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中下通用痛風方臨床套用

2019-02-24 21:10:40
上中下通用痛風方臨床套用□ 曹洪欣 中國中醫科學院

上中下通用痛風方出自元代朱丹溪《丹溪心法·痛風》,有祛風除濕、清熱化痰、活血通絡之效。中醫“痛風”,並非單純現代醫學的“痛風”,是指由風、寒、濕、熱、痰、血瘀等引起,以周身疼痛為主的一類疾病。筆者用該方加減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乾燥綜合徵、痛風、類風濕性關節炎等疑難疾病,療效滿意。

上中下通用痛風方出自元代朱丹溪《丹溪心法·痛風》。由黃柏、蒼朮、桂枝、防己、桃仁、紅花、川芎、羌活、白芷、威靈仙、天南星、龍膽草、神曲等組成。中醫所說“痛風”,並非單純現代醫學的“痛風”,是指由風、寒、濕、熱、痰、血瘀等引起,以周身疼痛為主的一類疾病。臨床上,筆者用該方加減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等疑難疾病,收到滿意療效,現將臨床治療體會報告如下。

系統性紅斑狼瘡案

劉某,女,37歲,2007年3月26日初診。

2003年,患者在西醫院診為“系統性紅斑狼瘡”,一直用激素治療,現每日服潑尼松15mg。雙手手指關節變形,右手指、左手無名指及小指麻木疼痛,肩項背痛,膝關節痛,胸腹灼熱而脹,胃脘痞滿,口中異味,時心悸,小便黃濁,舌紫暗胖、苔黃膩根厚,脈弦滑數。實驗室檢查:血沉35mm/h,抗核抗體(+),血紅蛋白89g/L。B超:雙腎呈慢性炎性改變。

辨證:濕熱鬱蒸,氣滯血瘀。

治法:清熱燥濕,活血解毒。

處方:黃柏10克,蒼朮10克,天南星10克,桂枝15克,桃仁15克,紅花10克,威靈仙20克,防己15克,川芎15克,秦艽20克,大腹皮15克,龍膽草15克,白花蛇舌草30克,甘草10克。14劑水煎服,日1劑,分3次服。

二診:服上方14劑後,手指關節麻木疼痛明顯減輕,胸腹灼熱而脹、胃脘痞滿不顯。肩項背痛、膝關節痛好轉,口中異味漸退。舌暗紅、苔薄黃,脈滑。檢查:血沉22mm/h,血紅蛋白110g/L,抗核抗體(+)。減潑尼松5mg,繼上方加減,再進30餘劑後,再減潑尼松5mg。

再診時,手指關節痛基本不顯,余症消失,仍留關節變形,能從事家務勞動,停用潑尼松。以知柏地黃湯合四妙散加減,服藥半年余,鞏固療效。病情穩定,至今5年未復發。

按:系統性紅斑狼瘡(SLE)是一種瀰漫性、全身性自身免疫病,臨床表現多樣,主要累及皮膚黏膜、骨骼肌肉、腎臟及中樞神經系統。對於SLE的治療,現代醫學套用糖皮質激素、免疫抑制劑等,雖能緩解病情,但難以阻止疾病進展,致腎臟等臟器損害甚或進入狼瘡危象。

SLE屬於中醫“溫毒發斑”、“五臟痹”等範疇。其病機是由於風濕熱邪內舍,與體內熱毒相搏,燔灼氣血,瘀阻脈絡與肌腠,痹阻骨節,損傷臟腑,從而形成複雜臨床表現。該病人由於熱毒浸淫,造成骨節痹阻,所以手指關節變形疼痛;熱毒瘀阻脈絡,經氣不暢,則肩背膝關節肌肉疼痛;濕熱阻礙中焦氣機,出現胸腹脹悶灼熱,胃脘痞滿,口中異味;濕熱毒邪燔灼上下,充斥內外,阻滯氣血運行,故舌紫暗胖,苔黃膩根厚,脈弦滑數。

治以清熱燥濕,活血解毒。方用上中下通用痛風方加減,方中蒼朮、黃柏清下焦濕熱;天南星祛風痰,尤能化經絡間痰濁之氣;川芎理氣活血,通行十二經絡,桃仁、紅花活血通絡,三者共奏活血化瘀止痛之功;桂枝通陽化氣,溫經通脈,引諸藥直達病所;防己除濕利水消痹;神曲化濁消積,祛經脈筋肉之“陳腐之氣”;龍膽草清利肝膽濕熱;加白花蛇舌草解毒清熱利濕;全方共奏清熱解毒、化痰除濕、活血通絡之效。

二診時症狀明顯減輕,減服激素,三診即病情穩定,後停用激素,用補肝腎、利濕熱、活血通絡法,鞏固療效,至今5年未復發。

乾燥綜合徵案

秦某,女,44歲。2007年10月14日初診。

患者2001年確診為乾燥綜合徵,經激素、免疫抑制劑及對症藥物治療後,病情緩解。現周身關節、肌肉疼痛,髖、膝、踝關節尤甚,活動受限,雙側腮腺腫大壓痛。四肢皮膚時有癮疹瘙癢,咳黃綠痰,目乾澀痛。舌紫暗胖大有瘀斑、苔黃膩,脈滑數。現每日服強地松10mg,1次。實驗室檢查:抗核抗體(+)、抗SSA(+)、抗SSB(+),類風濕因子(-),血沉110mm/h,IgA5.6g/L。

辨證:濕熱內蘊,瘀血阻絡。

治法:清熱化濕,活血化瘀。

處方:黃柏10克,蒼朮10克,桃仁10克,紅花10克,桂枝10克,秦艽20克,石斛15克,神曲15克,生地10克,天南星10克,威靈仙30克,穿山龍20克,生龍骨30克(先煎),甘草10克。14劑,水煎服,日1劑,分3次服。

二診:周身關節肌肉疼痛減輕,膝、踝關節可屈伸活動,隱疹消失。抗核抗體(+-)、抗SSA(-)、抗SSB(+),血沉36mm/h。守方加減繼服30劑,減強地松5mg,日1次。

三診:關節肌肉疼痛基本消失,余症不顯。再服30劑,停強地松,肌肉關節痛未作。後以上方加減服藥3月余,鞏固療效。隨訪1年未復發。

按:乾燥綜合徵是一種以侵犯淚腺、唾液腺等外分泌腺體為主的慢性自身免疫性疾病,又稱為自身免疫性外分泌腺體病,分為原發性及繼發性兩種,以口、眼乾燥為常見表現,屬於中醫“燥證”、“痹證”範疇。其病機為本虛標實,臟腑陰虛為本,火熱化燥為標,濕熱瘀血為其變。

本例患者乃濕熱內蘊,瘀血阻絡而致諸症內生。濕熱蘊結,瘀阻絡脈,則周身關節、肌肉疼痛,活動受限,雙側腮腺腫大壓痛,濕熱下行,流注關節故髖、膝、踝關節疼痛尤甚;內蘊之濕熱,郁於皮膚則隱疹瘙癢;濕熱搏結,損陰傷液,故目乾澀痛;舌紫暗胖大有瘀斑,苔黃膩,脈滑數亦為濕熱內蘊,瘀血阻絡所致,遂以上中下通用痛風方加減治之。

方中黃柏、蒼朮清熱除濕;威靈仙、秦艽、穿山龍祛風通絡止痛;桃仁、紅花活血化瘀,通經止痛;桂枝通陽化氣,溫經通脈;神曲化濁消積;天南星化痰解痙;石斛、生地滋陰潤燥,諸藥恰中病機,共奏清熱化濕,活血化瘀、通絡止痛之效。服藥14劑,諸症明顯減輕,守方加減,調理2月余,停服激素,再守法治療3月余,隨訪1年未復發。

痛風案

劉某,男,56歲,2007年3月10日初診。

患者痛風(尿酸鹽腎病)6年,平素嗜食肥甘,一月前受寒後出現四肢關節腫脹疼痛,左足趾跖關節紅腫痛甚,不可觸及,夜劇晝緩,屈伸不利。服用秋水仙鹼疼痛緩解不明顯。雙耳輪及手足可見痛風石。舌暗紅、苔黃膩,脈弦。素食3天查血尿酸512.9mol/L,尿尿酸7.7mol/L。

辨證:濕熱痰瘀痹阻經絡。

治法:清熱利濕,活血化痰。

處方:黃柏10克,蒼朮10克,桃仁10克,紅花10克,羌活10克,桂枝15克,白芷10克,川芎15克,防己10克,秦艽20克,茯苓15克,薏仁30克,天南星10克,威靈仙15克,忍冬藤20克,甘草10克。14劑,水煎服,日1劑,分3次服。

複診:關節腫脹不顯,疼痛明顯減輕,屈伸自如,舌暗紅,苔淡黃微膩,脈弦。效不更方,再進30劑,關節痛消失。查血尿酸:295mol/L,尿尿酸:3.78mol/L。隨訪半年未復發。

按:痛風是由於嘌呤代謝紊亂和血中尿酸結晶而引起的組織損傷疾病。常侵犯關節、腎臟等組織。西醫治療痛風的首選藥為秋水仙鹼,雖見效快,但降血尿酸及促進尿酸排泄效果不顯,易反覆反作,並形成藥物依賴,損害腎功,易出現胃腸道反應和毒性反應。

“痛風”中醫歸屬於“歷節風”、“痹證”的範疇,多由於風、寒、濕、熱等致病因素引起的經脈痹阻不通而致。本病案中,該患者因過食肥甘厚味,導致濕熱內蘊,加之外感風寒侵犯經絡,導致氣血不通、瘀血凝滯,絡脈不通而發病,急性發作多為濕熱瘀滯較甚,以標急為主,辨證為濕熱痰瘀痹阻經絡,治當清熱化濕以瀉濁,活血化痰通絡以止痛。

方選上中下通用痛風方,取其祛風除濕、清熱化痰、活血通絡之效;加茯苓、薏仁健脾利濕化濁,忍冬藤清熱解毒、疏風通絡,並囑注意飲食調節,二診諸症即明顯好轉,守方治療30劑,症狀消失,血尿酸恢復正常,隨訪半年未復發。

類風濕關節炎案

楊某,女,37歲,2006年11月26日初診。

患者類風濕關節炎9年,近半月因氣溫驟降而復發,服潑尼松10mg、雷公藤多苷片10mg,關節疼痛緩解不明顯。現雙手指及腕關節腫脹疼痛,屈伸不利,晨起僵硬明顯,食指、中指及左腕關節變形,肩、肘、膝、踝關節疼痛,舌暗紅、苔黃膩稍厚,脈滑。實驗室檢查:類風濕因子(+),抗“O”>500U,血沉:26mm/h。

辨證:濕熱蘊結筋脈、流注關節、瘀阻經絡。

治法:清熱燥濕、活血通絡。

處方:黃柏10克,蒼朮10克,天南星10克,防己10克,神曲15克,桃仁15克,龍膽草15克,紅花10克,桂枝15克,桑枝15克,威靈仙20克,秦艽20克,生龍骨30克(先煎),甘草10克,14劑,水煎服,日1劑,分3次服。

複診:手指關節紅腫漸消,屈伸自如。手指、腕、肩、膝、踝關節疼痛減輕,實驗室檢查:類風濕因子(+),抗“O”<250U,血沉17mm/h。守上方加減,繼服20劑,關節痛基本消失,減潑尼松5mg,守上方加減再服30劑,停服潑尼松,關節痛不顯,諸症消失。鞏固療效,繼服藥60餘劑。隨訪半年未復發。

按:類風濕性關節炎(RA)是以關節組織慢性炎症為主要表現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屬中醫“痹證”範疇,反覆發作,遷延難愈。本病多因風寒濕三氣雜合而入,流注筋骨血脈,搏結關節而致,急性發作責之於濕熱痰瘀互結,痹阻關節筋脈。

本案病例乃濕熱蘊結筋脈,流注關節,瘀阻經絡,氣血瘀滯不通,故手指、腕、肩、肘、膝、踝關節腫脹疼痛,屈伸不利,甚則變形;舌脈亦為濕熱內蘊,瘀滯經絡之象。用上中下通用痛風方以清熱燥濕,活血通絡。服藥14劑,諸症悉退,不僅關節紅腫漸消、屈伸自如,且抗“O”、血沉等也明顯下降。濕熱漸解,遂守方加減,調理20餘劑,關節痛基本消失,減潑尼松5mg。繼服30劑,關節痛不顯,停服潑尼松,並守方調理,鞏固療效,隨訪半年未復發。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