊暗礁,撞沉聯吳抗曹的聯合艦隊。而聯吳抗曹,則是諸葛亮三國鼎立的根本大計。此計不成,蜀國難保,諸葛孔明的殷殷心血將付諸東流。

說到底,是怕他搞不好與東吳的關係。荊州與東吳接壤,又是一塊借而未還的有爭議的地方。作為這個地方的守臣,最難處理的是保住荊州與維護孫劉聯盟這二者之間的關係。上策是既不傷害吳蜀聯盟,又長借荊州不還。這正是諸葛亮處理這個難題的一貫方針。但諸葛亮又害怕關羽不能貫徹這個方針。

他深知關羽其人,識小義而未必明大義,盡小忠而可能害大忠,逞小勇而未能奮大勇。

關羽濃厚桃園之義,卻淡泊天下大義。否則,他不會再三阻撓劉備三顧茅廬,也不會刁難諸葛亮初行軍令。他只知道諸葛避見乃兄,使三兄弟失了面子,不知道乃兄如果見不到諸葛,會失去爭奪天下的機會,會在瓜分國土的軍事競賽中被淘汰出局,連最後一勺殘山剩水也得不到。

馬超不懂規矩,口稱玄德,而不稱陛下。關羽和張飛都很惱怒。但兩人要出的招數卻不相同。關羽要處死馬超,張飛則要做個樣子給馬超看。第二天上朝,馬超不見關張二人在班,正自納罕,一抬頭,看見二公正站在蜀帝身後,垂手而立,甚是恭敬。馬超深自慚愧,從此對玄德再不敢失禮。

可見,張飛識大體而關羽執小義。張飛比關公更懂得,得人和,是劉備與曹操、孫權分庭抗禮的最大資本。如果因失禮而失人,劉備就會失去這個資本。況且蜀國偏居一隅,人才凋零,得失一員身經百戰的虎將,關係軍國大計。依張飛,劉備得義得計得人和;如果依關羽,劉備則可能失義失計失人和。

關羽降曹,曹操善待於他,此"義"(私人之義或計)不忘,故有華容放曹,遺禍國家之舉。聯吳抗曹,對關羽來說,似乎是聯疏(吳)抗親(曹),此"義"(國家大義)不記,故有拒親辱吳、喪盟失地之舉。

既如此,換個人守荊州行不行?不行。荊州重地,非至親之人,非文武雙全之臣不能守。劉備至親之人唯關張,關張之中,文武兼備是關公。

諸葛亮怎能不怕?在劉備看來,非關公不能守荊州;而在諸葛亮看來,關公最不能守荊州。但疏不間親,此話怎好對劉備直說?

為了讓關公心悅誠服地執行他親手制訂的聯吳抗曹之基本路線,諸葛亮可謂煞費苦心。他智算華容,陽算曹操,陰算關公。他料定關公的曹操情結不解,不能真心聯吳抗曹。所以,故意給關公一個放走曹操的機會,同時又要他立下軍令狀。

其目的有四:一是殺殺他的傲氣,贏了他的腦袋,又還給他,是要折服他的心;二是抓抓他的把柄,提醒他注意,他有歷史問題,他的歷史並不清白,正因為這個原因,才不讓他執行重要軍事任務,如果放走曹操,則又有了現行問題;三是解除他的曹操情結,放曹操一條生路,足以報答曹操所給他的一切,此後抗曹不會背不義的名聲;四是曉以大義,讓他體會守小義(報曹)而損大義(誤國)的真實後果。

儘管諸葛費盡心機,但關公有他自己的行為邏輯。邏輯的結果是腹背受敵:腹受國家之敵曹軍,背受自己製造的敵人吳軍。結局是喪師失地,敗走麥城,窮途末路,軍沒身死。

這就造成了劉備的大不幸,逼著他面對自己一生最困難的選擇:要顧孫劉聯盟的大局,就不能為關羽報仇。不報仇,結義誓言(不能同日生,但願同日死)便不能遵守,便會失去自己的立身之本--人和;要報仇,就要傷害自己的立國之本--孫劉聯盟。也許比較好的選擇是做做樣子的報仇。

劉備一生,也是個好演員,而且是個相當本色的演員,其主要演技是哭。痛哭了幾場,便決定為義弟報仇。也許開始是演戲,但開場的精彩誤了他。連勝過幾戰之後,真的進入了角色,以為甩掉軍師這根拐杖,也能順水推舟地滅了吳國。結果自然是自誤誤國。

有了諸葛,才有聯吳抗曹;有了孫劉聯盟,才有赤壁之勝,才有吳國轉危為安蜀國從無到有,才有三國鼎立之勢。因為關公,才有荊州之失;有荊州之失義弟之死,才有火燒連營,才有蜀國傷筋動骨大流血,從此一蹶不振,卒為司馬氏所滅。

有諸葛,才有三國,所以說三國成於諸葛;因關公,盟友相攻,蜀國敗亡,所以說三國毀於關羽。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