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詞人秦觀-----婉約詞宗 瀟灑風流

2019-02-21 02:11:44

秦觀詞作書法作品。
《淮海集》。
秦觀雕像。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他的每一首詞,都瀰漫著濃霧一樣的憂愁,仿佛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比他更憂傷。難怪宋代詞人葉夢得嘆他是“古之傷心人”。宋代是屬於詞的時代,豪放與婉約之作交相輝映,名家輩出,但詞壇公認情韻兼勝、最具詞心的詞人唯有他。他的《淮海居士長短句》被譽為“首首珠璣,為宋一代詞人之冠”。他就是“蘇門四學士”之一、北宋傑出的婉約派詞人——秦觀。
少年立志學王觀 報國之志衝破天
秦觀(公元1049年~公元1100年),字少游,一字太虛,別號邗溝居士、淮海居士,世稱“淮海先生”。秦觀生長在江蘇高郵一個寒士之家。他6歲開始讀書,由於私塾老師知識淵博,秦觀小時候便受到良好的啟蒙教育。父親自京城開封游太學歸來後,給他講了許多太學士王觀作的學問。因慕王觀的才華,秦觀央求父親將自己的名字改為秦觀,希望能像王觀一樣名揚天下。秦觀自幼學習刻苦,讀了很多書,學習進步很大,文章也寫得好,常慷慨論事,字裡行間表露出要報效祖國的沖天志向。鄉里皆稱他為神童,相信他將來一定大有作為。
公元1064年,秦觀的父親病故。雖然生活受到影響,但是秦觀依舊安心讀書,不想辜負父親的期望。4年以後,秦觀長大成人。這年,在潭州(今湖南長沙)任寧鄉主簿的高郵人徐成甫十分賞識秦觀,認為他將來必成大器,遂將女兒徐文美嫁給他。
秦觀喜歡閱讀兵書、研究兵法,對歷史上的民族英雄,尤其對守衛邊陲的將士格外崇拜。他24歲時寫下《郭子儀單騎見虜賦》,熱情歌頌了郭子儀智勇雙全、單騎赴虜營,並使強虜折服、俯首稱臣的英豪氣概。這篇文章也從側面反映了青少年時期秦觀的報國志氣與心態。
淮海秦郎天下士 一生懷抱百憂中
作為“蘇門四學士”之一,秦觀對蘇軾的崇拜和情誼是非同一般的。秦觀青年時在詩文、書法上已嶄露頭角,得到許多名家的讚賞。他的老鄉、前輩孫覺(黃庭堅的岳父)對他多有指導、影響較大。孫覺將他收為幕府做差,加以培養。一次,秦觀路過揚州時,便請求孫覺將自己的詩詞帶給蘇軾品評。蘇軾閱後大喜,秦觀的名字從此深入其腦海。
公元1078年,秦觀赴京應試途中拜會了徐州知州蘇軾。他作的《黃樓賦》深受蘇軾喜愛。蘇軾稱讚秦觀“有屈宋之才”“千金敝帚”,必將“一鳴驚人”。躊躇滿志的秦觀自以為靈珠在握,未曾想第一戰便鎩羽而歸。為此,他憤憤不平,在《畫堂春·落紅鋪徑水平池》中說:“杏園憔悴杜鵑啼,無奈春歸……放花無語對斜暉,此恨誰知?”
秦觀在仕途上並不順利,時人說他“淮海秦郎天下士,一生懷抱百憂中”。公元1085年,秦觀終於登進士第,結束了“奔走道途常數千里,淹留場屋幾二十年”的生涯。在蘇軾的舉薦下,秦觀歷任太學博士、國史院編修。在京城任職的數年裡,秦觀得與師友時相過從。當時正是北宋新舊黨爭最激烈的時期,由於秦觀是蘇軾的弟子,自然被歸入舊黨陣營。而秦觀對王安石變法有自己的看法,認為新法有可取之處,只是執政者急於求成,以致產生流弊。他同樣不同意司馬光執政盡廢新法,認為那是因噎廢食之舉。這些觀點在黨同伐異的激烈政治形勢下顯然是不合時宜的。而且,由於秦觀與蘇軾關係密切,他更無法逃脫派別門戶之間的中傷和攻訐。
哲宗親政後,全面清算“元公式黨人”。公元1094年,秦觀與老師蘇軾一道被貶謫,出任杭州通判。不久,因御史劉拯告秦觀增損《神宗實錄》,他被貶監處州酒稅。公元1097年三月,他以寫佛書獲罪,被貶徙郴州。這一連串的打擊,使他陷入不能自拔的深沉悲哀之中。苦悶的日子裡,他只能靠寫詞來排遣心中的鬱悶。
在郴州的旅舍中,秦觀寫下了《踏莎行·霧失樓台》:“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里斜陽暮。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就在秦觀寫下這首詞的第二年,他被貶到橫州,一年後再被貶至雷州。他在雷州寫了《自作輓詞》。此時的秦觀,“家鄉在萬里,妻子天一涯”“弱孤未堪事,返骨定何時”。因為仕途屢遭貶謫,理想抱負煙消雲散,他已經深深陷入自閉的境地。“日邊清夢斷,鏡里朱顏改。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他沒有回天之力,只能在悲嘆中體味如滄海般浩渺的愁和怨。
公元1100年,徽宗即位後,秦觀復為宣德郎,放還橫州,行至藤州。同年八月十二,他出遊光華亭,醉中誦被貶監處州酒稅時作的《好事近·夢中作》:“春路雨添花,花動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處,有黃鸝千百。飛雲當面化龍蛇,夭驕轉空碧。醉臥古藤陰下,了不知南北。”不知是酒精中毒還是一語成讖,一生飄零的他竟然大笑而卒。同在貶謫放歸路上的蘇軾得知得意門生去世後非常沉痛,他將秦觀的詞句抄寫在扇子上隨身攜帶,感慨“少游已矣!雖萬人何贖”。
風流不見秦淮海 寂寞人間五百年
在人們的心目中,秦觀是個風流倜儻的人。據統計,秦觀留傳下來的400多首詩詞中,約有100首為愛情詩,其中的主人公絕大多數是青樓歌女。曾經有人把秦觀和柳永相提並論。有的比喻更幽默,說秦觀像《紅樓夢》,柳永則像《金瓶梅》。據說,“秦少游在蔡州,與營妓樓婉字東玉者甚密”。他為情人寫了一首《水龍吟》,還費盡心思地將樓東玉的名字寫了進去。秦觀還有一位叫陶心兒的情人,他曾贈一首《南歌子》給她,末句的“天外一鉤殘月,帶三星”,就是為陶心兒的“心”字打的啞謎。
秦觀因具天賦才情,又得名師指點,所以文學成就非常可觀。他的詩文辭賦均為時人所重,蘇軾贊他的文章“有屈(原)、宋(玉)之才”,王安石稱他的詞“有鮑(照)、謝(靈運)清新之致”。現存《淮海集》49卷,其中詞有14卷共430多首,文則達30卷共250多篇,而成就最大、後世評價最高的是他的3卷詞作《淮海居士長短句》。清代紀曉嵐在《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中亦稱秦詞“情韻兼勝,在蘇(軾)、黃(庭堅)之上”。李調元《雨村詞話》說《淮海居士長短句》是“首首珠璣,為宋一代詞人之冠”。近代國學大師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也說“詞之最工者,實推後主(李煜)、正中(馮延巳)、永叔(歐陽修)、少游(秦觀)、美成(周邦彥)”,其中“少游詞境最為淒婉”。秦觀也因此被尊為婉約派一代詞宗。清初文壇領袖王士禎在寒風冷雨中夜泊高郵湖畔時,想起那裡是秦觀的家鄉,不禁感慨“風流不見秦淮海,寂寞人間五百年”。由此可見秦觀在後世文人心中的地位。
秦觀的詞之所以能有這樣高的評價,在於他能用清新凝練的語言描繪出優美的形象,委婉含蓄地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他強烈的主觀感受與鮮明的客觀形象在詞中達到了和諧、統一,許多名句如“霧失樓台,月迷津渡”“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至今仍然膾炙人口。更重要的是,別的詞人僅具有詞才,唯有秦觀具有詞心。在北宋,詞在經歷了柳永“新聲創調”的形式拓展和蘇軾“以詩為詞”的內容拓展之後,也面臨著描摹過度、情韻不足和偏於說理、過度詩化兩種困境。而秦觀的詞既不同於柳永的市井之詞,也不同於蘇軾、黃庭堅的詩人學者之詞,他追求的是詞人之詞,是在聲律辭藻上更為純正的詞,更是不事雕琢、直指心靈的詞,就像“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的戀情、“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的離愁,沒有典故與辭藻的堆砌,卻永遠能打動人心。
正如葉嘉瑩教授所說:“就詞之發展而言,秦觀詞有一種對詞之本質重新加以認定的意義。秦觀的詞,就其未曾追隨蘇軾卻反而遠祖溫、韋言之,確是一種回流,然而卻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回歸,而是在回流中掌握了更為醇正的詞之本質特色,而同時也產生了就詞之本質加以拓新的作用。”秦觀的風格又影響了周邦彥、李清照乃至南宋以後的眾多婉約派詞人,在宋代詞風的傳承流變中,起到了承上啟下、轉變風氣的關鍵作用。可以說,宋詞之所以為宋詞,成為描寫“心靈中一種最為柔婉精微的感受”的文體,秦觀功不可沒。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