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讀書是一種風度 要趁早多讀經典

2019-03-10 19:41:24

再過幾天,我們即將迎來第十四個世界讀書日。無論是對於一個人,還是對於一個民族、一個國家,閱讀的重要性都不言而喻。在當下這個時代,我們該如何養成適合自己的讀書習慣?如何在讀書中不斷拓展心靈的深度和廣度?

4月16日,著名作家、學者王蒙做客本報“文化講壇”,就“我們的時代,我們的閱讀”進行了主題演講,並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

讀書要趁早,要超前讀書,多讀經典

讓自己的心靈更開放

記者:作為文壇“常青樹”,您有相當部分時間在寫書、譯書。有什麼心得可以跟我們分享?

王蒙:讀書要趁早。越是年輕時,讀書印象越深。比如現在我有時候還寫舊詩,大致合乎規則,還是靠小時候背誦《唐詩三百首》等書的“老底”。

第二,要超前讀書。就是你要讀一點感到費勁的書,一下子不完全懂的書。讀書可以有各種選擇,有人是怎么舒服怎么讀,我並不反對這種讀書。不過,讀書不能僅限於娛樂消遣。最好還是讀點費勁的書,而且費勁讀下來的書,往往是最有趣的,也是一種積累。

所以我說要加碼讀書,加碼讀書我們中國有一個詞,叫做“攻讀”,攻就是進攻,跟攻城一樣。攻讀,是抱著一種作戰的英勇,全身心緊張起來讀書。這種讀書,最後會讓你受益匪淺。

記者:現在市面上的書籍形形色色,一個普通讀者該如何選擇呢?

王蒙:讀什麼樣的書,的確是個問題。我有幾個建議。第一,要讀經典,經典是經過歷史考驗的。第二,要掌握足夠的工具書,比如字典、辭典、辭源、辭海、牛津字典、百科全書。第三,如果有可能的話,讀一點外文書。讀一點外文書和不讀外文書在精神狀態上會有一點差別。就是說你會變得心靈更開放。你多了一雙眼睛,不僅能看得懂漢字,還能看得懂一點外文;你多了一雙耳朵,不僅能聽得懂漢語,也能聽得懂外語;你多了一條舌頭,不僅能說中文,也能說一些外語或者少數民族語言。

要愛書、釋書、疑書

學會多角度對證書中的道理

記者:在平時的學習和生活中,許多人也在讀書,但有個普遍的困惑,讀來讀去,效果不那么明顯。

王蒙:這就看你怎么讀了。讀書要愛書、釋書、疑書。讀書有兩種:一種是死讀書,讀死書,讀書死;一種是活讀書,讀活書,讀書活。

要想活讀書,通俗來說,就得理論聯繫實際。我一直覺得,書的魅力在於它對生活有所發現;而生活的魅力之一,在於能發展書中的知識和思想。比如說,有時候我們個人可能在最順利的時候,恰恰發生了一些變故,但是如果你讀過辯證法,就會明了,許多人生感悟,古人早已有之。

其次,得有個多取向的思路。世界上許多事情都不是單線的,從A到B是一種思考,從B到A又是一種思考,如果你能反覆地思考、比較、對證,你對一本書的理解,以及自己的思想就會豐富許多。比如我們過去常常講,“大河不滿小河乾,小河不滿渠溝乾”。這句話當然是對的,但是如果思考一下,反方向的道理是否也能站得住腳?就是如果渠溝裡面沒有水,小河裡面也沒有水,那你大河的水,是怎么來的呢?

記者:最近您出了一本新書《老子的幫助》。您如何看待傳統文化閱讀在現代社會的分量?

王蒙:這個問題應該與時代結合起來看。

在“五四”時期,不少人對中國傳統文化進行了沉痛的反省和批判。當時,我們處於一個革命的年代,這些批判是有積極意義的。但是,從歷史發展的角度來看,我們不可能完全拋棄中華民族的傳統。因為拋棄了以後,民族和國家就會沒有了靈魂,沒有了歷史,沒有了自己的身份。

今天的情況有了很大不同。國家面臨的首要任務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最大限度地擴大我們的精神資源。所以,中華傳統文化和現代化不僅不對立,反而更應該充分發掘和發揚。

人適當有些書生氣,是可愛的

文化創新離不開民族個性

記者:當前網路閱讀盛行,甚至一些人認為,它遲早會代替傳統閱讀。您怎么看?

王蒙:我個人對讀書的看法比較寬泛,網上瀏覽也是閱讀的一種。不過,閱讀紙質的書,能帶來更高的專注、平靜和思考。讀書是一種享受,是一種生活方式,也是一種風度。我們這個時代之所以出現一些浮躁的風氣,很重要的一方面,是一些人不讀書,缺乏應有的風度,缺乏對事物的專注之心。

舉個例子來說,遙控器的發明讓我們的生活變得十分方便。但是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美國就有學者認為,遙控器造成了一部分青年人的浮躁、不能集中注意力。譬如說看電視,他會不停地用遙控器換頻道,弄不好一晚上都不清楚到底看了些什麼,網際網路的連結功能也是這樣,一晚上轉來轉去,都瀏覽了什麼,自己也記不清了。

如果一個人無法適當沉潛下來,讀讀書,你的風度、教養會打些折扣。書生氣在中國有時候是一個貶義詞,但是我覺得適當有一些書生氣是可愛的,一點書生氣都沒有,我也就只能敬而遠之了。

記者:現在人們常常談到文化創新。從上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在創作上您一直走在時代的前列。您是如何捕捉到時代的最新信息?文化創新和思想創新有哪些要素?

王蒙:這個問題比較難回答。我並沒有說我給自己樹立了這樣一個目標,我要一直走在前列,或者我要怎么創造。但是有幾條心得可供參考:

第一條,我的生活經驗豐富。我今年已經75歲了,這么多年來,我積極參與了社會生活,在多方面獲得了實實在在的觀感、經驗。沒有這些經驗與閱歷,恐怕也沒有一個有話要說、有話想說的寫作狀態。

第二條,我的興趣比較廣泛。即使不完全懂的東西,也不管是大事小事,我都很感興趣。比如說洋的興趣有交響樂,土的興趣比如東北的二人轉,我都能接受。

第三條,創造性是離不開個性的。有個性,你才能有創造。一個民族也是這樣,正所謂創新是民族進步的靈魂,文化創新必須要和民族的個性結合起來,才能大放異彩。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