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丨你乞求他人理解的樣子,真的好可憐

2019-02-12 22:48:36

原創 2016-11-09 國館文化

理解你的人,都無需多言,他會在你最落魄、最無奈的時候依然挺身而出、仗義相助,甚至超越對錯是非。

生活中,總有一些誤解與非議。

有的通過解釋可以化解,有的磨破嘴皮也是枉然。

於是有的人渴求:“你為什麼就不能理解我呢?”

聲音有些嘶啞,甚至歇斯底里,一肚子的委屈無處安放,感覺下一秒就要徹底崩潰,而不爭氣的眼淚總是忍不住簌簌而下。

只是,到頭來,卻未必真能迎來柳暗花明、冰消雪融。

冷眼終究還是冷眼、隔閡終究還是隔閡、非議也終究還是非議。

可你乞求他人理解的樣子卻真的好可憐。

理解你的人,都無需多言,他會在你最落魄、最無奈的時候依然挺身而出、仗義相助,甚至超越對錯是非。

管仲二十來歲的時候結識了鮑叔牙,兩人合夥做生意。

管仲家貧,出資少一些;鮑叔牙出的多一些。

強強聯手,生意自然不錯。

等到分錢的時候,管仲卻總想多拿一點,少一分都不行,鮑叔牙也不以為意。

日子長了,就有人看不慣,跟鮑叔牙抱怨:“管仲這人怎么能這樣啊”

鮑叔牙說:“管仲家裡窮,上有老母,就是他不拿,我也要多給他的,此事以後就不要提了。”

後來兩人一起充軍。

一次,齊國與鄰國交戰,衝鋒的時候,管仲總是躲在最後,而退兵的時候,管仲卻跟飛一樣的奔跑。

大家都笑他貪生怕死,領兵的想殺一儆百,拿管仲人頭立威。

關鍵時刻,鮑叔牙跑出來求情:

“管仲為人我最清楚不過了,他家有80歲老母無人照顧,他不得不忍辱含羞以盡孝道。”

關鍵時刻,讓管仲免去一死。

後來兩人各事一主,鮑叔牙為齊國公子小白效力,而管仲作了公子糾的謀士,上演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王位爭奪權謀。

管仲曾驅車攔截小白,搭弓射箭,正中小白腰帶。

後來小白躲得王位,就是後來的齊桓公,公子糾失敗被殺,管仲也成了階下囚。

小白即位後,欲殺管仲。

鮑叔牙卻力薦管仲:管仲之才原勝於己。

並勸說齊桓公不計前嫌,重用管仲為相。

齊桓公聽從鮑叔牙的建議,管仲的才華才逐漸施展開來,終於有了後來的齊桓首霸。

如若沒有鮑叔牙的理解於支持,厲害如管仲也終不免埋沒塵土。

相知如鮑叔牙對管仲,即便不說,也能知曉你胸中的才華與魄力,看清你背後的心酸與委屈,能在你最失魂落魄的時候替身而出,甚至不在乎對錯是非。

能有這樣的朋友,又何需渴求他的理解。

這樣的人可遇而不可求。

最重要的是,你需要讓自己的人生變得更加的彪悍,只有彪悍的內心才有足夠的力量無視他人的誤解與非議。

大凡那些白手起家的人都有那么一段遭人非議、不被理解的日子。

蘇秦早年遊歷多國,不被重視,貧困潦倒而歸,連自己最親的親人都不見待他,“至家,妻不下絍,嫂不為炊,父母不以為子”,老婆不理他,嫂子不給他做飯,連家裡的老父母都不認這個兒子了,也是夠慘了。

後來引錐刺股,發奮讀書,以合縱之法遊說各國,佩六國相印,曾經譏笑過他的人都拜在了他的腳下。

而陳平早年的處境也是差到了極點,父母早亡,寄食於哥嫂家,想專心讀書,不乾農活,被鄉人譏為不誤正業,又被大嫂所不容,又是冷眼,又是刁難,陳平不得已只好離家出走。

最終幾經轉輾,投奔劉邦麾下,歷事三朝,多次匡扶漢室於危難中,封侯拜相,青史留名。

······

古今中外,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在生活中,也難免遭人誤解與非議,尤其是敢於活出跳出樊籬、不走尋常道路之人。

離開體制自主創業的人、拋開樊籬自我流浪的人、深耕基層安於寧靜的人以及那些甘於平寂追求內心的人······

一旦他們的行為超出了普通人的行動範圍。

非議、誤解、指責、謾罵、嘲笑、冷眼就接踵而至。

乞求他們的理解,只能是自取其辱。

只是彪悍的心靈從不在乎他人的誤解。

在他們的內心深處,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能把外來的風風雨雨化作內心的執著與勇氣。然後不顧樊籬、不惜冷眼,奮勇向前,踏霜破浪。

所以,有的人終於成功了。

期待他人理解,是弱者的表現。

只會讓你顯得更加卑微。

懂你的人,從不需要渴求,理解與關懷,總是在關鍵的時刻溫暖你的心窩;不懂你的人,只會以路人的姿態,冷眼旁觀,或是投來一兩句無關緊要的喝彩或是嘲諷。

而彪悍的心靈,總是從內而求。

不憚冷眼、不懼譏諷,如山而立,自是巋然不動。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