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四位知名校長的教育心得,推薦老師和家長讀一讀

2019-03-08 12:00:09

李烈,北京第二實驗國小校長。

李烈:只有遍嘗人生百味的孩子,才能適應能力強、經得起風雨

以愛育愛,是17年前我做校長之初提出的“雙主體育人”辦學思想的主鏇律。通俗地講,就是以教師愛的情感、愛的行為、愛的能力和愛的智慧,培育出學生的愛。育出的學生之“愛”,既包括心中有他人的優秀品格,又包括對知識與未知、對探索與嘗試的熱愛,以及願以一己之力為周圍世界帶來改變的使命之愛。擁有這種“愛”,方為走向未來、健康快樂的大寫之“人”!

對此,我想就今天的教育實際,分享我對這個“愛”字的理解。我以為“真實且富有力量的愛”集中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有人云,好的師生關係就是好的教育。我認為很有道理。準確講:好的教育,一定基於好的師生(親子)關係;建立好的師生(親子)關係,是好教育的起點。溫暖、支持、理解、包容、信賴、體貼、關懷……這些都是“好關係”的顯著特徵。在我看來,這些“好關係”的特徵都源於兩個字:尊重。

世上沒有兩片相同的葉子。所以,尊重首先表現為對差異的尊重。任何老師不能以自己的喜好來“選擇”或“決定”愛或者不愛某一位學生。這就是“有教無類”的要求。父母也是一樣,少一些“前一位媽媽諮詢,怎么讓自己內向的孩子活潑好動起來;後一位媽媽諮詢,怎么讓自己外向的孩子安靜聽話”的現象;少一些橫向的比較和競爭中只做贏家的追求;相信“每一位孩子都是有價值的”,相信“差異是最好的教育資源”,將有助於教師和父母對差異的接納與尊重。

其次,尊重表現為對規律的尊重。除了對孩子成長規律的尊重之外,我想強調的是:對“真實的成長環境與成長過程,必然會有不盡如人意”之生態屬性的尊重,和對“孩子是未成年人”之限制的尊重。不要強求孩子按照我們的規劃前行,孩子屬於我們必將會被淘汰的未來;不要過度關注總是在孩子身邊擔心地問這問那,自主獨立的孩子才有能力有擔當;不要幫助孩子掃平所有路障,沒有了溝溝坎坎的柏油路只有單調的體驗。尊重錯誤、擁抱失敗、享受困苦、正視委屈,都該成為孩子成長中的必修課。只有遍嘗人生百味的孩子,才能適應能力強、經得起風雨,而且多彩人生中懂得珍惜何謂幸福與甜蜜。這就是給孩子一份擁有生態屬性的真實的成長經歷的意義所在!

“孩子是未成年人”,寓意孩子需要保護的同時,也會因為交往主體之間成熟性的不對等,提醒我們要懂得限制孩子的權利和引導孩子的需求,這也是教育之愛的有機組成。曾聽聞一位6歲男孩的父親炫耀:我們家特平等,今天兒子當家,明天我當家,誰當家聽誰的……我不禁憂慮這位6歲孩子對權威的認知,以及上學後對集體生活的適應。從幼稚園到學校,從小朋友到小學生,社會角色的逐漸形成從這時開始,學業的完成、規則的建立、紀律的遵守等,是此時孩子面臨的成長,對孩子保護的同時需要對其行為指導、限制和約束,如此才是對規律的尊重。

王殿軍,清華大學附屬中學校長。

王殿軍:考試外的事情一概不參與,其實是犧牲了他們變得更聰明的機會

育人是學校的根本任務,但學校不是唯一的育人平台,學校有圍牆,教育無邊界,對孩子的教育其實無處不在。在清華附中,我們秉承這樣的觀念,特別喜歡讓學生走出校園,走向大自然。

我們帶著學生一路坐著火車到敦煌,走一次絲綢之路;我們在國慶節期間還要帶孩子們去遠足,增長他的見識;我們到內蒙古去放飛熱氣球,放到三萬米的高空,把物理知識全部用上;我們有一門課程叫《走進圓明園》,把課堂搬到圓明園,將歷史、戰爭融合進去;還有一門課程是《走進聯合國》,把孩子帶到聯合國總部,和外交官進行交流……

每一個學科,每一種學習方式,每一部分內容對孩子的大腦來講都是一種營養,省略了一門課程孩子就缺失了這個營養,他的大腦在這個緯度上就不聰明了。做教育不要太急功近利,單純以考試為核心,考試外的事情一概不參與,其實是犧牲了孩子們變得更聰明的機會。

有一個小孩兒特別喜歡生物,家長支持他觀察螞蟻、毛毛蟲之類的,後來他覺得不懂數學就研究不了生物,家長又支持他搞數學。對於這樣一個有天賦的數學苗子,我們在中學階段讓他把高中的東西學好,沒有讓他去學習奧數、參加競賽。他感興趣的內容,我請清華、北大的數學系教授給他指導。沿著正確的道路發展,最終他獲得了第五屆丘成桐中學數學獎的金獎,組委會評價說:‘高中生的論文已經達到了研究生的平均水平。所以,尊重孩子的天賦很重要,不要把他的天賦作為老師、學校的工具,做教育要沒有功利心,為孩子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後著想,不能只顧眼前的一點利益。

對於家長而言,最重要的是尊重孩子們的喜好,支持他喜歡的、最感興趣的方向,並持之以恆地堅持,才能取得好的成果,家庭要為孩子們提供一個自由發展的寬鬆環境。興趣是人生持續發展的內在動力,所以要儘可能給孩子創造條件,擴大舞台,走出校門,接觸更多的事物,尋找到興趣點。舞台有多大,夢就有多大,事業就有多大,把孩子帶到一個寬廣的舞台里,讓他有未來的夢。

竇桂梅,清華大學附屬國小校長。

竇桂梅:給孩子一點挫折教育

清華附小歷史上的一些校長和校董,例如朱自清、馮友蘭等,這些人帶給清華附小怎么樣的精神的影響和文化的引領,尤其是作為清華大學附屬國小,它身上有清華這兩個字,大家更能夠感受到清華的命運和祖國的命運息息相關。所以我們清華附小有一句口號,叫做“選擇了清華就選擇了一生的責任”,這要求附小人必須要成為聰慧而高尚的人,也必須是擁有健全人格、愛國情懷這樣的人。

有人會想,會不會我們給孩子的要求太多了?其實不是多不多的問題,而是你要求了什麼的問題。今天,我們都在講“減負”,都在談對兒童的“尊重”;今天的家長也都把孩子們當成真正的小寶寶,但愛到一定程度就變成了一種溺愛;今天動不動就說孩子太累了。其實,今天孩子的“累”是誰給的呢?是家長額外給的,但是對於孩子自身的要求,本身的立人上還是不夠的。所以我覺得今天的孩子應該給他一些壓力,給他一些挫折,給他一些經歷。不然的話,一個人需要有鹽,他需要有鈣,他需要有糖,這三個都不能丟,可是今天的孩子只有糖,沒有鈣,也談不上鹽,很缺失。

所以,我們會經常聯繫學校的家委會,通過家委會的力量去推動整個家長的工作。每學期的開學之前、開學之後甚至學期中間,學校有重大的決策或者有個教學理念的探索,課程改革的改變等,都會把家委會成員請來做商議、做研究。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個班級家委會委員,班級家委會委員就設在年級裡頭,這些家長們和相應的年級組長和段長組合在一起。他們組合在一起幹嘛?實現他們段里的最最佳化、最大的一種發展和完整,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就通過家委會和班級建立良好的互動關係來實現。

還有,就是讓家長們必須要親近學校。我們要讓他們懂得,其實孩子的成長最終還是離不開親職教育的。因為我們大家都很清楚,如果一個人出現了問題,沒有一個人會說,他的國小老師是誰,他的中學老師是誰,他們一定會說他的家教出了問題。我們一定要讓家長們認識到,兒童的樣態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家庭的樣態。我們就讓家長們參加學校的各項活動,比如來聽課;比如每半個月家長要和老師進行一次溝通,我們叫溝通日;再比如早晨起來學生家長們要當義工,輪流在校門口掛著袖標、標語,做值周、值勤工作,來維持交通;再比如周末的學校圖書館,再加上平時早上起來的閱讀微課堂,我們都有家長義工來幫助兒童閱讀。其實是讓他知道在校園裡他的孩子究竟發生了什麼,原來校園裡是這樣一個教育的生態,他應該做些什麼,他要理解和心疼學校。

他這樣理解、心疼,就對學校有認同,也就認同學校的理念,也會覺得學校提出的給孩子一點挫折教育是有道理的,會去踐行。

劉可欽,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第三國小校長。

劉可欽:陪伴孩子成長需要不斷學習

從親職教育看,孩子的行為中總有著父母的影子,同樣的道理,從學校教育來看,什麼樣的班主任就會帶出什麼樣的班級、什麼樣的學生。

有這樣一件事情讓我印象特別深刻:學校中有一位姓何的班主任帶班經驗十分豐富,當學校要求老師用iPad進行教學的時候,何老師由於操作不熟練急需學習。何老師沒有按照慣例到電腦公司接受專門的培訓,而是選擇讓自己所帶的五年級班中的學生來教自己。每次遇到問題,老師就提前預約,而每次學生給老師“上課”的時間就規定為五分鐘。通過這種方式,何老師不但熟練地掌握了iPad的使用,給學生提供了展示自己的機會,還向學生們傳遞了一個信息——師生之間是可以相互學習的。

無論是老師還是家長,陪伴孩子成長都是需要學習的,而家校之間更應該成為一個學習共同體。家長在孩子三歲之前學習的願望是非常強烈的,但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家長們學習的願望反而越來越小,其實孩子越大,越需要與父母進行心靈的溝通,而要想做到這一點就需要家長不斷地去學習。

作為家長要學會問孩子三句話——今天學校有什麼好事發生?今天你在學校過得怎么樣?有什麼需要爸爸媽媽幫助的?通過這三個問題,家長可以體察孩子的價值觀,知道孩子眼中的好事情和不好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幫助孩子了解自己,了解他的同伴和班級,並在問問題的過程中表達自己對孩子的關心。

(內容來源於《光明日報》、《現代教育報》)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