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分鐘,節稅33億元:一個財務總監的避稅之路

2019-02-14 10:37:56

33分鐘,節稅33億元:一個財務總監的避稅之路

2012年初冬的一個早晨,稅務專家鄭儀正在辦公室里處理檔案,某集團公司老闆在鄭儀一位朋友帶領下,急匆匆地走了進來。

“不得了!稅務局估算了一下,我可能要繳幾十億的稅!鄭老師,快給我想想辦法!”老闆開門見山地說。

“逃稅?”鄭儀說,“我可從來不幫人逃稅的啊!”

“不是逃稅,我是來請你想辦法的啊!”老闆說。

“你們做房地產,賺那么多錢,繳點稅有啥嘛!”這可是鄭儀的心裡話。

“繳得心痛啊!”老闆說。

真是貪得無厭啊!道德的血液哪去了?

事情是這樣的,這個老闆與另一個老闆合資成立了一家房地產公司,在市區最繁華的商業地段修了一座大型商務中心,商務中心三分之一面積出售,三分之一面積劃歸這個老闆(將來出租,不再出售),另三分之一划歸另一個老闆(將來出租,不再出售)。

為了便於講述,我們稱“這個老闆”的公司為A公司,“另一個老闆”的公司為B公司,稱房地產公司為C公司。商務中心共46層,每層1.5萬平方米,共69萬平方米。土地是前期取得的,較為便宜,地價、房屋造價及各類可扣除費用每平方米4700元,共32.43億元(含加計扣除費用)。銷售均價為每平方米1.62萬元,總售價111.78億元。無論是對外銷售,還是從C公司“劃歸”A公司和B公司,都屬於銷售行為,鄭儀粗略估算了一下,幾項主要的稅款就高達50.14億元:

(1)營業稅:

111.78億元×5%=5.59億元

(2)城建稅、教育附加費:

5.59億元×(7%+3%)=0.56億元

(3)土地增值稅

土地增值額為111.78億元-32.43億元=79.35億元

土地增值率為79.35億元÷32.43億元×100%=244.68%

土地增值額超過扣除項目金額200%
,則

土地增值稅稅額=增值額×60%-扣除項目金額×35%=79.35億元×60%-32.43億元×35%=36.26億元。

(4)所得稅

C公司當期期間費用及其他稅費總計6.01億元,房屋賣出則稅前利潤高達30.93億元,所得稅為

30.93億元×25%=7.73億元。

上述幾項合計50.14億元(未考慮契稅、印花稅等)。

“房子已經賣多少了?”鄭儀問老闆。

“對外的三分之一,都已經賣完了,該劃給我和合作方的還沒有劃,不敢劃啊,一過戶就是繳稅!”老闆說。

“已經賣了的,我就幫不了你了,幫你就是逃稅了。”鄭儀說。

“那還沒賣的呢?還沒賣的是大頭啊!”老闆說。

的確是大頭,50.14億元÷3×2=33.43億元!

“我可以幫你,但有一個條件。”鄭儀說。

“什麼條件?你只管說,能夠當面向你這樣的大師請教,是我的榮幸啊!”老闆說。

“你這個問題太簡單了,我幫了你,你不能對別人說是我幫的你,因為這個案子太沒技術含量了!”鄭儀說。

“簡單?”老闆瞪大了眼睛。

“內江外江,化整為零……遇灣裁角,逢正抽心……這個,我馬上給你省33億元款!”鄭儀說。

從老闆進鄭儀辦公室,到鄭儀把辦法詳細地寫出來,不到33分鐘。

那天晚上,朋友打來電話說:“你太神奇了,怎么一下子省了33億啊?我聽你念叨'遇灣裁,逢正抽心’,這不是都江堰治水原理嗎?你倒底使的什麼高招啊?”

鄭儀呵呵一笑:“我使用的'節稅工程’,就是根據都江堰治水原來創造來的!”

“節稅工程?複雜不?”朋友問。

“很簡單。”鄭儀說,“我先給你講一個故事吧。很久以前,一個乞丐討飯的時候遭到一條狗的攻擊,這令他驚懼不已,再次去討飯的時候,他便撿了一個石塊放在身上。然而不幸的是,這次他遭到了兩條狗的攻擊。他雖有一個石塊防身,還是被狗咬了。下次討飯的時候,他便揣了兩個石塊放在身上。可這次他遭到了三條狗的攻擊。再次討飯的時候,他索性揣了四個石塊在身上,這次他恰恰遭到了群狗的攻擊,因而仍然是被狗咬了。最後為了有效地對付狗的攻擊,他不得不背著一簍子石塊去討飯。後來,有一次乞丐大著膽子放下石塊,拿起棍子還擊狗
,結果令他大吃一驚,三下兩下就能將狗打散,既可以打單狗,也可以打群狗。一根棍子勝過無數的石塊啊!”

“這個故事和節稅有什麼關係呢?”朋友不解地問。

“在這之前,稅務專家們創造了很多節稅方法,相當於故事中打狗的'石頭’,而節稅工程呢,則相當於故事中打狗的'棍子’。我不過是借用了一根'棍子’罷了!一根小小的棍子!節稅工程很簡單,也很好掌握,只要你看得懂都江堰的水利工程,就能夠學會節稅工程!今天這個案例,的確是太簡單了,節稅工程還可以用於更為複雜的案例中。”

讀者看到這裡,一定想知道33億元稅款是如何節下來的吧?

(朋友們,很久沒來了。各位好!這是一個連載,演義式故事。能夠連載出來的內容,都是比較正統的。希望深入交流的財稅方面的朋友,可以加QQ群:289873352。恕不在論壇中討論不規範的內容。)

第01章你的工作:避稅
1.老闆要求:避稅超億元!
某年初春,經過獵頭公司的推薦,鄭儀到了CF公司工作,該公司是一家大型食品生產銷售企業,擔任財務總監,年薪80萬元。
在食品行業做財務總監,這個薪水已經很可觀了,鄭儀心裡美滋滋的。但是,不出三天,這種感覺就被恐懼替代了。CF公司做了內外兩套賬,去年實際銷售收入36億元,這個數字反映在內賬上,但報給稅務部門的外賬上只反映了6億元收入,隱瞞收入高達30億元,逃稅超過1億元。如此巨額逃稅,作為財務負責人,鄭儀面臨著巨大的風險,弄不好要蹲監獄的!
鄭儀了解了一下前幾任財務總監的情況,在他之前,CF公司先後招聘過5位財務總監,但沒有哪一位任期超過去1年時間。
也許,這些前任們都是看到風險太高,不敢長久呆下去吧,鄭儀心裡想。80萬年薪,他捨不得,他決定找老闆談談,讓老闆多繳點稅。
“多繳點稅?”聽了鄭儀的建議,老闆眼睛都瞪大了,“我現在每年繳稅快兩千萬元了,我已經是我們縣上繳稅最多的企業了!不能再多繳了!”
鄭儀進一步說公司稅收風險很高,現在公司已經上規模了,已經完成原始積累了,犯不著再去冒這么大的風險。
“風險?”老闆輕輕地哼了一聲,顯然對這位新來的財務總監頗為不滿意,“全中國這么多企業偷稅漏稅,怎么沒看到幾家企業被處罰呢?放心,我和稅務局的領導是鐵哥們兒,出不了事,就是出了,我也擺得平!”
鄭儀心裡清楚,企業真的出了大稅案,就不可能擺平了,那些平日裡稱兄道弟的鐵哥們兒,到時也會和你劃清界線。珠峰牛吧,恩威牛吧,劉曉慶牛吧,還不照樣被處罰!然而,費了老半天功夫,老闆堅持認為不能多繳稅了,他說他辛辛苦苦賺的錢,怎么能平白無故地交給政府呢。他這種意識,在老闆群中很普遍,很多老闆壓根兒就認為做生意不該繳稅。
“鄭總啊,我請你來,是讓你幫我節約開支,包括節約稅款開支,可不是讓你來勸我多繳稅的啊,你應該想方設法讓我少繳稅才對!”
話已至此,鄭儀不好再堅持,人家是老闆啊!
2.退卻,還是前進?
面臨巨大的稅務風險,鄭儀想到過辭職,但80萬年薪的確是不小的誘惑。
有沒有一種兩全之策呢?既能合法節稅,又能安安穩穩地拿到80萬年薪?
鄭儀對納稅籌劃相當熟悉,和一流專家相差無幾。他把自己掌握的納稅籌劃知識在腦子裡過濾了一遍又一遍,然而,把所有的籌劃手段用上,也遠遠無法節稅上億元。也許是自己知識有限吧,他到書店裡,把能夠買到的納稅籌劃圖書都買了回來,一一鑽研,然而,依然大失所望。
縱觀專家的籌劃手段,有兩大問題:要么節稅額微乎其微,要么節稅需要很多前提條件。
鄭儀把自己的苦惱給老婆說了,老婆也是一名會計人員。
“看你那熊樣,老闆都不怕,你怕什麼?要坐牢,他是第一個!”老婆說。看來,80萬年薪對老婆也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他第一個,可我也不願意是第二個啊。”他說。
“拿人工資,替人做事,老闆叫你偷稅,你就得偷,這是你的工作啊!”老婆說。
“這是犯法的工作啊!”
“你想想辦法,看有沒有合法的節稅手段啊,你向來都那么厲害的。”老婆說,一邊還悠閒地塗著指甲油哩。
“我都琢磨遍了,現有的辦法,沒有一個幫得了我。”
“喔——”老婆轉過頭來,“現有辦法不成,你就沒想過創造一個辦法來?改變歷史的人,都是善於創造歷史的,老公,你行的!”
創造一個辦法?改變歷史?鄭儀心頭一亮,我鄭儀就試著來改變一下節稅歷史!
3.一段石碑
一連很多天,鄭儀都想著創造節稅方法的問題,連做夢都在想,但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
春天來了,成都平原上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看到萬物復甦,而自己腦子裡的創造卻不見生根發芽,鄭儀十分著急。
“看你一天到晚沒精沒神的,出去走走吧。”星期天上午,老婆跑到書房來,催鄭儀出去走動一下。看他周末都埋在書堆里,老婆有些擔心。
去哪裡呢?
鄭儀看看窗外,呀,陽光明媚,真該出去走走了。不管去哪裡,出去就行。
他打算走得遠一點,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曬曬太陽,繼續思考他的創造問題。於是,他開上車,出了城,朝著西南方向漫無目的地慢慢行駛。
行至一個小村邊時,他被路邊一塊斷碑吸引住了。自從打算以創造來改變節稅歷史以來,他特別留意像征著歷史的碑啊古蹟什麼的。
他停下車,走過去。
那塊碑上,字跡已不太清楚。但旁邊有一塊水泥做的矮一些的碑,上面清晰的刻著“成都平原史前遺址(寶墩)”。
寶墩遺址!鄭儀激動不已。他似乎感覺到冥冥中有某種力量在幫助他。他對古蜀文明有較多的研究——那是他除稅收研究之外的又一個興趣領域,成都平原上一幕幕古老的場景展現在他的腦海……
第02章魚鳧:古蜀夢想
1.國王有個奇怪的名字
在成都溫江區,有多處遺址表明,那裡曾經有一個古蜀王國,國王叫魚鳧。
魚鳧?多么奇怪的名字!一個帝王啊,怎么叫一個鳥名?魚鳧,又稱魚鷹,學名“鸕鶿”。這種鳥可以在水中快速游泳,快到能夠抓住水裡的魚,它又有雙翅,可以在天空中飛翔。多么幸運的一種鳥兒啊!一直以來,鄭儀都懷疑古蜀國那個國王本名並不叫魚鳧。魚鳧,只是古蜀人的一種夢想。因為成都平原多水患,有“澤國”、“赤盆”之稱,人們夢想像鳥一樣在天上飛,像魚一樣在水裡游,從而得以生存。
看著石碑,鄭儀腦海中首先展現的,是夾雜著樹枝、枯草和泥石的渾濁的洪水洶湧著撲向成都平原。隨著巨大洪浪而來的,有衝散的茅屋,有淹死的動物,也有淹死的人……洪水是掠奪者,雜物和屍體是被掠奪者,被掠奪者被掠奪後,也成了幫凶,撲向新的被掠奪者。它們所向披靡,樹木被連根拔起,野草被泥沙掩埋,動物和人被浪濤吞沒,綠色的平原轉瞬之間失去了生命的跡象。
這樣的掠奪,每年可能會有好幾次。在春夏之交,高山積雪融化,雪水匯成山洪,匯入岷江,沖刷而下;在每年多雨的夏天,每一次暴雨,都吹響洪水衝鋒的號角;而細雨綿綿的秋天,洪水也時時發威。美麗的成都平原啊,她濕潤的氣候滋養萬物,但她卻無力保護這些生命,每兩輪掠奪之間,就是一次生命的輪迴,沒有誰能夠長久地休養生息。
如果能夠像魚一樣游泳,如果能夠像鳥一樣飛翔,就不怕這洪水了。魚鳧,這並不算美麗的鳥兒,受到每一個古蜀人羨慕,每一個古蜀人,都渴望自己變成一隻魚鳧。
最強大的國王誕生時,因為他戰無不勝,人們相信,他就是魚鳧轉世,於是,叫他魚鳧王,久之,連國王自己都忘記了自己真實名字。那時,還沒有姓氏,更不會有家譜。但是,他們一定有來歷……
2.從山上下來
大約5600年前,當仰韶文化和大汶口文化燦爛輝煌時,今四川茂縣境內,也生活著一群擁有燦爛文化的先祖,他們的文化被後人稱為營盤山文化。
他們在高寒的山區堅守著、繁衍著,但他們也渴望改變自己的生存環境。
展現在鄭儀腦海的又一幅古老場景是:
一個美麗的春天,古蜀人的一個分支,扛著石斧、石錛、石矛、骨箭等工具和武器,順著後來被稱作岷江的河流向下遊走,打算尋找一個更適合生活的地方。
他們的先祖是蠶叢。商朝時期,蠶叢不屈服商朝人的迫害,起兵反抗,但因弱不勝強,蠶叢戰死岷山。蠶叢死後,他的臣民分成了兩個派別。一派是老年人居多,他們主張繼續在原來的地方生活下去,因為祖先們都埋在地下,那是他們的土地他們的根,生不離死不去。另一派以年輕人居多,他們認為人挪活樹挪死,他們相信世界上有比家鄉更美麗更溫暖地的方,這樣的地方在太陽升起的方向。兩派人誰也說服不了誰,最後,年輕人一派開始了他們的遷徒之旅。這支隊伍的領頭人,叫柏灌,是蠶叢之後的又一個蜀王(都江堰原叫灌縣,得名應該和他有關)。
旅途是艱難的,他們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只知道向東走。沒有道路,到處都是密布的樹木、藤蔓和雜草,是隨時可能跳出來吃掉他們的兇猛野獸。他們只有順著河流前進,才稍微能夠通行。
他們一路上披荊斬棘,捕魚打獵,一次次遭遇猛獸,有人被猛獸吃掉,有人掉進了湍進的江中,有人摔下了懸崖。但他們沒有退卻,美好的生活環境,激勵著他們。
隊伍行進非常緩慢,有時一天也走不了幾里路,有時,更是好幾天也寸步難行。由春而夏,再由夏而秋,他們幾乎絕望了。在一個黑夜,人們在江邊駐紮下來,幾個頭人商量著下一步怎么辦。商量的結論是:再往前走三天,如果還是這樣的山林,則就地紮根,不再遷徒。
在江濤聲、山風和野獸的怪嘯中度過一個恐怖的夜晚後,天剛剛蒙蒙亮,人們就起來了。
“山口!山口!”
人們正忙碌著準備早餐時,在河邊汲水的一個男人忽然大叫起來,指著江水的下游。
人們順著他的手指向前望去,哇,果然到了山口!河道在那裡變寬、江水在那裡變緩,盈盈綠波鋪展在平地上——不,是平原,一望無際的平壩子!
人們歡呼起來,跳躍起來!他們可從來沒見過如此寬闊如此平坦的壩子啊!
他們看到的,就是川西平原。他們習慣於稱平坦的地方為壩子,川西壩子從那時便得名了,直到今天。
走出山口的蜀人並沒有遠離岷山,因為他們時刻沒有忘記復國的夢。然而,在柏灌王的帶領下,經過一年又一年的征戰,他們始終擺不脫商朝人的迫害,於是,他們放棄了復國夢,深入四川盆地,去尋找更美好的家園。
3.寶墩,奔走求生的先民
從山上下來的先民,拉開了被後人稱為“寶墩文化”的序幕。這時,時間大約是4500年前。
成都平原物產豐富,氣候溫濕。按理說,應該很適合人類文明的發展。然而,寶墩文化800年,人們卻始終扛著石鋤、石奔、石鏟勞動,沒有明顯的進步。而在同緯度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和古埃及,國家和青銅已經出現,在我國中原地區代表著後人稱為“龍山文化”的先民們,也用上了鋒利的銅器。
這是怎么回事呢?
原來,是水災拖了人類文明進步的後腿。年年泛濫若干次的水災,每次都給人們帶來滅頂之災,文明被一次一次毀滅,倖存的人們不得不四處遷徒,尋找可以躲避水災的地方,或者逃到生存條件極其惡劣的高山上去。
寶墩,奔走的文明。
寶墩,奔走求生的先民。
寶墩,一段無法傳承的歷史。
800年裡,先民們在很多地方住過,考古學家們發現的較大的古城,就有6個:寶墩古城,城牆內60萬平方米;魚鳧古城,城牆內40萬平方米、郫縣古城,城牆內31萬平方米;紫竹古城,城牆內20萬平方米;芒城和下芒城,城牆內各10萬平方米。
魚鳧王國就誕生於這一時期,深受水災之害的先民們,渴望自己能夠像魚一樣游泳,像鳥兒一樣飛翔。成都平原先民的政治文化中心,由今天成都新津縣的寶墩,轉移到了今天成都溫江區的萬春鎮魚鳧村。
好在成都平原夠大,先民總有可以遷徒的地方。
4.杜鵑啼血
事實上,魚鳧王並不是最強大的,他有魚鳧之名,卻並沒有實現水裡游天上飛的夢想。
此時,杜宇部落迅速崛起。
那時的四川,還不是天府之國,成都平原,也還稱不上物產豐富。相反,一次次洪水的掠奪,反倒讓這裡生活資源極其缺乏。
人與自然存在矛盾,人與人之間因為生活資源問題也存在尖銳的矛盾。杜宇部落向魚鳧王部落發起了進攻,看起來強大的魚鳧王國土崩瓦解。那一場天昏地暗的戰爭持續了不到一個月時間,魚鳧王身邊最後只剩下了極少一部分誓死保衛他的人。當他帶領這些人來到一個叫“湔山”的地方(今都江堰玉壘山),他突然悟道成仙,駕彩雲而去。後人因此有了“魚鳧化神”的傳說。
杜宇的勝利,致使寶墩文化的政治文化中心又一次轉移到了今天的成都西邊郫縣。杜宇被稱為望帝,在郫縣,如今還保留多著許多望帝的遺蹟。
杜宇最大的功績,是教育民眾務農。在他統治期間,發生了一件奇異的事情:一具屍體從長江下游逆流而上,到成都平原上復活,他就是鱉靈。因為他後來建立了開明的王朝,於是後人用“開明復活”來概括這段歷史。當然,復活只是傳說,事實上應該是這個人潛入成都平原,一直沒被發現,人們知道他時,感覺很突然,於是認為他是復活來的。
鱉靈因為治水有功,被杜宇任命為高官,相當於宰相。
鱉靈的老婆很漂亮。鱉靈外出治水期間,杜宇把他的老婆給搶了。奪人之妻,這還了得?鱉靈因此發動了反杜宇的戰爭。杜宇被殺了,但他死後仍然記掛著農務,於是化作一隻杜鵑,以啼叫來提醒人們耕種,因為天天不停地啼叫,嘴巴都出血了。
5.三星堆,安身立命的黃土堆
當成都平原進入青銅時代時,政治文化中心已經轉移到現在的廣漢南興鎮。那裡有三座突兀而起的黃土堆,後人稱之為三星堆。
從出土的文物看,三星堆有可能是魚鳧王國的諸多都城之一。先民們為什麼選擇這裡作為都城?恐怕還是看中了那三個黃土堆。周邊是肥沃的土地,可種糧食,可養魚蝦,洪水來時,黃土堆被淹的機率小。
靠三個黃土堆安身立命,足見當時強大的王國其實是多么脆弱。
6.金沙遺夢
斗轉星移,時間很快到了3000多年前,三星堆文化接近尾聲時,政治文化中心再一次發生轉移,三星古城衰落,金沙古城興起。金沙古城在今天成都的西邊金沙村,離三星堆約50公里。
成都共有兩個古遺址:金沙和十二橋,兩地相距不過幾公里。兩地應該是差不多同時興起的。
成都平原多水患,而平原周邊多地震。相比之上,水比地震似乎要溫柔些,洪水來了,水性好的還有求生的可能,而地震天崩地裂,再強大的人也無能為力。在兩大災面前,先民們選擇了遠離地震。
這一選擇是對的,數千年來,成都平原周邊一直處於震動狀態,而平原上卻安然無恙。美麗的成都平原,就像一個放在水中的盆子,只要不側翻,搖搖沒問題。
然而,水怎么辦呢?
洪水洶湧而來,哪怕挾帶而來的每一粒泥沙都是金子,又有什麼意義呢?金沙古城,最終被金沙淹沒。
7.巴人引火燒身
相比於蜀人的東奔西跑躲水患,文明一次又一次被淹沒,巴人就要幸運得多。巴人住在川東和重慶一帶,從商周時期一路走來,他們的歷史是連續的,文明發展不曾被斬斷。他們的歷史,在大約4000年前至秦惠王時期的公元前316年,他們的都城在江州,是今天的重慶渝中區。
川東和重慶,以山為主,水淹不著,世世代代生生不息,巴文化輝煌燦爛。巴國的字面意思是“大蛇國”,這個“巴”字是象形字,形狀就是一條大蛇。但巴國並不像蛇一樣冷血和殘酷,相反,這個民族充滿著浪漫情調,“比翼齊飛”這個成語就來自這個民族,《韓詩外傳》卷5載:“南方有鳥;名曰初,比翼而飛,不相得不能舉。”
浪漫的基礎來自安居樂業,當一個民族生存都成問題時,何來浪漫呢?成都平原在古蜀時期,幾乎沒有什麼可圈點的浪漫事件。
強大的民族,總充溢著擴張的欲望。巴國一直想占有蜀國的土地,但自己能力又有限。於是,他們請求秦惠王出兵攻打蜀國。公元前316年,秦惠王派張儀、司馬錯率軍南下,一舉滅了蜀國。前311年,張儀建成都、郫城、臨邛三城,成都作為一個城市的歷史得以開啟。
秦惠王可不是省油的燈,他憑什麼聽你巴國的。他不僅要滅蜀,還要滅巴。張儀大軍滅了蜀國後,順便就把巴國也消滅了。
巴人真是引火燒身啊!
然而,從歷史進步來說,這卻是一件大好事。無論是蜀和還是巴,這之前,都沒有能夠融入漢文化這一大文化圈中。秦惠王滅蜀國和巴國後,設巴、蜀、漢中三郡,統一管理,巴蜀文化得以融入到漢文化圈,成為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更幸運的是,因為秦的統一,李冰才得以以太守身份,入主四川,修建都江堰。
當修建都江堰的盛大場面展現在鄭儀腦海時,他激動得跳了起來:“改變歷史!李冰就是改變四川歷史的人啊!”
是的,李冰改變了四川的歷史。都江堰的修建,治服了成都平原的水患,讓成都平原有兩千多年不間斷的文明史,讓成都平原上的人們不再東奔西走逃避水患,讓四川成為了天府之國,成為了最浪漫的溫柔鄉,成為了全國人民嚮往的地方!
第03章都江堰
1.拜水都江堰
在李冰之前,成都平原不乏人才,他們戰天鬥地斗洪水,積累了大量的實戰經驗,並且不斷在治理水患,也在多個局部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徹底消除水患的,卻只有李凍的都江堰。
因為都江堰是創造性的,前所未有的。
想到這裡,鄭儀激動不已。
在鄭儀生活的當今社會,已經有許許多多的納稅籌劃專家,他們通過各種努力,已經取得了很多成就。然而,要解決類似於鄭儀老闆要求的那種隱瞞數十億元銷售收入、節稅上億元的籌劃方法,卻沒有誕生。
鄭儀相信兩千多年前的李冰能夠幫助他。都江堰改變了四川文明發展史,他鄭儀,能不能改變企業節稅史呢?
“問道青城山,拜水都江堰。”余秋雨的文章,鄭儀讀過一點點,感覺不錯,最值得稱道的是這兩句話,對仗工整,也點到了關鍵。
第二天一早,鄭儀就驅車前往都江堰拜水去了。

2.“太”不能“守”
“少不入川”是四川建好都江堰之後的說法了,因為天府之國山青水秀人也秀,年輕人來了容易沉溺於溫柔鄉,不務正業。
但在李冰來四川之際,人們的告誡是:“終生不入川”。四川連年水災,如果你不能水裡游天上飛,入川就面臨著丟掉小命的風險。
公元前256年,李冰被任命為蜀郡太守。訊息一出,同僚們都為之惋惜。
“那鳥都找不到窩的地方,你能'太’卻不能'守’啊!”有人嘲笑他。
“李大人,你是得罪了國王陛下吧?不然怎么叫你去那么一個鬼比人多的地方?”有人不解地問。
“老李,到那邊了,多造大船啊,有備無患。”有哥們兒為他出點子。
打架離不開親兄弟,上陣離不了父子兵。這是四川的一句俗語,大概是從李冰時出現的吧。李冰沒顧慮那么多,再說王命難違,他捲起鋪蓋卷,帶上兒子二郎,走馬上任去了。
一路上,李冰還在回味國王的一句話:“四川最大的問題是水災,把水災了了,就一了百了了。”他已經查閱過大量文獻,證實了國王的觀點。
這水災,如何去了呢?
3.靈感來自哪裡
從成都到都江堰,走高速路就半個小時的車程。鄭儀到達都江堰時,趕早市的菜販們都還沒有下班。
他已經來過多次了,但每次都是走馬觀花,他不是一個樂山樂水的人,不愛旅遊,也從來不喜歡仔細地觀賞風景。但這次,目的和以往不同,他要仔仔細細看看清楚。把車停在停車場,然後步行上山,直奔他認為觀看都江堰工程的最佳地點—— 玉壘山。
當他爬上玉壘山時,整個都江堰水利工程盡收眼底。
兩千多年前,岷江從海拔數千米的地方衝下來,衝過寶墩文化第一批先民當時看到的“山口”後,來到海拔不足750米的地方,失去了山峰的束縛,立即撒起野來,像一頭狂暴的巨龍,肆無忌憚地吞噬著平原上的生命,也像一個巨人的大巴掌,在平原上輕輕一抹,綠色的平原就滿目蒼黃。
是李冰,縛住了巨龍;是李冰,訓服了巨人。
看著靜臥兩千多年的分水堤,看著岷江水在魚嘴處乖乖地分流,鄭儀感嘆之餘,不禁問道:“李凍的靈感來自哪裡呢?他為什麼要選擇這個位置建水利工程呢?他如何想到把岷江一分為二的呢?”
大禹的父親鯀的治水策略是“堵”,走的是“水來土掩,兵來將擋”的思路,修堤壩把水欄住,無奈水太狂野,怎么攔也攔不住,鯀治水失敗了。但他不甘心,他從天上偷來一種叫“息壤”的泥土,這種泥土可以自行生長,你水越多,它就長得越高,但息壤還沒派上用場,天帝就發怒了,把鯀給處死了。鯀臨死前,告訴兒子,一定要治理好洪水。
大禹的治水策略是“導”,治水順水性,四兩撥千斤,你這條狂野的水龍不是想向前沖嗎?我讓你沖得更快一些。大禹帶領人們擴寬河道,改造彎道,把水龍更快速地送入大海。
李凍的策略,既不是“堵”,也不是“導”,而是“分”,把一條巨大的水龍一刀劈為兩半。
李冰啊,快告訴我吧,我該如何為老闆節稅啊?鄭儀蹲在山頂,任晨風吹亂自己的頭髮,一遍一遍念叨著李凍的名字。

第01章 你的工作:避稅
1.老闆要求:避稅超億元!
2.退卻,還是前進?
3.一段石碑
第02章 魚鳧:古蜀夢想
1.國王有個奇怪的名字
2.從山上下來
3.寶墩,奔走求生的先民
4.杜鵑啼血
5.三星堆,安身立命的黃土堆
6.金沙遺夢
7.巴人引火燒身
第03章 都江堰
1.拜水都江堰
2.“太”不能“守”
3.靈感來自哪裡
4.都江堰
第04章 “節稅工程”的誕生
1.堵不住,導不了
2.在最關鍵的地方下手
3.捕魚的靈感:分水
4.一大一小兩條江
5.遇灣裁角,逢正抽心
6.深淘灘,低作堰
7.歲必一修
8.節稅工程
第05章 “節稅工程”套用
1.第一步 告訴老闆:“您必須參與!”
2.第二步 讓老闆放心:“絕對安全!”
3.第三步 “內江外江,化整為零”——讓一個企業變成多個企業
4.第四步 “大江小江,形式並存”——在不同企業之間形成稅負“落差”
5.第五步 “魚嘴劈江,四六分水”——左右倒手,調節產能
6.第六步 “深淘低作,飛沙楊金”——價格調節,轉移利潤
7.第七步 “遇灣裁角,逢正抽心”——流程最佳化,控制稅負“高點”
8.第八步 “歲必一修,維護環境”——融洽稅企關係
第06章 奇蹟誕生,沃野千里
1.都江堰的貢獻
2.老闆睡得香
第07章 節稅工程方法體系
1.節稅工程與納稅籌劃的關係:“1同10不同”
2.節稅工程根本指導思想:治水順水性,治稅順法規
3.節稅工程方法論:大處著手,小處完善
4.節稅工程兩大基石——江分大小,流分上下
5.節稅工程三大手段(1):分江——科學地選擇企業組織形式和控制方式
6.節稅工程三大手段(2):“調水”——在地域上或產業上合理布局生產資源和生產能力
7.節稅工程三大手段(3):“裁角”——整合及再造企業經營流程
8.節稅工程實施思路:節稅三問
第08章 小企業怎么辦
1.大中企業兩個方面的套用
2.小企業怎么辦
3.局部“分江”
4.局部“調水”
5.局部“裁角”
第09章 節稅工程輔助措施
1.“水量調節”—— 稅基調節法
2.“落差利用”—— 稅率選擇法
3.“打開寶瓶”—— 創造優惠法
第10章 看懂都江堰,節稅上千萬

4.都江堰
都江堰創建於公元前256年左右,距今已有2260多年的悠久歷史。
都江堰工程包括魚嘴、飛沙堰和寶瓶口三個主要組成部分。
魚嘴是在岷江江心修築的分水堤壩,形似大魚臥伏江中,它把岷江分為內江和外江,內江用於灌溉,外江用於排洪。神奇的是,枯水期,魚嘴自動將岷江60%的水引入內江,40%的水排入外江;洪水時,又自動將60%的水排入外江,40%的水引入內江。
飛沙堰是在分水堤壩中後段修建的泄洪道。都江堰建於岷江彎道處,江水至都江堰,含沙量少的表層水流向凹岸,含沙量大的底層水流向凸岸,在凸岸頂托下,洪水衝下來的沙石大部分從外江排走。進入內江的少部分沙石,利用伸向江心的虎頭岩的支引、寶瓶口的節制和“離堆”的頂托,將大部分沙石從飛沙堰、人字堤旁的溢洪道排入外江,使寶瓶口引水口和灌區幹流免遭泥沙淤塞。
寶瓶口是內江的進水口,形似瓶頸,除了引水,還控制進水流量,既保證了灌溉用水,又防止了過量洪水湧入內江灌區,造成災害。都江堰能自動調節進入灌區的水量,使成都平原“水旱從人”,成為天府糧倉。
世界古老的著名水利工程中,古巴比倫王國建於幼發拉底河上的納爾——漢謨拉比渠和古羅馬的人工渠道都早已荒廢,只有都江堰獨步千古,永續利用,長盛不衰。截至1998年,灌溉面積達到到66.87萬公頃,同時,為四川50多個大、中城市和數百家工礦企業提供了工業和生活用水,成為世界最佳水資源利用的典範。
偉大的都江堰啊,我如何才能從你身上獲取靈感呢?玉壘山上,鄭儀長長地太息……
鄭儀的母親是一個喜歡講民間的故事的人,鄭儀很小的時候,就天天聽著母親講述望娘灘的淒婉故事:窮家孩子聶龍割草時,拾得一顆寶珠,這個寶珠放進米缸米滿,放進錢袋錢滿,他和母親用這些米和錢接濟鄉民。地主惡霸知道了,帶人來搶奪寶珠,聶龍不給,一口把寶珠吞進了肚裡。吞下寶珠後,聶龍變得乾渴難當,只好趴在岷江邊上不停地喝水。母親把他的腳抓住,不讓他掉下去。在喝水過程中,聶龍變成了一條龍,只有母親抓著的一隻腳沒有變成龍爪。龍必須生活在水裡,聶龍不得不泣別母親。在狂風暴雨中,聶龍一呼一聲雷,一望一個灘,留下二十四個望娘灘。
鄭儀出生在四川中江縣山區,那裡有一條寬大的被稱作“人民渠”的水渠繞山而過。枯水季節,鄭儀和夥伴們打著赤腳,在渠里飛奔;豐水季節,他和夥伴們光著屁股在渠里游泳,他們被湍急的渠水沖得飛速前進,不時被巨浪掩沒。
那時,他知道望娘灘在都江堰,知道“人民渠”里的水來自都江堰。也是從那時起,他對都江堰產生了無限的神往,但第一次目睹都江堰的風采,卻在二十多歲,到成都之後。

第04章“節稅工程”的誕生
1.堵不住,導不了
公元前256年初春,寒意未退,李冰父子就到了四川。
春雪融化,眼看又一洪災就要來臨,李冰一刻也不敢耽擱,當天晚上,就召集當地有名望的人來商議治水策略。
“在山口修一道大堤,把岷江攔住,然後有計畫地放水。”有一位長期參與治水的工程師說。
在場很多人附和他的觀點。
他說的,是大禹之父鯀的策略:堵。
如果攔得住,高峽出平湖,不僅實用,而且壯美。但哪裡攔得住呢?那時可還沒有發明鋼筋水泥啊。那時修堤壩,用的是石灰漿。
“我的觀點是,”又一位長期參與治水的工程師站起來說,“在壩子上挖若干條河流,把水引出盆地。”
依然有很多人附和他的觀點。
“依我之見,水為龍王所管轄,我們應該加倍向龍王敬獻童男童女!”這時,站起來的一個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是華陽侯的特別代表。華陽侯是誰?秦王的親戚。華陽侯根本沒把李冰放在眼裡,李冰召集的會議,他不可能親自來,但他的代表,也一言九鼎。
華陽侯代表話語一出,大家沉默了。年年水患,人口本來就少,加倍犧牲童男童女,不是雪上加霜嗎?
事實上,李冰清楚,這三種觀點都沒有可行性。岷江發源於海拔數千的高山,傾瀉于海拔700餘米的平原,如此大的落差,怎么可能攔得住。疏導雖然是大禹的成功經驗,但四川是一個盆地,鑿再多的河道,最後還是得匯到一個出口出去,引導之法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何況,開明王鱉靈開鑿的引水渠已經夠多了。至於孝敬龍王,那完全是無稽之談。
但李冰沒有當場否定三位的觀點。初來乍到,應該低調。何況,在沒有調查研究之前就否定別人,不是他一向的處事風格。
第二天,李冰父子帶領眾人,沿著江水而上,進行實地考察,現場論證堵與導的可行性。
2000多年後的鄭儀,蹲在玉壘山上,仿佛看到了一支考察的隊伍,穿著秦時的衣裝,蹣跚在江邊……
堵不住,導不了。
鄭儀所在的企業呢?那么大的規模,生產基地明明白白地擺在那裡,藏不住;多大的規模應該有多大的產值,也藏不住。藏不住,稅就偷不了。
堵不住,導不了,藏不住,偷不了……鄭儀不停地念叨著這句話。

2.在最關鍵的地方下手
李冰父子,帶領一群幕僚,溯流而上,一路察看著開明王時期的引水工程。
開明王時期的引水渠,有一個明顯的問題:渠首都選在平原上,是哪裡有水災,就在哪裡開渠引水。這種方法是治標不治本的,而且時間一長,泥沙於積,水渠就得重新淘挖。
經過多日的步行考察,某一天,一行人來到了玉壘山(當時叫“湔山”,魚鳧王成仙處),那裡已經是成都平原沖積扇的頂部。岷江泥沙沖積,造就了成都平原,同時,也給成都平原帶來了無盡的水患。
望著從巍巍群山中奔騰而出的岷江水,眾人又議論開了。
“這條巨龍,哪裡攔得住?”有人說,開始否定“堵”的策略。
“攔得住一時,攔不了長久啊!”又有人說。因為水太多,攔不了多久,就注定決堤而下。
“傾全國財力,也修不了那么高那么結實的堤壩啊!”還有人在說。
“開若干條水渠,把水引到山外去。”有人說。
“這都是堅硬的石頭山,鑿不開啊!”有人嘆息,“再說,引到何處是盡頭呢?”
“看來,只有求助於龍王爺啦!”又有人嘆息。
“龍王爺?你們誰真正見過龍王爺了?千百年來,我們燒的香進的貢還少嗎?龍王爺要是有能耐,早幫我們解決問題了。”這個說話的人,顯然是早期無神論者。
眾人議論時,李冰一直沉默著,他抬起頭,凝視著江水的上游。
這裡是岷江進入成都平原的第一關,如果能夠在這裡將江水制服,豈不是一了百了了?就在這時,李冰心頭一亮:天助我也!岷江在這裡恰好有一個彎道,這個彎道大大減緩了水流的速度,正是制服它的著力點啊!
李冰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隨行的人,大家討論一番,都覺得這裡是最佳的治水點。但是,怎么治,大家莫衷一是。
兩千多年的歷史證明,李冰當時的選點是完全正確的。
……鄭儀離開玉壘山,沿著水泥路,向懷古亭方向前進。一邊走,一邊思考著。
企業的經營流程,不也是一條河流嗎?治水找最關鍵的地方,治稅也要找最關鍵的地方啊。鄭儀思考著何處是企業治稅的關鍵,思來想去,應該是“稅負高點”。
鄭儀知道,企業的稅收,不是財務人員算出來的,而是在經營過程中形成的。企業稅收不是在銷售環節形成的,而是在多個環節形成的。在這些環節當中,有的地方形成得多,是“稅負高點”,有的地方形成得少,是“稅負低點”。
粗略地說,企業是“採購——生產——銷售——再採購……”(如圖4-1)這樣一個周而復始的流程。很常見的稅負高點常常出在採購環節,對一般納稅人企業來說,如果進項發票取得不足,採購就會成為稅負高點。採購、生產、銷售三大環節中,又可以分為若干個小環節,這些小環節的稅務高低也不一樣。
圖4-1 製造企業經營總流程
在稅負最高點下手!鄭儀興奮地對自己說。
關於尋找稅負高點方法,在《避稅:無限接近但不超越》一書中有詳細的介紹,那就是節稅責任分解,層層落實,比如某個月要節稅100萬元,把這100萬元落實下去,節稅潛力最大的地方,自然是稅負高點。

3.捕魚的靈感:分水
李冰父子一行人在玉壘山附近住了下來,他發誓,不找到治水方法,絕不回府。
一連多日,李冰都悶悶不樂。
為了尋找治水靈感,他常常穿著便裝,一個人漫步在岷江邊上。他們駐紮的地方,離岷江有大約一公里路,要穿過一片莊稼地。因為年年水患,莊稼地里溝壑縱橫,魚蝦成群。在小河溝里捕魚,比在岷江捕魚容易多了。雖然魚小一些,但安全可靠。每天,李冰都能夠看到捕魚的人。
捕魚的方法,一是用網捕,二是用一種叫“蝦箕”(也稱“魚罩”)的竹籠撈,三是把小河上下游攔起來,然後把中間一段的水弄乾。
這一天,李冰發現幾個農民在小河裡捕魚的方式很特別。他們既不用網,不用蝦箕,也不把河攔起來,而是在河心壘一段石塊,讓大部分水流走,讓少部分水流進一個狹長的水道,在狹長水道的盡頭,他們放一個竹籠,魚兒順流而去,乖乖地就進了籠子。圖4-2就是李冰看到的捕魚示意圖。兩條粗黑線表示河岸,河床中間不規則的多邊形表示石塊,箭頭表示水流方向。

你們一天能捕多少魚?”李冰問。
“上百斤吧。”一位農民回答道。
“很辛苦吧?”李冰又問。
“不辛苦,把石塊壘好,就只管不定時提起竹籠抓魚就行了。”
“為什麼不把河水攔起來呢?”李冰問。
“攔不住啊,水太多了,一會就滿起來了。”
攔不住!農民不經意的三個字,重重地點敲擊在李凍的腦中。岷江也是攔不住的,何不借用一下他們捕魚的方法呢?這叫什麼方法來著?叫……叫“分”——“中流作堰,分水而治”!
李冰心頭豁然開朗!
李冰已經顧不得太守形象了,一路飛跑穿過莊稼地,望臨時駐紮地而去。
到了駐地,李冰一頭扎進臨時書房,揮筆畫下農民捕魚的草圖,一邊畫,一邊嘴裡念叨著:強大狂放的岷江啊,我要把你一劈兩半,看你還如何張狂!他把農夫壘的石塊條為“分水堤”。
分水而治的思想從此誕生。兩千多年後,一個叫余秋雨的文人,得以用華美的語句描繪李凍的成果:
……忽然,天地間開始有些異常,一種隱隱然的騷動,一種還不太響卻一定是非常響的聲音,充斥周際。如地震前兆,如海嘯將臨,如山崩即至,渾身起一種莫名的緊張,又緊張得急於趨附。不知是自己走去的還是被它吸去的,終於陡然一驚,我已站在伏龍觀前,眼前,急流浩蕩,大地震顫。
即便是站在海邊礁石上,也沒有像這裡強烈地領受到水的魅力。海水是雍容大度的聚會,聚會得太多太深,茫茫一片,讓人忘記它是切切實實的水,可掬可捧的水。這裡的水卻不同,要說多也不算太多,但股股疊疊都精神煥發,合在一起比賽著飛奔的力量,踴躍著喧囂的生命。這種比賽又極有規矩,奔著奔著,遇到江心的分水堤,刷地一下裁割為二,直竄出去,兩股水分別撞到了一道堅壩,立即乖乖地轉身改向,再在另一道堅壩上撞一下,於是又根據築壩者的指令來一番調整……也許水流對自己的馴順有點惱怒了,突然撒起野來,猛地翻卷咆哮,但越是這樣越是顯現出一種更壯麗的馴順。已經咆哮到讓人心魄俱奪,也沒有一滴水濺錯了方位。陰氣森森間,延續著一場千年的收伏戰。水在這裡吃夠了苦頭也出足了風頭,就像一場千年的收伏戰。就像一大撥翻越各種障礙的馬拉松健兒,把最強悍的生命付之於規整,付之於企盼,付之於眾目睽睽。
同樣是兩千多年後,身為財務總監的鄭儀,望著魚嘴沉思著。
分江而治水患,為什麼不可以分企治稅呢?對!把一個企業分為兩個企業,甚至多個企業!歷史不能重演,人的激動心情卻如同複印一樣重複著。兩千多年前李冰揮毫畫圖,兩千多年後,鄭儀掏出包里的筆記本和筆,寫了幾個蒼勁有力的大字:“分企治稅”。
分企如何能夠實現治稅呢?鄭儀再度陷入沉思。流轉稅和所得稅兩大主稅的基數,是企業的產能,分企達到調節產能的目的,也就調節了稅收。想到這裡,他又加了幾個字,從而有了下面一句話:
“分企治稅,調節產能。”

4.一大一小兩條江
李冰畫好草圖,召來幕僚商議。
看了草圖,大多數人選擇了沉默,他們看不出這個草圖好在哪裡,但又不想得罪新來的太守。
唯有華陽侯的代表,高聲嘲笑:“仿效村野農夫,我看李大人真是笨到家了!”
有了一個人的聲音,自然就會引出多個人的聲音。
“劈開岷江,違背自然規律,怕要遭天遣吧?”有人說。
“這必然破壞風水,破壞龍脈!”還有人說。
李冰靜靜地等大家說完後,平靜地說:“各位的意見都非常好,但我還是請各位回去思考一下我的建議。”
李冰不怨誰,人們之所以不理解,怪不得他們,只怪自己的方案太粗糙,不具備說服力。
眾人離去,他再次陷入思考當中。他要完善他的方案。
農民劈開小河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把水引進魚籠,進而把順水而來的魚抓住。他注意到,在農民們壘起石塊後,河流並不是均勻地被分為兩條,而是一大一小兩條,小的那條,一直小到魚籠的口子那么大。
我們治水的目的,不能把水堵死,或者全部趕跑,水是患,也是寶啊!李冰心裡想著,我們應該把岷江分為一大一小兩條江,不要的水從大江放走,需要的水從小江引過來。
如何讓其中一條變小呢?
李冰凝視著自己畫的農民捕魚草圖。
有了!那個竹編的魚籠,不正像一隻寶瓶嗎?我們也安放一個寶瓶!
李冰立即鋪開地形圖,細細地觀看著,看哪裡可以安放寶瓶。岷江彎彎地過來,又彎彎地遠去,哪裡合適呢?當他的手指觸到玉壘山突向江心的山頭時,他想到了辦法,並說出聲來:“把湔山(註:現玉壘山)切開!江水一旦進了寶瓶口,就是我們可用利用的寶貴水源啦!”
此時,已經是深夜,兒子二郎已經入睡,但他還是忍不住把他叫醒,一起來商量安放寶瓶的事情。
“切開湔山,的確可以形成一個瓶口,但是,”二郎發表自己的看法,“江水如此湍急,天長日久,寶瓶難免被沖壞。”
李冰點點頭,這的確是一個問題。

父子倆對著地形圖,繼續仔細地研究起來。
“父親,你看,我們把你規劃的分水堤建在彎道處,江水本來已經變緩了,江水遇到分水堤,速度再放緩一點,到這裡,你看,”二郎指著玉壘山前面不遠處突出的像虎頭的岩石,“這個岩石可以把水向相反的方向檔一下,水流繼續變緩,如此經過三道變緩後,水的野性就大大降低了!”
“不錯不錯!”李冰讚賞地看著兒子,“這虎頭般的岩石,我們就稱它為虎頭岩吧!我們要保留它,還要加固它!”
“還有一個問題,”二郎又說,“在洪水季節,如果右邊這條江里水量過多時,寶瓶口必然漫溢,形成水災。”
“漫溢……漫溢……”李冰一邊點頭,一邊重複著兒子的話,忽然,他想到了辦法:“水滿則溢,這是水的本性,治水須順水性,我們就讓它溢吧!但是,我們不能讓它亂溢,得讓它按我們的要求溢!”
李冰說著,鋪開自己最初的草圖,手指按在了“分水堤”的中後腰上說:“在這裡,我們給它們準備一個不高不低的堤堰,右邊江中水位高時,就從這裡溢出,水位低時,就進入寶瓶口!這道堤堰可以起到三大作用:泄洪、排沙和調節水量!我們給他一個名字吧!”
二郎聽著父親的話,腦中出現這么一副場景:金色的河沙,從父親說的堤堰處飛揚出去,就是像農民揚場時,麥絮飛出去一樣。
“叫它飛沙堰吧!”二郎說。
“好!很形象的名字!”李冰邊畫邊說,“但我們還得有一個排沙的出口,當水位低時,飛沙堰起不到排沙的作用。”
“這不是現成的嗎?”二郎指著分水堤的尾巴處,“你畫的分水堤和江岸之間並沒有合攏,還有一條小小的河道,你看,你畫得像個‘人’字,我們叫它‘人字堤’。”
緊挨“人字堤”的“溢洪道”,就是當時二郎說的“小小的河道”。
“父親,你的分水堤可否再往上游移一點?”二郎問。
“為什麼?”李冰反問道。
“上游不遠處江中,有三個天然的河灘,不正好利用嗎?有了它們,可能減輕施工難度。”二郎說。
“我也曾經這么想,”李冰說,“但是,三個河灘排列不規則,不利於分水,要調整難度又大,千百年來它們都沒被衝垮,我們又如何動得了它們?我們在下游建分水堤,正好利用它們作天然的屏障,擋一擋江水,讓江水變緩,減輕對分水堤的衝擊力度。”
(三個河灘現稱“河心灘”,見圖4-3實景圖和圖4-5示意圖。)
圖4-4 都江堰實景圖
圖4-5 都江堰示意圖
二郎想了想,表示贊同。
李冰鋪開宣紙,重新繪製他心中的水利工程。至此,都江堰工程總思路出來了。因為緊靠當時名為“湔山”的玉壘山,二郎建議把這項工程稱為“湔堰”。
“這裡的人們以氐羌人為主,他們稱‘堰’為‘堋’,我們入鄉隨俗吧,稱為‘湔堋’!”
父子倆高興得手舞足蹈。
圖4-6 李冰父子水利草圖
兩千多年後,也有一個人在這裡手舞蹈,他就是鄭儀。
分企治稅,不是簡單地把一個企業分為兩個或多個企業,而是分為不同大小的企業。大小是什麼意思呢?一是資產規模大小,二是不同的企業組形式,比如一般納稅人和小規模納稅人,有限責任公司和個體經營戶。
不同規模的企業,不同組織形式的企業,其稅負是不一樣的,彼此存在落差——稱之為“稅負落差”吧。想到這裡,鄭儀漸漸覺得找到一定的思路了。
他掏出筆記本,寫下八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形式多樣,大小並存。”

5.遇灣裁角,逢正抽心
方案有了,施工卻是難上加難。
那時還沒有現代化機械設備,也沒有鋼筋水泥,加之當時的成都平原,人力財力都十分匱乏,中央政府又幾乎沒有扶持政策。李冰父子望水興嘆,華陽侯更是坐等著看笑話,還四處造謠,扇動老百姓起來反對。
與其說李冰是政治家,倒不說是實幹家。看到成都平原連年水患,他下決心要修好“湔堋”。 然而,剛一開始,就遇到了巨大的困難。
第一期工程是切開湔山(玉壘山)。
要是放在當今,切山是很容易的事情,炸藥一炸,遂道開挖設備和大型挖掘機器進入,很快就打通了。然而,在當時,哪有這些東西,連火藥都還沒有發明。
玉壘山千百年來承受岷江沖刷而毫髮無損,足見其堅硬。這堅硬品質有利有弊,有利之處在於開鑿之後,它依然可以承受江水的沖刷,弊端在於開鑿難度太大。
鐵錘、鐵釺是當時最先進的施工工具。然而,工匠們搶起大錘砸下去,虎口震裂,石頭上卻只留下一點點痕跡。
那時候,人們已經掌握了熱脹冷縮的科學原理,但還沒有套用到工程方面。
李冰父子終日思考慮著“切山”之法,甚至夢想著有神仙賜予開山斧。
一個倒春寒降臨的日子,李冰早早地起了床。當他走出房門時,發現門前鋪地的一塊大石頭裂開了,很顯然是凍裂的。石頭傳熱慢,內外溫度不均勻時,就可能發生破裂。凝視著石頭,李冰忽然想到了熱脹冷縮原理,心頭無比興奮。
在和當地老百姓老工匠一道反覆論證後,李冰找到了套用冷脹冷縮的方法。
當地不缺木柴,李冰召集工匠在岩石上堆起木柴猛燒,待岩石燒紅時,立即向上面澆水,滾燙的岩石遇到冷水,立即裂開。就這樣一冷一熱,慢慢地把湔山伸向江心的山頭切了下來,被切開的地方因為和主體分開了,被稱為“離堆”。離堆之後,開挖了一條新的河道。
第二期大工程是修築分水堤。按照通常的做法,在河中築堤,都是拋石頭下去。但岷江水流太急,拋下去的石頭,大多數被沖走了,折騰許多天,也不見成效,倒是嘲笑此起彼伏,更有人向朝庭打小報告,說李冰勞民傷財胡作非為。
智慧在民間,李冰再一次尋訪老百姓,尋找築堤辦法。
當地盛產竹子,老百姓用竹子蓋房子,用竹子編制各類家庭用具。有一天中午,李冰來到江邊時,看到主人用一個竹筐裝著紅苕在水中淘洗,水進入竹筐,把紅苕洗乾淨了,卻並不把竹筐沖走,因為竹筐有孔,水可以通過。
李冰找到了辦法!
他召來當地數十名竹工,讓他們把竹子劈開,編成長三丈、寬二尺的大竹籠,裝滿鵝卵石,然後安排民工把它們一個一個地沉入江底。
這一招果然十分見效。竹籠有孔,鵝卵石有縫,對水形成的阻力較小,水可以通過。在重力作用下,大籠子安安穩穩地沉下去。當籠子圈成一道大堤,李冰再叫民工在圈中投入更多的籠子,並填入石頭和粘土。大堤很快就修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大堤,其實是歷史改良過的,當時的大堤要簡陋得多,而且需要年年修復。
第三項大工程是飛沙堰,相比之下要容易得多。當時的飛沙堰不是現在的樣子,現在是水泥澆的,當時是用裝著石頭的竹籠堆碼而成,可以根據需要調節高度——想高一點,就加竹籠,想低一點,就減少竹籠。
在實踐中總結,在總結中前進,歷時8年,湔堋修建完成。李冰父子絕不會想到,根本沒有專門進修過水利工程專業的他們,竟然創造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工程。
兩千年後,鄭儀作為無數個景仰者之一,拾級而上,往二王廟而去時,他又一次看到了那精闢的對聯:“遇灣裁角,逢正抽心。”如圖4-7。
圖4-7 對聯“遇灣裁角,逢正抽心”
因為遊人有一種觀點,閉目走過去,如果摸到那個“心”字,就能帶來好運,因此,那個心字已經被摸褪色,成為白色的了。鄭儀卻認為,那個“心”本來就是白色的,象徵著清白、清正和廉明。
“遇灣裁角”指的是河道有拐彎的地方,一定要根據需要進行修整裁剪,以便讓江水流淌的更順利一些,不會損毀堤壩。“逢正抽心” 是遇到順直的河段或河道叉溝很多時,應當把河床中間部位淘深一些,達到主流集中的目的,使江水“安流順軌”,避免泛流毀岸、淹毀農田。通俗地講,就是把彎的地方拉直,把直的地方挖得更深。
“百丈堤”就是遇灣裁角的典範。它位於岷江右岸(觀者面向上游的右手邊),上起觀音岩,下至內江河口上游,因長百丈而名。它用竹籠裝卵石築成,它的作用是使魚嘴上游岷江右邊的凹岸變成直岸,使江水順流,以利魚嘴分水和排沙。洪水期,使主流指向外江,減輕洪水對魚嘴的衝力;枯水期,使主流指向內江,內江取水量可得到保證。
每次看到這幅對聯,鄭儀都砰然心動。不過,這一次,他心動的不是這八個字中包含的深刻的人生哲理,而是它們啟發了他節稅的道理。
企業有“稅負高點”,這些高點可以視為“角”,將之裁掉,稅負不是就降低了嗎?企業同時有“稅負低點”。這些低點可以視為“正”,要儘可能淘深,讓節稅潛力被發掘出來!
鄭儀在筆記本上記下了:
“遇灣裁角,逢正抽心。”

看著自己寫下的這一行字,鄭儀進一步對“裁”字進行了分析,這個“裁”不是簡單的“裁掉”,而是包含著多層含義:
第一,把一個“角”裁下來,丟棄。
第二,把一個“角”裁下來,讓它獨立,繼續發揮作用,如離堆。
第三,具有“裁剪”之意,像裁衣服的師傅一樣,裁出花樣來(比如人字堤)。
第四,假設別人已經給我們裁好了一個“角”,我們拿過來(比如虎頭岩)拼在我們的企業上,使之成為我們的一個“角”——用在企業上,則相當於收購企業。
如果說都江堰用金剛堤“分水”屬於戰略層面的考慮的話,那么“裁角”就是戰術層面的考慮,戰術總是無處不在的。企業節稅也一樣,“裁”將是套用最為廣泛的戰術。
6.深淘灘,低作堰
在“遇灣裁角,逢正抽心”那幅對聯不遠處,與正對著石級的那面牆相接的右邊牆上,有六個大字:“深淘灘,低作堰”。
這六個字,鄭儀已經見過多次了,每次看到,他腦海的閃過的,不過是“把河道挖深點,把堤堰高度壘到適當位置”。但這次,他思考著如何從這條經典治水名言,找到治稅的方法。
因為是創新,所以不可能事前詳細規劃。修建都江堰的八年時間,是不斷完善的八年時間。“遇灣裁角,逢正抽心”、“深淘灘,低作堰”等治水思想,也是在實踐中總結出來的,而不是一開始就在這些思想的指導下進行施工。
岷江來自山上,一路裹挾著大量的泥沙。分水堤修好了,岷江被一分為二。但不久後,內江就幾乎被泥沙填滿了,寶瓶口被堵得嚴嚴實實的。看來,僅靠飛沙堰和溢洪道,並不能完全解決問題,還得靠人力。
為此,李冰父子制定了人力淘沙的策略,內江河段,定期挖淘。但淘到什麼程度才合適呢?太淺不行,太深了就挖成深潭了。經過多次論證和數年實踐,他們確定了最適當的深度,並在那個深度埋下橫臥的鐵柱,每年淘沙時,挖到鐵柱,就不再往下挖。這個鐵柱就是我們現在說的“臥鐵”。如圖4-8。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