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堂丨八大山人,國畫極簡的最高境界

2019-05-09 15:13:22

八大山人為清初“四大畫僧”之一,以大筆水黑寫意畫著稱,尤以花鳥畫見長。他的繪畫能取法自然,又獨創新意;師法古人,又不泥於古法;筆墨簡練,以少勝多。

他懷著國破家亡的痛苦心情,借花鳥、木竹、山水來抒發對滿洲貴族統治者的不滿和憤慨,表現他那倔強傲岸的性格。因此他畫的是鼓腹的鳥、瞪眼的魚;或是殘山剩水、老樹枯枝;或是昂首挺胸的獸類,振翅即飛的孤鳥;或是乾枯的池塘、挺立的殘荷,而其中又有活潑的游魚、生動的花朵。

藉此比喻自己,象徵人生,達到了筆簡形具,形神兼備的境界,充分運用了中國繪畫藝術的特有傳統手法。

八大花鳥畫最突出特點是“少”,用他的話說是“廉”,有時滿幅大紙只畫一鳥或一石,寥寥數筆,卻神情畢具。

少,也許能有人作到,但是少而不薄,少而不貧,少而不單調,少而有味,少而有趣,透過少而給讀者一個無限的思想空間,這是難有人作到的。

八大山人形式和技法是他的真情實感的最好的一種表現。筆情恣縱,不構成法,蒼勁圓秀,逸氣橫生,章法不求完整而得完整。他的一花一鳥不是盤算多少、大小,而是著眼於布置上的地位與氣勢。

從構圖來看, 八大山人非常善於利用空間。畫面上出現的大面積空白,不僅為了造成視覺上的形式美,而且留給觀眾豐富的想像餘地。大幅宣紙,或繪一條鼓腹之魚,或畫一隻孤零之鳥,無水,卻似水中游;無靠,卻冥冥中有倚。通過大面積的空來凸顯小面積的實,也暗示著畫家對故國的思念。

他筆下的物象大多是不完整的形態,用線來分割空白,形成不同形狀的幾何圖形,其中物象占邊的多少非常之講究。

此圖占了三邊兩角,一邊是整邊。八大山人的畫面善於只畫出了荷葉的少部分,給觀者的感受是藏而不露,十分含蓄的表達方式。荷葉的“不似”與荷花產生了一種對比,含蓄而使人生無盡的聯想。

畫面中荷梗的“線”與不完形荷葉組成的“面”相結合,使畫面富有了變化。荷花用乾筆寫出形狀,其右下角的荷葉是用濕墨畫出,左上角未展開的荷葉是用濃墨寫出,而荷梗是用淡墨寫出的,墨色的乾、濕、濃、淡,都在僅有的物象中表現得淋漓盡致。

八大有一首題畫詩說:“墨點無多淚點多,山河仍是舊山河。橫流亂世杈椰樹,留得文林細揣摹。”這第一句“墨點無多淚點多”,夫子自道,最言簡意賅地說出了他繪畫藝術特色和所寄寓的思想情感,只有沿著他所提示的這條線索,我們才能真正地理解和欣賞這位畫家的偉大藝術作品。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