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話與假話

2019-03-23 00:40:32

這個世界挺奇怪,說真話的人,有時卑瑣得像個小人,而說假話的人,一本正經得像個君子。

說假話的人,面不改色心不跳;而說真話的人,有時張嘴先矮三分,啟齒要看臉色,說不到幾句,便面紅耳赤,戰戰兢兢,仿佛說下去就會撕破了什麼,而露了餡,傷了心,丟了人。

按理說,說假話是個技術活,累活。現在的窘境是,說真話需要技術,說真話比說假話還要累。當然了,這個世界最累的人,恐怕就是那些一陣子說真話,一陣子說假話的人,因為在三真兩假中,他們已經迷失了自己。

假話有兩種表現形式:一種是巧言令色,一種是言不由衷。巧言令色,一般是主動的,或取媚,或誆騙,乾的是阿諛奉承、陽奉陰違、欺上瞞下的事,說話的人帶著強烈的功利目的。言不由衷,一般是被動的,或人在權柄下委曲求全,或行走江湖間小心設防,不過是為生活所迫而說一些違心的話,為保護自己而說一些善意的謊言,說話的人往往不是出於功利目的,只是出於無奈。同樣是假話,巧言令色心底是潛惡的,言不由衷心底是藏善的。也就是說,假話也分善意的和惡意的,也分可原諒的和不可原諒的。

經常說假話的人希望聽到真話,但實際上,他們很難聽到真話。因為,即便是再真的話,在他們懷疑的耳中,也會變為假話。在這些人的心中,他們更願意相信:眼見為實,耳聽為虛。他們用欺騙別人的方式,最後刁難了自己。

假話注定是甜美的、溫軟的、柔和的,至少不痛不癢;真話則往往是刺耳的、尖刻的、堅硬的,甚至還一針見血。假話憑藉柔媚,戰勝了真話的“粗糙”,輕鬆地占領了人需要體貼的內心。從這個角度看,假話更像是罌粟,越是聽,越讓人迷戀。假話說好了,會成全自己。真話說不好,會得罪別人。所以,說假話的人很多。

從長遠看,假話最終贏不了真話。但假話會暫時混淆了視聽,迷亂了判斷,顛倒了是非,錯辨了忠奸,影響了進退。到最後,即使真話贏了,但贏得太苦,或已遍體鱗傷。假話狂歡的時候,要相信,總有真話,像不倒的旗幟,在看不見的角落裡,艱難而孤絕地突圍。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