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繪精選集 | Masterpieces Selected from the Ukiyoye Sc...

2019-04-23 18:38:24

永井荷風的名篇《邪與媚——關於浮世繪》中,總結了早已凋零的浮世繪,“最耐人尋味的東西,它的身上可能具備兩種品質:邪與媚。浮世繪就有這樣的品質。邪與媚的統一,讓感觀的享樂的世界有了豐富的質感,沉甸甸地,如晚熟的高粱,所有的穗子都垂下來了,富足的,殷實的,直達天邊。”

浮世繪的字面意思為“虛浮的世界繪畫”。“浮世”來自佛教用語,本意指人的生死輪迴和人世的虛無縹緲。即,此岸或穢土,即憂世或塵世。

江戶時代,描寫風景及百姓的風俗人情,主要是多彩的版畫被稱為“浮世繪”。此名稱的由來是因為當時描繪“浮世”的歌舞伎和花街柳巷的風俗。1670年菱川師宣將單一墨色印刷的木版畫賣出,故被稱為“浮世繪”的創始人。起初,市場上僅有單一墨色印的畫(墨摺繪),但不久出現了[赤版],以紅為主色,再加印黃和綠,在日本繪畫史上打開了新的境界。

18世紀中葉,由於歌舞伎的繁盛、木版技術的進步以及浮世畫深受人們歡迎,鈴木春信創造出彩色印刷的浮世繪----錦繪。於是以畫美女而聞名的大師鈴木春信、鳥居清長和喜多川歌麿先後出現。他們都能繪畫出非常雅致而美麗的日本女性,但是他們的作品沒有個性、缺乏活力,而且往往暗示出那是個頹廢的社會。

正當人物和風俗的主體已近枯竭時,葛飾北齋和安藤廣重為浮世繪帶來了新的風格——風景畫。葛飾北齋受到西洋銅版畫的影響,立志風景畫的創作,他在《富岳三十六景》,採用大膽的構圖和色彩,此後描寫了各地的名勝系列畫。安藤廣重在《東海道五十三次》的系列裡,以敘情的筆調豐富地描繪了日本的自然的旅行者,他的名望甚至超過了北齋。以後又創作了《木曾路六十九》等以日本各地為題材的系列畫。

浮世繪不僅是江戶時代最有特色的繪畫,而且還由於它對西方現代美術的推進作用而聞名世界,在西方甚至被作為整個日本繪畫的代名詞。

梵谷可能是著名畫家中受浮世繪影響最深的人。1885年梵谷到安特衛普時開始接觸浮世繪,1886年到巴黎時與印象派畫家有往來,其中馬奈、羅特列克也都對浮世繪情有獨鍾,例如馬奈的名作《吹笛少年》即運用了浮世繪的技法。同樣地,梵谷也臨摹過多幅浮世繪,並將浮世繪的元素融入他之後的作品中,例如名作《星夜》中的渦捲圖案即被認為參考了葛飾北齋的《神奈川衝浪里》。

無獨有偶,在音樂方面,古典音樂的印象派作曲家克勞德·德彪西亦受到《神奈川衝浪里》的啟發,創作了交響詩《海》(LaMer)。

浮世繪的藝術風格讓當時的歐洲社會颳起了和風熱潮(日本主義),浮世繪的風格對19世紀末興起的新藝術運動也多有啟迪。

浮世繪版畫對世界美術史的作用,應該提到它對當時歐洲畫壇的巨大影響。早在喜多川歌磨死去僅6年的1812年,他的作品就出現在巴黎。19世紀後半期,浮世繪被大量介紹到西方。當時西方的前衛畫家,如馬奈、惠斯勒、德加、勞特雷克、梵谷、高更、克里木特、溥納爾、畢卡索、馬蒂斯等人都從浮世繪中獲得各種有意義的啟迪,如:無影平塗的色彩價值,取材日常生活的藝術態度,自由而機智的構圖,對瞬息萬變的自然的敏感把握。對日本藝術的崇拜,以致在西歐產生日本主義熱潮,它不僅推動著從印象主義到後印象主義的繪畫運動,而且在西方向現代主義文化的發展中發揮著廣泛的影響。

參拍字畫,印章 印石 老玉 老綠松 老珊瑚 老蜜蠟 ,日本茶道 香道等文房清玩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