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罪惡》今年第一部懸疑驚悚神作誕生了,幾萬人在豆瓣打出 9 分

2019-03-08 12:56:14

文 | 柏拉不圖

西班牙的懸疑驚悚電影最近幾年可謂來勢兇猛,《時空罪惡》、《黑暗面》、《女屍謎案》、《神奇女孩》、《遲來的憤怒》……一批質量優秀的影片刷新了觀眾對「懸疑驚悚」的理解。

在諸多電影類型中,懸疑驚悚是最難拍的,看看網上那些標籤為「懸疑驚悚」的電影的評分就知道了,因為觀眾對此類影片的期待非常高,而且喜歡這種類型的觀眾偏生都很挑剔,對漏洞和bug絕不留情。

《時空罪惡》

「懸疑」需要足以挑戰觀眾的智力,而「驚悚」又要強烈引起觀眾的情感反應,兩種類型的電影本來並行發展,現在很多人喜歡將兩者合起來視為一個詞,主要是由於觀眾需求發生了變化,單一的情感訴求難以滿足觀眾的觀影經歷。

於是,很多時候,懸疑電影中常常摻雜驚悚,而驚悚電影中又不乏懸疑,但各有側重,今天要推薦的《看不見的客人》就屬於前者,這部影片剛問世不久,已在豆瓣獲得 8.6 的高分,評分人有幾萬之多,有足夠的代表性。

《看不見的客人》

懸疑電影中的智力挑戰源自於「設謎」與「解謎」,就像謎語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懸疑電影的設謎(謎面)要簡單,而解謎(謎底)要抽絲剝繭,層層推進,用這個過程提供快感給觀眾。

《看不見的客人》在設謎上乾淨利落:一個成功的青年企業家涉嫌在酒店中殺死了自己的情婦,他的律師請了一個經驗老道的刑辯律師為他辯護,在開庭前三個小時,初次見面的刑辯律師在和青年企業家唇槍舌劍的交鋒中,將他涉嫌的案件層層剝繭,原來這案件並不像看上去得那么簡單,卻宛若莎樂美的七層面紗……

《看不見的客人》

這部影片之所以能在最近眾多懸疑電影中脫穎而出,正是得益於電影形式結構與懸疑劇情結構的巧妙安排。雖然設謎要簡單,但絕對不能太過直接,為了使設謎的過程變得豐富,影片在結構上採用了《羅生門》式的多視角敘事,讓男女主角從各自的視角來描述同一件事。

在建立起案件的大致輪廓後,影片將更多的精力放在解謎過程,這一過程其實就是豐富案件細節,細節越多,案件離真相越近。正如《羅生門》的多視角敘事是為了探討言語與真相的關係,本片的主旨亦是如此。

《看不見的客人》

同樣,為了使解謎過程迂迴曲折,影片又採用了「案中案」的嵌套結構以及閃回的表現方法。閃回一直是西班牙電影的特色,阿爾莫多瓦的很多電影都是通過閃回來建立故事結構和情節。

其實,閃回也是嵌套式結構的一種類型。另外,由於主要場景發生在一個房間裡,為了豐富劇情,影片還採用猜測和閃回相結合,虛虛實實,以假亂真,使揭謎過程更加複雜。

《看不見的客人》

總之,《看不見的客人》雖然算不上燒腦,但絕對值得多刷幾遍,以便區分謊言和真話、揣測與閃回,才能找到更多的細節,將故事串聯起來。最終,在解謎過程中,《看不見的客人》的劇情又悄悄地發生了轉向,由揭開真相發展到了復仇。

去年還有一部西班牙電影《遲來的憤怒》也涉及到復仇,同樣引起了影迷們的關注,《遲來的憤怒》使用動作與暴力來復仇,而本片則使用語言和推理。

因此,某種意義上講,除卻結尾的反轉,《看不見的客人》是一部正宗的本格推理電影,一如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一般,其中的一個主要橋段就是利用了本格推理最常用的——「密室殺人」。

《看不見的客人》

青年企業家和自己的情婦在酒店的房間,被兇手襲擊,情婦被殺,青年企業家被擊昏,醒來後發現警察破門而入,沒有發現兇手,門從裡面鎖著,門鏈繫著,窗戶在冬天從裡面打不開,兇手是怎么進來又是怎么出去的?

眾多推理小說都曾涉獵「密室殺人」,幾乎成了這一流派的標配,甚至可以說,已經成了眾多本格推理小說家需要挑戰的高峰之一,因為很多的「密室詭計」諸如暗門、暗道、通風口、多把鑰匙……已經被用過了,如何不落俗套,成了推理作品的試金石,而《看不見的客人》依然能做到不落俗套。

當然,如果你認為它照舊難逃窠臼,那么影片結構也會將這種印象沖淡。這不得不歸功於導演的才華。

《看不見的客人》

說到導演,1975年出生的奧里奧爾·保羅,可能很少為普通影迷所熟知。畢竟除了《看不見的客人》,至今他也只有三部作品。

但一提到這幾部電影,喜歡西班牙電影的影迷可能會印象深刻: 2010年作為編劇的《茱莉亞的眼睛》,2012年作為導演的《女屍謎案》,都是近幾年西班牙懸疑驚悚電影的翹楚之作。

無論作為編劇還是導演,奧里奧爾的作品都有一個標誌性的特徵,那就是結尾的大反轉。

誠然,反轉已經成了懸疑驚悚電影的俗套,連國產的《綁架者》這種爛片也不例外,不過很少電影有勇氣把反轉全部寄托在結尾,一如沙馬蘭在《第六感》結尾給觀眾製作的那種震驚。

奧里奧爾·保羅

畢竟,觀眾在經歷了一個半多小時雲山霧罩般的懸疑後,對結尾的期待值必然非同一般的高。結果,很多打著結尾大反轉的懸疑電影最終給觀眾帶來的不是反轉而是妥妥的「翻車」。

奧里奧爾的幾部電影確實能稱得上「大反轉」,儘管《看不見的客人》的結尾明顯的參考了好萊塢那部被眾多編劇納入「編劇聖典片單」的《非常嫌疑犯》,既然已經到了「編劇聖典」的份兒,劇情設計必然不同凡響,奧里奧爾即便依葫蘆畫瓢,也不會差到哪去。

《看不見的客人》

關於最後的大反轉,已作提示,不再劇透。但確實讓我想到了那句話:人生如戲,全憑演技。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