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苦時提建議,是堵住別人嘴的最好方式。 | 叢非從

2018-08-05 15:54:02

1

你跟一個人訴苦,最煩的就是被給建議。別人跟你訴苦,你最容易的也是給建議。

你跟一個說想離婚。他就會建議你為了孩子不要離啊,這種人早就應該離了啊,你會遇到更好的啊。

你跟一個人說老闆不好。他就會說熱愛工作啊,為了錢忍啊,辭職換個工作啊。

你跟一個人說孤獨難過。他就會說沒事,別想那么多。多出去走走。

你跟一個人說疼,他就說,多,喝,熱,水。

有時候你只是想說說,傾訴下。但就是會收到大量建議。建議這個東西,總是感覺不痛不癢。人家沒說錯,但你就是感覺有個東西被憋住了。有時候想讓他別提建議了,可人家也沒說錯啊。有時候不想再聽了,可是你自己主動訴苦的啊。

結果越說越難受。

還有一個現象就是:你發現你經常安慰別人的那些話,放在自己身上是沒有球用的!

2

我們為什麼喜歡在別人訴苦、抱怨、負能量的時候提建議呢?

是我們焦慮了。

別人的訴苦,就是在說他過得很糟糕,遇到了很糟糕的事,心情不是很好。本來這是他的事,跟我們沒什麼關係。但是面對別人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們的潛意識裡就給自己提要求了:

他很需要我,我要安慰他。

可是怎么辦哎,我哪知道你該怎么辦。我又不是你,你跟我說這些幹嘛。我自己也煩哎,你這些困難超出了我的專業領域啊。我自己都一地雞毛,還要花心思來照顧你,同情你,理解你,安撫你。

怎么辦,壓力好大。

所以其實不是別人的負能量讓你感覺到煩了,是你內在“我要安慰他”的想法讓你煩了。

你把別人的訴苦,當成了對你的要求。

如果你能有界限,分清楚別人訴苦是別人的事,跟你沒關係。你不必非要安慰他、幫助他,你就不會感覺到煩了。

你只要靜靜看著他不開心就好了,你還可以是開心的。

3

可這時候,如果你太偉大,你就會內疚。

有一種心理疾病,叫“看不得別人不開心綜合症”。我發明的辭彙。

就是看到別人不開心的時候,就自帶慌亂。媽媽看到孩子哭的時候,就開始煩了:怎么又哭了。因為她在要求自己去哄他,可是又不想。自我強迫的很難受,就以煩表現出來了。

好像別人不開心,我就有什麼責任和義務似的。別人不開心,我還置身事外,我就是個壞人似的。

別人不開心,你聽著就是了,看著就是了。為什麼一定要插一腳呢?

我們潛意識裡的自戀就是:

他自己是走不出來的。

在我們潛意識看來,他太苦了。太可憐了。我們不相信別人有消化不開心的能力,不相信他自己可以安撫自己。

因為我們自己對不開心只有壓抑的能力,沒有消化的能力。所以我們會錯誤性認為他們也沒有。

那他為什麼要跟我說呢?

這正是他消化的方式啊!訴說即消化。

4

聽著很煩怎么辦。

聽別人訴苦,有些煩是你意識不到的。你以為你在聽,其實你的內心深處已經開始在牴觸了。你的焦慮感一上來,你就想做點事情來撫平自己的焦慮。

做什麼呢?

提建議啊。

這個動作,既可以讓別人閉嘴,又看起來很禮貌。至於建議有沒有效,是不是真的對你好,就跟我沒關係了。

人在情緒里想的是“為什麼”,但是建議直接把話題拉到了“怎么辦”上。

情緒里想的是,他為什麼要傷害我啊,我為什麼這么慘啊,他為什麼要這么對待我,我對他付出了這么多他怎么可以這么辜負我啊,我怎么這么傻啊。不應該這個樣子啊,怎么就這樣了呢?

人內心充滿了疑惑,需要通過訴說把自己理清楚。

你這一打斷,直接跳過問題,到了行為了。

大腦這一交叉碰撞,就短路了。無法繼續思考原來的問題了。訴苦的人就需要再多拿出精力來回應你:

但是……,可是……。

情緒強制暫時中斷,進一步壓抑。

所以,訴苦時提建議,是堵住別人嘴最好的方式。

即使他不願意閉嘴,覺得你不理解他,他也會把悲傷轉化為憤怒,這樣你就不用面對“可憐的他”了。憤怒的他比可憐的他,讓你好接受多了。

5

對於別人的建議,千萬不要當真。因為他只是不想再聽了,才趕緊給你建議。

其實,對於別人訴苦、抱怨、負能量,最好的方式是傾聽。

傾聽的兩個重要要素:

  1. 理解。

  2. 界限。

理解就是設身處地,感受他的痛苦。然後用一根清晰的線,幫他理清楚到底怎么了。

這個不是野蠻分析。很多心理學初學者特別喜歡野蠻分析,說很多“因為……”。理解是提問,是貼著他的感受提問。通過良好的提問,讓他自己說著說著清楚了。

界限就是出借你的情緒,但不要捲入你的情緒。感同身受的目的,就是你調動那你相關的經驗理解了他一部分,然後此刻你也有了這樣的情緒,所以你知道怎么提問下去。

但不要捲入情緒。只理解他的那一部分就好了,不要因為自己過高的期待,調動出新情緒。“想安慰好他”,就是過高的情緒。把自己的創傷帶過來,也是捲入情緒。

沒有辦法理解,那就假裝理解也可以。通過大量的“嗯”、“喔”就可以了。

我剛畢業那會兒,很多朋友聽說我是學心理學的——其實你知道讀了個大學,什麼都不懂的。學的最多的詞就是:傾聽。

然後有個姑娘失戀了,想找我聊聊。於是請我吃飯。我還記得那是在北京上地附近一家比較高級的餐廳。

整個過程,我就吃啊吃,她就說啊說。

2個小時後,我很滿足地吃飽了,她很滿足地說夠了。

走的時候,她說了好多個謝謝你,我也說了好多個不客氣,沒關係。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