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媽媽還揍過你呢,可她喜歡你,是吧?

2019-02-17 22:01:51

“爸爸,你不喜歡我了嗎?

揍一個人不等於不喜歡那個人,是吧?

媽媽還揍過你呢,可她喜歡你,是吧?”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真理就不站在我這邊呢?就因為你是個大人,我是個孩子。

爸爸,據我所知

(小友想對爸爸說的話)

文| 彭治國

1. 媽媽,爸爸在乾什麼呢?要爸爸接一下電話。他在忙嗎?他一定在寫他的破稿子吧。他永遠在寫他的破稿子。他為什麼永遠也寫不完呢?那就讓他繼續寫他的破稿子吧。媽媽,掛了吧,我要說的都說完了,我沒有要說的了。親親你,媽媽。不,不要說再見。不要……

2. 我爸爸打過我,大概是4歲的時候,他告訴我的。我自己早忘記了。爸爸,你為什麼要打我呀?媽媽從來沒打過我。爸爸,你說打我,是讓我長點記性。可你打了我,我忘得更快了,我都忘記你打我了。爸爸,你不喜歡我了嗎?揍一個人不等於不喜歡那個人,是吧?媽媽還揍過你呢,可她喜歡你,是吧?

3. 爸爸,你不會哄我一下嗎?你從來沒有哄過我。媽媽看到我生氣了,都會抱抱我、親親我。如果你不兇巴巴地看著我,我會聽你的。可是你老是兇巴巴的。你像一個老虎一樣,像一個野蠻人一樣,你說過自己以後再也不生氣了,可你還是生氣了。你總是對,真理總是站在你這邊的。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真理就不站在我這邊呢?就因為你是個大人,我是個孩子。

爸爸,我的身體裡有一顆壞的心,我想壞事的時候,上課的時候,壞的心會經常跑出來打擾我。

4. 爸爸,你知道嗎?你幫助了最兇猛的動物,那個動物也會幫助你。你幫助了一個蟈蟈,那個蟈蟈也許會在夜裡偷偷摸摸地給你唱歌;你幫助了一隻老虎,那隻老虎也許會跑到你家感謝你,送你一個你最喜歡吃的朱古力冰激凌。你相信嗎?我是相信的,我現在就在想,怎么去幫助一隻老虎,好吃到我最喜歡的朱古力冰激凌。

5. 爸爸,我的身體裡有一顆壞的心,我想壞事的時候,上課的時候,壞的心會經常跑出來打擾我。晚上,我的心思都在聽你講故事上,壞心就不來打擾我了。爸爸,我的身體來自地獄,我的心靈卻來自天堂。

6. 爸爸,我幫別人開門,為什麼沒有人說謝謝我?可是我沒有要求他們說謝謝我,我還是給他們開門了。是的,我不再要求他們說謝謝我了,我會繼續為他們開門的。

7. 爸爸,我們不再和好了。我們真的不能和好了嗎?那次,我們吵架,15分鐘後才和好。你還記得嗎?

生氣的小友

文| 彭治國

"姥爺餵的豬是脾氣最好的,從不發火。"

小友在生我的氣,他不理睬我。我也生氣了,不管他,繼續我的工作。後來,我走過去問他:"給你講個故事吧?" 他有些意外,說:"我以為你不會給我講故事了。"我們又一次和好,擁抱在一起,比以前更加親密。

我總是告訴小友,別生氣,生氣不好。我給他講釋迦牟尼的故事,講"大肚能容天下難容之事"的彌勒佛,可這對小友來說談何容易。

許多事情,都讓小友生氣。放學路上,他把一隻絨布小豬丟了,後來終於找到,可他聞了聞說:"小豬身上的味道沒了,只有樹葉的味道了。"他大哭。在蛋糕店,他最愛吃的蛋撻賣完了。所有的顧客還有營業員阿姨,竟然一個都沒給他留下。還有鄰居家的小夥伴們,總是不經他的允許拿他的玩具,總是惹他生氣。

我也常常惹小友生氣。由於腸胃原因,我不讓他喝酸梅湯、吃眉州湯圓,他生氣;他打小狗,我說他,他生氣;和我下軍棋,他不守規則,把我的子都吃了,他自己一個子也不讓我吃,我不和他玩了,他也生起氣來。有時候,為了懲罰我,他把送給我的畫又拿了回去。他說:"讓你吃點苦頭。"

他確實傷了我的心,我多愛他的畫呀。我一張一張把它們收到我的書櫃裡去,準備以後給他辦畫展呢!

不過還好,後來,他不生氣了,又把畫還給我了。

但有時候,我會變得如此不堪一擊,被怒火吞沒。

我也生氣過,這讓我苦惱。我想:決不能這樣下去了,要淡定,要忍耐,要用愛來化解一切。孩子那么愛生氣,是否也和我自己有關呢?我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但心中仿佛有隻猛虎。我一遍又一遍高舉馴服的皮鞭,但似乎無論如何,都無法將那隻猛虎完全馴服。

有一次,小友和鄰居家的小夥伴在床上蹦來跳去,他把窗簾給扯下來了。那是我一再告誡過的——別碰窗簾,扯下來就安不上去了。我大吼一聲,把他和鄰居家的孩子都嚇壞了。我要那孩子回家去,留下小友一個人承受我全部的力量。我大聲地呵斥他,他像樹葉一樣在寒風中抖動,眼淚像決堤的洪水一樣漫過他年幼的臉。而我,去拿了掃把。我不斷告誡自己,不能打孩子,這是底線。終於,我把掃把放下了,但我又不能去安慰他。我想讓他知道,他得為自己的錯誤承擔責任。可我也擔心,小友長久的哭泣是否會弱化他對我這個父親的愛,讓我和他之間變得有隔膜?

這所有的問題,都在啃噬著我的心,使我痛苦。有時候,我有足夠的耐心,去化解他所有的怒氣;但有時候,我會變得如此不堪一擊,被怒火吞沒。我曾對人說,希望我和小友之間,就像朋友一樣。但我不知道,我和他之間一次又一次的爭吵,是否會使得我們爺倆像大海中的兩艘船,因為各自的命運,向各自的方向划去。

在很多時候,我一次又一次站在小友那邊,為他鼓氣。一句親切的問候,一次握手,一個擁抱,一個微笑,一次又一次從家到學校、從學校到家的散步,一次又一次睡前的長談,還有那些我講給他的故事,每次我都在努力,不要讓自己辜負作為一個父親的使命。在這個世界上,作為一個父親,還有什麼比接納一個孩子,保護他,愛他,並告訴他生命的全部意義更為重要的呢?

但這又是多么難啊,人是多么不完美的動物啊!我這半生,一直在探尋生命的意義;我遍覽群書,還在學習怎樣成為一個稱職的父親;我一次又一次朗誦詩人里爾克的詩句:

苦難沒有認清,

愛也沒有學成,

遠在死鄉的事物,

沒有揭開面目。

這詩句里,是否有一些啟示給我呢?

有時候,家裡就像動物園,我和他媽互相吼叫,像兩個野獸般,但並不撲向對方。我們一部分因為我們的事情吵,一部分因為小友的事情吵。我們都覺得自己受了傷害,都覺得對方不了解自己,都覺得只有自己才是無辜和正義的。

吵架時,我和小友他媽都渴望改變對方,卻誰也沒有被對方改變。一年又一年,吵架時,我們儘量不當著孩子的面,但有時候它就突然發生了,誰也控制不住心中的那頭野獸。

所以,吵架的時候,小友就在我們中間,充當裁判。吵架就像比賽一樣,剛開始也許是我提高音量,然後是他媽,接著我繼續提高音量,最後他媽又緊隨其上。當交談無法再繼續下去的時候,小友來宣布結果。

我告訴小友,要站在正義的那邊,不要站在給他棒棒糖的那邊。於是,他開始了艱難的思考,並做出判決。但很多時候,我們都不尊重裁判的裁決。

有一次,小友說:"姥姥、姥爺是這家裡脾氣最好的。"後來他又說:"姥爺餵的豬是脾氣最好的,從不發火。"

這話刺痛了我。我向小友承認了以往的一些錯誤,表示自己今後將向豬學習。

我開始學習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緒。我學習書法,看佛經,一日"三省吾身",盡一切可能與小友平心靜氣地交談。

但我和他媽還是吵架。一次吵完,他媽走了,我繼續做飯菜,小友繼續玩他的玩具。很長時間過去了,飯菜好了,他媽還沒回來。我便給他媽打電話,沒人接;發簡訊,不回;又打電話,還是沒人接。

飯菜做好了,小友不吃。他哭喊著:"我最喜歡的媽媽沒了,天大的事情啊!媽媽,你在哪裡呀,求求你快回來!要是找不到媽媽,我就離家出走!"

我慌了。我給小友穿好衣服,自己也胡亂地穿了些,手忙腳亂地抱著小友跑到樓下去。在冬天刺骨的寒風中,我不知該往何處去。他媽去哪兒了呢?我們跑到河邊,我盯著水面看,想著最壞的結局。我們又像無頭蒼蠅一樣跑到馬路上,看哪裡有人聚在一起。

小友一邊哭一邊問媽媽在哪兒,我的腦海里則茫然一片。被撞了嗎?還是離家出走了?如果這樣,我們就變成單親家庭了,我怎么去和小友的姥姥、姥爺交代,怎么去和小友交代?

我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裡,門竟然是開的。他媽站在屋裡,小友撲上去,我放了心,可表情還是嚴肅的,一個人回到臥室里去。

那時候的太陽快落下去了,陽光照進窗子,是一天當中最後的、最溫暖的餘暉。我坐在床上,想著要是每天能看看這落日有多好。

隔壁,是他媽在給小友講故事,小友在安靜地聽著。這小小的家裡,三個人都在,這個家還是完整的,並沒有破碎。

本文選自《我對你的愛,小心翼翼》

彭治國著

爸爸寫給兒子的暖心告白書

每一次陪伴,都是父子之間一次溫暖、親密的旅行。

願你在這本書里,看見愛與美好。

內容簡介

這是一本從孩子身後輕輕流淌出來的小書。書中的父親,一邊處理日常生活中的“一地雞毛”,一邊應付著兒子的“十萬個為什麼”;一邊竭盡全力讓兒子的心智得到自由的發展,一邊對兒子所要面臨的不安全因素憂心忡忡……全書文字克制而不煽情,但一位父親因愛得過於濃烈而小心翼翼的心,往往讓人潸然淚下、感動不已。

責編:綴可愛的咪咪醬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