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劑量單味中藥的奇特功效

2019-02-18 18:13:01

“中醫不傳之秘在劑量”

曾聽到過一位資深望重的老中醫告知:“中醫不傳之秘在於藥量”,同一種中藥,用量不同,產生的作用不同,甚至還可以產生完全相反的作用。中醫治病的根本不是病,而是人,而每個個體的差異不同,用藥劑量也會不同。但是圓機活法組方,巧在識證準確,用足劑量,何慢之 有(註:本段所提“兩”為舊制,折合今為30克)

例如:
黃芪——其利尿作用在20克以內明顯,30克以上就趨向抑制;其對血壓影響,15克以內可升高血壓,35克以上反而降壓。若有氣虛症狀時,用炙黃芪,無氣虛症狀,則用生黃芪。生黃芪30g以上補氣不助火,降壓效果好,30g以下昇陽助火。

柴胡——在小柴胡湯中為君藥,用量大於其它藥一倍有餘,起透邪外出的作用;在逍遙散中為臣藥,用量與各藥相等,起疏肝解郁的作用;在補中益氣湯中為佐藥,用量極小,起升舉清陽的作用。

白朮——常用量能健脾止瀉,大劑量用至30~60克,則能起益氣通便的作用。

紅花——少用可養血,稍多則活血,再多則能破血。

薄荷——用3克以疏達肝木,用至15克以發散風熱,清利頭目。

桂枝——用量不到5克,可以起到溫通陽氣,增加膀胱氣化功能的作用;用至10克,則有溫經散寒,解肌發表,以祛除在表之風邪的效果。

川芎——小劑量可使子宮收縮加強,大劑量反而麻痹子宮。

補充:

【川芎 外感頭痛,用量宜輕,最多不超過4克;高血壓肝陽頭痛,用量宜重,習用9~12克,;瘀血頭痛,宜重劑量,可用至30~40克。

歷代認為是治療頭痛之要藥。前人有謂“頭痛必用川芎”。然頭痛一症,病因殊多,川芎性味辛溫,有活血行氣、祛風止痛的功能,臨床常用以治療血瘀頭痛。例如,
王清任血府逐瘀湯治療血瘀頭痛,方中川芎常重用15~30g;清陳士鐸《百病辨證錄》散偏湯治偏頭痛,療效明顯,方中亦重用川芎,用量達30g之多,若減少川芎的用量,則療效不佳。若用川芎治高血壓頭痛時,亦應大劑量使用,可用10~15g。無論高血壓或低血壓所引起的頭痛,只要是血中有滯,放膽使用川芎,不但止痛效果良好,而且對血壓也有相應的調節作用。

川芎引經少陽勝於柴胡,用量不宜多,一般在4.5~6g,治療頑固性頭痛時,劑量宜大,有效量在30g以上,最多可用至45g,配伍得當效果立竿見影!
據近代藥理研究認為,大劑量使用川芎能降低血壓,小劑量使用能使血壓上升。有人認為川芎辛溫香竄,上行頭目,高血壓患者宜慎用。但中醫認為本品有上行頭目,下行血海的雙向性作用。而且用川芎15克桑葉45克這樣的劑量與配伍治療血管性頭痛有奇效。】

山茱萸固脫3兩(90克)見功,必與參附搭配.

穿山龍,味苦,性平,對細胞免疫和體液免疫均有調節作用,所以近年來成為治療風濕類疾病的妙藥。《中華本草》謂其乾品用量為6~9克,《中草藥手冊》多為15克,少數達30克,東北地區常用量也為15~30克。但根據朱良春經驗,若要取得較好的療效,其用量須40~50克,用量在30克以下收效不明顯。

黃連最苦,然而治糖尿病這一甜病有特效,通常劑量為每日30克(30克是基本,配乾薑以防傷胃),而治療糖尿病酮症,每日劑量多達120克,可使降糖迅速.

益母草 調經用10-15克。據朱良春觀察,益母草的利尿作用,每日用到30~45克尚不見效,須加至60~75克,始奏明顯之效。90~120克時其效更佳,常用以治療急性腎炎之尿少、浮腫之候,常一劑知,二劑已。

枳實小劑量能使心臟興奮,大劑量使之抑制。

生杜仲:30g以上治腰痛奇效,不效則加至60-90g。

萆薢、土茯苓:30g以上消除蛋白尿。

沙參:30g以上補氣,小劑量則可滑腸。

薏米:30g以上治關節痛。

茜草:30g以上治口瘡。
萊菔子、槐花:30g以上降壓。

生黃芪:30g以上補氣不助火,降壓效果好,30g以下起昇陽助火的作用。

代赭石:9~18 g有鎮胃降氣、止嘔止噫之功,適用於胃氣虛弱的嘔吐、嘔逆、呃氣、胃脘滿實等。24~30g用於治療實證氣喘及肝陽上亢所致頭暈、目眩等症狀。丹參大劑量可以治療失眠。

大黃1~5 g有致瀉作用。其致瀉成分為葡萄糖甙元,番瀉葉甙A、C,主要為蒽醌衍生物。3~6g可止瀉,9~15g可瀉下;兩許--疔毒之毒熱甚盛者二兩--癲狂其脈實者--醫學衷中參西錄,治療肝炎,隨用藥量增加而各項指標復常時間縮短,所以認為30g可作為常規劑量。大黃粉0.3g以下有止瀉作用。其機理為大黃鞣酸的收斂作用掩蓋了含量甚少的致瀉成分的作用。鞣質的D-兒茶精抑制大腸內細菌生成酶,阻斷吲哚類的產生而止瀉作用。

研究結果發現,茯苓在 25g以下無明顯利尿作用,至少達 30g才有利尿作用,認為100g時利尿作用最強。

附子:1枚-輕量-陽虛 2~3枚-重量-祛風濕、止痛--《傷寒論》(一枚炮附子的重量約12克。)制附子120-300克水煎3-5小時有甘溫補脾腎之陽,溫補中下焦元陽之氣,無辛燥熱之弊的效果。

蟬蛻:常用量為5~6g,治破傷風時需用25~30g。

半夏:止嘔、除濕 10~15g, 開胃 15~30g, 安神大於30g。小劑量6g降逆和胃,中劑量15g化痰開結,大劑量30~60g(宜用姜半夏30g,生薑30g開始使用,逐漸加量至60g)可鎮靜止痛。

浙貝母9~15 g,有清肺熱、潤肺躁、清熱化痰之功,用於外感及內熱咳嗽。18~30g有解毒散結之功,用於治療肺癰、乳癰、瘰癘、發背及一切癰瘍腫毒。

白果定喘湯白果用量在21枚(約為25g左右),動物實驗證實,定喘湯中白果重用的定喘效果優於常規劑量。

艾葉:3~5g可開胃,8g左右溫經止血、止痛。而大劑量可使肝細胞損害,出現中毒性肝炎;另外,大劑量還會引起胃腸道炎症。

檳榔:用以消積、行氣、利水。常用劑量為6~15g,當用以殺薑片蟲、絛蟲時,即須用到60~120g。

蒼耳子少量則輕而上至顛頂,重用則通下走足膝。

細辛治療風寒表證的劑量一般用3克,最多不超過9克。而當用細辛治療各類痛證時,用量常常超大,有時用至30克,甚至更大。顯然,當風寒表證時用超大劑量的細辛,不僅於證無益,而且還會引起不良反應;同樣,如果要發揮細辛的鎮痛作用,而用常用劑量,顯然是杯水車薪,於痛無濟。

薏苡仁系藥食兩用中藥,其常用劑量的上限為30克,而臨床上有經驗的醫師用該藥治療風濕、腰腿痛等病證時,該藥的用量達到45~90克。

夏枯草 常用劑量的上限是15克,而臨床以該藥治療病程較長的甲狀腺瘤時,用量一般都超過30克。

三棱 為破血行氣之藥,常用劑量的上限為9克,但臨床上以該藥配合其他中藥主治各類晚期惡性腫瘤病時,其每日用量達到45~75克,相當於權威規定劑量上限的5~8.33倍。

當代名醫方藥中教授深得《金匱要略》用升麻之真諦,臨床重用升麻治療病毒性肝炎,也是取其解毒之偏性《藥典》中規定黃芩的每日劑量為3~9克,川芎為3~9克,而《千金翼方》中以單味黃芩治療淋、下血諸症,黃芩的劑量為每日四兩,折合公制為57.68克,顯然已經大大超出黃芩權威規定劑量的上限,劑量一般為每日30~45克。

《小品方》中以單味川芎治療婦人崩漏,每日劑量用至八兩,折合公制115.36克,也明顯是屬於超大劑量套用。
人參的常用劑量是3~9克,當用於脫證時,其用量高達30克以上。

枳實——小劑量能使心臟興奮,大劑量使心臟抑制。

生杜仲――30g以上治腰痛奇效,不效則加至60-90g。

薏米――30g以上治關節痛。

茜草――30g以上治口瘡。

萊菔子、槐花――30g以上降壓。

兩藥用量配伍不同其作用也有所不同

例如:許公岩治療積濕的病症,以蒼朮、麻黃二藥為主。當兩藥相等時,劑量是: 10g:10g,臨床常見能發大汗;當蒼朮倍於麻黃時,則小發汗;當蒼朮三倍於麻黃時,劑量是:18g:6g,常見尿量增多,有利尿之作用。當蒼朮四倍於麻黃時,劑量是: 12g:3g,無明顯之汗利,而濕邪能自化。

萆薢、土茯苓――30g以上消除蛋白尿。

沙參――30g以上補氣,小劑量則可滑腸。

療效的好壞,關鍵在於藥物之間的比例。並非藥量越大,療效越好

>>>當歸功能補血活血,適用於血虛血瘀諸證。然而當歸在複方中,小劑量套用則補血,大劑量套用則活血。如當歸補血湯即由黃芪30g,當歸6g組成;後世在套用補血的總方四物湯時,當歸用量也不超過10g;

>>>歸脾湯、八珍湯中,當歸的用量僅3g。但是具有清熱解毒,活血止痛作用治療脫疽的四妙勇安湯,當歸的用量竟達60g,主要是取其活血止痛;治婦女產後瘀血內阻的惡露不行,小腹疼痛的生化湯,當歸的用量為24g,也取其活血止痛,祛瘀生新之效能。

>>>再如治婦人胎前產後氣鬱血瘀諸疾的佛手散,當歸用二至三兩者,乃取其活血之用,使瘀去新生、血有所歸。由此可見,當歸用於活血,劑量宜大,可用至15g以上。前人謂其氣味俱厚,行則有餘,守則不足,故重用則行血之力更甚。若當歸用於補血,劑量宜輕,3~9g即可。血虛者每致陰虛,陰虛則生虛熱。當歸氣味辛溫而主動,重用則每致動血,切不可重用,否則適得其反,病家服後每致口乾、煩躁、失眠、頭暈更劇,甚則鼻衄。

中藥超大劑量套用的注意事項

中藥的超大劑量的套用屬於臨床中藥學研究範疇的內容,這方面的研究目前還只是剛剛起步,許多內容還是未知數。目前尚不能明確地回答每味中藥在什麼條件下可以超大劑量套用,劑量超出權威規定的劑量上限多少時最適宜,超大劑量套用中藥是否對機體有潛在的不良反應等問題。 中藥超大劑量套用的主要依據仍然是古代及現代醫家的臨床用藥經驗,而現代中藥藥理、毒理學研究的結論卻尚未用於臨床指導中藥的超大劑量套用。在目前的這種情況下,對中藥的超大劑量套用應持謹慎態度。中藥超大劑量具體套用時,必須注意下列有關事項。

一、適應症要準確
中藥的超大劑量套用都有相應的適應症,超大劑量用藥,適應症一定要準確,否則,會出現兩種結局:一是藥重病輕,二是藥輕病重。例如,中藥細辛治療風寒表證的劑量一般用3克,最多不超過9克。而當用細辛治療各類痛證時,用量常常超大,有時用至30克,甚至更大。顯然,當風寒表證時用超大劑量的細辛,不僅於證無益,而且會引起不良反應;相反,如果要發揮細辛的鎮痛作用,而用常用劑量,顯然是杯水車薪,於痛無濟。
二、劑量遞增原則
劑量遞增原則是有毒中藥套用的重要原則,這一原則同樣適用於中藥的超大劑量套用。特別是在經驗不足時更應該遵循這一原則,以避免因盲目超大劑量而引起毒性及不良反應。個體之間的差異性決定了超大劑量用中藥必須做到劑量遞增,切忌生搬硬套,劑量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三、嚴格炮製、製劑規範
許多中藥在超大劑量套用時,在炮製、煎藥和製劑技術上有比較嚴格的規定性,中藥在這方面的經驗比較成熟,套用時應該嚴格遵守。附子、烏頭類中藥超大劑量套用時,特彆強調先煎、久煎,以煎煮至不麻口為標準。現代藥化、藥理研究結果證明,上述炮製、製劑規範是非常必要和合理的,它能夠保證在不影響藥效的前提下,有效地降低這類中藥的毒性。

四、特異性的配伍
從古籍和名老中醫超大劑量套用中藥的經驗中,我們還可以發現某些中藥超大劑量套用時,常有一些比較特定的配伍關係。如半夏配生薑、甘草;馬錢子配甘草等。其目的是防止和降低超大劑量用藥可能引起的毒性及不良反應。臨床套用時必須嚴格遵循。

五、了解中藥的毒性及解救措施
在超大劑量套用中藥時,應對各種中藥的毒性及不良反應應該有一個比較系統的了解,特別是與劑量密切相關的毒性及不良反應。同時,還應該熟悉傳統的和現代的一些中毒解救措施,做到心中有數,防患於未然。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