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一生讓自己活得像個人

2019-03-07 19:13:11

上世紀20年代,豐子愷剛在楊柳小院送完幾位老友,回步到廊前。藤椅、杯子還是剛才擺的樣子,一摸茶壺,尚有點溫熱。天上,月彎如鉤。回想今晚老友相聚的欣喜與默契,恰似如水的夜色,有清風吹過,明月照心。一興起,作畫記之,即成名作《人散後,一鉤新月天如水》。

蹲下來,以孩子的視角去看世界

作為家中備受疼愛的獨子,長大後遇李叔同為師,這樣的際遇讓豐子愷的畫裡有塵世的愛,亦有出世的豁達。他總能抓取到身邊再平常不過的瞬間,將它定格變成雋永。看他的畫,好像有兩個豐子愷,一個是畫中人物,一個是慈悲的旁觀者。

讓人印象最深的也許是豐子愷的兒童畫。他細細地描畫家中的兒女:放飛紙鳶的歡喜、認真玩耍的快活、想要摘月亮的天真。人們常贊他有童心,我卻覺得那其實是因為豐子愷蹲了下來,用和孩子一樣的視角看世界,也贏得了孩童世界的鑰匙。

因此他能廖廖幾筆,甚至不畫臉蛋,都能畫出大女兒阿寶赤膊時的害羞窘迫。他能畫出滿腦子奇思妙想的瞻瞻,要摘月亮的懇切。當他試著蹲下時,就是在理解孩子們,是在回到自己的童年。站在同樣的高度,望著同樣的方向,從這個角度來說,他確是最懂兒女的父親。

貓如小女孩,嬌痴親昵

貓是豐子愷畫裡常出現的角色。據說先是因為孩子們愛貓,豐子愷才養貓,才有寫貓、畫貓,比如《白象》、《阿咪》。

豐子愷畫裡的貓,好像有看透一切的眼神,靜靜地看著大家的喜怒哀樂。比如,小女孩正屏氣凝神地練字,白貓就靜靜地趴在她肩頭。一人一貓,如同一對小友。怪不得豐子愷說,貓和小女孩有共性,都是“嬌痴親昵”。

豐子愷對貓是出了名的嬌寵。他創作時,小貓會趴在他肩上。看報紙時,白象的孩子們會坐在他腳上玩耍。不過,他對所有生靈似乎都是如此愛護的。

在他為老師李叔同創作的《護生畫集》中,就有貓放老鼠,獵人放鳥的畫面。尤其是有一幅單單畫著一雙鞋和螞蟻,意喻腳下留情。看這些畫就像小心翼翼捧著一顆乾淨純厚的心。在豐子愷眼裡,生命並無高低貴賤之分,就算是一貓一狗一鳥一蟻,皆有其愛與被愛的理由。

就算是再無聊的訪客,在豐子愷筆下,卻是一個能任貓貓趴在頭上卻毫不生氣的可愛之人。因為他有一顆溫柔悲憫的心,洞悉了人性卻不拆穿,理解了世人的不易而體貼。也是這樣的胸襟氣度,讓他即使經歷了一生的起伏與不公,他的畫裡卻絲毫不見戾氣,只有一如既往的豁達坦然。這或許是一個人對自己最大的善意,生活總是不易的,唯有修煉一顆溫柔悲憫的心去面對。

來源:物道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