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2019-02-11 06:39:17

正說時勢,解碼財經,洞悉全局

今年很特殊,特殊到許多情況很多人可能都想不到。

正解局出品

最近,接連幾則有關糧食的新聞挑逗著大家的神經。

先是7月下旬,開始組織全國政策性糧食庫存數量和質量大清查。這裡多說一句,熟悉我們體制運行的朋友就知道,這個通知完全可以由國家糧食和儲備局聯合發改委發,但是最後是以中央政府名義下發,可見高層對這個問題十分重視。

接著,全國部分地區糧倉接連“突發火情”。

再者,夏糧收購中,小麥收購量同比減少30%以上……

我們的糧食安全到底如何?

中國糧食產量位居世界第1。從上上屆政府開始,連續多年“一號檔案”關注“三農問題”,政策推動效果十分明顯,中國糧食總產量在2003年之後實現“十二連增”,並在2015年達到6.2億噸的歷史最高峰,12年裡增長超過40%。

但與此同時,中國糧食進口量同樣位居世界第1。其中,大豆、稻米進口量穩步上升,其他穀物、小麥也處於高位。

2017年,我國累計糧食進口1.3億噸,其中的大宗包括:大豆9553噸,創歷史記錄,而且買了世界市場64.5%的大豆;稻米399萬噸,創歷史記錄;小麥429.6萬噸,較2016年增加27%;玉米283萬噸;油菜籽475萬噸,世界第1。

而2018年前5個月中國進口的糧食總量已經突破了5000萬噸。

由此導致一個尷尬,中國糧食自給率在持續下滑。

而更根本的因素還包括:

全國農村從業人數大幅下降,越來越多農民進城務工,放棄農業生產,而且進城務工的往往是青壯年農民。

這體現在播種面積的下滑上。

今年,有三個特殊情況,可能激發更多矛盾。

首先,今年糧食產生出現下滑。

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天不遂人願,自然災害嚴重影響了糧食生產。

作為糧食主產區的東北,遭遇嚴重乾旱高溫,影響玉米生長。在公主嶺,有農場負責人預計,玉米收成可能較去年減產兩到三成左右。在7月下旬,黑龍江部分地方出現大到暴雨,引發洪災,黑龍江中西部地區災情較為嚴重,農田內澇。

再看北方人的主食來源小麥。今年4月上旬,河南、山東局部地區受凍害,小麥出穗數較少,河南南部、湖北北部、安徽中南部小麥收割時又遭受連陰雨,影響小麥產量,部分小麥毒素超標嚴重。

山東夏津縣的數據:2018年全縣小麥播種面積64.9萬畝,同比下降2202畝,根據抽樣調研,預計單產397.5公斤,減少110公斤,預計總產量為25.8萬噸,同比下降20%。

而部門表示,2018年全國小麥產量2567億斤,比上年減少62億斤,下降2.4%。

再看穀物,根據國家糧油信息中心預計2018年我國稻穀產量為2.027億噸,較上年減少586萬噸,減幅為2.8%。

所幸的是,相關方面正在加大收購力度。

另外進口的大宗商品,大豆今年得到政策大力支持,但是農民種植意願沒有充分調動。

因為產量下滑,就不得不去消耗儲存糧食,庫存將遭受考驗。這恐怕也是決策層開展庫存摸底的重要原因。

供給層面,還能考慮的就是進口,但外部形勢也比較嚴峻。

比如,小麥。美國農業部估計,2018/19年度全球小麥產量供應7.36億噸,5年來首次下滑;消費量將創紀錄達7.51億噸,出現供不應求。

今年還特殊在外部市場環境。

最重要的就是,現在和美國之間仍然在貿易領域存在的摩擦。

2017年,中國自美國進口農產品241.2億美元,占中國農產品進口總額的19.2%,其中的大宗包括大豆(139.5億美元)、畜產品(29.2億美元)和穀物(15.1億美元)。

作為反制手段,中國對美國近90%的農產品加征關稅,這意味著:一是去其他地方買,但其中關鍵的一點是美國才是世界上農產品最大賣家,比如,美國玉米運到中國,甚至都比中國國內玉米便宜。

隨之而來的是,其他國家有沒有能力滿足中國市場需求,是個疑問。而且,部分國家還趁火打劫。比如大豆,9月船期巴西大豆到華東港口的進口完稅成本從3379元/噸上漲至3517元/噸,上漲138元;阿根廷大豆到華東港口的進口完稅成本從3207元/噸上漲至3378元/噸,上漲171元。來自烏克蘭的玉米也在漲價。

要么忍受高關稅。這些成本都會傳導到普通人消費里。

最後,還特殊在今年的金融環境。

財政貨幣政策今年有個明顯的變化,前面強調“去槓桿”,搞得比較猛,加上和美國存在摩擦,現在已經定調要“穩槓桿”,財政政策更加積極。

貨幣、財政都發力。比如,基建肯定要更大力度推進。

接連降準,銀行放貸的錢也更多了,舉個簡單例子,大家熟悉的餘額寶,年化收益年初還有4.3%,現在只有3.3%,不要小看1個點,收益下降幅度高達20%以上。

也就是說,現在錢更多,但錢的去路卻在變少,樓市已經“姥姥不疼舅舅不愛”,股市又是扶不起的阿斗。可錢就像水,不能一直蓄起來,總要找地方去。

上次,2008年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蒜你狠”、“豆你玩”、“姜你軍”、“豬你漲”、“苹什麼”等輪番上演。比如,2009年全國大蒜半年就上漲了40多倍。

當前,糧食價格還比較平穩,但已經出現躁動。

外部,芝加哥期貨交易所(CBOT)小麥主力連續期貨7月累計漲幅超過10%。

國內,自今年4月開始,玉米期貨迎來了一波上漲行情。大連商品交易所玉米1901契約的價格從最低的1763元/噸,漲至最高1905元/噸,漲幅達到8%,糧食期貨不像股市,這個漲幅已經不算小了。

期貨有著價格發現功能,也預示未來糧食價格趨勢。

當前,PPI(生產者價格指數)已經連續20個月同比漲幅在3%以上。

另外,豬肉價格是“CPI第一推手”,也已連續9周回升,而且繼東北之後,河南、江蘇又遭“非洲豬瘟”襲擊。這些上漲因素,恐怕將傳導到影響我們日常生活上來。

到這,不禁想起詩人29年的一首小詩: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週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

29年後的今天,我們幾乎沒人過上這種詩意的生活,但“關心糧食和蔬菜”卻可能一語成讖。

相關文章
精选文章