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才知道,美國幼稚園這樣教育“熊孩子”

2018-09-30 07:15:56
許多中國父母認同西方自由平等的教育理念,認為大人應該像以平等的態度對待孩子,給孩子完全的愛和自由。真是這樣嗎?

本文作者張麗倩是一位擁有豐富國外幼教經驗的幼教老師。她說,大錯特錯了。

我剛到美國學習幼兒教育時,立志要成為一個人見人愛、和藹可親的幼稚園老師。

實習時,我臉上總是掛著大大的笑容,對每一個小朋友都態度溫和;和他們說話時,也“唰”地蹲下來,力爭和他們的視線齊平;此外,我還抓緊每一次機會和他們玩耍打鬧,拉近關係。

誰知道,這些孩子非但不聽我的話,還逐漸“蹬鼻子上臉”,對我提出的要求直接忽視。

不久,我的主班老師找我談話,說我不能這么縱容孩子,很多“規矩”我都沒有執行好,在該嚴肅的時候還笑容滿面,弄得孩子沒有界限感,這樣對他的教學也很不利。

聽了他的話,我一時懵了,美國老師不是講“自由平等”嗎?

慢慢地,我才發現,美國人所講的“自由平等”是建立在明確、公正、合理的規則之上的,而規則的樹立,在幼稚園時期就已經開始。

美國老師的規則之多之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在美兩年,我換了四個地方實習,無論是幼稚園還是國小,開學之初,我的主班老師們都會鄭重地和我談教室里的“規矩”。

大到不許打人、罵人、毀壞東西這樣顯而易見的行為準則,小到洗手的方法、圓圈時間(circle time,也叫小組時間,指一段時間內一組人圍坐在一起共同參加的一種活動)的坐姿、餐桌上的禮儀、每個玩具的擺放方式、在樓道里怎么走路等等。

我在記事本上記得滿滿的,心想和中國老師比要求也差不多。但是,美國老師樹立規則的方式卻很不同。

首先,他們對規則高度重視。

在開學之初的幾周或者一兩個月,會拿出大量的時間,專門給學生講解、示範行為規則,甚至取消、推遲已經安排好的課堂活動,臨時召開班級會議,讓學生們討論、反思一些不良的行為。

比如,我在美國公立國小二年級實習時,班主任老師前幾周完全沒有上什麼“正課”,但是,花了很多時間“立規矩”。例如,全班練習在樓道里怎么走,練到沒有人東張西望、發出怪聲;老師發出一個口號,每個人必須放下手頭的一切活動,安靜地注視老師;學生起身離開座位時,練習如何又輕又穩地把椅子推回桌子下面。

也是她告訴我,規則是自由的保證。比如,每個人都遵守說話的規則,認真傾聽,輪流發言,不打斷、不插話,才會有一個安全的環境讓每個人暢所欲言,從而產生真正活躍的課堂並培育民主精神。

其次,身教勝於言傳。

對於一些細小的行為規則,美國老師會親身示範,到位地講解每一個細節。這點對於年齡小的孩子尤為重要,聽得再多、記得再牢,也不如切身實踐來得有效。

比如,一位老師曾經用整個circle time時間教孩子怎么用轉筆刀、怎么削鉛筆、以及鉛筆削到什麼地步是合適的。另一位老師和孩子們一起吃飯,反覆親自示範如何禮貌地請求更多的食物:“某某某,請你把沙拉遞給我好嗎?”“謝謝你!”,並且手把手地教孩子怎么把果醬均勻地塗抹在麵包片上,怎么用叉子叉起滑溜溜的煎雞蛋,甚至誇張地表演出因為一邊吃飯一邊說話而卡住喉嚨的情景。

樹立規則的同時,美國老師非常注意讓孩子明白規則的目的和背後的道理,而不是強制性地灌輸給孩子,強迫他們執行。

玩具玩完了要收拾,是因為要保證教室整潔有序,這樣才有足夠的空間進行其他的活動;打翻在地的牛奶要趕快擦乾淨,否則別人踩到會滑倒;自習時要保持安靜,因為說話聲可能會打擾其他同學;打噴嚏要把頭埋進一個手肘里,否則會傳染給他人……

對於稍大一些的孩子,老師會帶領他們討論“我們的班級需要什麼規則”以及“為什麼要有這些規則”。比如,一個幼稚園大班的老師首先請孩子們每個人想一條“班級規則”,用筆畫出來,並把自己的想法分享給全班,然後,大家集體討論,通過歸納提煉,一起完成班級守則。

這樣做,孩子不僅懂得了規則的“合理性”,更因為規則出於他們自身,在執行時也更為自覺。

規則必須有,違反了規則,必須要承擔相應的後果。

“後果(consequence) ”不是“懲罰(punishment)”,是做錯了的事情的自然結果或彌補行為。到了吃飯時間不吃飯,後果就是過了飯點就沒有飯吃,要挨餓;亂丟亂放玩具找不到,後果就是沒有的玩;圓圈時間隨便插話、私下說話,後果就是離開圓圈;把書撕壞了,後果就是用膠帶再把書粘好。

美國老師要求孩子承擔後果時,很少吼叫,更不會打罵,音量適中,語氣正常,但是態度是異常堅決的,不會因為孩子的哭鬧就妥協,更不會以“孩子太小,還不懂事”為藉口而一筆帶過。

在另一家美國幼稚園的小班實習時,班裡的孩子都才滿三歲,一個小男孩尤為活潑調皮。一次吃飯時,也許是為了好玩,他突然把飯盒裡的小動物餅乾都潑在了地上,引得全班孩子哈哈大笑,他自己不以為錯,也笑得很歡。

我以為主班老師會衝過去嚴厲地訓斥他,沒想到等孩子們笑完,她只淡淡地說了一句:“請你吃完飯用掃把掃乾淨。其他的同學,走過去的時候注意。”等到他吃完飯,發現地上的餅乾有的完好無損,很容易撿起來,有的已被踩成碎末。老師則把兒童掃把和簸箕準備好,並為他示範了一下怎么打掃。

這個小男孩起初想逃避,但是被告知如果不打掃完,不能進行下面的活動。於是,在老師的幫助下,他一面跪在地上慢慢地掃,一面眼巴巴地看著其他孩子去玩別的玩具。這樣的事情又發生過三四次,這位老師沒有一次罵他、吼他,但也沒有一次縱容,每次都要求他打掃乾淨才能去玩。慢慢地,他再也不隨便往地上撒東西了。

愛需要智慧,包容亦需要邊界。

上面提到的這件小事讓我想起了當下很多中國的父母和老人們。孩子做錯了事情,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先替孩子道歉、搶著為他們承擔責任,很多年輕的父母也怕管教起來麻煩,乾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用一句“不要跟小孩子斤斤計較”搪塞他人也敷衍自己。

這樣的行為可能一時迴避了矛盾,圖了省事,實際上剝奪了孩子學習的機會,從長遠來看,也只會給父母日後的教養帶來更多的麻煩。

親職教育是一切教育的起點,幼兒階段的教育對孩子一生影響重大。因此,學齡前孩子的親職教育就是重中之重。

為孩子明確行為的邊界,幫助他們認識行為的好壞對錯,需要家長從日常生活中一點一滴的小事抓起,慢慢達成的。

孩子今天在家裡吃飯把湯、飯潑到桌子上、地上,沒有人教他餐桌禮儀,讓他把狼藉收拾乾淨,那么日復一日,他哪一天去別人家或餐館吃飯時,也會對此熟視無睹,甚至在飯桌上耍賴撒潑;孩子今天和大人說話時態度傲慢、沒大沒小,家長得過且過,不與之溝通並講解行為禮貌,一次又一次,孩子不僅會失去對自己家長的尊重,日後也會不尊重學校的老師、其他的成人。

西方人所言的“自由”是規則下的自由。

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教育,非常強調孩子的品格教育,如何為人修身,有很多準則。去美國後,接觸西方文化,尤其是看到美國人為孩子所立的“種種規矩”後,才慢慢理解“自由平等”的真實含義。

國人看到了西方教育中提倡的平等關係,但是沒有看到西方的成人管教孩子時嚴肅的口氣,極強的規則意識,以及讓孩子彌補錯誤、承擔責任時的堅定態度。

西方人所言的“自由”是規則下的自由,“平等”是成人尊重孩子為一個有思想、有情感的獨立個體,願意傾聽、理解、信任他,而不是完全和他打成一片,任其妄為,失去自身的權威和引導者的身份。

在學齡前就給娃立好規矩,這是親職教育的重中之重。無數熊孩子的新聞已經為我們佐證了一個規律:如果現在縱容娃以“自由”之名來犯熊,以後再要補“規矩”的課,代價就要高得多。

所以,無論是在成人世界還是兒童世界,有規矩才有自由,規則才是自由的保障。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