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儀式感的教養,最容易養出無趣的孩子 | 精選

2019-03-16 02:22:16
文 | 暖暖棉花糖
成長樹原創,公號轉載請輸入“授權”
周末帶女兒去兒童職業體驗樂園去體驗各種職業。她一共體驗了四個角色,消防員、醫生、空乘、建築工人。
在進行前3個職業體驗時,工作人員都為孩子們準備了相關的工作服,女兒穿上後特別的激動,無論是聽講解,還是實際操作,都很配合。在消防員體驗裝,在所有的“火”都被滅掉後,她興奮地跟我說:“媽媽!我是消防員,我把火都滅了!”
但是輪到了體驗建築工人時,我明顯地感覺到女兒的情緒不高,再看看其它孩子,也跟她狀態差不多,大家各自攪和沙子、拆牆、搬運,合作意識和之前大相逕庭。問女兒原因,她沮喪地說,阿姨看見小朋友人數少,沒有給我們換衣服。我覺得我根本就不是建築工人。
沒想到一件工作服,竟會給孩子帶來這么大心理暗示,這也讓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在大學的時候,我曾經參加過一個空手道班。每次訓練開始,老師都會說一聲:“OSU” ( “OSU”代表著耐心,決心以及堅持)。只要這個詞一出現,老師周圍一圈的人,神情都會立馬嚴肅起來,連呼吸都會保持一種特有的節奏。
練習過空手道的人都知道,空手道的訓練非常的枯燥且漫長,需要一遍遍的重複練習,很多時候我都覺得自己到達了極限,想要停下來,但是每一次說出了“OSU”,我就會提醒自己它所代表的精神,咬牙繼續專注訓練。這個詞,也讓我第一次感受到儀式感的力量與意義。雖然空手道我沒能練下去,但是“OSU”的精神內涵始終影響著我的工作與生活。
無論是工作服,還是口號,其實都是一種儀式,它關乎我們對生活的熱愛、對幸福的敏感和體察,對於孩子來說更是如此。
儀式感帶給孩子幸福的能力
辦公室的小瑜實習期表現出色,要正式轉正了,簽契約當天,她的父母專門從外地趕來為她慶祝。
有人調侃她,“小瑜,你這上班儀式夠隆重啊”。
小瑜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也許在你們看來這是一份很普通的工作,但是我爸媽說,這是我憑著自己的能力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從此以後可以自力更生,這是很值得榮耀的事情!他們是在用一個正式的儀式告訴我真正成人長大了!”
隨著了解的深入,我們了解到小瑜家的“儀式”還有很多,如,每年拍一張全家福、過年拿壓歲錢之前先給父母磕頭、過生日時要送禮物寫卡片、爸爸媽媽的結婚紀念日一定會慶祝、每年全家人要一起旅行一次……
她說,小時候也認為這些“儀式”很繁瑣、矯情,毫無用處可言。但是長大後才發現,正是這些“儀式”讓她記住了生命中很多溫馨美好的時刻,家中所有的人關係也因此緊緊地聯繫在一起,氤氳在心裡的,都是愛的感受。
村上春樹創造過一個詞“小確幸” ,指微小而確切的幸福,持續時間3秒鐘到一整天不等。 在我看來,小瑜他們家的“小確幸”正是來自於對待生活的儀式感,它帶給家庭成員的幸福感是源源不斷的,也給孩子的成長留下了一個個裡程碑,為他們日後獨自面對生活奠定了一個情感基調。
孩子早晚要與我們分離,教會孩子對待事情的儀式感,其實是在教會他們一種幸福的能力。這種能力能讓平淡的生活變得不再普通,收穫感動的同時,也讓內心生出幸福感,人生更加的豐富多彩。
儀式感最能夠幫助孩子
對抗生活中的消極因素
對於情緒的處理能力,孩子比我們要弱的多,有時他們並不能準確的表達自己的情緒,如果負面的情緒被壓抑,沒有發泄出來的話,它就會積壓在內心,存在於潛意識之中,影響著今後的性格和心理。
而儀式以一種外力的形式,提醒孩子有些事情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
記得在知乎上看過一個網友分享的自己小時候很有儀式感的兩個故事。
第一件,他小時候每次跟爸媽慪氣的時候,都會從家裡拿幾粒白米飯到屋檐下扔在地上,愣愣的等著螞蟻去搬,在螞蟻將所有的米粒都搬走之前,他絕不會走開。
第二件,對於自己意外死亡的寵物,他一定會把它們的屍體掩埋,然後在墳頭種一支不知名的植物,最後坐在旁邊默默的和他們說再見。
在心理學中有一種錨定效應,當因事物的不確定性而產生恐懼時,可以通過一段預測、構想的過程來降低內心的不安。儀式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心理錨定,可以給人以確定感和秩序感。
當看到地方的米粒被螞蟻全部搬走,他知道不開心遲早會消失,當黃土掩埋住了自己的愛寵,他明白悲傷必須轉化為懷念。
女兒不太懂得表達自己的情緒,遇見事情特別喜歡撒潑發脾氣,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都束手無措。
在看了《頭腦特工隊》里用顏色表達情緒後,我受此啟發,買了3個彩色玻璃瓶和一些玻璃珠,並把它們裝在一個漂亮的盒子裡。
有一天女兒又因為一點小事,開始亂發脾氣,在她情緒穩定後,我故作神秘的告訴她:“檸檬,媽媽今天送給你一個魔法情緒瓶吧。她好奇的看著我,我趁機把專滿了瓶子和珠子的盒子拿了出來,並告訴她,這些不同瓶子代表著不同的情緒。紅色是憤怒,藍色是傷心,黃色是快樂。如果有些事情讓你很生氣,你就在紅色的玻璃瓶里放一個珠子,傷心了就把玻璃珠放在藍色的瓶子裡。
一開始,玻璃球基本上都在紅色和藍色的瓶子裡,但是後來黃色的珠子的數量越來越多,女兒的發脾氣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
當我們賦予某個時刻一個儀式,它們承載的情感與意義自然就會有所不同。儀式就像一個承載悲傷、憤怒、自責、失落的容器,讓孩子的負面情緒有所寄託和排遣,將所有的負面情緒裝入這個叫做“儀式”的瓶子裡,孩子才能更容易從負面情緒中跳出來,向另一種情緒轉化。
儀式感讓孩子更能為了目標奮進
熟悉王芳的人都知道,她在工作上絕對是拚命三郎,每年主持近千期節目,一周在棚里呆三天,還要管理公司以及參加各種活動,但是偏偏她把孩子教的特別好,女兒(小婉)知書達理,性格開朗,人見人愛。談到自己的經驗時,王芳提到了“儀式感對女兒的影響”。
每年女兒生日時,王芳都會舉辦一個儀式。
在生日前兩個月,王芳會提前告訴女兒,“你即將長大一歲,我們應該給新的一歲設定點目標。”然後她會和女兒一起,制定一些具體、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實現的的目標。比如,8歲生日時的目標有3個,開始練字,做一個寫字漂亮的女孩子;學會游泳;努力吃飯,長得更高一點兒。
生日那一天,王芳和女兒一起點亮生日蛋糕上的蠟燭時,小婉自己又把這三個目標重複了一遍,在親朋好友的掌聲中吹滅了蠟燭。
因為有這樣的儀式感,王芳的管理就變得簡單多了,小婉會自己主動去學習游泳,因為她知道反正這一年是必須要學會的,結果暑假中一直很怕水的她竟然自己練憋氣,一直練到會游泳。看到女兒一個動作能練習四個小時,王芳也被感動到了。
這就是儀式感帶給孩子的目標感,必須完成的事情孩子就會不畏艱辛。
給孩子儀式感,在形式上可以簡單,但是一定要獨特的精神屬性和個性化價值,小小的儀式感有時候看起來微不足道,但是它卻是是內心與世界之間的一座橋,帶來的自我暗示讓孩子更專注、更認真。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