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張國榮一生經典角色,被過譽?不,他是真“神話”

2019-02-07 20:44:50

丨本文首發於皮皮電影(微信號:ppdianying)

皮皮電影/每天一部精彩電影推薦

2003年,偉大巨星張國榮縱身一躍,從此世間再無程蝶衣。

是,皮哥最喜歡的明星就是張國榮,他去世的那一年,皮哥剛上國中。

未能見證他的芳華絕代,卻從未遺憾。

從年少時第一次看到哥哥的《倩女幽魂》和《夜半歌聲》後,便從此不能忘懷。

浮光掠影,人生數十載,舉目千秋山河,生而為人,卻創造樂壇、影壇太多神話。

娛樂圈殘酷,彈指間但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真正流傳於世的唯有那些經得起考驗的作品,方能永垂不朽。

香港八十年代的樂壇,是張國榮和譚詠麟的天下,從那首《Monica》開始奠定了自己的天王地位,也賦予了張國榮與眾不同的氣質。

之後的《無心睡眠》、《不羈的風》、《拒絕再玩》,讓張國榮成為當時歌壇最獨一無二的存在,雖然是快節奏的歌曲,但在張國榮將鏇律、節拍和個人魅力完美地三合一後,仿若天籟之音。

之後80年代末,張國榮的歌唱事業更是達到巔峰,不僅連開23場演唱會,更是一口氣出了四張專輯,直到89年是宣布退出歌壇,讓無數歌迷淚灑現場。

1995年,哥哥宣布歸來,再出專輯,風格也有了很大轉變。

如果說當年的張國榮很多歌曲還是有很多為了迎合市場的商業之作,而90年代中期開始發行的專輯歌曲,則是帶有鮮明的個人特色風格,是自己歷經滄桑後的淡然與深刻的自我剖析感悟。

有頹靡的音色,有沉重的背景,有故事的輪廓。

那首久經不衰的《我》更是張國榮一生的真實寫照。

I am what I am.

他傲然於世,雲淡風輕,孱弱卻執拗地在俗世紅塵中掙扎,執著地追逐且保護著自己所愛所想所念所悟,卻不得不面對宿命,完成了自己悲劇性的結局,生如夏花,繁花似火,飛向晴空萬里。

除去歌壇上巨大的影響力,哥哥在影壇上的成就更加卓越。

他是《胭脂扣》里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的十二少。

他深情卻懦弱,對愛憧憬卻抵擋不過人性的缺憾,在愛情最繁盛的瞬間選擇了退縮,繾綣的頹喪氣息,波光眉眼間皆是戲,那清純的雙眸如一汪清澈的泉。

他又是《倩女幽魂》的采臣,眉清目秀,純真時光,快樂少年郎。

也曾懦弱,也曾世俗,卻最終為愛勇敢,送愛人脫離苦海。

哥哥是《東邪西毒》中的歐陽鋒,遺世獨立,鬱鬱寡歡,一人,一屋,一壺酒,孤寂與你相伴,深情自藏心中。

然後看到了《阿飛正傳》中的你,變成了那隻無腳鳥,終身都在尋求愛卻沒能找到依靠,但你不想停歇,因為一旦停下來便是死亡。

可是戲裡的你卻早已死去,那一抹抹憂鬱頹廢的哀怨,讓人心痛。

《縱橫四海》中的張國榮,既開朗又豁達,回眸一笑,顧盼生輝。

不知不覺,哥哥迎來了自己演藝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部電影《霸王別姬》。

小樓依舊當年貌,世間已無程蝶衣。

戲裡,你人戲不分,戲外,你為愛隱忍,不瘋魔不成活。

只是你也不懂,有愛就會有痛。

人生匆匆,往事就留在風中隨塵埃漸漸湮沒在時間的洪流中。

然後就是那部太多人的摯愛《春光乍泄》。

何寶榮不羈放縱,內心缺乏安全感,總以為是在無情地傷害黎耀輝,卻發現到頭來,那愛情鋒利的刀尖最終扎向自己,原來愛的最深的是自己。

你以為你最愛的人這次會回來,黎耀輝獨自去了布宜諾斯艾利斯,在瀑布前感傷,卻不知道另一邊的何寶榮哭得像個孩子,那是對自己的絕望,對永失吾愛的悔。

太多的光影中,哥哥每次都是風華絕代依舊,不止演繹成績無人能及,且忠於人品,重情重義,對每個人都是那么友善真實。

對愛情,他義無反顧,對自己,他不忘初心。

殉情者像青春一樣流逝,殉道者如戲文一般流芳。

你不曾真的離去,你始終在我們心裡。

娛樂圈明星千千萬,我卻獨愛張國榮。

你若尚在場,春天該多好,但願人長久,願似星流長。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肥肥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