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唯一富過十五代的家族,憑什麼興盛五百年?

2018-09-06 20:27:53

中國古話常說:富不過三代

君子之澤、五世而斬

然而有這么一個家族

它興盛發展至今卻已整整十五代人

從明代中葉至今、五百年間不曾中斷

它,就是名揚海內外的吳中名門、蘇州貝家

從本期開始

最愛君將不定期地推出一系列有關“家族”的專題寫作

對於中國人來說

家世永續綿傳,是每一位創業先祖及後代子孫的殷殷期望

然而世事滄桑、命運多舛

自古至今能夠延續興盛的家族實際上寥寥無幾

而那些存於當世的名門望族之中

也潛藏著中國家世綿傳的深厚哲理

民國時期貝氏家族合影,左一為建築大師貝聿銘。

早在清代乾隆年間

貝家就已躋身蘇州的四大富族行列

當時,在大清帝國富甲一方的蘇州城中

當地人口中流傳著“南濠四富”的說法

即居住在蘇州城內南濠街中的戈、毛、貝、畢四大家族

貝家是此中的佼佼者

貝家原本籍貫浙江金華府蘭溪縣

明朝中期,貝蘭堂從浙江遷居蘇州

是為蘇州貝家的一世祖

貝蘭堂原本在蘇州城閶門外擺地攤,邊賣草藥邊行醫

到第二代貝蘭亭、第三代貝和宇時已擴展成中藥店

貝家靠行醫起家、以信譽聞名

第三代貝和宇時期,他曾經接受一位湖州人的委託

代他銷售中藥製品

沒想到有一天深夜強盜突然破門搶劫

貝和宇首先想到的不是保護自己的財物

卻是帶著存放那位湖州人藥款的盒子迅速轉移

結果等到貝和宇回到店中

他自己的財物早已被強盜洗劫一空

唯有別人委託存放的錢款卻安然無恙

儘管受此重擊,但貝家誠信守義的名聲卻四處傳開

生意由此日漸興隆

在中國古代家族史上

暴發致富的人很多

但能連續多代行善積德的家族卻很少

所謂為富不仁、不義自斃

大概說的也是這種類型

但在蘇州貝家

這卻是一個累世行善達十幾代人之久的家族

蘇州貝家第五代貝珽

就曾經多次免費施藥救人、惠澤鄉里

因此當康熙皇帝於1711年在北京舉行盛大的鄉飲酒禮時

73歲的貝珽就因為德高望重

被鄉鄰士紳聯合推舉為“鄉飲介賓”赴京會宴

在封建帝國時代

這是對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和其家族

一種至高無上的尊重與厚禮

發展到第七代貝慕庭

蘇州貝家已成為江浙地區最著名的藥材行商

當時,貝慕庭更是江浙地區遠近聞名的大慈善家

他到處設立義倉賑濟災民

遇到災年米荒,甚至將自己的庫存糧食以市價的三分之二賣給市民

60歲生日時

貝慕庭更是將一個裝滿別人欠條、價值幾萬兩銀子的盒子當眾燒毀

65歲時,貝慕庭身患重病

他又再次將大量財物布施給周圍的窮苦人家

做完這些事後,貝慕庭愉悅地說:

“我心裡再沒什麼牽掛,可以暝目了。”

說完,他整理了下衣服

端坐椅中,從容而逝

1949年後被毀壞後,重建的貝氏祠堂。

除了兩漢魏晉南北朝時期的貴族世家

中國歷史到了宋代以後逐漸進入平民社會

加上朝代的更迭與戰亂

能夠興盛達百年之久的名門望族日漸寥若晨星

而貝家能夠延續十幾代人、興盛五百年之久

走的不是科舉世家道路

而是與家族累世的誠信經營、慈善布施、行善積德息息相關

此外,對子孫的教育也是重中之重

俗話說,家有敗家子,即使是有金山銀山,也是坐吃山空

所以,貝家非常重視子孫教育

貝家的第十三代貝潤生(1872-1947)

28歲時在師傅奚潤如的交託下管理顏料生意

並幫助奚家發展成遠近聞名的顏料大王

然而到50歲時

貝潤生卻將自己傾注畢生精力培育的顏料產業交回給了奚家

以報答師傅奚潤如的栽培之恩

然後他自己卻翩然而去另外謀生

後來,憑藉著自己的生意天賦

貝潤生也經營上了軌道

並斥資買下了後來被列為蘇州四大園林之一的“獅子林”

貝潤生認為:

“以產遺子孫,不如以德遺子孫;以獨有之產遺子孫,不如以公有之產遺子孫。”

於是,貝潤生在獅子林中設立了貝氏祠堂

並在旁邊捐資建立了貝氏承訓義莊

用來贍養、救濟族人

另外,貝潤生還與同族兄弟、金融巨子貝理泰(貝哉安)在蘇州城開辦了中國第一家新式幼稚園

為蘇州的公益慈善做出了巨大貢獻

“顏料大王”貝潤生。

由於貝家世代尊奉“以德遺子孫”

所以,貝家歷代重視教育

家族中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都必須上學求知

貝家還規定:

“男丁必須做事”

所以儘管累世巨富

“貝家從沒出過提籠遛鳥的公子哥”

不要小看這一個小小的現象

實際上,很多名門後裔根本無法做到這一點

教育失道、子孫敗落

這也是很多家族“富不過三代”的重要原因

蘇州四大園林之一的獅子林,曾是貝家的產業。

貝家到了第十三代時

家族產業從傳統的醫藥行業拓展到了顏料、房地產、金融、旅遊等多個產業

當時,貝家第十三代貝潤生是著名的“顏料大王”和房地產巨子

同為第十三代的貝理泰(1866-1958),年輕時中過秀才

貝理泰是中國第一家新型旅行社——中國旅行社的聯合創始人

另外,貝理泰還是上海銀行的聯合創始人

貝理泰的兒子、貝家第十四代貝祖詒(1892-1982)

則延續父親貝理泰的風采、成為中國銀行香港分行的奠基人

並參與了中國貨幣史上“廢兩改元”活動

協助推動了中國幣制改革

抗戰期間,貝祖詒還以中國代表身份

陪同孔祥熙赴美出席了國際金融貨幣會議

即著名的布雷頓森林會議

1946-1947年間

貝祖詒擔任國民政府中央銀行總裁

儘管大權在握

但解放前夕

儘管孔祥熙一人就捲走了1.3億元美金

但貝祖詒卻堅持兩袖清風、沒有帶走一分錢公款

這種對於清白的信念和道德的堅持

也是貝家之所以興盛不衰的品質保證

而貝祖詒

正是著名建築大師、貝家第十五代貝聿銘的父親

貝祖詒

由於累世巨富、教育有方

因此到了晚清民國及當代

蘇州貝家已是名人輩出

當時,貝家除了“顏料大王”貝潤生

金融巨子貝理泰、貝祖詒

還出了詩人貝青喬

藏書家貝墉、貝信三

中國最早留學西方的建築師貝季眉

建築大師貝聿銘

資深教育家貝季瑤

女畫家貝聿昭

科學家貝聿渠、貝聿銑

經濟學家貝世鴻等名人

然而,正當這個家族步入鼎盛之際

歷史,走到了1949的轉折點

建國後,遺留在大陸的貝氏家族成員

“積極主動”地上交了絕大部分家族財產

這其中就包括貝家在大陸的金融、電力、燃油、顏料產業

以及貝家幾乎所有的房地產

這其中,也包括蘇州的獅子林

儘管如此,這個累世興盛已達十五代的家族

終究沒有逃過一系列的磨難

對此,這個已興盛五百年的望族子孫自稱這是:

“五百餘年來最徹底的一次顛覆!”

1949年後,貝家的第十五代、貝聿銘的族弟貝重威因為被劃右派

被判刑22年、發配黑龍江勞教

貝重威的妹妹貝聿琳在自己也極其困難的情況下

攢了一斤白糖寄給哥哥

後來貝重威對別人說

這一斤白糖給了他活下去的信心

否則他早就自殺了

因為當時他的家早就散了

當時,貝聿琳自己的日子也非常艱難

貝聿琳的丈夫原本是銀行家

儘管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兩次主動提出降工資

“希望對革命做點貢獻”

但貝聿琳的丈夫還是被打成“歷史反革命”

當時,貝家每次從批鬥會上回來

家人總是被毆打得遍體鱗傷

貝聿琳總是對丈夫說:

“我對你就一個要求,不要死!不要自殺!”

貝聿琳的女婿梁成錦回憶說

有一次岳父從批鬥會上回來

孩子們看到他脖子上掛著批鬥的大牌子

就幫他摘下來

結果才發現:掛牌子的鉛絲

早已把他的脖子勒出了深紫色的印記

一家人默默流淚

但貝聿琳的丈夫卻自己“一彎腰從菜籃子裡挑了幾棵開著黃花的菜芯,又順手從地上揀了個瓶子,插好了往桌上一擺”

然後老人對著全家人說:

“有花就有春天,有花就有希望!”

在那狂暴的時代中

儘管家族飽經創傷

但貝家卻仍然

堅持著最後的名門氣質

貝家的第十四代娟琳,是顏料大王貝潤生的女兒

貝娟琳後來嫁給了同為顏料大王的吳同文

民國時期,吳同文請了匈牙利著名建築大師鄔達克

為貝娟琳建造了當時號稱為“遠東第一豪宅”的上海“綠屋”

這座上海綠屋,光廚房就有300平方,廁所就有12個

綠屋裡還裝有中國第一部奧的斯全自動電梯

文革期間

吳同文在被批鬥後服毒自殺

貝娟琳也被從綠屋掃地出門

文革結束後

有關部門決定把綠屋歸還給貝娟琳

但貝娟琳卻說:

不要了,就算拿回來,也找不回當年的氣派。

改革開放後

年近八旬的貝娟琳又重新活躍在上海老“克勒”們(老洋派作風者)的沙龍上

有人回憶說

儘管歷經滄桑、家道已經中落

但這位老太太依然自有氣質、貴氣襲人

民國時期的“遠東第一豪宅”:上海綠屋。

而經此時代的重擊

貝家在大陸已受重創

幸運的是

部分貝氏家族成員在此前移居海外

從而使得貝家仍然得以延續發展

然而,這種時代與家世的悲傷

外人是難以體會的

所以,當1974年

旅居海外的貝家第十五代、當時已經功成名就的著名建築大師貝聿銘(1917-)

在建國後第一次回到蘇州

面對“一百多位穿著破舊藍黑衣服的親戚”

貝聿銘一時悲戚無語

後來貝聿銘回憶說:

“我在他們面前沒有一絲一毫的優越感。他們當中任何一個人可以是我,我可以是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人,一切都是歷史的偶然。”

改革開放後,貝聿銘(左一)再次與蘇州貝氏親人合影。

當初,貝聿銘的父親貝祖詒見到時代巨變

堅持不讓在美國留學的兒子貝聿銘回國

從而為貝家的復興保留了希望的種子

但祖國已然成為難以回去的故鄉

後來,貝聿銘為自己的三個兒子分別取名:

“貝定中、貝建中、貝禮中”

分別是:安定中國、建設中國、禮儀中國的意思

貝聿銘全家合影。

儘管家族歷經磨難

但獨處海外

貝聿銘卻始終堅稱自己是蘇州人、中國人

文革結束後

貝聿銘應邀為北京設計一座建築

當時有關部門希望能在長安街沿線修建一座高層建築

對此貝聿銘直接拒絕說:

“我的良心不允許我這么做,從紫禁城牆上往上看,你看到的是屋頂金色的琉璃瓦,再往上就是藍色的天空,中間一覽無餘,那就是使紫禁城別具一格的環境。假如你破壞了那種獨樹一幟、自成一體的感覺,你就摧毀了這件藝術品。我無法想像有一幢高層建築像希爾頓飯店俯瞰白金漢宮那樣,居高臨下俯視600年的故宮。”

後來,獨闢蹊徑的貝聿銘為北京設計了香山飯店

開闢古典建築與當代建築融合之美

“以在中國留點紀念”

貝聿銘主持設計的香山飯店。

2002年,85歲的貝聿銘又親自動手

為故鄉蘇州設計了極富中國古典審美情趣的蘇州博物館新館

當時,貝聿銘的兒子、著名建築師貝禮中對這個設計也感興趣

但貝聿銘卻說:

“我的兒子中文已經生疏了,對中國文化不夠了解。我是中國人,這個設計要我親自來。”

貝聿銘主持設計的蘇州博物館新館。

後來,在紀錄片《我的建築師》中,有人問貝聿銘說:

“為什麼你的成功機率很高?”

貝聿銘只回答了一句:

“是的。但可能是因為我更加耐心,因為我是箇中國人。”

而對於這個家族之所以能夠興盛五百年不衰的原因

早在貝聿銘年輕時

當他向祖父、金融巨子貝理泰請問人生經驗時

貝理泰就曾經用一句孔子的名言回答說:

“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

孔子這句話

原本是用來比喻政治的

但貝理泰卻用它來講道德、講人生、講家族

看似遼闊不著邊際

但只有這樣的格局

或許才足以護佑一個家族

整整長達五百年吧?

相關文章 更多類似文章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