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中唯一被閹割過的男人:菩薩為何給他胯下來一刀?

2018-10-07 01:57:15

(蝸牛看西遊第213期)

文/牽著蝸牛散步

如果要問誰才是最可憐的妖,那一定是青毛獅子精了。

他兩次下界,兩次被孫悟空暴打,還被文殊菩薩胯下一刀,直接成了妖太監。

烏雞國的故事其實特簡單,國王能力不錯,還有點道教背景,並且卡在取經路上。如來覺得該同志可用,就讓文殊菩薩去考察他,準備給他個金身羅漢乾乾。

按理說,這個位置不低了,沙僧跟著唐僧混了十四年,最後不也被封個金身羅漢嗎?

但是,按照組織程式,老大又不能直接告訴下面的人,我準備提拔你當某某官,那樣的話,顯得極沒逼格。況且蝸牛在往期文章中分析過了,此事不宜太主動,不然會引起道教同志的警惕。

於是,如來派出組織部長文殊菩薩,讓他去實地考察一下。

文殊菩薩接受任務後,化身“犀利哥”,到烏雞國故意要這要那,還要吃烏雞。

此時天下大旱,心憂民眾的烏雞國王耐心是有限的,給你一碗飯,你非五常的不吃;給你一塊肉,你非啃他雞的不要。這哪是乞丐,分明是爹啊!

烏雞國王忍無可忍,叫人把這搗亂分子綁到御水河浸了三天三夜,幸虧六甲神趕來救命,他才逃回西天,不然就死翹翹了。

文殊菩薩為何不獨自逃跑?蝸牛在往期文章中已經分析過了,這裡不再重複(見文後連結)。

文殊回到西天,馬上向如來奏了一本,當然,隱去了五常飯、他雞肉等細節。

如來一聽,這死烏雞居然連組織部長都敢打,這還了得,就同意了文殊菩薩提出的給烏雞一點厲害嘗嘗的建議。

誰去懲罰烏雞國王呢?文殊身份在那裡擺著,不方便出面;找別人去,文殊不放心,萬一弄死了人,黑鍋還得他背。想來想去,任務最終落到坐騎青毛獅子身上。

獅子精變化成一名道士(奇怪吧,居然不變化成和尚,有栽贓道教的嫌疑),來到烏雞國,告訴國王可以幫他求雨,國王自然大喜。雨求下來之後,國王與他結為兄弟,成了一對好基友,連吃飯睡覺都在一起,出去逛個御花園也是手拉手。

一天,兩人又拉手進了園子,道人往井裡丟了一個東西,井裡立刻金光閃閃,道人告訴國王裡面有林志玲,國王興奮地探頭去看,結果腦袋上挨一棒子,被丟翻在井裡。

這一泡,就是三年,正好報了文殊被浸三天三夜之仇。

假道士於是當上了國王,還別說,居然把國家治理得風調雨順。

這國王很憋屈啊,好好的國家領導人,搞成了一個落水鬼,幸好井龍王夠意思,用寶珠保住了他的身體。

三年後,唐僧取經到了烏雞國,國王趕緊託夢給唐僧喊救命。

唐僧一聽,不能不管啊,不然修不夠積分畢不了業,就告訴孫悟空,你去辦好此事。

孫悟空先是忽悠豬八戒從井裡撈出死國王,然後到天上找到太上老君,要了一顆還魂丹,終於把國王救活了。取經團隊帶著國王一起去復仇,上演了一部《國王復仇記》。

這假國王一看,媽蛋,壞事了,趕緊跑吧。

可是孫猴子追得緊,跑到哪裡都要挨一棒子,豬二哥還在屁股後頭死命用釘鈀築。

還要不要人活命了?我可是出公差的呀?孫、豬可不管,死命地揍他。

正當孫悟空高高躍到空中,準備一棒結果他的性命時,文殊菩薩及時趕到,連叫“棒下留人”,這才保住了他的小命。

聽文殊講完這段經歷,孫悟空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但只三宮娘娘,與他同眠同起,點污了他的身體,壞了多少綱常倫理,還叫做不曾害人?”

文殊卻說:“點污他不得,他是個騸了的獅子。”

八戒還不相信,走上前去,在他胯下摸了一把,笑道:“這妖精真箇是糟鼻子不吃酒——枉擔其名了!”

肯定不少讀者不解,這獅子精不是替菩薩出公差嗎?為何文殊要在胯下給人家來一刀?

可能獅子精本人也很憋屈,也很不解吧?

青毛獅子精雖然是個司機,但在靈山人家也算半個菩薩,怎么出個差,就要被騸?

其它神職人員下界為妖,為何不騸呢?

比如觀音坐騎金毛吼,張天師寧願費勁給金聖宮娘娘披件寶衣,也沒對他動刀啊!九頭獅子同樣是獅子,下界為妖,還專門給建了一個別墅,收了十幾個徒弟,日子過得那個舒服呀。

同樣是坐騎,做妖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咧?連范大廚也鳴不平。

文殊給的答案是,為了堵住吃瓜民眾的口!

因為獅子精出的這趟差不同,要打入敵人內部,不僅要當別人的爹,還要睡人家的老婆。既然不可能給國王老婆套件貞操衣,那就只能把獅子精騸了。

這樣,即使真相外露,因為獅子精沒了零件,文殊菩薩也不用擔司機搞人家老婆的罪名,從而影響他菩薩光輝形象。

只是苦了獅子精了,本以為出個美差,結果把小弟弟混丟了。在他出差之前,肯定與老闆有段對話——

獅子:我可以管住小弟弟,保證不做壞事。

文殊:不行,你只要帶有武器,即使不做,別人也不會相信。咔嚓了最乾淨!

獅子:能不能不去?

文殊:不去可以,那我以後改騎牛了。

獅子:別呀,老闆,我去!

這個時候,獅子精才明白一個道理,既然當了馬仔,就要時刻準備為老闆犧牲。老闆只不過要你的小弟弟,有什麼捨不得的?比要你的命強吧?

但是當青毛獅子精回到靈山時,才突然明白過來,矮媽,不對呀,要懲罰烏雞國王有很多種,為何偏偏犧牲我的小弟弟?

比如,把國王搞到井裡,讓他兒子當國王,獅子繼續當道士輔佐太子。

比如,把國王搞到井裡,把他老婆弄到其它地方。或者與皇后吵架,然後分房睡。

比如,換個女性工作人員下界。

……

總之,有很多種辦法,都能達到既懲罰了國王,又保住獅子小弟弟的目的。

為何文殊都不採用,非得騸他小弟弟?

要知道,在古代,連頭髮都來自父母,動一根都是要與人拚命的,更不要說小弟弟這么重要的器官了。

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文殊早就看他的小弟弟不順眼,利用這個機會正好給他咔嚓了!

在西遊中,獅子精是唯一兩次下界的妖怪。在獅駝嶺時,他手下小妖透露出一個信息:跟隨主人去參加蟠桃會時,王母只給文殊一個座位,讓他到外面隨便吃點,他當即不高興了,獅子大張口,差點把南天門的十萬天兵都吞了。

不管大鬧天宮的獅子精是不是搞烏雞的獅子精,但都說明一點:文殊坐騎很不聽招呼,文殊忍他們很久了!

大鬧天宮還是公開的信息,說不定還有像豬八戒那樣的桃色新聞,為了不影響家族形象,文殊把外面的新聞都蓋了。但是,外邊掩住了,內部處理是必須的。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