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文豪蘇軾:豪放詞里天地寬

2019-03-16 02:50:39

蘇軾(1037-1101),北宋文學家、書畫家、美食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一生仕途坎坷,學識淵博,天資極高,詩文書畫皆精。其文汪洋恣肆,與歐陽修並稱歐蘇,詩清新豪健,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擅長行書、楷書,用筆豐腴跌宕,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畫學文同,論畫主張神似,提倡“士人畫”。

水調歌頭·丙辰中秋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此詞是中秋望月懷人之作,表達了詞人對胞弟蘇轍的無限懷念。詞人運用形象描繪手法,勾勒出一種皓月當空、親人千里、孤高曠遠的境界氛圍,反襯自己遺世獨立的意緒和往昔的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此詞懷古抒情,寫自己消磨壯心殆盡,轉而以曠達之心關注歷史和人生。千古風流人物既被大浪淘盡,則一己之微豈不可悲?

然而蘇軾卻另有心得:既然千古風流人物也難免如此,那么一己之榮辱窮達復何足悲嘆!人類既如此殊途而同歸,則汲汲於一時功名,不免過於迂腐了。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這首詞是詞人表達對亡妻的哀思,其中又糅進自己的身世感慨,因而將夫妻之間的情感表達得深婉而摯著,使人讀後無不為之動情而感嘆哀惋。

蘇東坡用了十年都捨棄不下的,是那種相濡以沫的夫妻情。那是天長日久的滲透,是一種融入了彼此之間生命中的溫暖。

江城子·密州出獵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彫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這首詞作於公元1075年,詞人在密州任知州。這是詞人較早抒發愛國情懷的一首豪放詞,詞的上闕敘事,下闕抒情,氣勢雄豪,淋淳酣暢。並以魏尚自比,希望能夠承擔起衛國守邊的重任。結尾直抒胸臆,抒發殺敵報國的豪情。

蝶戀花·春景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本詞是傷春之作。上闋描寫了一組暮春景色,詞人被貶謫在外,仕途失意又遠離家人,想尋找美好的景物來排解心中的鬱悶,誰知佳景難覓,鬱悶的心情難以排遣。

下闋寫人,描述了牆外行人對牆內佳人的眷顧及佳人的淡漠,讓行人更加惆悵,表現了其抑鬱終不得排解的心緒。

卜運算元·黃州定慧院寓居作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時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在這首詞中,作者借月夜孤鴻這一形象托物寓懷,表達了孤高自許、蔑視流俗的心境。人孤獨的時候,總會四顧,回頭的尋覓,找到的是更多的孤獨,“有恨無人省”,有誰能理解自己孤獨的心呢?世無知音,孤苦難耐,情何以堪?

行香子·秋與

昨夜霜風。先入梧桐。渾無處、迴避衰容。問公何事,不語書空。但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

朝來庭下,光陰如箭,似無言、有意傷儂。都將萬事,付與千鍾。任酒花白,眼花亂,燭花紅。

本詞創作於詞人晚年,屬悲秋之作。詞人一生多舛,幾遭貶謫。這時,曾經驕傲的才子,回望一生漂泊,秋風中過往的淡然、堅定、灑脫似一一看穿。這時的他褪去了才子的傲然,傷的真切,令人心疼。

全詩悲切中又有詞人一如既往的曠達,也表達了作者對坎坷一生的無謂態度,在傷感中放任心性的情感。哀而不傷。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