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約·地面部隊軍服圖冊

2019-02-21 07:11:05

華約地面部隊軍服圖冊

標籤: 華約 分類: 現代軍隊 2012-09-01 15:24

Osprey出版公司軍事書Elite系列第10號:華約地面部隊-Warsaw Pact Ground Forces。原作者GordonL Rottman,繪圖Ronard Volstad。以下是該書的封面:

我的相關日誌:
北約軍隊
80年代蘇軍
80年代美軍

A1:下士,民主德國摩托化步兵,夏季野戰常服

1965年,“下雨”迷彩(德語稱為“虛線迷彩”)制服開始採用以替代1959年的老式的雜色塊式迷彩服。個人裝備也出現了蘆葦綠色的版本而不是先前的雜色塊式迷彩色。人物的武器是東德製造的7.62毫米口徑MPiKMS-72式突擊步槍,它是蘇聯的AKMS步槍的改進版本,它採用了塑膠制前托和扳機握把以及獨一無二的摺疊槍托設計。下士正在埋置東德造的DM-70式地雷。民主德國是除蘇聯以外僅有的一直廣泛使用“長筒靴”的華約國家,這是出於傳統的因素,儘管這造成很多足部健康問題。

A2:少尉,民主德國,頭盔迷彩網

相比於圖A2人物所使用的頭盔迷彩套,頭盔偽裝網更普遍地被使用,因為它上面可以固定起偽裝作用的植物枝葉。56式頭盔於1957年裝備,用以替代仍在使用的(本書出版於1987年,譯者注)蘇聯頭盔。這種頭盔的原型實際上在1944年時被希特勒拒絕使用過,理由是它摒棄了許多傳統的設計,儘管它能提供對頭部的更過保護。

A3:列兵,民主德國摩托化步兵班用機槍操作手,冬季野戰常服

隔熱冬裝被圖A4人物所穿的那種類似冬裝所取代。石頭灰色的套頭毛衣也有裝備。圖中這名班用機槍操作手負載全套裝備,其中包括了突擊背包和捲起包在帳篷片段里的毛毯。他擁有新式的防毒面具和防化保護服包,後者是具有防化功能的“橡膠質”材料製作的。他的武器是PKM通用多功能機槍,長槍管,7.62毫米口徑,在一些部隊用以替代RPK式機槍(授權東德生產的1MGK機槍)。如果裝上三腳架,它就成為了著名的PKMS機槍。

A4:一級下士,民主德國“指揮員”部隊

“指揮員”部隊在西方往往扮演交通指揮者的角色,他們指揮和執法交通,並充任信使的工作。所有的華約國家部隊也設定了類似的部隊,其架構近似於北約的軍事警察。他們的頭盔上都有明顯的標誌。圖中展示的這種特殊冬季制服僅裝備給“指揮員”部隊,他帶有人造毛翻領。人物的手槍是M型,這是東德仿製的蘇聯9毫米口徑馬卡洛夫PM手槍。

B1:海軍上等兵,民主德國海岸邊防司令部,夏季野戰常服

海岸邊防司令部的人員由人民軍陸軍的人員組成,但它的隸屬關係是人民軍海軍。這名一等兵(Grenztruppe)穿海軍標準制服,左臂上不帶錨鏈的海錨圖案徽章是邊防服役專業章。這支部隊的士兵還裝備了地面部隊標準的野戰常服,但在巡邏時穿海軍藍制服。人物的武器是東德製造的MpiKM突擊步槍,7.62毫米口徑短身管,仿製自蘇聯的AKM。

B2:中士,東德,工作服

這種制服是提供給維修和工程作業的人員,以作為一種保護性的野戰服裝來使用的。它經常被裝甲車輛乘員甚至是從事野戰訓練的摩托化步兵部隊的成員所穿著。標準野戰帽也展示在圖中。這名中士正在檢查手中的一次性發射的64毫米口徑RPG-18型反坦克火箭發射器,這是蘇聯人仿造美國的M72式輕型反坦克武器系統(LAW)設計的。現在展示的是它在儲運狀態下的狀況,在發火的時候,它需要拉伸出來。同美國的同類產品不同的是一旦發射出去,發射筒就無法回復到儲運狀態。

B3:東德,機車手防護服

這種新式服裝裝備給邊防部隊和“指揮員”部隊的機車手使用。它由防風防水的合成材料製作並搭配以新的安全頭盔和手套。圖中的機車是TS250/I/A型,它是東德人民軍的標準裝備,其中塗成綠色的版本供邊防部隊使用,地面部隊的則是橄欖棕色。固定挖壕鏟的背包(箱)通常固定在左側,5升裝的燃料桶在右側,鋪蓋卷則固定在后座後方。人物的武器是MPiKMS,這是仿製自蘇聯AKMS步槍的東德造版本。

B4:列兵,東德“指揮員”部隊,傘兵/機車手頭盔

這種塑膠頭盔被機車手和第40傘降步兵營的成員所使用。除了圖中所示的這種布制頭盔套子外,還有一種頭盔偽裝網在使用。

C1:下士,捷克斯洛伐克摩托化步兵班長,夏季野戰服

“下雨”式迷彩制服在20世紀70年代初開始替代了多重色彩的“小丑”迷彩服,儘管後者一直還在使用。野戰服上的軍銜徽章是以胸牌的方式出現的。圖中的頭盔於1950年至51年間開始採用。突擊步槍是捷克斯洛伐克設計和製造的vz.58Pi型突擊步槍,上面固定著蘇聯的NSP-2型步兵夜視瞄準鏡;雖然外觀與蘇聯的AK系列步槍類似,但vz.58的內部結構和功能則完全不同。

C2:捷克斯洛伐克的夏季野戰帽

野戰帽帶有一體式的護耳和護頸簾。另外,捷克斯洛伐克人習慣在野戰上衣裡面穿灰色襯衫。

C3:捷克斯洛伐克摩托化步兵班用機槍操作手,冬季野戰服

帶保溫毛領的冬季制服與同樣保暖的靴子相輔相成。圖中服裝所呈現的感官和現實是有差距的,捷克斯洛伐克人的“下雨”式迷彩服的圖案實際上非常昏暗,如同水漬過的感覺。7.62毫米口徑長身管的Vz.59L式輕機槍在60年代初期開始取代vz.52/57式機槍,它也可以安置在三腳架上使用。

C4:少尉,捷克斯洛伐克坦克排排長,坦克兵服裝

和許多蘇聯之外的華約國家一樣,捷克斯洛伐克也開始逐漸淘汰坦克手服裝並使用他們自己的標準野戰服,圖中人物頭戴蘇聯造的織物材料坦克兵頭盔,這幾乎成為華約國家中通用的版本,它內置一體式麥克風並分為輕便的夏季用和帶毛內襯的冬季用兩種版本。頭盔前眉部襯墊上的“681”字樣是坦克的戰術代碼,它同樣展示在坦克炮塔的兩側。和大眾一般認為的相反,這並非任何華約國家軍隊所使用的標準的戰術車輛編碼系統。事實上每支部隊都有不同的編碼系統從而避免向敵人透露出情報信息。“天蠍座”(Skorpion)vz.61式衝鋒手槍7.65毫米口徑,它們裝備給了活動空間受限的人員。

D1:下士,捷克斯洛伐克邊防衛隊,夏季常服

邊防衛隊的制服幾乎與陸軍的一致,只是次要的一些徽章有所不同。捷克斯洛伐克邊防衛隊往往穿著陸軍的野戰服去巡邏,但在面對公眾的場合和任務中,比如在邊防檢查站,他們往往穿著常服。圖中這名邊防軍裝備vz.58V式摺疊槍托突擊步槍。人物的臂章樣式詳細說明則見圖K2。

D2:捷克斯洛伐克邊防衛隊,多瑙河巡邏,夏季常服

捷克斯洛伐克沒有海軍,但邊防衛隊擔負起了多瑙河的巡邏任務。在巡邏艇上工作並維護河岸安全的這名軍人穿著海軍式的制服。他的武器是vz.58V突擊步槍,它是邊防衛隊各部隊的標準裝備。望遠鏡則是本國製造的D-6型。

D3:上等兵,捷克斯洛伐克交通指揮部隊,冬季野戰服

這些部隊的地位等同於民主德國的“指揮員”部隊。人物的個人武器是托卡列夫手槍的捷克斯洛伐克造版本——7.62毫米口徑的vz.52手槍。人物所裝備的野戰食品補給被公認為是優異的設計,帶有色彩代碼(表示生產年份)的塑膠管子裡儲存的是三罐食物。而捷克斯洛伐克人更具革新性的創造則是食品的包裝系統。像大多數的華約國家的食品配給一樣,他們提供給軍人一隻足夠補充每天所需的卡路里的麵包。

E1:一級下士,波蘭機械化步兵班級擲彈手,夏季野戰服

波蘭陸軍在60年代末開始逐步淘汰“下雨”式迷彩服,取而代之的是圖中這種獨一無二的“蠕蟲”迷彩。M1967式頭盔替代了類似款式的M1950式;頭盔的迷彩網帶有一體式的面罩網,它通常被捲起藏在頭盔前部內側。人物的武器是波蘭造的PMK60型榴彈發射步槍,它是AKM步槍的改進型。這種武器每個步兵班和(火炮、反坦克炮等的)武器操作小組裝備一支。擲彈兵使用10發裝的彈夾來發射槍榴彈彈藥,當然它也可以配備普通的30發裝彈夾。KGN型高爆榴彈與LON-1型榴彈發射器相匹配。圖中彈藥箱上從左至右依次放著F1/N60型反人員榴彈、PGN型反坦克榴彈、DGN型白煙煙霧彈和CGN型(訓練用)炮兵模擬彈。

E2:中尉,波蘭夏季野戰帽

這種繼承自傳統的四角軍帽(rogatywka)樣式的野戰帽供所有軍人使用。軍官的野戰制服上的軍銜展示在布制的肩章套上。

E3:上等兵,波蘭機械化步兵,冬季野戰服

配備全套冬裝的這名步兵裝備仿製自蘇聯的AKM步槍的波蘭產7.62毫米口徑短身管PMKM突擊步槍,他還配備了捷克斯洛伐克造的M10型防毒面具(見圖J3)。

E4:中士,波蘭坦克指揮官,坦克手服裝

波蘭陸軍保留了一定程度上的坦克手服裝,雖然黑色工作外套和標準野戰服有時候也被坦克和其他裝甲戰鬥車輛的乘員使用。圖中這種布制服裝是與已經很少見的黑色皮革版本幾乎一樣的設計。蘇聯和波蘭造的坦克手頭盔都有在使用。坦克兵和炮兵都使用黑色貝雷帽,有時候上面還粘著小號的軍銜徽章。圖中人物裝備著波蘭版的9毫米口徑馬卡洛夫P64手槍。

F1:下士,波蘭陸軍內務部隊,夏季野戰服

陳舊的“下雨”式迷彩制服偶爾還能看到,比如在這名陸軍內務部隊——相當於東德的“指揮員”部隊——的成員的身上。9毫米口徑馬卡洛夫PM63式衝鋒手槍被坦克乘員和其他在限制武器使用空間的環境中工作的人員使用,但有時它只是被當做普通的手槍來使用。

F2:波蘭邊防部隊,雪地迷彩服

這是華約國家雪地迷彩服的典型實例。一些華約部隊進行了少量的滑雪訓練,它們多為山地部隊、邊防部隊或特種行動部隊。這名邊防軍的成員的武器是波蘭造的PMK突擊步槍。

F3:中尉,聯合國第2緊急情況部隊波蘭分隊,沙漠制服

1975年至79年間,幾乎1000名波蘭軍人在駐紮在埃及西奈沙漠地區的聯合國緊急情況部隊中服役,另有100人作為聯合國分割觀察部隊,也就是作為交戰雙方之中的緩衝部隊的成員在戈蘭高地工作。最初的部署中他們仍穿著標準的夏季野戰服直到一種輕便的沙漠制服的出現。聯合國的徽章佩戴在帽子和左臂上。美國陸軍標準的頭盔也在使用,它們被塗成天藍色,兩側還帶有白色的“UN”(聯合國)字樣,正前方則是聯合國的徽章。左側透氣孔上方帶有聯合國徽章的天藍色貝雷帽也在使用。

G1:下士,保加利亞摩托化步兵,夏季野戰服

保加利亞軍隊保留使用了這種自1936年開始就沒什麼變化的簡單制服,直到1970年才採用了一種新的款式,但是裝備有限。國家徽章展示在老式的M1936式頭盔的右側,這樣的做法非常普遍。7.62毫米口徑短槍身的老式AK-47步槍一直被廣泛地使用。

G2:列兵,保加利亞摩托化步兵班用機槍操作手,冬季野戰服

保加利亞是少數幾個在冬季保留使用冬大衣的華約國家之一;軍官的冬大衣是雙排扣的版本。該國也是少數幾個在野戰服上佩戴兵種徽章的華約國家之一。老式的帶彈鏈的RPD輕機槍為7.62毫米口徑短身設計,在大多數國家已經用RPK機槍取代它的時候,保加利亞的一些部隊仍在使用。

G3:少尉,保加利亞摩托化步兵排排長

一些有歷史傳統的保加利亞部隊才剛剛開始裝備迷彩制服(本書出版於1987年,譯者注)。圖中展示的是其一件式外套的版本,還有一種與標準野戰服款式一樣的迷彩服裝備給了空降團和邊防部隊。一種新式的特種加厚迷彩服還裝備給了山地營。這些迷彩服還都有對應的款式相同的碎片式迷彩版本。野戰帽帶有一體式的護耳和護頸,圖中這種是供軍官使用的冬季版本,護耳和護頸都有毛內襯設計。蘇聯造R-126型電台是大多數華約部隊所使用的非車載排級通訊設備,用於與他們的裝甲輸送車和連部進行聯繫。人物的突擊步槍是AKS步槍的波蘭仿製版。

G4:少校,保加利亞摩托化步兵營營長,軍官夏季野戰服

軍官穿著和士兵的款式與顏色都不相同的夏季制服,上衣是套頭衫式的。仿製自義大利M1933式頭盔的新的M1972式頭盔並未大量裝備。

H1:列兵,匈牙利摩托化步兵班擲彈手,夏季野戰服

匈牙利陸軍所使用的制服在色彩和款式方面與美軍的訓練服非常相像。這身制服上並不經常佩戴軍銜徽章。一種設計簡單的襯衫也在使用,它只有一隻左胸前的口袋並且沒有肩章帶設計。人物的頭盔在50年代早期開始採用。個人裝備不同尋常的通過穿過褲別的腰帶固定,或是用斜背帶背在身上,一些小的物件則直接懸在腰帶上。一件防化服固定在防毒面具包的底部,它有時候也依附在支撐背帶(如果使用的話)的後部。新的匈牙利造AMP可發射榴彈步槍是AKM步槍的該進型,每支摩托化步兵班裝備一支;榴彈發射器與步槍本體合二為一,但是特殊的光學瞄準鏡可以拆卸。特殊的10發裝彈夾供槍榴彈發射時使用,當然它也可以配備標準的30發裝彈夾。這名士兵正準備發射一枚PGK型反坦克榴彈,而一枚PGR反人員榴彈則扔在地上。

H2:上士,匈牙利的夏季野戰帽

這種帽子延續了一戰以前奧匈帝國的傳統設計。布制帽舌的版本替代了更早的帶綠色塑膠帽舌和可下拉側耳的版本。特殊的軍銜徽章展示在帽子左側。長袖襯衫有時候可以在高溫條件下與橄欖綠色褲子搭配穿著以作為野戰服使用。

H3:上等兵,匈牙利摩托化步兵,冬季野戰服

匈牙利人的冬季制服與大多數華約部隊所使用的類似。匈牙利造AMD-63式突擊步槍是AKM步槍的改進版本,它帶有塑膠槍托和不同尋常的前握把設計,可以看到兩者呈現出不同顏色的版本,其中包括了天藍色、淺灰色、茶色和各種色調的綠色。42M型手榴彈是二戰時匈牙利設計的,此時仍在使用。其高爆彈頭也可以不通過鏇鈕與握把固定在一起,而且若干個彈頭還可以通過鏇鈕在底部相接並與一個握把固定在一起來作為爆破彈使用。

H4:匈牙利摩托化步兵,迷彩服

這種一件式服裝裝備給部分部隊用以穿在標準的野戰服外面。新的匈牙利造防毒面具以當時的標準看略顯粗糙。AMD-65式突擊步槍是AMD-63式的改進版本,它採用短槍管與巨大的消煙器和補償器合為一體的設計。刺刀不能固定在這種武器上,所以一種和其他的大多數AK式步槍所配的刺刀一樣具有切割電線功能的軍刀開始裝備。

I1:上等兵,羅馬尼亞摩托化步兵班用反坦克武器操作手,夏季野戰服

羅馬尼亞陸軍也保留了較老式的制服。圖中所展示的這種通用頭盔最早於1938年開始採用,它是仿製自荷蘭的M1923/27式頭盔的產品;二戰以後這種頭盔被廢棄掉代之以蘇聯的SSh-40式直到傳統的羅馬尼亞頭盔以M1973式的形式重新啟用。禮儀部隊會在頭盔前方佩戴全彩色的國徽帽徽。大多數華約部隊都給每個步兵班分配一件RPG-7V型反坦克火箭發射器。這種武器還裝備給火炮、火箭炮、反坦克炮、防空炮和飛彈部隊。人物的背包中可以放置3件PG-7G型高爆反坦克火箭和它們的推進燃料。腰帶上的挎包里放的則是PRO-7型光學瞄準鏡及其清潔工具。

I2:下士,羅馬尼亞戰鬥工兵,冬季野戰服

短大衣作為冬季服裝得到裝備。在制服上,兵種的不同通過領章牌,表示軍銜的條帶的邊緣裝飾和肩章上的徽章來表示。圖中的旗子是用來確認敵軍地雷的位置的。羅馬尼亞造的AKM版步槍帶有前握把,而帶有AKMS的那種摺疊槍托的版本也有裝備。

I3:列兵,羅馬尼亞摩托化步兵班用機槍手,迷彩服

這是這種帶套頭帽的兩件式服裝最常採用的三色迷彩設計,另一種迷彩的樣式類似,但色彩為中棕色和淡紫羅蘭色。這種服裝往往裝備給摩托化步兵部隊。7.62毫米口徑短身管的RPK輕機槍是AKM突擊步槍的一個分支,在大多數華約國家部隊中,它通常成為取代RPD機槍的新的標準班用自動武器。它配備40發裝弧形彈夾或75發裝彈鼓。30發裝的標準步槍彈夾也可兼容。

J1:民主德國化學偵察部隊,輕型防護服

蘇聯設計的L1型輕裝防護服裝備給了化學偵察部隊和污染清除部隊。這種用帶有膠化塗層的材料製作的兩件式服裝帶有一體型靴子。和所有華約部隊的防護服一樣,它們在長期穿著之後極端不適並且活動不便。蘇聯造MM1式防護面具與通常裝備的SchM41-41M式面具樣式相同,但加上了揚聲設備以利於口頭上的交流。這種面具裝備給了軍官、大多數士官、電台操作手和其他需要直接聯絡信息的人。蘇聯造DP-63A型放射物濃度指示器用於探測放射物污染是否存在及其濃度。污染物信號標識,也就是著名的“重型旗”頂部帶有夜視燈,用以標示出所有核生化污染區。大多數國家使用帶有俄文單詞的旗子,捷克斯洛伐克人的旗子上則是“ZAMORENO”(污染物)字樣。污染物報告放置在口袋中,小號的“輕型”旗也在使用,它們為三角形,不帶文字。人物的武器是MPiKM突擊步槍。

J2:摩托化步兵,多兵種通用防護服

OP1型防護服是大多數華約國家軍隊的標準裝備(民主德國的版本是61式)。和L1式服裝材料一樣的這種服裝搭配裝備了黑色橡膠手套,3個手指的內手套和與防護服同樣材料的高筒靴。防護服配備有不同款式的攜行器具,其中大多數可以讓使用者背在身後,並且可以快速卸下並穿著。這種服裝呈現出斗篷、大衣和外套在內的不同穿法。蘇聯設計的SchM-41M防毒面具是當時華約部隊中裝備最廣泛的防毒面具,從二戰開始使用之後它只產生了很少的變化。使用時極端不適的橡膠頭套裹住耳朵從而阻礙聽力,並且它沒有揚聲裝備。蘇聯設計的IPP型污染物消毒器具盒(裝在防毒面具包內的小口袋裡)內包括了化學毒氣解毒劑、神經毒氣解毒注射器,防煙霧注射器、“防輻射”藥品(事實上只能減輕嘔吐症狀)、棒狀刮刀和擦拭用的抹布。

J3:捷克斯洛伐克摩托化步兵,多功能防護服

捷克斯洛伐克造防護服與蘇聯的同類產品樣式一致,但製作的材料為聚醯胺尼龍。它帶有內置可充氣氣泡的腰帶,這使穿著者可以在水上漂浮,而同蘇聯的版本一樣,它也能作為雨衣、帳篷片段(兩件組成一隻帳篷)或救生筏來使用。捷克斯洛伐克造的M10型防毒面具同時也被波蘭所採用,它幾乎是美國的M17式面具的複製品。PKhR-54型化學毒氣偵測和識別器具是當時幾種在使用的版本中的其中一種。人物的武器是vz.59P型突擊步槍。

J4:波蘭炮兵,光學防護面具

SchMS型面具裝備給需要使用配備光學瞄準器具的武器的人員使用的,它配有內置的糾光鏡片和揚聲設備。圖中這種很少見的波蘭“豹紋”迷彩在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採用,但之後可能就不再使用了。

K1:捷克斯洛伐克第22傘兵團的徽章

1962年開始採用的徽章出現了6種不同顏色的版本,它佩戴的位置是野戰服的左袖子上部。顏色還是具有分辨作用的:第22傘兵團/旅的是黃色,牽制部隊的是黑色,戰術偵察部隊是棕色,特種戰略偵察部隊為綠色,特種反坦克部隊為紅色,傘兵學校是藍色。

K2:捷克斯洛伐克的國家臂章

這種徽章被義務役軍人和下級士官佩戴在出行服上衣和大衣的袖子上臂中心位置。一些報導稱它並不被空降部隊所使用。邊防衛隊佩戴同樣圖案但背景為綠色的徽章。

K3:捷克斯洛伐克的國家胸徽

這是邊防衛隊的版本。地面部隊和空軍的版本是土黃色背景的。它只佩戴在短衣襟的夏季常服上衣的右胸口袋上方,無論軍銜大小都是如此。

K4:捷克斯洛伐克“城堡”(Hradschin)衛隊的徽章

這種徽章被“城堡”衛隊中除高級軍官之外的所有人員佩戴在常服上衣和大衣的左袖子上臂中央位置。布拉格的“Hradschin”城堡是捷克斯洛伐克政府的所在地。這種徽章的設計取材自該衛隊的軍旗圖案,上面的獅子則是傳統的波西米亞式樣。

K5: 波蘭第6“波美拉尼亞”空中突擊師的徽章

這種徽章有16種色彩組合,圖中這裡展示了其中兩種,他們佩戴在所有種類制服的左袖子頂端位置。不同的色彩對應該師的不同的營和獨立連,但具體的對應關係則不明。這一系列徽章在20世紀60年代早期替代了一種幾何圖案組合的徽章。

K6:波蘭第7“Luzycka”海軍突擊師徽章

這種徽章被該師的所有成員佩戴在所有種類制服的左上臂位置。

K7:波蘭邊防部隊高地旅的徽章

“Podhale”(高地)邊防部隊旅在所有種類制服的左上臂肩頭位置佩戴這種徽章。

K8:波蘭陸軍模範連的徽章

這支榮譽衛隊是由來自陸軍、空軍和海軍的各一個排所組成的。常服右肩頭佩戴的黑色底面的版本和野戰服上佩戴的棕色/土黃色版本被所有級別人員通用。它之前的版本是土棕色的圓形,上面帶有白色的劍頭向下的寶劍、小的樹冠和與此版同樣文字的圖案組合。

K9:波蘭陸軍內務部隊

“WSW”字樣的這種徽章佩戴在常服上衣和大衣的左上臂中央位置。

K10:匈牙利人民軍國家徽章

這種新式的徽章替代了設計類似但馬刀圖案被“MN”(匈牙利人民軍的縮寫)字樣替代的徽章。它被陸軍的新兵佩戴在常服上衣和大衣的左袖子上臂中央位置。

K11:匈牙利邊防衛隊的徽章

它佩戴在新兵的常服上衣和大衣的左上臂位置。上面的“HOR”是“Hatarorseg”(邊防衛隊)的縮寫。

K12:保加利亞人民軍的國家徽章

除將官以外的所有級別軍人在常服上衣和大衣的左上臂位置佩戴這種徽章。西里爾字母的“BNA”縮寫指代的是保加利亞人民軍。

K13:捷克斯洛伐克民兵的徽章

1970年1月1日開始採用的這種徽章替代了帶深藍色“LM”(民兵的縮寫)字樣的紅色袖標。紅色底面的版本佩戴在常服上衣和大衣左上臂的位置。暗色的版本則佩戴在野戰服上的同樣位置。

K14:民主德國勞工階級戰鬥團的徽章

這種徽章於50年代早期開始採用,佩戴的位置是野戰服的左上臂中心位置。

K15:羅馬尼亞愛國衛隊的徽章

這種徽章佩戴在這一民兵組織的成員的野戰服右上臂中心位置。

L1:民主德國國家人民軍的徽章

邊防部隊會加上草綠色的邊緣。

L2:民主德國第29“恩斯特·莫里茨阿恩特”(Ernst Moritz Arndt)摩托化步兵團的徽章

隸屬於第8摩托化師的這個團接受了兩棲作戰的訓練。這種徽章可以和國家徽章一起展示。

L3:民主德國第40“威利·桑格”(Willi Sanger)傘降步兵營的徽章

這種降落傘圖案的徽章展示在車輛兩側。

L4:匈牙利人民軍的徽章

這是該國僅知的在使用的徽章。

L5: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軍的徽章

相應位置出現的這種彩色徽章,其所處位置有時候也會變化。

L6:捷克斯洛伐克交通管理部隊徽章

這種相對巨大的徽章展示在車輛的引擎罩上。

L7:捷克斯洛伐克第22傘兵團

這是展示在車輛兩側的降落傘圖案的徽章,其中的星星圖案可以是實心的也可以是空心的。

L8:捷克斯洛伐克邊防衛隊的徽章

這種兵種徽章展示在車輛兩側。

L9:新的波蘭人民軍的徽章

這種傳統的徽章被作為一種徽章牌來使用。有一種一個角固定的方形版本偶爾也能看到。

L10:老的波蘭人民軍的徽章

“Piast”鷹徽在20世紀60年代中期被圖L9的那種徽章所取代,它從1943年開始就被蘇聯資助的波蘭人民軍(自由波蘭的部隊的徽章圖案也一樣,只是加上了王冠圖案)使用了。出於減低可見度的原因,只展示這種徽章白色輪廓線的徽章也在使用。

L11:波蘭第6“波美拉尼亞”空中突擊師的徽章

這是被設計來作為該部隊臂章的徽章,其暗色化版本為紅底黑色圖案。

L12:波蘭第7“Luzycka”海軍突擊師d 徽章

這種徽章是設計來作為部隊臂章使用的。

L13:新的保加利亞人民軍的徽章

這種徽章在1984年出現用以替代圖L14的那種徽章。

L14:中期的保加利亞人民軍的徽章

這種徽章從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替代圖L15的版本直到1984。

L15:老的保加利亞人民軍的徽章

這種徽章一直使用到70年代末。

L16:羅馬尼亞軍隊新的徽章

它採用於20世紀70年代末用以替代圖L18的版本。

L17:羅馬尼亞第161傘兵團徽章

這種徽章的設計起源自1952年至55年間使用的傘兵徽章。

L18:老的羅馬尼亞軍隊的徽章

這種徽章在1965年開始使用,因為當時國家的名稱變為了羅馬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