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落在時光里的雪花》

2019-02-17 13:33:06

1、

一陣秋風變涼以後,“棲霞居”對面的山仿佛也消瘦了。平時我很少去觀察山,因為骨子裡認為“男人如山”,也因為自己從小就與大山為伍,習慣了看山就是山。那天傍晚,我坐在門前的石階上,看夕陽在那些紅楓樹的葉子上面流動,遠遠望去,那些曾經紅紅的茂盛的楓葉也變得不再那么具有美感了。反而是一邊的蘆花,在夕陽下變幻成一片燃燒的火焰,那種寵辱不驚的姿態讓我怦然心動。突然,一陣風吹起,葦絮隨風悠悠地飄飛,象下雪一樣。

望著輕靈地散逸著的葦絮那般婆娑的風韻,我的腦子裡跳出來“蘆花飛雪”這四個字,便自然地哼起了歌:“蘆花飛雪/最傷是離別/鴻雁紛飛/我思念情切……”

是啊,最傷是離別。哼著歌,我的心情一下子變得落寞許多,眼前蘆花滿眼秋的景象怎能不讓我想起離別的殤呢?蘆花在飛,儘管是蘆花飛雪詩意濃,但它們終究是在風中老去。或許,蘆花的綻放,本身就是一場盛大的別離吧。這一刻,對面的山巒泛起一片漫山遍野的孤寂,我突然想:如果蘆花知道綻放就意味著別離,那么,它還會如此忘我地盛放嗎?

風中纖細的蘆桿搖曳著,那一低頭的溫柔,給我一種不勝秋風的感覺,遠遠望去,那些似拂塵一般的葦穗,顯得十分素淨。我不由得在心中感嘆,這些蘆花是多情的,它們仿若一個個窈窕淑女,為愛固守著這片山野。

多情自古傷離別,蘆花如此,我亦如此。

2、

那天,一張枯黃的梧桐葉翻轉著身子從我眼前飄落,冬天如期而至了。風冷得刺骨,寒意已渲染了這個季節,從石階上往下走,我緊了緊衣襟,望著煙雨濛濛如畫的山巒,喃喃自語:這天,不會是要下雪了吧?

走下石階,我漫無目的地沿著門口的土路遊蕩,路邊的田裡,一隻羊仰起頭似乎在看著歲月爬過田邊那株柳樹光禿禿的樹梢。快過年了,歲月像風一樣從春到冬飛揚地走了一圈,我望著那隻羊在心裡想,天寒地凍時節,喝一碗羊湯暖暖身,但不知你會在什麼時候完成自己的使命呢?

這樣想著,走著,行走在山村上空的雨水,一不小心就掛在了我的眼角。有雨兒的江南是柔軟的,這時候,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江南的冬天如若下雪多是雨夾雪。風冷颼颼的,想要往我的脖子裡鑽去,我縮了縮脖子,抬頭看著被風兒吹拂成一片灰濛濛的天空,覺得暮色在蔓延。

我不知道這風兒要吹往哪裡,就像田邊的那條小溪一樣,日夜不停地從“棲霞居”門前流過,總是歡快地唱著歌。“咩、咩……”那隻羊沒來由地叫著,如同小溪一樣歡快地唱著歌。轉過身,我想像著它與寒冷的風耳鬢廝磨,想像著它怎么就忍受得了這種孤獨的滋味呢,想著此時此刻形單影隻的自己,心情仿佛結冰一般。

站在土路上,面對著田野,我突然對土地有了一份朝聖的心情,祈禱著來一場雪,讓自己與大地一起白頭。幽深的暮色下,我頓時忘了曼妙的煙雨,忘了柔軟的江南,心中卻若有所思:所有的故事只能有一首主題歌。

3、

夜色逼近山村,我在等待一份最美的邂逅。這時候,時光還在寒風中重複著自己的腳步,屋前的幾株櫻花樹,枝頭上那些搖搖欲墜的幻想,始終不肯泛出一片綠意。

我坐在冰冷的石階上,目光不敢與風對視,一張臉在夜幕下冷了起來。“今晚會下雪嗎?”我喃喃自語著,抬頭,期待一場溫柔。

歲月慢慢染白了我的頭髮,我卻在等待一場雪的到來。是的,我期待下雪,那是因為我的骨子裡始終流淌著一縷詩意。這天空,這山,這田野,這山村,如若下雪,怎能不讓我飄舞起漫天的詩情呢?

思想瞬間便染上了詩情,儘管還是在現實的底部滑行,但我就想和雪來一場最美的邂逅,然後,在雪花漫天飛舞的那一刻,記住今夜的風向。那一刻,我可以想像,你曼妙的身姿迎風搖曳,如同一隻白色的蝴蝶,撲閃著翅膀,落下一路鳥語花香。

那是去年了,一陣風路過你的臉頰,那一刻,我仿佛看見你的眼角流過一片山水。那個離別的車站,你在我身邊帶著芬芳隨風一路快走,卻與一列火車背道而馳。那一刻,我笑了,你也笑了。而此時此刻,我突然記不起你那份令我痴迷的笑容。

曾經,我從你的夢中起步,讓一縷縷記憶走過寧靜的詩意生活,那時候,我聞到了一陣蓮花的清香。可是,當我們走過喧囂的紅塵,你早已經從夢裡抽身了,一份愛情仿佛失眠了一般,睜著眼看著你、看著我。其實你明白,我不會在你的夢中停留,就像我明白自己是一個喜歡背井離鄉縱情山水的遊子一樣。

4、

夜深了,風更緊了,我在寒風中聽見了牆外一朵臘梅花開的聲音。梅花香自苦寒來,一些帶著疼痛的記憶,剎那間便從指間忽明忽滅的煙火中滑落,悠然醒來。

這時候,我看不清對面山上蘆花飛雪的姿態,那些花草或許早已藏起了顏色,一聲嘆息,就這樣不經意間敲破了黑夜的帷幕。染上了寒冷的憔悴,從我的額頭蔓延開來,曖昧的燈光,瞬間便豐腴了我的臉頰。指間的香菸熄滅了,一縷孤獨悄悄地爬上我的心頭,我突然間想起了白天那只在田裡吃草的羊,難道它不懼怕黑夜嗎?

可是,那隻羊不會知道,我懼怕黑夜,更懼怕黑夜的孤獨。

說起孤獨,其實,你的三千青絲每一根都是我的孤獨,無論白天,還是黑夜,因為你說,你喜歡我的孤獨。然而,我不明白,一份愛為什麼會有孤獨,就像不明白去年那個寒冷的傍晚你讓我孤獨地站在寒風中暗自神傷那樣。

猶記得,我要和你一起去登上泰山之巔,然後在紙上構築一片日出時的絢麗時光,可如今,黑夜一層一層蔓延,終於將一份愛包裹。我抬起頭,夜色落在唇上,不知不覺間就被風兒吹得冰冷冰冷的,一顆心仿佛一下子被一種叫做思念的東西掏空,一片雪花突然落入我的眼帘,與落寞相撞。

下雪了。雪落無聲。風兒仿佛切斷了所有的記憶,一片一片晶瑩的雪花在空中劃出一道道虔誠的弧線……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