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松鼠會 ? 割雞割雞割雞——小寶寶的包皮非切不可么?

2019-03-01 22:47:20

割雞割雞割雞——小寶寶的包皮非切不可么?Comments>>

| Tags 標籤:割包皮, 包皮, 包皮環切手術, 原創, 手術李清晨 發表於 2011-07-14 14:28

在兒童醫院的外科門診,無論白班還是夜班,總有這樣一類“患兒”家長:

“大夫,你看我們孩子的包皮用不用切?”

“不用”

“可是我們想切……”

“我說了不用。”

“但很多孩子都切了,聽說這個手術能帶來許多好處,而且小時候切痛苦小……”

……

因為中國多數兒童醫院的外科門診都是極忙碌的,如果這樣一位家長看病時,正好趕上幾個真正的急診,比如腦外傷一類,那大夫極可能不再過多解釋,收住院了事。到底該不該切,那些所謂的好處是否真的存在,還真不是在門診那種忙亂的環境下三言兩語能掰扯清楚的。

說來話長,包皮環切這種手術在西部非洲已經有5000年以上的歷史了,在中東也至少有3000年的歷史。全世界大約1/4的男性做過包皮環切術,大多集中於北美、中東和亞洲穆斯林國家以及大部分非洲國家。而我國由於文化和信仰的差異,本來大部分男性新生兒未行包皮環切術,但近來不少家長由於種種原因也開始跟風了。

事實上對於小寶寶來說,除了反覆發作的包皮炎和因包莖導致的排尿困難等病例確實需要行包皮環切術而外,其餘的情況是否有必要行包皮環切手術在醫學界是一直存在爭議的。

美國的情況頗有代表性,手術率幾番沉浮。早在20世紀70年代,由於傳統的原因和醫學界當時的見解,美國約有80%的新生兒施行包皮環切術。後來由於美國兒科學會認為包皮環切對健康有好處的證據不足,故採取了明確反對新生兒常規做包皮環切手術的立場,因此到了80年代中期,手術率降到約60%。可誰知進入1989年以後峰迴路轉,又有新證據表明不做包皮環切與各種健康危險有關,美國兒科學會只能見風使舵,不過這次他們學乖了:既不支持也不反對,但美國小兒的包皮環切手術率還是再次增加了……自1999年以來,先後有16個州取消了包皮環切的醫療補助金,而到了2007年,美國小兒科學院考慮到目前又有進一步的數據,可以重新修正包皮環切有關的政策。真是生命不息,折騰不止,小小的包皮居然攪得人們大動乾戈——反對者認為這是一個野蠻愚昧行為, 違反人權;支持者則認為該手術好處多多,堪比疫苗。

其實包皮環切術的鼓吹者與反對者雙方都有不同程度的證據支持,我們不妨仔細看看他們的核心觀點及有關證據,以期當自己或為孩子為配偶(當今的中國男人多沒什麼家庭地位,好多成年已婚男人切包皮的理由就是老婆讓切的!)做決定時能夠權衡利弊。

最初由於宗教原因切除包皮的古人,當然不會了解到包皮的生理作用,亦不可能確切知道包皮切割後帶來的實際益處。目前認為小兒的包皮還是有一定作用的,主要是保護未成熟的陰莖頭,使龜頭保持濕潤、敏感,避免不良刺激,但遠非一些極端的反對者所宣稱的那樣作用巨大,甚至有人將包皮對龜頭的保護作用與眼皮對眼球的保護相提並論,這是一個多么蹩腳的類比!這類文章往往是觀點鮮明措辭激烈,對大眾而言頗有迷惑性。以盈利為目的片面強調包皮切除的好處忽悠人固然不對,但為抨擊這種做法就罔顧事實與證據,也是不可取的。

目前學術上關於包皮環切最主要的爭議集中在包皮過長與尿路感染、陰莖癌和HIV感染的關係上。研究表明包皮環切術能顯著降低新生兒尿路感染的機會(從7‰下降到2‰以下),但其併發症(如出血、感染)發生的機率也在2%左右;大量證據表明新生兒包皮環切術是陰莖癌的重要預防措施,但陰莖癌本屬罕見腫瘤,發病率極低,以每年為30萬名新生兒行包皮環切術計,才能預防一例陰莖癌的發生。以這兩種情況來分析風險效益比,顯然不太划算。

近年來有關包皮的研究成果,最引人注目的當是有學者發現包皮內板上有較多能結合HIV病毒的受體,因此理論上包皮環切術將能夠減少HIV感染的機率。而後的人群調查及大規模對比試驗確實證實了該觀點,因而有學者指出如果南部非洲普遍實行新生兒包皮環切術的話,10年內可減少約200萬新增HIV感染者及30萬AIDS死亡人數。舊金山市健康部門主持性傳播疾病預防和控制事務的傑弗里•克勞思納不無誇張地說“這是二十年來最偉大的醫學發現”。但近期有學者將目前的文獻系統分析後發現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包皮環切術與成人異性間HIV感染的關係,將包皮環切術作為減少HIV感染的公共衛生干預措施值得商榷。而環切術是否會使男性產生錯誤的安全感從而發生高危性行為也是值得警惕的,模型實驗的結果提示如接受過環切術的男性明顯加強高危性行為頻率的話,那么環切術的預防效果將被完全抵消……這場爭論似乎仍將繼續下去。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經過對HIV的各個方面進行了論證之後,結論是沒有足夠理由在美國全境推廣此項手術,但同時指出作為個人的男性不妨考慮包皮環切術作為一種額外的HIV預防措施。

此外,“包莖”則是又一個導致很多患兒家長求治的原因,有學者通過對4個年齡組的調查後發現:3歲男孩存在包莖的高達20.61%,至7歲時則為10.86%,隨著年齡增長,包莖發病率進一步下降,12歲時僅為3.06%,18歲時包莖的發病率僅為2.58%。從這組數據我們可以看出如果僅僅是因為包莖過早的行手術治療,至少有相當一部分孩子,這一刀挨的有點冤,因隨著生長發育部分患兒的包莖可自行解除。故多數醫生主張對於12歲以前的“包莖”病例應慎重行包皮環切。顯然新生兒及嬰幼兒先天性包莖並不能算是手術的指征。

目前我國的學者及大部分醫生通常建議只有當包皮嵌頓、包莖合併排尿困難、反覆發作的包皮炎、瘢痕性包莖、青春期後包皮仍不能上翻者才是手術的適應症。至於有些家長考慮到該手術潛在的對某些疾病的預防效果及對性生活方面的幫助(這方面的調查結果也彼此矛盾,結論並不一致),我看,不妨讓孩子長大成人之後自己決定,畢竟該手術還是存在一定風險(即使很小),並會給孩子帶來恐懼與疼痛。當然由於前面提到的原因,你要非切不可,醫生也不會拚命阻攔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