痿病

2019-02-22 17:52:29

痿病

痿病是肢體的皮、肉、筋、骨、脈受到外邪浸淫,或因五臟內傷而失養引起的,以筋脈弛緩,軟弱無力、不能隨意運動為特徵的一種難治病。感受溫熱病邪,灼傷陰液;脾胃虛弱,肝腎虧虛,肌肉筋脈失養;或濕熱浸淫,瘀阻脈絡等,是本病常見的病因病機。本病可突然發病,也可緩慢形成。輕者肢軟無力,重者四肢痿廢不用。 【範圍】 西醫學的神經系統疾病,如多發性神經炎、急性脊髓炎、重症肌無力、周期性麻痹、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癔病性癱瘓、肌萎縮側索硬化,以及中樞神經系統感染並發軟癱的後遺症等,凡見到肢體痿軟,臨床表現與痿病相似者,均可參考本篇辨證論治。 【病因病機】 一、病因 1.感受外邪感受溫熱毒邪,高熱不退,或病後餘熱燔灼,傷津耗氣,皆令“肺熱葉焦”,不能輸布津液以潤澤五臟,遂致四肢筋脈失養,痿弱不用。此即《素問·痿論》“五臟因肺熱葉焦,發為痿蹙”之謂也。久處濕地,感冒雨露,濕淫經脈,營衛運行受阻,郁遏生熱,濕熱阻滯,久則氣血運行不利,筋脈肌肉失卻濡養而弛縱不收,成為痿病。即《素問·痿論》日:“有漸於濕,以水為事,若有所留,居處相濕,肌肉濡漬,痹而不仁,發為肉痿”之謂也。 2.臟腑內傷飲食不節,過食肥甘,嗜酒成癖,多食辛辣,貪杯飲冷,損傷脾胃,內生濕熱,阻礙運化,導致脾運不輸,筋脈肌肉失養,發生痿病。或脾胃素虛或久病致虛,中氣不足,則受納、運化功能失常,氣血津液生化之源不足,無以濡養筋脈,而產生肢體痿弱不用。七情內傷,或勞役太過,或房室過度,或久病耗損,或先天稟賦不足,致肝腎精血虛耗,導致筋脈失養,亦可發為痿病。 3.跌仆損傷跌打損傷,瘀血內阻,絡脈不通,筋脈失養,發為痿病。 二、病機 1.發病外感溫熱邪氣,肺熱津傷及跌仆損傷,瘀阻脈絡之痿,發病多急驟;濕熱浸淫,脾胃虛弱,肝腎虧虛之痿,起病多緩慢。 2.病位痿病病位在筋脈、肌肉。與肺、脾(胃)、肝、腎關係密切。 3.病性有虛、實、和虛實夾雜之證。但總以髒氣虛損為主,也有溫熱、濕熱、痰瘀等實邪為患者。 4.病勢本病因外感溫熱邪氣,濕熱浸淫者,病情發展多由筋脈、肌肉及臟腑;因臟腑內傷,氣血津液不足,肢體失養者,病勢多由臟腑及筋脈、肌肉。 5.病機轉化早期以溫熱、濕熱、瘀血實邪為主的多屬實證。久則熱盛傷津,或瘀血內阻,新血不生,終致陰血耗傷,脾胃虛弱或肝腎不足,從而病性由實轉虛,出現虛證。正氣虛弱,又易感受外邪,或脾胃虛弱,運化失司,痰濕內生,郁而化熱,或陰虛無以制陽,虛熱內生,或久病入絡,絡脈瘀阻,或實邪日久傷正,致正虛邪戀,均可形成虛實夾雜之證。病凡由實轉虛,由脾(胃)肺及肝腎,為病情逐漸加重。若五臟俱損,出現胸悶氣短,發音嘶啞,呼吸及吞咽困難,為脾肺之氣將絕之候,病情危重,預後不佳。 【診斷與鑑別診斷】 一、診斷依據 1.肢體筋脈弛緩,軟弱無力,活動不利,甚則肌肉萎縮,不能持重或不能久立、久行,以至痿廢,可伴有肢體麻木、疼痛或拘急痙攣。嚴重者可見排尿障礙、呼吸困難、吞咽無力等。 2.常有久居濕地或涉水淋雨史,或有藥物史,或有家族史,或有跌仆損傷史,或有外感溫熱病史。 3.男女老幼均可罹患。溫熱邪氣致病多在春夏季節。 4.可結合西醫相關疾病作相應理化檢查,有助診斷。 二、鑑別診斷 1.痹病痹病是以肢體關節肌肉疼痛、重著、麻木、屈伸不利、關節畸形,甚或引起臟腑病證為主要表現的病。後期由於肢體關節疼痛,不能運動,肢體長期廢用,亦有類似痿病之瘦削枯萎之症。以肢體關節疼痛與痿病相鑑別。痿病雖肢體痿弱無力,患肢枯萎瘦削,但肢體關節一般不痛。 2.偏枯偏枯臨床表現為一側肢體不用,即一側的上下肢同時不用,或左或右。且常伴有口舌喁斜、語言謇澀、肢體麻木、突然昏仆等症。而痿病為四肢不用,左右肢體同時不用,尤以雙下肢不用為多見,與一側肢體不遂的偏枯不難鑑別。 3.痙病痙病是以肢體抽搐為主症的一種病證。表現為角弓反張,兩目上吊。牙關緊閉,神志不清,四肢抽搐而不用。有些痙病患者,發病緩慢,症狀較輕,但見四肢或手足不時震顫、拘急,手不能持物或持物不穩,步履蹣跚,不能隨意動作。但是痙病的肢體不用與肢體或手足的震顫、抽搐並見。而痿證無肢體震顫、抽搐的表現,僅以肢體痿弱不用為特徵,兩者不難鑑別。 【辨證論治】 一、辨證要點 1.辨虛實凡起病急,發展快,病程短,起於熱病、外傷、久臥濕地、感冒雨露之後,病多屬實;凡起病緩,發展較慢,病史較長,或因七情內傷,或勞役太過,或房事過度,或久病耗損者,病多屬虛,或虛實夾雜。凡症見發熱,咳嗽,咽痛,肢體腫脹、麻木、疼痛,舌紅或暗,有瘀斑、瘀點,苔黃或白膩,脈滑、數、澀而不暢,多屬實;凡症見面色不華,疲乏無力,腰膝酸軟,筋脈馳縱不收,脈虛無力多屬虛。臨證亦有虛實夾雜,虛中夾實,實中夾虛,孰多孰少,孰輕孰重,孰急孰緩,需仔細分辨。 2.辨病位起病時見發熱,咳嗽,咽痛,在熱病中或熱病後出現肢體軟弱不用者,病位多在肺;凡見四肢痿軟,食少便溏,面浮,下肢微腫,納呆腹脹,病位多在脾胃;凡以下肢痿軟無力較重,甚不能站立,腰脊酸軟,頭暈耳鳴,遺精陽痿,月經不調,咽乾目眩,病位多在肝腎。 二、治療原則 《素問·痿論》有“治痿者獨取陽明”之說。所謂獨取陽明,系指一般採用補益後天為治療原則。迄今在臨床治療時,不論選方用藥,針灸取穴,一般都重視調理脾胃這一治療原則。但不能拘泥於此,臨床仍須辨證論治。實邪突出者,宜清熱、化濕、祛瘀等法以祛邪實;正虛突出者,宜健脾益氣、滋補肝腎等法,以恢復正氣;若虛實夾雜,當扶正與祛邪兼顧。一般在邪實祛除之後,當以補虛養臟,調和氣血,濡養筋脈為治。 三、應急措施 1.有高熱不退者,可採用物理降溫。或服瓜霜退熱靈(林源牌,吉林敦化市製藥廠),每次4~6粒,1日3次,小兒酌減。 2.咯痰困難,呼吸不暢,面色青紫者,可用超聲霧化吸入,或用吸痰器吸痰,以防痰阻窒息。呼吸表淺無力者,可予吸氧。甚者呼吸肌麻痹,危及生命者,宜儘早行呼吸機輔助呼吸,必要時行氣管切開,不得延誤病情。 四、分證論治 1.肺熱津傷 證候病起發熱,或熱後突然出現肢體軟弱無力,皮膚枯燥,心煩口渴,咳嗆少痰,咽乾不利,小便黃少,大便乾燥,舌質紅,苔黃,脈細數。 證候分析溫熱之邪犯肺,肺臟氣陰受傷,津液不足以敷布全身,遂致筋脈皮膚失養而肢體痿軟,皮膚乾燥;熱邪傷津,故心煩口渴,小便黃少,大便乾燥;肺津不能上潤肺系,故咽乾不利,咳嗆少痰;舌質紅、苔黃、脈細數均為陰傷津虧,虛熱內熾之象。 治法清熱潤燥,養肺生津。 方藥運用 (1)常用方清燥救肺湯加減。藥用經霜桑葉9克煅石膏7.5克甘草3克炒胡麻仁3克(研)人參2.1克杏仁2.1克真阿膠2.4克炙枇杷葉1片麥冬3.6克 1.痰多,加貝母 、瓜蔞. 2.血枯加生地. 3.熱甚加犀角,羚羊角、牛黃。 5.人參改用西洋參更佳。痿證加減: 1. 高熱、口渴、汗多為熱蒸氣分,加知母、金銀花、、連翹,重用石膏清熱撤邪; 2. 咳嗆少痰為燥痰阻肺,加瓜蔞、桑白皮、川貝清潤肅肺。 3. 咽乾不利,肺熱津傷,加天花粉、百合、蘆根,滋陰清潤。加減: 1. 高熱口渴,汗多者,可加重石膏用量,並加金銀花、連翹清熱祛邪; 2. 咳嗆少痰者,酌加瓜蔞、桑白皮、川貝母等清肺化痰; 3. 咽乾口渴重者,加天花粉、玉竹、沙參、百合、蘆根等養陰生津。 臨證參考若身熱退淨,食慾減退,口燥咽乾較甚者,證屬肺胃陰傷,宜用益胃湯加薏苡仁、山藥、谷芽之類益胃生津。本證痿病,起病較驟,多有外感化熱,熱邪傷津灼營的病史,病之初期內熱明顯,故治應清熱救津,甘寒清上,俾肺金清肅而火自降,切勿亂用苦寒燥濕辛溫之品重亡津液。肺熱傷津,不免灼耗胃液,務須結合養胃清火,胃火清則肺金肅,這也是“治痿獨取陽明”的臨床體現。本證久延則肺熱耗津,五臟受灼,轉為肝腎陰虧,脾胃津傷者,亦常屢見,故需早期正確治療。。 本證病位在肺,為溫熱之邪犯肺,燥熱傷津,故急需清熱潤燥,養肺生津。方中石膏甘寒,清肺金燥熱,桑葉清宣肺熱,二藥清熱宣肺救金為主藥;再輔以麥冬、阿膠、火麻仁潤肺養陰,以防燥熱耗津傷陰,杏仁、枇杷葉宣肺利氣以布津液於周身,共為輔藥;炙甘草調和藥性,是為使藥。諸藥使肺熱得清,肺燥得潤,則可截斷病情發展,使病向愈。 (2)加減高熱口渴,汗多者,可加重石膏用量,並加金銀花、連翹清熱祛邪;咳嗆少痰者,酌加瓜蔞、桑白皮、川貝母等清肺化痰;咽乾口渴重者,加天花粉、玉竹、沙參、百合、蘆根等養陰生津。 (3)臨證參考若身熱退淨,食慾減退,口燥咽乾較甚者,證屬肺胃陰傷,宜用益胃湯;沙參9克麥冬15克冰糖3克細生地15克薏苡仁5克炒山藥5克谷芽5克炒玉竹4.5克 1.汗多,氣短,兼有氣虛者,加黨參、五味子(或與生脈散合用)以益氣斂汗; 2.食後脘脹者,加陳皮、神曲以理氣消食; 3.嘔逆甚者,加枇杷葉、半夏(少量)、杮蒂以降逆和胃。 加薏苡仁、山藥、谷芽之類益胃生津。本證痿病,起病較驟,多有外感化熱,熱邪傷津灼營的病史,病之初期內熱明顯,故治應清熱救津,甘寒清上,俾肺金清肅而火自降,切勿亂用苦寒燥濕辛溫之品重亡津液。肺熱傷津,不免灼耗胃液,務須結合養胃清火,胃火清則肺金肅,這也是“治痿獨取陽明”的臨床體現。本證久延則肺熱耗津,五臟受灼,轉為肝腎陰虧,脾胃津傷者,亦常屢見,故需早期正確治療。 2.濕熱浸淫 證候肢體逐漸出現痿軟無力,以下肢常見,或兼見微腫、手足麻木、捫之微熱、喜涼惡熱,或有身重面黃、胸痞脘悶、小便短赤澀痛,舌紅苔黃膩,脈滑數。 證候分析濕熱浸淫經脈,氣血阻滯,筋脈失養,故肢體痿軟無力;因濕性重濁,下先受之,故以下肢為常見;濕熱浸漬肌膚,故見肢體困重,或微腫,捫之微熱,喜冷惡熱,或面黃;濕熱不攘,氣血運行不暢,則見手足麻木;濕熱阻滯氣機則胸痞脘悶;濕熱下注,則小便短赤澀痛;舌紅、苔黃膩、脈滑數均為濕熱內蘊之徵。 治法清利濕熱,通利筋脈。 方藥運用 (1)常用方加味二妙散加減。藥用炒黃柏15克蒼朮15克(米泔浸,炒)薏苡仁15克、萆薢10克、漢防已10克、木瓜10克、木通9克、晚蠶砂9克、牛膝9克、炙甘草6克 1.如濕重於熱,以蒼朮為君藥,用量可大於黃柏; 2.如熱重於濕,則黃柏為君藥,用量可大於蒼朮; 3.濕熱並重者,兩藥等量。 4.若濕熱痿證,可加豨薟草、木瓜、檳榔等,以滲濕泄濁; 5.若濕熱帶下可加赤茯苓、梔子、薏苡仁、車前子等,以滲濕止帶; 6.若下部濕瘡、濕癢可加龍膽草、澤瀉、赤小豆、土茯苓以祛濕熱,解瘡毒。痿證加減法: 1. 小便短赤,下肢微腫不仁,濕蘊於下,加萆薢、防已、薏苡仁、牛膝、木瓜、蠶砂,利濕通絡達下。 2. 胸脘痞滿,肢重且腫,濕蘊氣滯,理氣化濕,合平胃散或胃苓湯。 3. 長夏雨季酌加藿香、佩蘭宣化。 4. 形體消瘦、自覺足脛熱氣上騰、心煩、舌赤、或中剝、脈細數,濕從熱化,偏傷陰份,酌加養陰清熱,去蒼朮酌加龜板、麥冬、知母。 4. 肢體麻木、關節運動不利、舌質紫、脈細澀,夾瘀阻隧,活血通絡,加赤芍、丹參、桃仁、紅花。變證。 1.氣血不足,睏倦,精神短少,懶於動作,氣促而短,便溏,飲食不思,渴不欲飲,除濕之外、兼施升清益氣補血,清燥湯(石膏桑葉杏仁枇杷葉人參甘草阿膠麥冬胡麻仁)。 2。濕流下焦,乘於肝腎,前證兩足熱如火燎,從足跗熱起,漸至腰胯,麻痹痿軟,滋陰利濕,加味二妙,酌加知母、地骨皮;炒黃柏15克知母10克地骨皮10克蒼朮15克(米泔浸,炒) 1.如濕重於熱,以蒼朮為君藥,用量可大於黃柏; 2.如熱重於濕,則黃柏為君藥,用量可大於蒼朮; 3.濕熱並重者,兩藥等量。 4.若濕熱痿證,可加豨薟草、木瓜、檳榔等,以滲濕泄濁; 5.若濕熱帶下可加赤茯苓、梔子、薏苡仁、車前子等,以滲濕止帶; 6.若下部濕瘡、濕癢可加龍膽草、澤瀉、赤小豆、土茯苓以祛濕熱,解瘡毒。痿證加減法: 1. 小便短赤,下肢微腫不仁,濕蘊於下,加萆薢、防已、薏苡仁、牛膝、木瓜、蠶砂,利濕通絡達下。 2. 胸脘痞滿,肢重且腫,濕蘊氣滯,理氣化濕,合平胃散或胃苓湯。 3. 長夏雨季酌加藿香、佩蘭宣化。 4. 形體消瘦、自覺足脛熱氣上騰、心煩、舌赤、或中剝、脈細數,濕從熱化,偏傷陰份,酌加養陰清熱,去蒼朮酌加龜板、麥冬、知母。 4. 肢體麻木、關節運動不利、舌質紫、脈細澀,夾瘀阻隧,活血通絡,加赤芍、丹參、桃仁、紅花。或用虎潛丸;鹽知母9克 鹽黃柏9克 酒熟地9克 炙龜板12克 豬脊髓一條 乾薑1.5片 陳皮4.5克 鎖陽4.5克 虎脛骨4.5克(可用犳骨代) 牛膝6克 當歸6克 白芍6克 用藥思路參考11234 1.若虛火上炎,擾及心神,煩躁不安者,少加金箔一片以鎮心安神; 2.虛火較甚,骨蒸盜汗者,可去溫燥之乾薑,熟地改作生地以增清熱之力; 3.面色萎黃,心悸怔忡,舌淡脈細者,加黃芪、黨參、當歸等以補養氣血; 4.若久病陰損及陽,怕附子、肉桂等補腎助陽。 方中虎骨可以用狗骨或豹骨代替。變證; 1.陰虛熱甚,口乾尿赤,脛烙煩熱、腿足瘦削,滋陰清熱填精.虎潛丸去鎖陽,或用六味地黃丸加牛骨髓、豬骨髓、鹿角膠、枸杞子。 ‘ 2.純虛少熱者,滋陰平補,滋陰大補丸(熟地山藥牛膝山茱萸杜仲巴戟天茯苓五味子小茴香遠志石菖蒲枸杞子肉桂)。或加減四斤丸(蘇葉制半夏厚朴茯苓生薑紅棗)。 3.精虧血弱,面色不華,心悸怔忡,舌淡,脈細,益氣生血,合人參養營湯。或用補天再造丸(紫河車牛膝天門冬麥冬杜仲五味子枸杞子陳皮乾薑側柏葉),緩圖恢復。 , 4.陽不溫潤,兼見畏寒,下身為甚,小便清長,陽萎,舌淡脈細無力,溫腎化陰以生精氣,酌選鹿角膠丸(鹿角膠鹿角霜熟地黃白術杜仲牛膝白茯苓菟絲子人參虎脛骨龜板當歸)、煨腎丸(牛膝萆薢杜仲蓯蓉菟絲子防風白蒺藜胡蘆巴補骨脂桂豬腰子),甚者或兼舌喑,可用地黃飲子。 5。兼見瘀阻,前症兼見麻痹不仁,關節不利,舌青紫暗,脈澀,合合四物湯,桃仁,紅花、丹參、續斷、雞血藤。或用蟲類藥,以助搜剔絡瘀。 . 本型較常見,尤其是下肢痿軟,得之縱酒勞倦、漁色使內傷者為多。亦可因其他各型轉來。所謂五臟之傷窮必及腎。.以腎主藏精生髓,精髓乾枯,筋骨失養,治法最要補腎。 本型痿證,當辨有熱無熱,凡陰虛多火者最常見,.兼見溲赤,脛如火烙。煩熱者,為虛火,當須滋腎清熱,可用虎潛丸、六味地黃丸之屬。無火純虛,專用補益精髓不可用涼。丹溪。瀉南方、補北方。就是指的清熱補腎,以滋潤添精。澤枯起痿。加減: 1. 胸脘痞悶,肢重且腫者,加厚朴、茯苓、澤瀉理氣化濕; 2. 足脛發熱,心煩,舌紅或舌苔剝脫者,加生地黃、麥冬、沙參、砂仁養陰清熱而不礙胃助濕; 3. 肢體麻木,舌質紫暗者,加赤芍、紅花、桃仁等活血通絡。 臨證參考本型因濕熱浸淫所致,故不可急於填補,以免助濕。濕熱易傷肺腎金水之源,故除濕之外,兼施清養;濕熱不去,下流入腎,腎被熱灼而陰虧,可成為標本虛實夾雜者,所以去濕務要慎用辛溫苦燥;若濕熱傷陰,則應轉清滋善後。 濕熱浸漬肌膚,浸淫經脈,致氣血阻滯,筋脈不利,肢體痿軟,故須清熱利濕治其本。方中黃柏苦寒,清熱燥濕為君藥;蒼朮、薏苡仁燥濕健脾,輔助黃柏清熱除濕,使濕熱得除,為臣藥;萆薢、漢防己、木通導濕熱從小便而去,給邪以出路,晚蠶砂、牛膝、木瓜清熱除濕,通利筋脈,以行氣血,共為佐藥;甘草緩和藥性,為使藥。諸藥可使濕熱得除,筋脈氣血流暢,則可截斷病情發展,病可向愈。 (2)加減胸脘痞悶,肢重且腫者,加厚朴、茯苓、澤瀉理氣化濕;足脛發熱,心煩,舌紅或舌苔剝脫者,加生地黃、麥冬、沙參、砂仁養陰清熱而不礙胃助濕;肢體麻木,舌質紫暗者,加赤芍、紅花、桃仁等活血通絡。 (3)臨證參考本型因濕熱浸淫所致,故不可急於填補,以免助濕。濕熱易傷肺腎金水之源,故除濕之外,兼施清養;濕熱不去,下流入腎,腎被熱灼而陰虧,可成為標本虛實夾雜者,所以去濕務要慎用辛溫苦燥;若濕熱傷陰,則應轉清滋善後。 3.脾胃虛弱 證候初起四肢無力,活動後加重,逐漸痿軟不用,食少便溏,氣短乏力,神疲懶言,面色不華,舌淡,苔薄白,脈細。 證候分析脾胃虛弱,氣血生化不足,筋脈失榮,故肢體痿軟,逐漸加重。脾不健運則食少便溏;脾胃虛弱,氣血化生不足,周身失充,則氣短乏力,神疲懶言,面色不華;舌淡、苔薄白、脈細亦為脾胃虛弱,氣血不足之象。 治法健脾益氣,補中昇陽。 方藥運用 。 (1)常用方補中益氣湯加減。藥用人參3克(焗服) 白朮3克 炙北芪4.5克 炙甘草3克 陳皮1.5克 歸身1.5克 生薑2片 紅棗2枚 北柴胡1克 升麻1克加減: 1. 食少腹脹者,加山楂、枳殼、砂仁、谷麥芽等理氣消食; 2. 便溏者,加薏苡仁、山藥、蓮子肉健脾除濕; 3. 心悸者,加龍眼肉、遠志;氣短汗出重者,加重黃芪用量。 臨證參考本證雖痿在四末,病實發於中焦。脾胃虛者,最易兼夾食積不運,當導其食滯,酌佐谷麥芽、山楂、神曲;脾虛每兼夾濕熱不化,補脾益氣之時,當結合滲濕清熱;脾主運化,脾虛則五臟失濡,脾為後天之本,它髒之傷,久亦損脾,本證每與其它各證摻見,治法總宜扶脾益胃以振奮後天之源,這也是“治痿獨取陽明”的體現。。 脾胃為後天之本,脾胃虛弱,氣血化源不足,筋脈失榮,五臟失濡,故當健脾益氣治其本,《內經》有“治痿獨取陽明”之論。方中黃芪、人參大補元氣,益氣健脾,助氣血生化之源,是為君藥;白朮助君藥加強益氣健脾之功,當歸養血和血,助君藥益氣養血,共為臣藥;陳皮理氣和胃,調理脾胃氣機,使脾胃升降之樞正常,升麻、柴胡升舉脾氣,以順脾氣主升之性,使氣血得以輸布筋脈五臟,共為佐藥;甘草健脾和中,又調和藥性,是為使藥。本方使脾胃虛弱得補,氣血生化之源得充,則日久筋脈得榮,五臟得濡,病可向愈。 ’ 、 (2)加減食少腹脹者,加山楂、枳殼、砂仁、谷麥芽等理氣消食;便溏者,加薏苡仁、山藥、蓮子肉健脾除濕;心悸者,加龍眼肉、遠志;氣短汗出重者,加重黃芪用量。 (3)臨證參考本證雖痿在四末,病實發於中焦。脾胃虛者,最易兼夾食積不運,當導其食滯,酌佐谷麥芽、山楂、神曲;脾虛每兼夾濕熱不化,補脾益氣之時,當結合滲濕清熱;脾主運化,脾虛則五臟失濡,脾為後天之本,它髒之傷,久亦損脾,本證每與其它各證摻見,治法總宜扶脾益胃以振奮後天之源,這也是“治痿獨取陽明”的體現。 肥人痰多食少脘悶,脾虛不運,補脾化痰,六君子湯加減;人參3克(焗服) 白朮4.5克 茯苓3克 炙甘草3克 陳皮3克 半夏4.5克 生薑3片 紅棗2枚 1.氣虛較甚者,重用人參、白朮; 2.痰多壅盛者,重用半夏、陳皮; 3.畏怕冷者,加炮姜、附子以溫中祛寒; 4.痰多清稀者,加乾薑、細辛以溫肺化飲。 暑濕傷耗氣陰,長夏溽蒸,肢困神乏,胸滿氣促,身熱心煩,口渴納拙,小便短澀,大便溏黃。自汗身重,脈虛,益氣養陰升清化濕,清暑益氣湯;西洋參5克石斛15克麥冬9克黃連3克竹葉6克荷梗15克知母6克甘草3克粳米15克西瓜翠衣30克 1.若暑熱較盛,可酌加石膏、金銀花、連翹等以清熱; 2.若津氣耗傷較重,黃連可酌減,西洋參、石斛、麥冬等益氣生津之品可加量; 3.小兒夏季熱,久熱不退,煩渴體倦,屬於氣津不足者,可去黃連加入白薇、地骨皮以養陽退熱; 4.若兼濕濁,麥冬、知母等亦當酌減; 5.若汗多,可加糯稻根、浮小麥以收斂止汗。 便溏腹脹。氣短、面浮。神疲乏力、面色不華、脈細。參苓白朮散;蓮子內5克薏苡仁5克砂仁5克桔梗5克(炒黃)白扁豆7.5克(薑汁浸,去皮,微炒)白茯苓5克人參5克(焗服)炒甘草5克白朮5克紅棗3枚山藥5克 1.兼里寒而腹痛者,加乾薑、肉桂以溫中袪寒止痛; 2.納差食少者,加炒麥牙、焦山楂、炒神曲等以消食和胃; 3.白痰多者,加半夏、陳皮等以燥濕化痰。加減法:下肢痿弱,酌加實下之品. 變證。 1.肥人痰多食少脘悶,脾虛不運,補脾化痰,六君子湯加減。 清陽下陷身熱自汗,頭痛惡寒,懶言惡食,弱不耐勞,渴喜熱飲,脈大而虛,升清益氣,以助運化,補中益氣湯。 3.暑濕傷耗氣陰,長夏溽蒸,肢困神乏,胸滿氣促,身熱心煩,口渴納拙,小便短澀,大便溏黃,自汗身重,脈虛,益氣養陰升清化濕,清暑益氣湯。 4.肝腎虧損 證候起病緩慢,下肢痿軟無力,腰脊酸軟,不能久立,或伴目眩發落,咽乾耳鳴,遺精或遺尿,或婦女月經不調,甚至步履全廢,腿脛大肉漸脫,舌紅少苔,脈細數。 證候分析肝腎虧虛,精血不能濡養筋骨經脈,故漸成痿病。腰為腎之府,腎主骨,精髓不足,故腰脊酸軟,不能久立;目為肝之竅,耳為腎之竅,發為血之餘,肝腎精血虧虛.不能上承則見目眩發落,咽乾耳鳴;腎司二便,主藏精,腎虛不能藏精,故見遺精遺尿;肝腎虧虛,沖任失調,故見月經不調;久則髓枯筋燥,而腿脛大肉消脫,遂成痿廢不起,步履全廢;舌紅、少苔、脈細數均為陰虧內熱之象。 治法補益肝腎,強壯筋骨。 方藥運用 (1)常用方壯骨丸加減;鹽知母9克 鹽黃柏9克 酒熟地9克 炙龜板12克 豬脊髓一條 乾薑1.5片 陳皮4.5克 鎖陽4.5克 虎脛骨4.5克(可用犳骨代) 牛膝6克 當歸6克 白芍6克 炙甘草3克 1.若虛火上炎,擾及心神,煩躁不安者,少加金箔一片以鎮心安神; 2.虛火較甚,骨蒸盜汗者,可去溫燥之乾薑,熟地改作生地以增清熱之力; 3.面色萎黃,心悸怔忡,舌淡脈細者,加黃芪、黨參、當歸等以補養氣血; 4.若久病陰損及陽,怕附子、肉桂等補腎助陽。 方中虎骨可以用狗骨或豹骨代替。加減: 1. 熱甚者,去鎖陽; 2. 面色不華,心悸氣短者,加黃芪、黨參; 3. 腰脊酸軟者,加狗脊、川續斷、補骨脂; 4. 眩暈者,加枸杞子、菊花; 5. 遺尿者,加桑螵蛸、覆盆子; 6. 陽虛畏寒,脈沉者,右歸丸加減治之。 臨證參考 臨床上本證比較常見,各種痿病無論肺熱津傷,濕熱下注,脾虛不運,久均傷及腎元,水愈虧則火愈熾,而傷陰愈甚,故補腎清熱為主要治療手段。本證痿病須分清有熱無熱,虛火當滋腎,無火專填精,陽虛要溫煦,但總地說來,仍以陰虛夾熱者為多。臨證補陰填精,還應考慮陽中求陰,啟動一點真陽,以獲良效。 病久損傷肝腎,肝主筋,腎主骨,肝腎虧虛,精血衰少,則五臟失濡,筋骨失榮,日久筋縱骨軟,痿廢不起,故當補益肝腎,強壯筋骨。方中熟地入肝腎,滋陰養血,填補精血,配以龜甲滋陰養血補益肝腎,共為君藥;豹骨或狗骨、懷牛膝強筋健骨,助君藥補益肝腎,強壯筋骨為臣藥;芍藥、當歸補血養血以柔筋,黃柏配知母清肝腎之虛熱而堅陰;鎖陽溫腎益精,啟動腎中之一點真陽,有陽中求陰之意,陳皮配乾薑理氣溫中健脾,使滋補之品補而不膩,乾薑並制黃柏苦寒以防敗胃,亦有重視後天之本之意,共為佐藥;炙甘草調和.諸藥為使藥。 (2)加減熱甚者,去鎖陽;面色不華,心悸氣短者,加黃芪、黨參;腰脊酸軟者,加狗脊、川續斷、補骨脂;眩暈者,加枸杞子、菊花;遺尿者,加桑螵蛸、覆盆子;陽虛畏寒,脈沉者,右歸丸加減治之。 (3)臨證參考 臨床上本證比較常見,各種痿病無論肺熱津傷,濕熱下注,脾虛不運,久均傷及腎元,水愈虧則火愈熾,而傷陰愈甚,故補腎清熱為主要治療手段。本證痿病須分清有熱無熱,虛火當滋腎,無火專填精,陽虛要溫煦,但總地說來,仍以陰虛夾熱者為多。臨證補陰填精,還應考慮陽中求陰,啟動一點真陽,以獲良效。 5.瘀阻絡脈 . 證候外傷之後突然下肢痿軟或四肢痿軟,肌膚麻木,傷處疼痛,舌質暗,脈細澀。 證候分析跌仆損傷,勞力過猛,瘀血留內,絡脈不通,氣血被阻,肢體失養,故肢體麻木,痿軟無力;瘀血內阻,故傷處疼痛;舌暗或有瘀斑,脈細澀均為瘀血內阻之象。 治法活血化瘀,行氣養營。 方藥運用 (1)常用方聖愈湯加減。藥用當歸、川芎、熟地黃、生白芍、桃仁、紅花、川牛膝、炙黃芪、黨參、甘草。 因外傷跌仆,損傷經脈或積血不消,阻礙氣血循行,或久病入絡,瘀血不去,新血不生,血不養筋,故須活血化瘀治其本。方中當歸、川芎養血活血,行氣通絡,為君藥;熟地、白芍滋陰填精生血,使血充脈暢,桃仁、紅花、川牛膝活血化瘀通絡,加強君藥之功,共為臣藥;再佐以黃芪、黨參益氣養血,使氣旺血暢,瘀去新生,筋脈得養,痿弱漸愈;甘草調和諸藥,是為使藥。 (2)加減手足麻木,舌苔厚膩者,加橘絡、木瓜;下肢痿軟者,加鎖陽、肉蓯蓉、巴戟天;病情重者,加乳香、沒藥、穿山甲等增強活血祛瘀之力。 (3)臨證參考對於瘀血較重者,宜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上加水蛭、地龍、蜈蚣、全蠍等蟲類藥搜剔經絡,加強活血通絡之功。 五、其它療法 1.中成藥 (1)六味地黃丸(同仁堂牌,北京同仁堂製藥二廠):每服6g,每日2次。適用於肝腎虧虛者。 (2)健步壯骨丸(同仁堂牌,北京同仁堂製藥二廠):每服1丸,每日2次。適用於肝腎不足,筋骨軟弱不用。 (3)大黃廑蟲丸(華燈牌,中國北京同仁堂集團公司北京中藥五廠):每服1丸,每日2次。適用於瘀阻脈絡較重者。 2.單驗方 (1)石斛、懷牛膝、桑白皮各30g,甘草6g,水煎服,1日2次。治肺熱傷津痿病。 (2)鹿角片300g,酒浸1夜,熟地120g,附片45g,用大麥米和蒸熟,焙乾為末,大麥粥和為丸,1日3次,1次79,米飯送服。治肝腎不足痿病。 (3)烤乾牛骨髓粉300g,黑芝麻300g,略炒香,研末,加白糖適量合拌,每服9g,1日2次。 (4)紫河車粉,每服3g,1日2次。 (5)大麥米(去皮)60g,薏苡仁60g,土茯苓90g,同煎為粥,煮熟後去土茯苓常服。治濕熱浸淫痿病。 (6)加味金剛丸:萆薢30g,杜仲30g,肉蓯蓉30g,菟絲子15g,巴戟天30g,天麻30g,僵蠶30g,蜈蚣50條,全蠍30g,木瓜30g,牛膝30g,烏賊骨30g,精製馬錢子60g(嚴格炮製,以解其毒),蜜丸3g重,每服1~2粒,日服1~2次。或單用或與湯合用,白開水化服。若見早期馬錢子中毒症狀,如牙關緊閉可即停藥,並服涼水。 3.針灸 針灸治療,以調治氣血,補益後天為主。通治法,可選足陽明和手陽明等經穴,如髀關、陰市、足三里、解溪、肩偶、曲池、手三里、合谷等。 (1)肺熱傷津者選肺俞、魚際、尺澤、曲池、合谷、足三里、太溪、照海、解溪等,以清熱潤燥,養肺益胃。 (2)濕熱浸淫者選脾俞、曲池、合谷、足三里、解溪、內庭、陰陵泉、三陰交等穴,以清利濕熱。 (3)脾胃虛弱者選脾俞、胃俞、中脘、章門、天樞、氣海、足三里、商丘、太白等穴,以健脾益氣。 (4)肝腎虧虛者選大椎、膈俞、肝俞、脾俞、腎俞、志室、腰陽關、陽陵泉、懸鐘、三陰交、太溪、太沖等穴,以補益肝腎,育陰清熱。 4.推拿 (1)上肢拿肩井筋,揉捏臂膈、手三里、合谷部肌筋,點肩髑、曲池等穴,搓揉臂肌來回數遍。 (2)下肢拿陰廉、承山、崑崙筋,揉捏伏兔、承扶、殷門部肌筋,點腰陽關、環跳、足三里、委中、犢鼻、解溪、內庭等穴,揉搓股肌來回數遍。手勁剛柔並濟,以深透為主。 【轉歸與預後】 一、轉歸 痿病各證候常可兼夾轉化。肺熱津傷日久不愈,熱盛傷津,可致肺胃陰虛,又可傷及於腎,致肺腎陰虧之候;濕熱浸淫,邪延日久,累及於肝,可形成肝經濕熱之候,濕熱日久不除,又可損傷脾胃,致脾胃虛弱之候,亦可濕熱下注,傷及肝腎,成虛實夾雜之候;脾胃虛弱日久傷及肝腎,致脾腎兩虧之候;肝腎不足,陰虧日久,又可陰損及陽出現陽虛證候或陰陽兩虛之候,日久傷及五臟,亦可出現脾肺氣絕之危候。久病入絡,痿病日久又可致瘀阻脈絡之候。 二、預後 痿病患者的預後與感邪的輕重和正氣的強弱有密切關係。以感受病邪為主的痿病,發病較快,但通過治療,邪氣逐漸祛除,正氣得以恢復,經數周或數月,機體可獲得痊癒或基本痊癒。若經數月治療仍不恢復,治療更加困難,痊癒的可能性變小。以正氣虛弱為主的痿病,發病緩慢,經治療可中止病情發展或可望機體痊癒,但病程一般較長,須堅持治療,方能取效。若正氣不復,日益虛損,肢痿逐漸加重,四肢俱痿,則患者預後較差,恢復困難。 痿病過程中若出現呼吸困難,面色青紫或昏迷,需積極搶救,否則預後極差,危及生命。 【護理與調攝】 在發病急性期,應臥床休息。對高熱病人必要時可予物理降溫。若出現神志昏迷,呼吸困難,吞咽困難者,應建立特護,密切觀察神志變化,記錄血壓、呼吸、脈律和出入量等,及時匯報病情變化,以便及時搶救。 起病緩慢較輕者,應注意勞逸結合,要有足夠的睡眠和休息。下肢痿軟,行走困難者,可使用雙拐扶助站立或行走,站立或行走時應注意避免摔倒而發生意外。對翻身困難的病人,要按時幫助其翻身,以防止發生褥瘡。肢體痿軟不能隨意活動的病人,應由他人幫助活動或按摩,以防止肌肉萎縮。對患肢宜注意保暖。由於肌膚麻木,知覺障礙,嚴冬時應防止凍傷,用燙壺或熱水袋取暖時須防止燙傷。 患者飲食宜清淡富有營養,少食辛辣肥甘之品,勿飲酒,以免助熱生痰。 應經常同病人談心,了解病人的思想情緒,做好思想工作,使病人保持心情舒暢,增強與疾病作鬥爭的信心。 【預防與康復】 一、預防 平時注意衣著更換以適應季節、氣候的變化。若感受溫熱病邪,應立即進行有效的治療,以防止其傳變。身體素虛,易感外邪者,可經常服用玉屏風散,以防感冒。應經常鍛鍊身體,飲食有節,起居與房事有常,勞逸結合,飲食宜清淡,精神愉快,增強體質。 二、康復 痿病初步治癒或症情穩定者,仍需繼續辨證服藥,以鞏固療效。並可配合以下方法康復。 1.食療康復 (1)濕熱浸淫者可用大麥去皮60g,薏苡仁60g,土茯苓90g,同煮成粥;或取山藥、蓮子、粳米各等份煮粥,常服。 (2)肝腎虧虛者用豬、牛骨髓煮熟,搗爛和入米粉、白糖調服。食慾佳者,亦可用新鮮骨髓加入黃豆適量煮食。 2.針灸、推拿康復 以取陽明經腧穴為主,上肢取手陽明大腸經腧穴,下肢取足陽明胃經腧穴為主。如上肢取肩髑、肩貞、曲垣、合谷、外關、陽溪;下肢取環跳、髀關、風市、血海、足三里、陽陵泉、解溪。肺熱者,加尺澤、肺俞;濕熱者,加豐隆;肝腎陰虧者,加三陰交、太溪;血瘀者,加膈俞、血海。實證者單針不灸,虛證者加灸。上述穴位亦可推拿,手法要平穩,由輕而重,隨患者逐漸適應而加大作用力。 3.體育康復 對於肢體功能已恢復正常者,應堅持參加適度的鍛鍊。對於肢體功能未恢復,甚有肌肉萎縮者,可藉助各種器械,輔助鍛鍊,促進功能恢復。 【醫論提要】 痿之名稱,首見於《內經》。 《內經》認為,情志內傷,外感濕邪,勞倦色慾,都能損傷精氣,導致筋脈失養,產生痿病。如《素問·生氣通天論》:“因於濕,首如裹,濕熱不攘,大筋軟短,小筋弛長,軟短為拘,弛長為痿。”《素問·痿論》還指出了痿病的病機是“肺熱上焦”,肺燥不能輸精於五臟,因而五體失養,發為痿病。漢代張仲景則認為,傷寒誤治,如吐下後又發汗,陰陽氣血俱虛,不能濡養筋脈而致痿。隋代巢元方認為其病因是外受風邪,內由脾胃虧虛而致,他在《諸病源候論·風病諸候》“風身體手足不遂候”中說:“手足不隨者,由體虛腠理開,風氣傷於脾胃之經絡也。足太陰為脾之經,脾與胃合;足陽明為胃之經,胃為水谷之海也。脾主一身之肌肉,為胃消行水谷之氣,以養身體四肢。脾氣弱,即肌肉虛,受風邪所侵,故不能為胃通行水谷之氣,致四肢肌肉無所稟受。而風邪在經絡,搏於陽經,氣行則遲,關機緩縱,故令身體手足不能隨也。”宋代陳言則認為髒氣不足是發病的關鍵。金代張從正則強調火熱在發病中的重要性。在《儒門事親·指風痹痿厥近世差玄說》中他說:“痿之為狀,兩足痿弱不能行用。由腎水不能勝心火,心火上則爍肺金,肺金受火制,六葉皆焦……太抵痿之為病,皆因客熱而成”。李東垣則認為痿病是“濕熱乘肝也”。明代張景岳在《景岳全書·雜證謨·痿證》中強調痿病“非風為火證”,“元氣傷敗,則精虛不能灌溉,血虛不能營養者,亦不少矣。若概以火論,則恐真陽虧敗”。清代葉天士指出本病為“肝腎脾胃四經之病”,指出四髒精氣血精津不足是致痿的直接因素。《內經》中早就指出“治痿獨取陽明”的原則,因為“陽明者,五臟六腑之海,主潤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元代朱丹溪在《丹溪心法·痿》中指出痿病有濕熱、痰濕、氣虛、血虛、瘀血5種證候,並指出濕熱證用東垣健步丸加蒼朮、黃柏等,氣虛證用四君子湯加蒼朮、黃柏等,血虛證用四物湯加蒼朮、黃柏等,對於肝腎陰虛所導致的痿病創製了虎潛丸。張景岳則認為,凡濕熱致痿者宜用二妙散;陰虛兼熱者,宜《醫學正傳》加味四物湯、虎脛骨丸、滋陰八味丸;肝腎虧損而無火證者,宜鹿角膠丸;對於陰虛無濕,或多汗者,不宜輕用蒼朮。李梃《醫學入門·痿》認為;“瀉南則肺金清而東方不旺脾不傷而宗筋潤矣,補北則心火降而西方不虛肺不焦而榮衛通矣。清燥湯、虎潛丸、腎氣丸,調利金水二髒,治痿之大經也。”秦景明《症因脈治·卷三·痿症論》則論述了肝熱和腎熱所致痿軟的證治,他說:“肝熱痿軟之治,兩脅刺痛,清肝順氣飲;筋膜乾結,補陰丸;筋急攣蜷,舒筋活絡丹;肝腎水虛火旺,家秘肝腎丸。”“腎熱痿軟之治,尺脈大而虛,人參固本丸;尺脈搏而急,知柏天地煎;尺脈細而疾,坎離既濟丸主之。”《雜病源流犀燭·卷三·諸痿源流》則補充了有關痿病的證治:“有屬食積者,宜木香檳榔 丸。有屬死血者,宜歸梢湯。有屬脾氣太過者,必四肢不舉,宜大承氣湯下之。有屬土氣不及者,宜四君子湯加當歸。有痿發於夏者……宜清暑益氣湯。” 【醫案選粹】 案一 崔××,男,28歲。 患者每隔數日即發生一次弛緩性癱瘓,已數年。經多方醫治,療效不佳。發作時,先感到劇渴,周身汗出,四肢酸痛,隨即肢體癱瘓,嚴重時昏倒於地,常於清晨發作。平時汗出較多,全身酸痛無力,雙下肢尤甚。舌苔白厚,脈弱。 診斷:周期性麻痹。 證屬腎氣虛弱,氣血不足。 治則:益腎,補氣,養血,佐以止汗通絡。 處方:黃芪15g金毛狗脊30g十大功勞葉12g當歸身9g麥冬12g石斛12g連翹9g 山梔9g牡蠣30g龍骨12g五倍子9g丹參15g 白芍20g絲瓜絡12g甘草6g。服7付後,汗出已止,去掉龍骨、牡蠣、五倍子,加生、熟地各lOg,牛膝12g,桑寄生lOg。服30付後,已半月沒有發作。 (選自《臨證醫案醫方》) 案二 , 湯××,女,24歲。1978年6月患森林腦炎,目前遺有左肩臂肌肉痿縮麻木,形體消瘦,體重僅45kg,頭暈且痛,納少便艱,神疲乏力,行動需人攙扶,脈細,苔薄質紅。因熱毒劫傷津液,發為痿證。擬養陰生津以榮肌肉。 北沙參15g,麥冬9g,川石斛18g,肥玉竹12g,甜蓯蓉12g,潞黨參9g,制黃精12g,炒知母9g,活貫眾15g,炙甘草3g,生谷、麥芽各12g。 連服100多劑後,面色紅潤,肌肉萎縮好轉,麻木已差,肌力增強,能提物舉手。 (選自《張伯臾醫案》) 案三 刑某,女,15歲。 1973年5月,因誤診為肺結核,服雷米封過量,以致兩上肢無力,兩手握力減退,兩下肢肌張力減低,嚴重時出現癱瘓,生活不能自理。經中西醫結合治療,症情稍有好轉,但兩手指肌肉萎縮,握力仍差,臂部及兩下肢肌肉瘦削。1978年2月20日經某專科醫院檢查,發現四肢對稱性遠端明顯肌萎縮及無力,腱反射幾近消失,四肢呈手套、襪樣感,感覺減退,認為屬雷米封中毒引起的多發性周圍神經炎。患者脈濡細,舌質紫起紅點,苔白。陽明脈絡失濡,氣血不能流注。 . 淡蓯蓉9g,全當歸9g,炒白朮9g,紅花9g,生薏仁15g,粉萆薢9g,川黃柏5g,炒川斷12g,懷牛膝9g,宣木瓜9g,嫩桑枝15g,津紅棗4枚。 (選自《張澤生醫案醫話集》) 【現代研究】 中醫的痿病可見於西醫神經系統的多種疾病之中。其中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症、重症肌無力等都是當今難治之病。近年來的研究顯示,套用中醫藥治療取得了一定的進展,現概述如下: 一、中醫治療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症的研究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症是以全身肌肉組織原發性變性為主的一組遺傳性進行性家族性疾病,以肌肉進行性萎縮和無力為臨床特徵。是目前公認的難治病。大多數學者認為屬 中醫痿病範疇。 1.病因病機 本病是遺傳性疾病,取決於先天。肌營養不良的產生,即由於父母精血虧虛,或染邪毒,致子代“先身生”之精不良,腎氣不充的緣故。臟腑因不得腎精之滋養而見諸虛證,如:心主血脈,心氣弱心血虧則經脈空虛,症見肩臂抬高無力,膝踝不能提舉等,所謂“脈痿”;肝主筋,為罷極之本,肝虛則筋膜失養,症見諸筋鬆弛,疲乏無力,所謂“筋痿”;脾為胃行津液,主肌肉,脾氣不足則肌肉失充,症見大肉削脫,身重無力,所謂“肉痿”;肺主氣,外合皮毛,肺虛津虧則肌膚失潤,症見皮毛乾枯,所謂“皮痿”;腎藏精,主骨生髓,腎精虧虛則骨枯髓減,症見足不任地,腰脊不舉,所謂“骨痿”。病雖得於先天,然而由於脾胃為後天之本,氣血津液生化之源,若脾胃虛弱,則氣血津精生化之源不足,肌肉筋脈進一步失養,從而使病情難以恢復,故古有“治痿獨取陽明”之說。即治療上要重視後天補益,以後天養先天,從而說明脾虛為辨證關鍵(北京中醫學院學報,1993,<3>:2~6)。 2.臨床治療 近幾年來,樣本病例治療報導逐漸出現,主要有:①辨證分型論治。韋俊報告54例,分脾胃虛弱型,治宜益氣健脾,活血通絡,方用參苓白朮散加地龍、當歸;脾腎雙虛型,治宜益氣活血,健脾補腎,佐以通絡,方用補陽還五湯加味;肝腎虧損型,治宜補益肝腎,滋陰清熱,活血通絡,方用虎潛丸加味為主,並配合西藥及針灸治療。結果顯效32例,有效22例,總有效率100%(陝西中醫,1990,11(7>:300~301)。尚爾壽按三型辨治,除腎虛、脾虛兩型外還有肝風型,治以平肝潛鎮,疏風通絡,健脾益氣,自擬復肌湯(膽南星、姜半夏、僵蠶、珍珠母、牡蠣等)、復肌寧粉或片(天麻、全蠍、蜈蚣、地龍、牛膝、杜仲、黃芪)治療,臨床取得一定療效(北京中醫,1988,<5):5~7)。②專方專藥治療。沙海文以馬錢復痿湯為主治療30例,結果顯效12例,占40%,有效12例,占40%,無效6例,占20%,總有效率為80%。該方以黃芪、山藥、白朮、甘草健脾益氣,改善免疫功能;當歸、丹參、川芎等養血活血,改善微循環;熟地、肉蓯蓉、地龍、牛膝、杜仲、附子、桑寄生等補腎填髓,壯陽通絡,強健腰膝;制馬錢子提高骨骼肌緊張度。服藥同時還配合針灸推拿以及力所能及的功能鍛鍊(北京中醫學院學報,1991,14(增刊>:82)。③專方與辨證論治相結合治療。沙海文等以專方為主,結合辨證施治,將本病分成5個證型:以脾腎兩虛證為基本證,用復痿湯健脾益腎,益氣養血,活血通絡,強壯腰膝。又根據臨床分兼有痰濕內盛、肺氣虛弱、風痰阻絡、氣陰兩虛證,分別套用基本方合二陳湯、六君子湯、牽正散、當歸六黃湯加減治療。治療組200例,自身對照組112例。結果治療組有效率83%,對照組有效率4.4%,兩組對比有顯著差異(北京中醫學院學報,1993,(3>:2~6)。 二、中醫治療重症肌無力的研究 重症肌無力是一種神經肌肉接頭傳遞功能障礙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其臨床特徵為受累肌肉極易疲勞,經休息後可部分恢復,全身肌肉均可累及,其中以四肢無力者屬中醫痿病範疇。 1.病因病機 鄧鐵濤為首的課題組從研究重症肌無力的中醫證候特點入手,分析了233例重症肌無力58個症狀的出現率,發現眼瞼下垂、四肢無力、納差、便溏、舌淡紅胖而邊有齒印、苔薄白、脈細弱等的出現率顯著高於其它症狀,可見脾氣虛型顯著高於脾腎陽虛、肝腎陰虛、肝血不足等型,從而說明本病以脾胃氣虛表現為主,病本於脾胃虛弱。同時鄧氏在長期的臨床治療的反饋信息中,體會到本病纏綿難愈,易於再發,故認為本病不是一般的脾胃氣虛,而是由虛致損的虛損病,可損及五臟,向縱深發展。傷肝則肝血不足,肝竅失養而致復視、斜視;傷腎則致胃關不利,因腎為胃關,致吞咽困難;損及肺腎則見揚音不清以至氣息斷續、危在頃刻;損及心血則心悸失眠(中國醫藥學報,1993,(2>:41~43)。 2.辨證論治 鄧鐵濤認為痿病分型不必過雜,應抓住主證,兼顧五臟,治宜重補脾胃,益氣升陷,兼治五臟為大法。以強肌健力飲一方統治,隨證加減。方藥為黃芪、五爪龍、黨參、白朮、當歸、升麻、柴胡、陳皮、甘草。臨床取得較好療效(中國醫藥學報,1993,(2>:41~43)。傅玉如等套用起痿方(熟地20g,菟絲子30g,鹿角片10~16g,淫羊藿、當歸、黨參各15g,制附子10--30g先煎,黃芪30--120g,白朮12g,天麻lOg)加減治療重症肌無力12例,結果治癒9例,好轉2例,無效1例(山東中醫雜誌,1996,<1>:18~19)。李燕娜套用補肝強肌湯(膽南星、菖蒲、僵蠶、鉤藤、黃芪、杜仲炭等),並口服強肌寧(天麻、全蠍等)治療129例,治癒71例,顯效、有效共56例,無效2例,總有效率97%(山東中醫雜誌,1996,15<6):251)。李忠林分型治療痿病:脾胃氣弱型用黃芪、白朮、陳皮等,脾腎陽虛型用西洋參、黃芪、附子、肉桂、熟地、紫河車等,脾腎氣陰兩虛型用左歸丸為主。加減。共治療42例,結果痊癒24例,有效10例,無效8例,總有效率80.9%(天津中醫,1996,<4>:21,23)。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