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顧茅廬之時就為蜀漢最後的滅亡定下了基調。蜀漢滅亡錯不在別人, 就在先主玄德。

2019-02-12 10:34:41
一、背景介紹

我們在介紹背景之前,先看看建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207年都發生了哪些大事。

公元207年曹操接受郭嘉的建議,一舉剿滅袁家的殘餘勢力,平定了袁家的危機;

公元207年孫權總計黃祖,徒其民眾;

公元207年曹操從南匈奴贖回蔡文姬;

公元207年蜀漢後主劉禪出生,也就是這個人帶領了蜀漢的滅亡;

公元207年曹操謀士郭嘉逝世;

公元207年冬天,劉備三顧茅廬終於請到了諸葛亮,輔助自己成就大事;真的是郭嘉不死,臥龍不出啊。

公元207年天下的局勢是馬騰占據西涼、公孫康占據遼東、張魯有漢中、劉璋據成都、劉表守荊州、士燮(xiè)留交趾、孫權封揚州、劉備就在小小的新野駐軍。

這一年劉備在司馬徽水鏡先生的建議下,找到了臥龍諸葛亮,在諸葛亮的草廬中,臥龍先生為劉備講解了隆中對,並展示了攻打天下,恢復漢室的宏偉戰略地圖。

諸葛亮當時的戰略地圖是:

“自董卓已來, 豪傑並起,跨州連郡者不可勝數。 曹操比於袁紹, 則名微而眾寡, 然操遂能克紹, 以弱為強者,非惟天時,抑亦人謀也。 今操已擁百萬之眾,挾天子而令諸侯, 此誠不可與爭鋒。 孫權據有江東,已歷三世,國險而民附,賢能為之用, 此可以為援而不可圖也。荊州北據漢、 沔,利盡南海, 東連吳會, 西通巴、 蜀,此用武之國, 而其主不能守, 此殆天所以資將軍, 將軍豈有意乎?益州險塞, 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劉璋暗弱, 張魯在北, 民殷國富而不知存恤, 智慧型之士思得明君。 將軍既帝室之胄,信義著於四海,總攬英雄, 思賢如渴,若跨有荊、 益, 保其岩阻,西和諸戎,南撫夷越, 外結好孫權,內修政理; 天下有變, 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 洛, 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於秦川, 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誠如是, 則霸業可成, 漢室可興矣。”

但就是這個宏偉的戰略地圖卻為蜀漢後期的滅亡埋下了禍根。

為什麼這么說,是因為諸葛先生忽略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兵力優勢的問題。

二、我們先分析一下隆中對的戰略決策情況。

先占荊州,在攻益州,保有天下地勢最先要的兩個州,憑藉劉備的人格魅力,外,結好孫權,打成孫劉聯盟,內,撫好百姓,及相關的蠻夷勢力,在靜靜等待天子大變,在從益州,荊州分兵攻取重要,曹魏可滅,漢室可復。

這裡說的是,曹操占據天時、孫權占據地利、劉備只能硬插一道,強行占據地利人和。

諸葛亮考慮的荊州益州的地勢和地緣政治,但是卻沒有考慮如果孫權背叛仰或孫劉聯盟破裂後怎么應對,這就是所說的風險防範意識沒有做到位。

在就是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兵力的問題,如果分兵的話,分出並能否單獨對付曹魏防範孫權,這裡風險意識都沒有做進去。

作為一個項目而言的話,這其實是一個失敗的項目,寫的項目規劃書,都是寫的好的問題,比如益、荊二州的地理優勢,地緣政治問題;益州的負責人本人情況等等。

但是恰恰少了最關鍵的風險防範,最為項目經理的諸葛亮完全是不負責的,但是作為總負責人的劉備也沒有提出疑問,也是不合格的。

​三、我們暫且簡單的對比一下曹、劉、孫的基本面

赤壁大戰之前,曹操基本上可以說是躊躇滿志,北方的袁紹基本已經被消滅殆盡,北方基本上已經達成了統一,益州的劉璋一股腦的討好曹操,荊州劉表新亡,接班人也是任由家族人員擺布,最後也是降了曹操,曹操準備停當,準備飲馬長江。

孫權久居江東,長江天塹為孫權提供了很好的屏障,經濟條件和百姓生活都比較安居樂業。

劉備此時也就是駐軍新野,曹操此時也準備除掉劉備,就一路追著劉備的屁股跑,可以說是非常的落魄。

曹操的兵力:曹操號稱有80萬大軍直攻赤壁,這個數字可能就是為了嚇唬嚇唬人而已,根據史料的記載,曹操占據的北方大概有300多萬人口,兵力可能就在23萬~35萬左右。

孫權的兵力:孫權在赤壁之戰前總兵力大概在7~8萬人左右。

劉備的兵力:滿打滿算劉備的兵力也就是1萬人左右,1萬人左右的兵力博弈二三十萬的兵力好像是有點難。

那么到了夷陵大戰的時候三方是什麼情況。

劉備在征討孫權的時候號稱70萬大軍,但是根據史料記載也就是4~5萬人左右。

《三國志》注引《魏書》記載:癸亥,孫權上書,說:“劉備支黨四萬人,馬二三千匹,出秭歸,請往掃撲,以克捷為效。”

孫權投入的兵力也是在5人人左右。

《三國志 陸遜傳》記載:黃武元年,劉備率大眾來向西界,權命遜為大都督、假節,督硃然、潘璋、宋謙、韓當、徐盛、鮮于丹、孫桓等五萬人拒之。

曹操在赤壁大戰之後一直沒有大的戰爭,在人口和兵力上也有所增加,雖然實力不能碾壓孫劉,但是基本上也和孫劉之和差不多。

四、諸葛亮的失誤

經過以上的對比,就算荊州不失,諸葛亮在兵力尚可自保的局面上就要分兵從益州出漢中,從荊州攻中原。這種分兵的策略是兵力可以碾壓對方時候可以實施,但是在蜀漢時期兵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在去分兵攻擊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只能以失敗收場。

諸葛亮說了,天下有變, 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 洛, 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於秦川。這就有個問題了,什麼叫天下有變,估計諸葛亮也不清楚什麼是天下有變把。所以這個戰略又出現了問題。

可能有人說,以後那么久遠的事情,誰能說清楚呢,但是作為一名戰略家來說,就要有預見性,比如這個天下有變,是篡漢、是孫權逝世、是曹操逝世。其實這些都沒交代。

諸葛亮沒有考慮年齡的問題,在三顧茅廬的時候,劉備47歲,諸葛亮27歲,在三國時期,人的平均壽命是34歲,就算劉備能活到70歲,那么也就是說要在23年內要復興漢室,這個也是諸葛亮沒有考慮進去了。

綜合而言,諸葛亮只有了大的戰略目標,但是沒有具體的行動步驟,所以《隆中對》時就為蜀漢的滅亡埋下了隱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