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制度決定人的生存狀態

2019-02-24 23:55:56

秦耕耘

人可以對一些與自己無關的事不聞不問,這對人的生存不會有什麼妨害,然而思想文化與社會制度卻能決定每個人,與每個人的生存和利益以及個人命運都有直接聯繫。個人不能改變制度,因為制度是屬於眾生的,而制度卻能改變人,改變人的作用。改變人的作用就等於改變了人性。制度能夠決定你我他是以“人”的面貌出現,還是以“奴”的面貌出現,而“奴隸、奴才、工具”只是面貌的不同,沒有本質的區別。沒有人是不受制度制約的。在“人”的制度下,“人”就是“人”。每個人都有人的尊嚴,人的權利和自由不受侵犯,人與人的關係是平等的,除了受人的屬性約束與法規約束之外,任何人不能對他人的行為進行干預,人可以自主生存,也擔當自主生存的責任。在權力制度下“人”變成了“民”,而實質是奴隸稱呼的變換,其性質並沒有任何改變。“民”必須要接受權力的統治,還要忍受權力工具的欺凌。他們沒有自己的目的利益和自由,不能有“人”的意識。而一些人只能被權力當作“工具”來使用,表面上很威風,而其作用卻是權力為達到自己目的利益所使用的“工具”。無論是“奴才”“工具”或“奴隸”都不能有自己的目的利益,人的屬性都被權力閹割掉。從歷史的角度去看,他們是以相互侵害的形式存在,只是時間空間的不同。人是怎樣變成“民”,變成工具的?當人失去了人的意識與思想文化,當平等自願的交換變成了強迫,個人不能自主地生存,人心開始好逸惡勞,當個人財富無形流失,貨幣的性質發生改變,或是貨幣的功能不再是單一的交換媒介,而是將貨幣當作統治工具的時候。這其中的每一步都不能缺少工具的作用。當產生了政治壟斷,經濟壟斷,思想文化壟斷,當人只有通過權力才能得到人原有的生存資料,因此有更多的人願意為權力效忠的時候,人就會變成“民”,或是變成權力的工具。而帝王的成功,是帝王之外所有人的失敗。

知識分子或每個人都應有捍衛真理的責任。而在權力制度下,當有人發出聲音,等待回響的時候,民眾選擇的是沉默與觀望,或是在格局已定的情況下他們才作出有利於自己的選擇。實際上,民眾始終是權力運行的財富來源,是維護權力的武力來源,權力制度的管理工具同樣是出於民眾。在這種制度下,看不到人的意識作用,而權力與它的壟斷貨幣一直活躍於社會舞台。邪惡的群體總是一次次把他們之中的精英人士推上斷頭台,因此真理的聲音會越來越微弱。逆向淘汰也加深了他們的恐懼。“人”之所以成為“民”,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已經沒有了人的意識能力,也不能保護他們之中的精英,甚至他們的聲音、他們的思想文化都不能保留下來。在恐怖統治下,所有人面對的是同樣的威脅與恐怖。在強權威懾與壟斷利益分配作用下,一些無恥之徒會對精英之士落井下石,而一些喪失人性者他們只會選擇追隨強權。當真理的生命載體被權力推倒的時候,災難也會降臨到世人身上,當真理的聲音被迫消失的時候,人間必然就會變成人間地獄,“人”不再以“人”的形式存在,他們變成了工具,變成了“民”,變成了會說話的財富,人的價值完全不存在了。而這樣的結果正是陰謀家想要的“天堂”。

真理的聲音為什麼總是孤單的,如果不是整體的人性泯滅,真理的載體、真理的聲音會被滅殺嗎?當真理的聲音與載體一同消失的時候,不幸的不是真理的載體,而是失去真理的人們。當有人與真理一同消失的時候,邪惡與荒謬開始充斥人間,人已無法阻止自己的罪惡步伐,他們不會以人的屬性出現,他們不過是行屍走肉。

沒有愚昧就不會形成權力制度,權力制度還會加深人的愚昧。而他們是把這種愚昧當作聰明與生存資本,優則仕,商業中的偽造,人之間的欺詐,以至於他們在市場上買不到安全的食品,在社會上找不到可以放心的人,隨之而來的是整體生活質量的下降,社會關係的顛倒與惡化。這樣的群體不需要原則與禮節,只需要陰謀與野蠻。

死亡與新生如同生命的新陳代謝,如果人不改變意識,如果沒有死亡,人類仍會處於生命的初期階段。從成長的角度看,死亡也能換來進步與提高。每一個新生命都含有真理的種子,如果人覺得制度會阻礙人,或不利於人的能力發揮,或制度不能使人的價值產生作用,就需要他們參與制度改造,參與法規的制定。個人不能決定製度,而所有的社會成員來參與制度改造就會易如反掌。有人說“百無一用是書生。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很多人是把制度改造與建設看成是少數人的事情,而把自己刨除在外,這是做慣了奴隸的心態。在這樣的群體意識下,知識人的付出根本不會有什麼結果,而這種觀望的心態永遠也不能做自己的主人,他們只會處於被動地位,不會得到任何選擇權利,只能等待被選擇,而他們等待的只會是低賤與欺凌,如果他們不放棄那種奴隸意識,永遠也不會擺脫被奴役的命運。只有參與才能確保各自的權利和自由,只有參與才能改變他們的命運,只有參與才能得到人人應有的機會與出路。

還要清楚,用什麼樣的意識參與,怎樣參與,直接決定著結果。這是意識——行為——結果之間的必然關係,意識能夠決定結果。如果人的意識沒有改變,結果也不會發生改變,只會產生新的權力制度。槍桿子能告別舊的權力制度,但未必換來“人”的制度。從夏商周開始,中國人在權力制度這種怪圈裡已經行走了五千年,始終沒有脫離“權力”這個怪圈,就是因為人的頭腦意識沒有發生變化。社會改變的關鍵之處就是人的意識的變化與提升。只有人有了自己的意識,有了人的意識,世界才會發生改變。什麼樣的意識行為導致良性循環,什麼樣的意識行為會導致惡性循環,人是可以通過演繹得知的。統治者之所以能夠統治民眾,就是因為它有自己的統治意識,並將這種權力意識推銷給民眾。用自己的意識主宰人的頭腦,並主宰民眾的財富,是權力成功的秘笈。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