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罵,你們被他騙了

2018-08-01 13:46:58

6.6分?

怎么也沒料到,《狄仁傑之四大天王》的豆瓣評分這么低。

再看下貓眼(8.2分也算差了)的差評……

有因為男友腳臭打一星的(林更新看傻了)。

好,這種任性的不算。

正經的差評,主要吐槽了三點:

有特效,沒劇情

有奇幻,沒懸疑

以及……和四大天王有什麼關係啊?

看片後,Sir開始也認同以上吐槽。

但怪了……仔細一回想,Sir居然還覺得不錯,觀影過程堪稱:

看完“”,看後“”。

驚完,順便也想告訴你——

咱!都!被!耍!了!

咱走過的路,確實沒人家吃過的鹽多。

今年68歲的徐克,真特么是只“老狐狸

他用貌似庸俗的敘事,布置了觀影機關,拍出了一部暗藏玄機的娛樂大片。

(Sir猜100個人可能只有10個發現了這秘密)

有這么玄?Sir你確定不是在忽悠?

來,出於對徐老怪的深入了解(其實想通後Sir也驚了一身冷汗……),Sir給你慢慢抽絲剝繭。

先說特效和元素——這是Sir“爽”的根源。

身為一個喜歡傳統神話的保守人士,Sir並不喜歡在國產片裡看到一些沒來由、沒根源的怪獸。

不是效果做得不好,而是做得再好也“沒感情”。

那些憑空設計的怪物,大歸大猛歸猛,即便稱得上視覺奇觀,也難讓人產生文化共鳴。

徐克有腦洞,但徐克也忠實於傳統。

《四大天王》的特效奇觀,就非常貼合國人想像。

它糅合了儒道釋、武俠江湖、魔幻奇幻……組合了方術幻術、機關暗器……總之樣樣都是老祖宗那兒來的。

比如這個主力配角團——異人組(來自道教)。

武則天為壓制狄仁傑,召集“異人組”,乍看個個奇形怪狀。

但細看,這道士、這書生、這老嫗……都是書上出現過的道家形象。

這位道士幻天的眉型,簡直是太熟悉的童年連環畫回憶有沒有

異人組,玩的是方術。

方術古指關於治道的方法,成玄英在《莊子疏》中寫道:“方,道也。”

分為方技和術數。而所謂方技,在古代指醫經、經方、神仙術、法術等

——百度百科

看來“方”,包羅萬象。

但在《四大天王》里,方術主要是一些好看炫目的法術幻術。

有了出處,徐克拍起來就既熟悉、又新鮮。

幻天祭台做法,變出多臂,召喚烏雲雷電。

鬼夜的火遁術,還加上了中國特色的煙花。

飛煙秒變女裝,隨手暗器爆雷,撒出滿天花雨。

金殿上又施展機關術,遙控倒酒入杯。

你說這到底是神話,還是武俠,還是聊齋故事?

其實什麼都有。

徐克消化了,又組合了。

除了消化中國,徐克也在消化“世界”。

比如反派團體——封魔族(來源印度教、佛教密宗)。

唐代密宗,其實起源於印度教。

8世紀初唐玄宗開元初年傳入,到唐末失傳。《妖貓傳》中的空海訪唐,求的就是密宗。

《四大天王》里的封魔族,確實也洋溢著印度味兒。

不僅是這種印度式濃煙,這個王寶強的電影都會整……

下面這個畫面,Sir第一眼看時是驚呆的。

一個活生生的迦樓羅漂浮在空中……以前只在畫書和動漫里看過。

還有印度教聖物,瞻波伽花。

以及怪物中的大Boss,渾身是眼的怒目金剛。

此處插一嘴——想像力如果想營造真實,就得無孔不入。

除了上面這些顯眼大傢伙,小玩意也得用心。比如封魔族施展幻術的關鍵道具,“球形香囊”。

它可不是道具組瞎整的,而是真實地在唐代出現過。採用陀螺儀原理,無論如何鏇轉,其中的香料都不會灑出。

好,說回來。

封魔族打敗了異人組,這隱隱讓Sir感覺似乎在應和歷史——

密宗傳入中國後,道教確實式微。

那么,封魔族又靠誰搞定呢?

徐克雖然喜歡雜糅,但絕不掉艱澀的書袋子。他想要的中國元素,都是觀眾一看就明白的。

比如我們有句老話:不怕怒目金剛,只怕眯眼菩薩。

這話雖然後來演繹成了處世哲學,但可能在更早的年代,它也揭示了密宗與禪宗在中國的更替關係。

唐前期,禪宗由六祖慧能創建,後因武則天信佛,到了中晚唐禪宗日漸鼎盛。

眯眼菩薩,就是打敗封魔族的禪宗——片中的圓測(阮經天 飾)。

這樣的高僧,中國人都知道該長什麼樣,但沒誰像徐克做得這么標準——

菩提樹下,雜草叢生。

臉上生滿青苔,一個堅定的僧人在苦修參禪。

跟圓測相關的特效,也都是禪宗style。

比如沙陀忠去找圓測求助,產生了幻覺,看到了會說人語的金魚。

金魚,是佛家八寶之一:“游於水中,無礙於世義,有解脫之相。”

還有被不少觀眾吐槽“齊天大聖”的白猿,其實取自“佛陀感化白猿進果”的典故。

記得么,白猿也給張無忌獻過經書

即使是最後的高潮戲“大理寺之戰”,徐克也沒瞎編,而是繼續讓傳統說話。

圓測如《天龍八部》里的掃地僧一樣,向封魔族反派解釋“恩怨無窮,放下屠刀”,以佛法止殺。

你要說這不新鮮,Sir絕對同意。

以禪服人,點化眾生,武俠仙俠小說都玩臭了,確實沒新意。

但這只是假象呵呵……

下面說讓Sir驚的——懸疑

《四大天王》的推理簡單嗎?

明面上是。

狄仁傑發現了壞人,打敗了壞人,出現了更大的壞人,再找來圓測打大壞人……

但暗線,卻沒幾個人察覺(因為暗線牽連了整個狄仁傑系列)。

提一個簡單問題,十有八九你會答錯:

誰才是電影最大的反派

明面上是封魔族族長,可徐克上映前特彆強調過:

“這次反派是三部里最厲害的,你會意想不到。”

封魔族族長顯然擔不起“最”字,更沒有“意想不到”。

那會是誰,武則天嗎?

NO。她的位置太明顯,而且在電影裡的野心也大過了實力。

鑒於下一部還沒出爐,Sir驚出一聲冷汗後,發現嫌疑人只有一位:

本集“救世主”——圓測。

其實仔細推敲,你會發現線索很多。

《四大天王》製作特輯中,徐克說圓測這個角色城府很深。

電影中圓測的出場,從頭到尾也沒有佛光普照。

反而站在陰影中,眼睛全黑,嘴角還有邪魅的微笑。

再看大家吐槽劇情的槽點,其實更像疑點——

比如,封魔族目標是除掉皇上和武后,可明明已經操控局面,為何不直接在大殿動手?

又比如大理寺之戰,剛開始圓測的經文能破解幻術,後來怎么不管用?

又比如,圓測告訴封魔族族長“放下殺心,魔輪自然松解”,為什麼罩在自己頭上的魔輪,卻得用亢龍鐧震碎?

——難道因為,圓測自己也有殺心?!

這么看來,狄仁傑、武則天、封魔族,其實都是圓測的棋子。

沙陀忠去找圓測,產生幻覺,說明圓測也懂幻術(時靈時不靈的保命經文,應該也只是幻術,幫助圓測建立威信)。

後面的彩蛋中,水月去找圓測,卻發現封魔族人都跪著(即使圓測不在現場),看來圓測已經牢牢掌控了封魔族。

再回想各派勢力你會發現,其實一環套一環

異人組壓制狄仁傑,封魔族控制異人組,圓測操縱封魔族……最後操縱武后。

所以,封魔族族長才會輕易放下殺心,才沒在大殿上行刺皇帝武后。

狄仁傑派沙陀忠求助圓測,圓測遲遲不出手,也並不像狄仁傑想的那樣是沒“頓悟”。

圓測更像在等,等一個最後能讓他成為救世主的良機。

電影開始,他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但並沒有說,入地獄是為了成佛。

入地獄,也可以是為了“操縱人間地獄”。

還有最後三個彩蛋看似簡單,估計也沒幾人細細琢磨——

第一個,狄仁傑發現天后拋棄方術改信佛。

第二個,狄仁傑察覺了天后更大的野心,告誡眾人“今後亢龍鐧、大理寺、金吾衛必須做好準備,面對這場權勢之爭的挑戰。”

什麼挑戰?圓測上位禪宗當道,難道沒有天下太平?

第三個彩蛋看起來搞笑,其實暗藏殺機。

水月去找圓測,圓測不在。他去了哪裡?

缺位代表神秘,神秘指向陰謀。

現在回想起電影宣傳語的“真相不白”,似乎也是在說,這一集並不會揭曉最終boss。

對了,觀眾還有一個實力吐槽:

片名叫《四大天王》,和“四大天王”有什麼關係?

聽起來很無厘頭,但這又藏了深意。

徐克瞞得別人好苦,甚至連主演都不說。

趙又廷:我其實搞不太懂

馬思純:我覺得我還沒看透

馮紹峰:導演知道嗎?

可能不是主演笨……而是徐老怪的解釋聽起來太玄乎:

在我來講四大天王是一個精神狀態的東西,是當我們在故事裡面最終要選擇了四個人物,變成我們故事裡面決定這個年代的一個轉變的可能性。

行了,Sir來劃重點吧——

精神狀態轉變,兩個看似和劇情無關的詞,其實是解開“四大天王”的題眼。

Sir覺得,四大天王分別指狄仁傑幻天(異人組)、無相侯(封魔族)圓測

按照徐克的說法,《四大天王》說的是武則天以及她所在的唐代,從理性到信仰的轉變。

Sir接著這個,隨便往下推幾句:

理性(狄仁傑)會被功利(幻天)壓制,功利會被盲目(無相侯)利用,而盲目必然會輸給更有理論系統的信仰(圓測)。

信仰呢?信仰就是最高存在嗎?

不,它反而可能是最危險的存在。野心與信仰也會勾結,大奸大惡可能披著偉光正的外衣,走向神壇也許是黑化的開始……

這是徐克眼中真正的“正與邪”——表面簡單,卻充滿反轉(正如本片)。

說到這,你是不是也冒汗了……咱還是太嫩啊。

《四大天王》當然還是商業片,以娛樂為目的。

公平地說,它是一部有門檻的爆米花大片

與其說它在調戲觀眾,不如說是對觀影感負責。

90分鐘內,你爽到;90分鐘外,你可能還被驚一把。

這,難道不是合格的商業片態度?

說到這,Sir也想向“老爺”(徐克暱稱)致敬。

徐克今年68,影視生涯貫穿了很多人的童年、青年、中年。

也許正是因為一路看來,Sir能隱隱發覺他的變化——雖然大部分是拍武俠,但徐克的“武俠心”是在變化的。

青年時的電影熱情天真,中年時細膩洞察,68歲時的作品居然返老還童,越來越像老頑童。

這個“童”有天真的一面——不管現在是不是一個武俠類型片下滑的大時代,徐克仍然堅持探索;

這個“童”也有狡猾的一面——《四大天王》以一個幼稚的外表,罩住了一個狡猾的內在,正像周伯通打著空明拳。

狄仁傑系列已經第三部。

一環套一環,逐漸水落石出的“長線體驗”,足以讓它成為華語商業大片中,少見的系列大作。

剛開始,我們都以為它只是普通武俠大片。

直到坑越挖越深,才有越來越多人說一個詞——“華語重工業”。

雖然這是一種表揚,但老實說Sir不知道什麼是電影“重工業”……輕重都是相對的,褒揚重反而容易誤導人,以為電影就是越重越好。

其實好的大片、好的系列,永遠要舉重若輕。

說到這,Sir反而想起史匹柏的《奪寶奇兵》。

當年它也是“重工業”,雖然和如今比太輕,但當年全球觀眾看它的感覺,也是又爽又驚。

如今《狄仁傑》的好,並不是因為徐克動用了重武器,而是因為他用好了重武器。

重武器搭台,文化唱戲,爽。

當觀眾發掘出了整條懸念長線,又驚。

等這一系列收尾,Sir希望能有機會說一句:

這,才是真正能與好萊塢大片分庭抗禮的作品。

徐克,老當益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