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滿攔江:人性實驗:賭氣你就死定了

2019-02-24 01:21:53

文:霧滿攔江

(01)

古時代的中國,普遍性缺乏群體規範的公正意識。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古人在這個世界上混,公平公正什麼的,這事你千萬甭想。拼就拼個臨場博弈能力,你水平高,洞悉人性,再麻煩的事兒也能平安過關。反之,受不了委屈的人,又或是喜歡個賭氣,多半就死定了。

比如說秦漢年間有個周勃,和劉邦是髮小。周勃這人本事很大,會編養蠶的蔑片,還會吹奏樂器,臨到劉邦起兵,周邦以發小的身份追隨,很快又成為一代名將,為劉邦的江山,立下汗馬功勞。

再後來劉邦死了,呂后掌權,很嗨的玩了一把。很快呂后死了,周勃起兵,把江山從老呂家奪回來,歸還給了老劉家。

老劉家重新坐回到龍椅上,非常感謝周勃,就想:要不要做點什麼,感謝周勃同志的無私奉獻呢?

做點什麼好呢?

要不,咱們乾脆弄死周勃?

漢文帝下周勃詔獄,準備弄死他。

(02)

入獄之後,才知道周勃是個多么了不起的人。

——能屈又能伸,還會繞彎拍小人物的馬屁。

據記載,當時的獄吏,大聲喝斥周勃:站好了站好了,當這么多年官還不知道規矩嗎?

於是周勃留下句名言:嘿嘿,領導別生氣,咱是個帶兵打架的粗人,哪裡知道監獄裡的規矩,這么嚴格呀,領導請多多指教,多多指教……

吩咐家人,給小獄吏送上黃金千兩,求幫忙。

小獄吏收了黃金,就在牘板上寫了幾句話,一邊訓斥周勃,一邊讓周勃自己看清楚。上面寫的是:你傻呀,你兒子娶的是皇上的女兒,有這現成的關係你不用?讓你兒媳婦回皇宮,找她媽媽鬧去呀……

周勃這才醒過神來:對對對,我忘了這茬……

於是派兒媳婦出馬,回皇宮找太后開鬧,想弄死周勃的漢文帝,後院起火,只好把周勃無罪釋放。

——周勃這個人,腦子是非常清醒的,他知道自己落入到了獄吏之手,人家可以分分鐘弄死他,再報一個畏罪自殺,皇上那邊絕對是心花怒放。人治嗎,就是這樣全無規則可以依循。要想活命,就必須爭取掌控自己命運的人的合作,而事實上,正是因為獄吏收錢辦事,周勃才逃脫一劫。

周勃算是逃過了,但他的二兒子周亞夫,卻因為剛硬賭氣,最終被漢文帝的兒子漢景帝,給弄死了。

(03)

周勃的二兒子,叫周亞夫,他是比他爹更出名的天下名將,替漢景帝平滅了七國之亂,立下了赫赫功業。

於是景帝曰:周亞夫好好厲害呀,保護了朕的萬里江山,朕應該如何感謝他呢?

要不,咱們弄死周亞夫吧——大功無賞,只因功高震主,這就是人治時代最噁心最齷齪的管理模式,所以現代人超不喜歡人治。

於是周亞夫,也被弄到監獄裡。

跟父親周勃的情況,一模一樣,獄吏開始修理周亞夫,問:亞夫同志,你為啥子要謀反涅?

人家沒有謀反……周亞夫好委屈。

不謀反,那你為啥購買兵器呢?獄吏溫柔的問。

人家買兵器,是為了等我死後,殉葬用的。周亞夫解釋。

喔,獄吏恍然大悟:原來你打算在地下謀反。

你你你……還講不講道理啦,周亞夫被氣到半死,當場撞頭就要自殺。被人攔下,拖回到監獄裡,周亞夫越想越氣,不講道理,真是太不講道理了,氣死吾了,我我我乾脆絕食,餓死自己算了。

蓋世名將,絕食而死。

周亞夫死了,漢景帝心花怒放:還有哪位愛卿想要絕食?趕緊的,死一個少一個,朕才懶得理你……

(04)

相比於父親周勃,兒子周亞夫,無疑更有血性。

但血性,不過是千年皇家權力肆意蹂躪的獵物。

周勃知道這個道理,也知道三分氣在千般是,一旦無常萬事休。縱然是你冤死了,也影響不到別人家的生活,沒人會為你的冤屈挺身而出,這是你自己的人生問題,你必須自己解決。

所以周勃承認現實。

現實就是,虎落平原,龍陷淺灘,他已經淪為獄吏手中的一個囚徒,要想活命並申明冤屈,非得爭取獄吏的合作不可。

兒子周亞夫,打死也不信這個。他相信的是公道自在人心。你看看,我為國家立下如此之大的功勳,可是皇上他居然這么搞我,你們看,你們都來看,你們看到了沒有……但實際上,當時根本沒人關心他,更沒人關注他,哪怕歷史發展到了今天,說起這事的史學家,也是少之又少。

沒人關心你的委屈!

這就是這個世界!

你不是世界的中心,你不配充滿每個人的生活,你沒資格占據所有人的空間。你厲害,那是你自己拼打出來的。你冤屈,那是你個人的事兒。你能活著出來,那是你的本事,你被活活冤死了,不過是歷史上又多一個周亞夫——中國歷史缺少很多東西,唯獨不缺如周亞夫這類賭氣冤屈之人。

真的不缺。

最知道這個道理的,莫過於狄仁傑。

就是那個凡事都要問:元芳,你郎咯看的神探狄仁傑。

(05)

狄仁傑,生活在女皇武則天的幸福時代。

武則天呢,她是個超偉大的女性,一位超前的女權主義者。她就不服古來皇帝都是男人做,打譜要做個了不起的女皇。

要做女皇,就得先找茬,把唐太宗李世民的兒女們,統統弄死。

要弄死老李家孩子,就得需要一批殘酷邪惡沒有良知的酷吏。

酷吏時代到來,逮誰抓誰,抓進去不招就活活打死,招了就判你死刑,總之進去就是死定了。

狄仁傑也進去了。

進了監獄,狄仁傑大義凜然的往前一站,曰:元芳,你怎么看……不是,各位大人,不好意思,我狄仁傑確實參與了謀反,這是真的,騙你不是人,現在請給我紙筆,我要把我們犯罪集團的罪行,統統寫粗來……

嘿,這個狄仁傑,蠻有合作意識的嗎。於是獄吏給狄仁傑筆墨,讓他趕緊寫。轉過身來開始拷打那些大喊冤枉的人。

獄仁傑一邊寫,一邊搖頭擺尾和獄吏拉關係:大人,這個字咋寫來著?還有個字我也忘了,請大人指點……對了大人,一會兒我的家人來給我送飯,還給大人帶了點小禮物,嘿嘿,小禮物,請大人笑納。

聽說有禮物,獄吏就讓狄仁傑的家人進來了,還讓家人帶走了狄仁傑的一件破棉襖。

家人帶棉襖出來,拆開,找到了獄仁傑寫的申冤信,急忙再托關係,送到武則天的御案前。

武則天很鬱悶,就親審狄仁傑,曰:狄仁傑,你這認罪書都寫好了呀,你看我都在你的死刑書上籤字了,你咋又出爾反爾呢?

狄仁傑哭道:陛下,那啥,認罪書是獄吏們早就寫好的,他們那裡有好多現成的認罪書。抓進去一個,隨意填寫一個。只因我深深的愛著陛下,比起你年輕時的美麗,我更愛你現在飽受摧殘的容顏……陛下,人人家這么愛你,就讓我留在陛下身邊,別回監獄了。

武則天大喜:原來你這么愛我呀,人家其實也沒什麼啦……那你就先別回監獄了,就留在朕的身邊,多說幾句朕愛聽的……

狄仁傑死中生還,回來問:元芳,你怎么看?

元芳曰:大人,人治太噁心了,要不咱們換個玩法吧?

狄仁傑道:等等吧,再等等吧。在眼下這個現狀,咱們還得琢磨提升個人社會博弈能力,千萬千萬別賭氣,是不是?

(06)

以前我在粵西時,曾處理過一起狗血怪事。

一個很能幹的員工,很老實的一個人。有天來了個大客戶,來就來唄,客戶還帶著自家的熊孩子,大人說正事,熊孩子跑門口大便,大家看到了,也不敢管,得罪熊孩子,可比得罪大客戶更嚴重。豈料熊孩子你惹不起也躲不起,他自己不知怎么回事,一屁股坐在自己的便便里了,在外邊哇哇大哭。大家急忙跟著大客戶,著急忙慌跑出來營救。

那熊孩子爬起來,拿眼睛一掃,發現了那個老實員工,大概是他一張極悲慘的臉,激發了熊孩子的欺凌欲望,當時那熊孩子就躺下了,口口聲聲說是老實員工把他推倒的。

大客戶也不知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的,當場也鬧了起來,非要經理開除那名員工。

經理沒辦法,劈頭蓋腦的把老實員工罵了一頓,才把客戶打發走。但走後又打電話來,揚言下次他再來,絕不想再看到老實員工那張臭臉。

經理就想辦法,想把老實員工,換到庫房什麼的地方。那員工無緣無故遭此不公,也是怒了,就寫控告信指控經理許多罪行。

事情鬧大,我們幾個人去處理,到了地方一看那老實員工,頓時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員工,長了張苦大仇深的臉,看人時兩眼怒火。其實他這么張臉,就是這樣,倒不是真的跟誰賭氣。

還記得我當時,為了安慰遭受不公正待遇的員工,對他說了番話,大意是美國總統林肯,拒絕一個官員的任命。別人問何故,林肯答曰:我不喜歡他那張臉。對方說:他的臉就長那樣,這又不怪他。林肯答曰:一個人成熟了,就應該為自己那張臉負責了。

我講了這個故事,意思是說,這事雖然不能怪員工,可是人生在世,有許多類似的事件,聰明的人應該琢磨避免。

不想那員工,用充滿仇恨的眼光,怒視著我,好半晌衝出一句:我就這樣,有本事你們開除我好了!

開除?開除也不是不可以,公司擺這裡,還差你個臭臉員工嗎?

當時我心裡想。

後來這起事,處理的結果不明不白,沒人說過要開除這名員工,可環境已經讓他沒法再呆下去了。事後想起這事來,我心說這不是個職場周亞夫嗎?

(07)

人生而為周亞夫。

有了責任心,就變成了沒骨氣的周勃。

有個上年紀的朋友對我說:我年輕時,血性得狠,誰說句我不愛聽的,當場就敢抽他。後來有了孩子,當了爹,瞬間就成孫子了。在任何人面前我都得低頭,不低不行啊,為了孩子,你求人的時候太多了。

少年人多血性,中年人多犬儒。少年人只需要為自己負責,弄砸了也不過由父母收拾局面。而為父母者,既要承擔自己的人生責任,還要替孩子背黑鍋,一個個的活成了沒骨氣的鼻涕蟲,實屬無奈之舉。

從血性的少年,到無骨的中年,這實際上是人生的兩個極端。只因為缺少臨場的博弈能力,總是落入到周勃周亞夫家族的悲哀陷阱,才會讓自己的人生,在兩個極端之間搖來擺去。

說到底,就是昧於人性觀察,缺少生存智慧。

(08)

丹麥有個葉特爾法則,很有名的。

葉特爾法則,說起來不過一句話:不要以為你有多么了不起,你就是個普通爛人。你不比別人更高貴,別人也不比你更低賤。

大家半斤八倆,都是平等的。

這個葉特爾法則,讓丹麥人生活得舒適爽貼。據說在丹麥,哪怕你象周勃、周亞夫父子那么有本事,也不敢扎刺惹事。而哪怕你不過是個獄吏的職業,也不敢隨意欺壓別人(沒蹲過丹麥監獄,此條求證明)。

回到我們中國社會,實際上我們從未從周勃父子時代走出——而且那種極端的情境,更普遍化了。單說職場之上,許多人都曾抱怨過他們受到的不公正。

那么我們需要丹麥的葉特爾法則,先把自己放低。相信自己的能力,但千萬要有平等心態。讓我們如周勃、狄仁傑那樣,那怕是面對一個極不堪爛透頂的人,你也能夠微笑著,贏取他的合作。強大不是你能做成多大事業,而是能夠微笑著與爛人周鏇。

再一個,你要知道,你可以葉特爾法則,但別人卻未必。那些不接受平等心態的人,會活得相當痛苦。他們可能自認比你高一級,缺乏平等意識的人,不承認努力的價值。所以當你表現優秀,又或是取得他意想不到的成就,都會對他脆弱的玻璃心,造成殘忍的傷害。

第三個,如果有人不公正的對待你,或可只是他心裡積淤的幽怨太多。就是說,你要學會辨析對方的心理情緒,聰明的人不和對方的情緒賭氣,這些都是沒有意義的事兒。血性不可恃,賭氣你必死。犬儒沒骨氣,懦弱被人欺。唯有溫和,冷靜的對爛人微笑,任何時候你為憤怒所控制,就有可能淪為他人不良情緒的殉葬品。

最後一個,這個世界,從古到今都是講道理的——但是道理的講法,與你想像的不一樣。公正不是超市的玩具,爹媽沒辦法買來送你——相信我吧,如果有一天,你自己努力獲得了公正,保證會聽到身後有憤怒的抱怨,說這事太不公正了。對你的公正有可能意味著對別人的不公正,有一千個人,就有一萬種公正。對你而言唯一的公正,就是天道酬勤睿智生存。你只為自己的人生事業負責,望遠不和別人賭氣,這就是你最大的公正。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