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被人欺負怎么辦?

2019-03-16 22:42:27

有媽媽對我說她很苦惱,她的兒子不會打架,在學校被人欺負也不敢還手,她不知道怎么辦好。

我挺理解這位母親的心情的,因為有段時間小竣也被人欺負過,我想說說小竣的故事。

小竣是個不會主動跟別人發生衝突的孩子,不過他也不是個被欺負了不還手的人,我覺得這可能和他們小時候的一些經歷或者大人的引導或者性格等有關係吧。小竣是個比較溫和的孩子,他三歲左右的時候,跟外公外婆在成都住過幾個月,樓下玩耍的時候有個大他一兩歲的男孩子經常欺負他,不過一般都被外公看到後及時地制止了。有一次還是這個男孩子搶我兒子手裡的東西,他要,小竣不給,他就動手搶,不知道是否因為這個玩具是小竣很喜歡的,他忽然發火了,揚起手閉著眼睛給了這個男孩子一陣亂打,這孩子估計沒預料到小竣會反抗,被打愣了沒來得及還手,小竣停手後,他哭了,小竣看他哭,也跟著哭了。

我們家家教嚴,對孩子的禮貌修養是比較注重的。但這次外公把小竣領回家沒有批評他,還把這事笑著告訴外婆,說他居然夠膽反抗打哭比他高一個頭的男孩,打架打贏了,這男孩以後大概都不敢隨便惹小竣了(事實如此)。我所知道的小竣第一次反擊別人的欺負,大概就是從這裡開始。因為外公對他的肯定態度,他知道不必逆來順受。

回廣州後,直到六歲上國小,印象中他似乎基本沒有和其他孩子發生過啥大的衝突,就算他自己一個人下樓去和小朋友玩,也都是開開心心去高高興興回。我對他的教育態度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得看情況,打得過可以打,打不過就跑,當然有家長有老師最好是告訴老師。

上國小後,情況發生了變化,小竣遇到了一個對頭。他們班上有個女生比較強悍,據說大部分孩子都嘗過她的拳頭,甚至於對老師都夠膽挑戰。她的學習和紀律有段時間相當讓老師操心,小竣有時候不識時務地愛管閒事,愛說她哪裡哪裡不對,這就結下了梁子。她總喜歡找小竣的碴,不是摔書扔本子啥的,就是用拳頭教訓小竣,小竣也不是吃齋的,奮力還擊,兩人甚至在上課的時候開過一次火。

那次課堂上公開交火後,老師都看出是對方故意找小竣的碴先出手了。老師對我說,讓我教小竣不要理她了,那孩子有時候老師也沒辦法,管不住,小竣真打是打不過那孩子的,怕小竣吃虧。

之前我一直對這事不以為意的,一來小竣素來對人和氣,就算有點小淘氣也不至於亂來,沒惹過事;二來覺得男孩子嘛,偶爾打兩場無關大雅的小架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沒太把這當回事。

老師的話讓我意識到需要進行干預了。回想這兩三年來,小竣在校和人發生衝突,基本都是這個女孩子,每學期都有三兩次。他和其他同學都能相處和諧,但是這個女孩子卻和其他若干同學都發生過大大小小不少的衝突。我追問小竣,他說三年級以來她主要就是找幾個年齡小個子小的人打得多,其他個子大的性子烈的她也不敢惹了。很明顯,主要問題不是出在小竣身上,因為我之前的不作為,她已經開始有點針對性地欺負人了。

當老師的干預和孩子的反抗都不起作用的時候,我覺得我不能放任小竣受欺負,在Q群里請教了一番各路高手後,我決定採用一個我敬重的朋友的方法。

我在放學的時候去校門口堵住這個女孩子,說我有點話要對她講。把她帶到一邊,我笑著對她說,阿姨今天有點話問你,聽說小竣和你發生矛盾了,阿姨來找你了解一下情況。

笑眯眯說這話的時候,我一隻手緊緊的握著她的肩膀,暗地裡非常用力。她對我說小竣怎么怎么了,開始都是謊話,我笑著揭穿了她的謊言,然後說出我知道的情況,她沒吭聲,抬頭倔強地望著我。我還是笑著,我說:“你們都是同學,以前阿姨沒來找你是因為阿姨相信你知錯就改,不會繼續欺負小竣的,但是今天你們這件事有點過頭了,阿姨不得不來給你打個招呼,以後要互相幫助互相寬容,小竣不對的地方阿姨一定會教育他,讓他懂得尊重你欣賞你,但是同時你也要尊重他,絕對不能再動手打他。阿姨是學過一點武術的人,但是我知道武術是用來強身健體的,不是用來打架的,所以你看阿姨來找你客客氣氣講道理,沒有上來就動手打你一頓對不對?你有你的長處,小竣有他的長處,我希望你們以後互相多看對方的長處而不是挑對方的毛病,要珍惜做同學的緣分,你看全廣州那么多孩子,就你們幾十個能做同學,能坐在一起學習也不容易對不對?要珍惜。他比你小,你要當他是弟弟,別的班級別的人欺負他你還要保護他,你們應該是一夥的才對,不能你帶頭欺負他對不對?你比他高比他大,阿姨以後還指望在學校你來保護我們家小竣呢。”

說這些話的時候我都看著她的眼睛,笑著客客氣氣說的,一邊說一邊非常用力地捏著她的上臂,她根本動不了也不敢動。最後我再次強調的語氣告訴她,第一以後絕對不可以打小竣了,否則阿姨在校外就對她不客氣了,連本帶利要她還回來,一旦有人故意欺負小竣,阿姨是一定會堅決保護自己兒子的,她打小竣一次阿姨就揍她十次,反正我們家近,天天都能堵著她打(說這幾句的時候,我收起了笑容,眼睛銳利地盯著她,語氣非常堅定,表情冷峻)。然後停頓幾秒給她消化我的態度以後,我和藹地把我的電話號碼給她,對她說萬一是小竣做得不對,讓她給我打電話,我會收拾小竣,不用麻煩她出手。第二嘛,就是要和小竣好好相處,我還笑著說小竣開音樂會的時候我送票給她請她來看。後來她的眼神明顯軟化了,點著頭答應我說可以。看看火候差不多了,得到她的承諾後,我和她握手,親熱地拍拍她肩膀,讓她走好。

就這樣,從此以後,小竣和她之間太平無事,就算偶爾有點點小磨擦,她也罵兩句就算,再沒有對小竣動過手。

大家可以看到,我對一個刻意欺負小竣的女孩謊稱自己是個學武的人,為了證明這一點,我一直在暗地裡使勁去捏住她的上臂讓她不敢亂動,同時我笑眯眯的神情又在安撫她表達我的善意,我的話里有兩層意思,第一是小竣不能順便欺負,我會堅定的保護他,第二是我支持小竣和她做朋友,沒有一點歧視她的意圖(畢竟學校里,成績好的孩子是更有優勢的,她那時候三天兩頭被請家長,各方面都不太樂觀)。

可能有的家長說這樣對孩子有肢體接觸不妥,我想說為啥我要這樣做?第一撫著一個孩子的肩膀說話看起來很普通,第二我從頭到尾沒有大聲喝斥,和氣的樣子就是和她談心,所以在校門口很多人來人往但沒有任何人圍觀,為什麼要使勁用大力?那孩子到我肩膀了很高,我說過我學過武術,我想威懾她,讓她通過體驗到我的手勁證實我確實會武功,藉此表明我不會對兒子的被欺袖手旁觀,同時讓她知道,不是會武術的人就一定要打人的,溝通才是解決問題的正理。我不會打她,但必須讓她心服口服,氣勢上壓倒她。

對孩子們之間的交往,我們首先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不能欺負別人,與別人和睦相處,能放手的最好放手,不用干預太多,哪怕吃點小虧受點小氣也不必放在心上。但是一旦發現孩子明顯是受欺負的時候,要教給孩子解決問題的辦法,比如找老師,告訴對方家長等求助,假如這些都不湊效,那么必要的時候,家長要選擇適當的時機出手干預,藝術地讓對方醒悟到,對你的孩子是不能順便動手打的。

應該說學校老師對孩子們的衝突是負責任處理的,沒有聽之任之,要不我也不會拖到三年級才出手,老師是起了作用的。但是,這個女孩子是比較特殊的,連對老師她都在生氣的時候可以喊打喊殺,何況一個同學?這裡面女孩家庭因素占主要原因,對這樣的問題根源我們老師和其他家長都無能為力,能做的,或者就剩下警告和自保了。

不過,這樣性格的女孩子往往也是比較講義氣的,因為她能得到的尊重太少了,我一旦用肯定平等的對話來對她恩威並施,她會比較容易接受。相反,如果我惡狠狠指著她罵一頓,沒準會讓她心起怨恨變本加厲地報復。

人家說打狗都要看主人,只要你征服了這個欺負你孩子的人(或者這伙孩子的頭),那么一般來講下次對方就會有所避忌了。這並不是以大欺小,是警告和教育對方的同時,也給了自己的孩子一個安全感,讓他體會到,媽媽是他最有保障的港灣,最愛他的那個人,對親子關係是有利無害的,而且同時還要讓孩子體會到,對暴力的還擊,不是只有打回去這一種方法,解決問題的途徑很多,不過絕對不是靠忍氣吞聲就可以。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